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七十三章 凶悍

第七十三章 凶悍

  燕河洛带来的这些甲士,都是千中挑一的精锐之选。扑向勿乞的这十几个人,个个都是后天巅峰的修为,其中还有两个身体表面隐隐有灵气波动,显然距离突破先天境界只有一步之遥。

  他们似乎擅长一种合击格斗的技能,十几个人从四面八方一起扑上,大手分别抓向勿乞的脖子、肩膀、手肘、手腕、双肋、膝盖,浑身上下主要的关节要害,尽在他们大手笼罩下。

  勿乞也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燕河洛公然在卢乘风府上拿人,这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小一点说,不把勿乞看在眼里,大一点说,这是无视卢乘风的身份,再大一点,他就是在挑衅大燕宗室第九宗这一脉所有燕姓族人。

  谁也没想到燕河洛会下这样的命令,所以勿乞被这些甲士死死的扣住。十几个大汉齐声大喝一声,双臂用力就要将勿乞按在地上。后面有四个甲士已经拎着小碗口粗细的黑漆杠子奔了过来,只要勿乞被按翻在地,他们立刻就要好好的招呼勿乞。

  这四根黑漆杠子外表普通,实则是用万年老山藤制成。选那深山中的老山藤,砍削下来后用桐油浸泡三年,然后暴晒,再浸泡,再暴晒,前后十八年,将原本水桶粗的山藤炮制成小碗口粗细,这玩意才算是制造成功了。

  不要看他是山藤所制,分量可比钢铁,一棍砸下,力道柔中带刚,就算是一块大石头要被砸成粉碎。普通人不要说三百棍,就是三棍都熬不起。燕河洛下令打勿乞三百棍,分明就是要打死他。

  勿乞也是吃亏在没想到燕河洛会如此不把卢乘风这个主人放在眼里,十几个后天巅峰的甲士一起用力,他猛地被按了个趔趄,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地下倒下。

  刚刚倒在地上,除了四个甲士扣住了他的肩膀和双肋,其他甲士都松开了手。后面四个直奔过来的甲士举起沉甸甸的黑漆杠子,吐气开声就朝勿乞的臀部和双腿劈头盖脸的打了下来。这四个人用足了力气,黑漆杠子破开空气,发出一声沉闷的啸声,重重的落在了勿乞臀上。

  巨大的打击力震得勿乞身体一抖,庞大的力量透过他的身体直轰到了地面上,勿乞身体下面的四块深青色老山石磨成的地砖当场粉碎。勿乞只觉剧痛钻心,他臀部的衣衫裤子被砸得粉碎,一条粗大的血印子蓦然在他皮肉上出现。饶是他及时的提起了真气护体,这一杠子也差点没拍碎了他浑身真气。

  第一个挥动黑漆杠子打下来的甲士抽身后退两步,剩下三人循着一个稳定的频率,杠子接二连三的打了下来。这四个甲士都是打人屁股的好手,他们一旦上手,黑漆杠子就会像是风车一样绵绵落下,不会有丝毫的迟滞延时。

  耳听又是一声破风声响起,勿乞骤然大惊。刚才那一杠子差点击碎了他护身真气,皮肉已经受了不轻的伤势,要是再被打上几杠子,勿乞的一条小命就要交代在这里。

  仰天尖啸一声,勿乞的眼珠骤然变得一片通红。

  双臂水灵脉中隐藏的庞大真水灵罡轰然发动,宛如破堤的黄河水直冲进了周身奇经八脉十二正经,一团肉眼可见的蒙蒙水汽从勿乞体表喷射而出,扣住他身体的四个甲士闷哼一声,食指宛如被炸弹近距离轰了一记,无可抗拒的巨大力量传来,指头上血肉横飞,白惨惨的骨骼纷纷断裂。

  怒啸一声,勿乞头顶不长的短发根根竖起,他左手凝聚碎玉手力道,右手暗施小摘星掌,身形犹如发狂的毒蟒一样扭动着一跃而起。左手碎玉手带着沉闷的水涛声呼啸拍出,四个扣住他的甲士一人胸口挨了一掌。极度凝炼的阴柔掌力轰入他们身体,在他们身体深处轰然爆发。

  四个牛高马大的后天巅峰高手惨嚎一声,他们身体突然炸开。只有看到这四个甲士此时情景的人,才知道什么叫做血肉横飞。他们的身体瞬间炸成了粉碎,无数血浆肉酱从甲胄的缝隙中挤了出来,带着刺耳的‘嗤嗤’声喷出了十几丈远。卢乘风待客的大厅,骤然变成了一片血色。

  三根杠子还没落下,勿乞一个旋风大转身,碎玉手重重的拍在了那四个甲士胸口,右手小摘星掌无声无息的击出,在他们的丹田要害轻飘飘的按了一掌。

  四个甲士的血气精髓呼啸着涌入勿乞身体,刚刚被打了一棍,有点淤血肿胀的臀部得到这股血气精髓的补充,伤势急速愈合。周身血气奔涌,勿乞浑身充满了力量。他长啸一声,瞪着一对赤红色的眸子,凌空朝燕河洛冲了过去。

  “你要杀我,我就杀你!”勿乞厉声大喝,举起双掌就朝燕河洛当头劈下。

  ‘砰砰砰砰’四声闷响,手持黑漆杠子的四个甲士也是身体一抖,可怕的碎玉劲在他们体内爆开,他们也和刚才那四个甲士一样,身体被炸成无数血肉,从铠甲的缝隙中喷出了老远。

  大厅内一阵血雨泼下,所有人都被淋了一身的血水。

  满天血肉飞溅,红着双眼的勿乞就好像一头来自血海地狱的恶魔,咝咝怪叫着朝燕河洛扑杀而来。可怜燕河洛身为大燕朝督抚八王之一,富贵至极,尊贵无比,平日里养尊处优的他,什么时候见到过勿乞这种从尸山血海中闯过来的暴虐人物?

  空自有一身先天凝息级的修为,燕河洛此时却好像单独面对七八十条色棍的娇柔少女,身体战栗着向后连连倒退,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向后疯狂退却。他一边狼狈的逃窜,一边厉声叫道:“来人啊,来人啊,将这狂徒杀了,将他杀了!”

  刚刚扣住了勿乞的几个甲士就在大堂中,距离勿乞最近。眼看勿乞用匪夷所思的手段击杀了自己八个同伴,还悍然杀向了他们的主子慈王燕河洛,这几个甲士也吓得魂飞天外,几乎是本能的朝勿乞团身冲了过来。吓得魂不附体的他们也没有什么招式,也没有什么章法,就这么硬生生的撞了过来。

  他们不求击杀勿乞,只求能阻挡勿乞一小会时间,让燕河洛有逃命的机会,让燕河洛身边真正的高手有出手救援的机会。他们张开双臂,超负荷的将真气在体内一遍遍的运行,催发自己最强的力量,嗷嗷叫着扑向了勿乞。

  勿乞刚刚弹起丈许高,刚刚朝前冲出两丈不到,这些亡命的甲士就骤然冲了过来,团身抱住了勿乞。

  “去死!”勿乞双眼里红光更盛,浓浓的血光几乎从眼眶里荡漾了出来。他掏出了天水灵蛇丹含在嘴里,庞大的水属性灵气不断的从蛇丹涌入他体内,补充着他真气巨大的消耗。

  盗得经最大的特征,就是可以肆无忌惮的损耗真气,肆无忌惮的在损耗真气的同时补充真气。这也正符合‘大盗’、‘小偷’的特性,他们偷来了东西,自然是肆意的铺张浪费,哪里有‘大盗’、‘小偷’会精简持家,他们又怎么会一粒米一文钱的打算?

  除开盗得经这种逆天的修炼典籍,其他的修炼者如果敢这样做,早就被天水灵蛇丹内的庞大灵气撑爆了身体。这就是功法的限制,除了勿乞,这个世界上再也没人敢如此胡作非为。

  此时勿乞的身体就变成了一座桥梁,天水灵蛇丹庞大的灵气通过他的身体不断喷发,让他瞬间拥有了近乎那条三千八百年的天水灵蛇全部的威能。肉眼可见的滚滚水波在勿乞身边出现,带着轰然巨响拍在了那几个甲士的身上。

  这些甲士刚刚抱住了勿乞,就被那澄净透明没有丝毫杂质的,纯粹由水属性灵气凝聚而成的水波冲进了身体。他们的身体骤然粉碎,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被膨胀的体液炸碎。

  勿乞周身缠绕的水波骤然变成了血红色。七八个甲士体内全部的血气精髓被他一举抽得干干净净。

  换了勿乞,他如今只能盗取这些甲士体内百分之一的血气精髓。但是他借助天水灵蛇丹施展大缠丝手和小摘星手,借助天水灵蛇三千八百年的可怕修为,他轻轻松松的将这些甲士的全部血气精华,包括他们后天巅峰的全部真气修为一举抽空。

  周身血浪翻滚,勿乞厉声喝道:“燕河洛,死!”

  左手遥遥对准燕河洛,勿乞掌心突然喷出无数血色丝线。刺耳的啸声响起,勿乞身周的血浪翻滚着,化为一个巨大的血色漩涡,四周空气被这血色漩涡带动,在他身体四周化为十几道碗口粗细的龙卷风。

  燕河洛向后逃窜的身体骤然一停,大缠丝手无形劲道已经笼罩住了他身子,燕河洛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勿乞这里挪来。更加吓得燕河洛三魂七魄都要飞散的就是,他体内的真气和血气,都飘飘欲飞,似乎要从他的毛孔内窜出体外,加入勿乞身边的血浪中去。

  眼看燕河洛就要被勿乞击杀,两条朦胧的身影骤然从一旁挪移到了燕河洛面前。

  “大胆莽夫,敢对慈王无礼,死吧!”

  两条朦胧的身影齐声呵斥,他们手一挥,两道长有七八尺的剑光呼啸而出,带着森森寒气朝勿乞袭了过来。两条剑光一条黄色,一条灰色,剑光的品质都不高,显然飞剑的本质只是一般。但是这两个人的修为却实在是不弱,他们实实在在的有了先天胎息级的修为。

  和老童妖、烈火君那种借助邪法提升修为的邪门修士不同,这两个是实打实的用水磨工夫修炼而来的先天胎息级修士。他们的剑光一出,勿乞掌心放出的血色漩涡顿时被剑光搅成粉碎。

  ‘咯咯’狞笑几声,勿乞双眸一凝,厉声喝道:“看看到底是谁死!”

  举起左臂,勿乞将全部先天真水灵罡凝聚在左臂上,他主动的将左臂朝两条剑光迎了上去。

  剑光一掠而过,勿乞左臂上血光骤然喷出。

  票,票,票,票,票。同志们看书了,顺便投票收藏加评论书评,一整套动作,花不了多少时间。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