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七十四章 格杀

第七十四章 格杀

  尖锐的剑鸣声震得众人耳朵一阵剧痛,屋顶上青黑色的琉璃瓦被尖锐的剑鸣声一刺,当场碎了数百片。勿乞高高举起的左臂上,两柄四寸左右的短剑深深的嵌在了他骨肉中,正在不断的扭动挣扎,却怎么都挣不脱勿乞身体的束缚。

  虽然是先天养脉的修为,勿乞修炼的盗得经实在是太过强悍。盗取他人血气精髓以强化坚固自身躯体,盗取他人修为以增进自身修为,盗取他人灵魂碎片以强大自己的魂魄。一切都是这样匪夷所思。所以他虽然真气修为的境界是先天养脉境界,但是他的实力却不能这样衡量。

  他的身体经过这么多人的血气精髓滋养,如今已经比寻常先天养脉境界的武者强大数倍,肌肉和骨骼的坚韧程度几乎堪比先天养身境界的武者。他真气的凝炼程度,更是不在凝息境界的武者之下。

  这样强横的身体和强大的真气聚集在一起,勿乞将全部先天真水灵罡注入左臂,他的左臂顿时变得宛如金刚铸成。那两个先天胎息级的修士虽然飞剑锋利,但是被勿乞的骨肉一夹,飞剑依旧只能尖锐哀鸣,拼死挣扎也跳不出勿乞手臂的挟制。

  祭出飞剑的两个先天胎息境的修士呆呆的看着勿乞手臂上镶嵌着的两柄飞剑,全傻眼了。他们的飞剑虽然品级不高,却也是中品法器级的利器,剑光过处,寻常的铁甲也是一分为二。血肉之躯能够挟制飞剑?这件事是耸人听闻的事情,难不成他是金丹大成的人仙么?

  两个修士惊骇的相互看了一眼,齐齐吐了一口真气,手掐剑诀厉声喝道:“疾!”

  两柄飞剑一起剧烈的跳动起来,不断发出尖锐的剑鸣声。勿乞手臂上被飞剑洞穿的地方血水狂喷而出,点点滴滴的落在了已经是一片血肉模糊的地上。

  勿乞狞笑着朝那两个修士扑了过去,先天真水灵罡在他左臂经脉中急速旋转,发出低沉的水波声。两个无形的漩涡在他左臂成型,漩涡的核心,就是两柄嵌在了他手臂上的飞剑。庞大的吸附力牢牢的困住了两柄飞剑,任凭它们急速的跳动挣扎,始终脱不了勿乞的手去。

  不仅如此,所谓滴水石穿,勿乞的先天真水灵罡还在不断的向飞剑侵蚀消磨,一丝丝的抹去飞剑上两个修士留下的精神烙印和一缕控制飞剑的真气。勿乞的灵魂强度远胜这两个先天胎息级的修士,虽然是以一对二,依旧让两个修士对飞剑的操控越来越生涩难受。

  两个修士显然是那种正统的炼气士,他们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打磨真气,祭炼飞剑,修炼法术和符箓上。这种正统的炼气士,一门心思都在修炼上,虽然根基稳固修为精湛,但是应变能力就欠缺了一些。

  飞剑无功,两个修士就一根筋的吐出一口口先天真气,不断的催发飞剑,想要让飞剑脱离勿乞的身体,让剑光斩落勿乞的头颅。他们就忘记了,他们和勿乞之间的距离只有短短数丈,这点空间,就算是后天巅峰的武者,也只不过是一步的功夫。

  带着森森狞笑,勿乞从天水灵蛇丹内抽出了大量天地灵气,瞬间化为滚滚真气散入周身经脉。体外七八个甲士所化的血气精髓被他一骨碌的吸入体内,在他右手掌心和右膝盖上,凝聚成了两团爆炸性的碎玉手掌劲。

  一个虎扑到了两个修士面前,一掌按在了左边那人的胸口,右脚膝盖狠狠的抬起,尽全力的顶在了那修士的下身外肾处。从天水灵蛇丹内提取的天地灵气和七八个甲士的血气分成均等的两份,齐齐轰入了两个修士的身体。

  两个修士的身体骤然膨胀了一圈。进入胎息期后,修士的全部精气神都敛于体内,外表有多苍老就有多苍老,能多干瘪难看,就能有多干瘪难看。但是现在被勿乞强行轰入的真气和血气一冲,两个修士干瘪萎缩的皮肤骤然变得莹白发亮,鼓胀得好像一条吃撑的蚕宝宝。

  “糟糕!”

  两声惨嚎传出,两个实打实的先天胎息级的修士身体表面已经出现了无数手指头粗细的裂痕。碎玉劲在他们体内绵绵爆发,大厅内外的人都听到了他们体内传出的沉闷爆炸声。一道道血箭不断从他们七窍中喷出,两人的气息急速的减弱。

  “死啊!”勿乞双目一瞪,冲着两人大吼了一声。

  锦囊一动,两根来自蒙山的剧毒芒刺被勿乞抓在手中,狠狠的扎进了两人的眉心。又一波从天水灵蛇丹中提出的庞大灵气顺着芒刺透入了两个修士的大脑,将他们紫府识海冲得支离破碎,两人的灵魂也在灵气的冲击下变成了无数碎片。

  大缠丝手透过剧毒的芒刺发动,芒刺上传出巨大的吸力,两个修士苦修百多年好容易才达到了先天胎息境界,强大凝炼的魂魄可比常人一百条魂魄的聚集体。如此庞大的灵魂碎成碎片,被盗得经内秘法抽取,化为精纯的灵魂微粒能量,汩汩的注入了勿乞的识海。

  勿乞识海中方圆千里的水波疯狂旋转起来,灵魂微粒被水波一遍遍的冲刷,将上面来自两个修士的气息痕迹冲洗得干干净净。精纯的灵魂能量化为七彩光霞一缕缕的从水波中钻出,在勿乞的识海中化为一片七彩的氤氲霞气冉冉漂浮。

  此时勿乞已经没有能力消化吸收这么巨大的两股灵魂能量,只能暂时将它们储存在识海中,日后慢慢的吸收融合。魂魄乃修炼者最要紧的根源,魂魄强大,神念灵识就强大,修炼时就不容易被外魔侵犯,运功时不容易出偏。只要将这两个修士的灵魂能量全部吸收,勿乞未来进军金丹期,也就容易了许多。

  说起来这么久,实则一切也不过弹指两三下的功夫就完结了。

  两个先天胎息境的修士惨死,身体喷出大量黑色污血,瞬间抽成了小孩子般大小的两团黑漆漆的肉团。随后碎玉劲轰然爆发,两团黑漆漆的肉块炸开,无数带着剧毒的血肉横飞,吓得大厅内外的人又是一阵手忙脚乱。

  狞笑一声,勿乞将插在自己左臂上的两柄中品法器级飞剑拔了下来,塞进了锦囊里。

  先天真水灵罡在手臂内往来流转,不断的滋养创口,让血管、神经迅速的愈合。但是这两柄飞剑不仅仅杀伤了勿乞的肌肉神经,还洞穿了他左臂的骨骼,伤损到了里面的骨髓。这对勿乞的修炼根基是一个极大的伤害。

  换了其他修道者,骨髓受创,起码要服食各种灵药,耗费几个月的功夫去仔细的调养生息。但是对勿乞而言,这伤势虽然严重,只要盗取几人的血气精髓填补进去,三五日的功夫,这伤也就好得差不多了。

  刚刚吸入体内的血气精髓还有一点,勿乞毫不犹豫的将它们调集在了伤口附近。火辣辣的热流一的冲向骨头上的伤口,骨骼和骨髓以勿乞能感知的速度开始重生愈合。

  燕河洛原本以为自己的两个贴身护卫能轻松的解决勿乞,看到两道剑光破空,他正得意的面露冷笑,刚刚从地上爬起来。还没等他站稳身体,勿乞已经用最凶悍、最野蛮的方式残伤自身,然后斩杀了燕河洛身边最强的两大先天胎息级的修士。

  正要得意的仰天大笑的燕河洛身体一抖,笑声骤然憋在了嗓子眼里,变异成了刚生蛋的小母鸡一样诡异的‘咯咯’声。他哆哆嗦嗦的看着勿乞,怎么都弄不明白,为什么刚刚先天养脉境界的勿乞,能杀死他身边最强的两个护卫。

  “你,你,来人啊!”燕河洛手指着勿乞,最终只是发出了一声凄厉的长啸。

  大厅外燕河洛带来的护卫甲士早就冲了进来,只是刚才两个修士身体炸开,无数黑漆漆的剧毒血肉满天乱飞,他们不得不四散避开而已。此时燕河洛一声狂叫,他们纷纷拔出佩剑,潮水一样朝勿乞冲了过来。

  ‘铿锵’一声剑鸣,一柄软剑颤巍巍的横掠而来,宛如一条毒蛇,在燕河洛的脖子上缠了三圈。软剑的质量很好,是高手匠人精心打造的利器,锋利的剑锋紧贴着燕河洛的脖子,刺骨的寒气几乎冻结了他的身体,让他尖锐难听的嚎叫声戛然而止。

  卢乘风稳稳的握着剑柄,手指不见丝毫的动摇。他紧贴在了燕河洛身后站定,冷酷无情的低声喝道:“慈王,勿乞不仅仅是我的首席门客,更是我的生死兄弟。很抱歉,如果你要杀他,我就杀你!”

  燕河洛宛如见鬼一样大叫了起来:“燕乐公,你发疯了不成?你可知道杀了我的后果?”

  卢乘风狞声道:“杀了你又如何?大不了浪迹天下。只要本公子还有兄弟,还有朋友,哪里闯不出一片天地来?你上门强索本公子的铁山炼厂,这就是上门欺辱于我。你还要杀我的生死兄弟,杀我的首席门客,你不给本公子脸面,本公子杀了你又如何?”

  右手持剑,卢乘风伸出左手,轻轻的拍了拍燕河洛的面颊。一直以来温文尔雅,自有一股子世家公子儒雅之气的卢乘风,此时也有如被逼入绝境的野狼,带上了和勿乞一般无二的凶悍杀气。

  “燕河洛,你能不能告诉本公子,你的脖子是不是血肉之躯?这软剑,能否砍下你的大好头颅?”

  勿乞吐了一口血,‘桀桀’怪笑着朝卢乘风挑起了一根大拇指:“嘿,你这不是逼我这辈子不能把你丢开不管么?嘿,嘿嘿,果然是好兄弟!”

  冲进大厅的甲士们没有一个敢动弹,勿乞狂笑着走到了燕河洛面前,甩手一个耳光打得燕河洛大牙都差点没飞了出来。燕河洛的脖子一歪,剑锋一紧,他脖子上白生生的油皮顿时被割破了一大片,鲜血‘哗啦’一下就流了下来。

  燕河洛和燕不归齐声大叫起来:“住手,万事好商量!”

  票啊票啊票啊,同志们,看得舒坦就记得投票啊!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