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七十七章 鄣乐

第七十七章 鄣乐

  秋水为神玉为骨,直如凌波仙子入凡尘。

  冉冉从车驾里走出的女子,是勿乞到了这个世界后,见到的最美丽的女人。哪怕是蒙山深处那个和天水灵蛇融灵的蛮人少女,都不及眼前的这个少女那样美得惊心动魄,美得‘惨绝人寰’。

  如果世间有祸水,那么就是眼前的少女吧?勿乞毫不诧异自己用‘惨绝人寰’这个词来形容她。如果她不是出身显贵,身边有宫禁卫保护,勿乞毫不怀疑,这样的倾国倾城之色,给她和她身边的人带来的,只会是‘惨绝人寰’的悲惨命运。

  少女的身量不高,大概就合一米七五左右,在这个世界只能算是中等个头。但是她的身姿完美到了无可挑剔的地步,娉娉婷婷,柔美无限,一举一动都似乎都影响了四周的环境。她身上有一种柔和的光芒散发开,当她从车驾中走出,四周的空气都为之一亮。

  微风吹过,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扑面而来。勿乞嗅得真切,这不是熏香,也不是其他香袋里佩戴的香料,而是这个少女自带的体香。隔开勿乞两三丈远,都能闻到这好似百花精华凝聚的自然体香,勿乞心脏骤然一缩,只能在心里狂呼,这简直是妖孽一样的女子。

  少女有一头黝黑发亮的长发,在头上挽了个三丫髻,上面点缀着几朵精致的珠花,华贵中透着几丝青春少女特有的俏皮。精致无可挑剔的俏丽面容,红润的嘴唇不屑的撇向一旁,高贵中透出了三分的调皮,六分的刁蛮,最后一分,居然给人一种野蛮的感觉。

  一裘青黑色的华贵宫裙裹住了少女纤长柔美的身体,将她玲珑窈窕的身躯衬托得格外迷人。大燕朝的宫裙风格是保守而传统的,一般而言,就连女子的脖子,都会被裹得结结实实。而这个少女的宫裙显然是特制的款式,不仅纤长洁白的脖子完全暴露了出来,就连胸口都采用了唐朝贵妇长裙的式样,暴露出了大片白皙细嫩没有丝毫瑕疵的细皮嫩肉。

  出身高贵,受尽万般娇宠,调皮、刁蛮又叛逆的皇族少女。勿乞一眼看透了这少女骨子里的秉性。

  燕不归以及巡风司所属纷纷向少女跪拜了下去:“臣等见过鄣乐公主。”跪在地上的燕不归微微抬起头,双手分别抓住了卢乘风和勿乞的衣摆用力的扯动,示意他们跪下行礼。

  鄣乐公主,燕皇燕丹嫡长子燕齐君幼女。十八年前,闭关修炼的燕齐君得到突破,金丹大乘,跻身人仙巅峰之境。燕齐君狂喜之余大摆酒宴疯狂庆祝,醺然大醉后强行宠幸某诸侯国敬献的蛮人美女。

  金丹大乘境界的人仙,精关稳固,轻易不泄元气,但是那一夜燕齐君实在过于兴奋,又是大醉之后行事,一不小心就让那蛮女珠胎暗结有了身孕。受孕三年,那蛮人美女才诞下一个婴孩,就是现在的鄣乐公主。而那蛮女也在三年的漫长孕期中损耗了太多精元,生下鄣乐后就精血枯竭而亡。

  能够被诸侯国敬献给大燕朝皇太子的蛮人美女,那是百万人中不得一见的绝世美女,鄣乐公主就继承了她母亲的绝世姿容,而且越发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自幼就有大燕第一美女之称。

  燕齐君又是在金丹大乘境界泄了元气,这才有了鄣乐公主。金丹大乘境界的人仙,哪怕是一丝元气都是非同小可,鄣乐公主先天得了这一缕精气,刚出生就百脉通达,拥有先天纳息境界的修为,更是罕见的修炼天才,一身根骨好得无以伦比。

  这样的姿容,这样的天资禀赋,又是燕皇燕丹嫡亲的孙女,鄣乐公主一出生,就被燕丹亲自赐封百城为她的食邑。随后她年年生日,年年加封,半年前鄣乐公主十五岁生日时,她累积得到的食邑封地已经有三郡之地,而且是大燕朝最富饶人口最稠密的三郡之地。

  不说其他,仅仅这三郡的精锐军队就有一百五十营合计七万五千人。而且这三郡紧邻蓟都,三军精锐全是骑兵,鄣乐公主一声令下,七万五千精兵朝发夕至,随时可以抵达蓟都。

  三年前,曾经有不开眼的某诸侯国世家子当街拦路调息鄣乐公主,结果就是鄣乐公主直接调兵三万,冲入蓟都血洗那世家在蓟都内的所有基业,超过三千人被当街斩杀。而事后鄣乐公主受到的惩罚,不过是禁足三日,燕丹亲自下旨罚了她封地中半个月的赋税收入罢了。

  至此之后,鄣乐公主就成了蓟都中无人敢惹的混世魔王。就连大燕朝总理国政的督抚八王,也没有一个敢冒犯她。甚至鄣乐公主的封号,都是她看上了燕丹过去闭关的鄣乐行宫,强行从燕丹手上将占地数百里的鄣乐苑抢了过来后,无可奈何的燕丹顺水推舟给她的名号。

  大燕建国两千余年,燕丹在鄣乐苑隐居闭关就有一千七百余年,那里的一草一木都是燕丹亲自带人种植打理。但是鄣乐公主只是磨了燕丹三天的功夫,就将鄣乐苑收为己有,可见她在燕丹心中的地位,可见她受到的宠爱。

  这样的人,谁能招惹?谁敢招惹?

  燕不归用最简洁的言语传音给了卢乘风和勿乞,唯恐他们对鄣乐公主不敬,招惹出麻烦。

  听了鄣乐公主的来历,以及她在蓟都的滔天气焰,卢乘风本能的觉得脑子里一晕,半天没反应过来。他怎么就招惹了这么个惹不起的祸害?

  鄣乐公主是燕丹最宠爱的,嫡亲的孙女。而他卢乘风,不过是燕丹庶出第九子建立的燕氏宗室第九宗的后人,虽然已经滴血归籍,但是他的来历,毕竟是说起来不怎么好听的私生子。无论是亲疏度还是辈分上,他和鄣乐公主都差得太远太远,完全没有可比性。

  顺着燕不归扯动的势头跪倒在地,卢乘风有气无力的行礼道:“大燕左国正,燕乐公乘风见过公主。”

  鄣乐公主高高的昂着头,冷冷的哼了一声:“燕不羁还算是个好人,他浪荡天下,从各国给本宫带来了不少好玩新奇的东西,所以本宫还记得他的好。但是你不是好人,你进城的第一天,就当着本宫的面杀了本宫好友拓跋青叶,还杀死本宫这么多护卫,这笔账,我要和你算清楚的。”

  昂着头,在两个侍女的搀扶下缓步走上了燕乐公府的台阶,鄣乐公主冷声道:“本宫不出面,你用五百万金,勉强能让本宫的火气消去这么一点。但是既然你叫本宫从车驾中出来了,区区五百万金,你打发那些贱民乞丐不成?”

  在大群宫禁卫的簇拥下,鄣乐公主径直来到了燕乐公府待客的大厅上,也不用人招呼,自顾自的在正中主位上坐定。上下打量了一下面色青白的卢乘风,鄣乐公主柔声道:“本宫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你杀了拓跋青叶,又杀了本宫这么多护卫,拿出五千万金,这事情就这么算了吧!”

  五千万金?卢乘风的脸色骤然变得惨白一片,一旁的燕福脸色一黑,白眼一翻就晕倒在地。

  五千万金,这是大燕朝最强大的几个诸侯国一年的总赋税收入。要卢乘风现在拿出五千万金,除非他立刻把他两个郡的封地中所有的产业,什么铁山、金矿、铜矿之类的矿山全部卖掉,所有的店铺连同店铺里的经营人员全部打包卖掉,所有的田地、山林、牧场、宅邸之类的统统卖掉,也许能凑齐这么一笔款子!

  燕不归更是傻了眼,他呆呆的看着鄣乐公主,问了一个极其蠢的问题:“鄣乐殿下,您是否知道五千万金价值多少?”

  淡淡的看了燕不归一眼,鄣乐公主淡然一笑:“本宫的确不知道五千万金值多少。但是想必三十个耳光是值的。自己掌嘴吧,掌嘴三十,本宫不计较你的冒犯。”

  燕不归强吞了一口吐沫,他哆哆嗦嗦的举起手,就要朝自己的脸上扇去。

  勿乞的目光一寒,他想起了燕不归在蒙山山林中的杀伐果断,想起了他冲入千万蛮人中浴血厮杀的身影。这样一条好汉,居然因为这么一个十五岁的小女子的一句话,就要自扇耳光?

  一股子邪火从心口直冲脑门,勿乞突然‘嗤嗤’笑了起来。

  鄣乐公主冷眼看向了勿乞,她缓缓点头道:“就是你杀了本宫的近卫,打伤了本宫的妖鬼。你叫勿乞是吧?刚才在府门口,你没有给本宫跪下行礼,现在你跪下,磕头三百,本宫就不叫人打你!”

  勿乞眯起双眼,很灿烂的笑了。他的笑容中充满了一种危险的气息,十几个宫禁卫近乎本能的闪身上前,拦在了勿乞和鄣乐公主之间。

  鄣乐公主很好奇的看向了勿乞:“你笑什么?莫非,你还想袭杀本宫不成?”

  勿乞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的语气突然变得无比的轻柔,无比的甜蜜,语调中充满了一种暧昧的、粉红色的旖旎气息。这种语调,当年乐小白在荷兰红灯区被数十美女逼债的时候,就经常从他嘴里传出来。

  “美丽得好像天空星辰的公主殿下,您能否倾听一个卑微的人类,发自肺腑的言辞呢?”

  鄣乐公主很明显的愣了愣,她飞快的眨巴了一下眼睛,有点茫然的问道:“你说什么?”

  勿乞轻柔的笑了,宛如春风拂过一片狗尾巴花一样的笑了。他无比温柔,无比轻柔,充满了柔情蜜意的款款笑道:“其实,我想说的是,您的美丽,是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上的。但是您就在这里,这是上天对这个世界所有人类的馈赠。您的一颦一笑,您的一举一动,哪怕您一个轻柔的声音,都是那样的迷人!”

  款款温柔的情话,宛如涓涓细流,慢慢的滴入了鄣乐公主稚嫩的心扉。

  天可怜见,鄣乐公主长到十五岁,大燕朝谁敢这样对她说话?勿乞得自乐小白灵魂碎片中的泡妞一万一千句经典情话一一复述出来,鄣乐公主沉迷了。

  沦陷了!

  自己看了这章,唯一的感受就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猪头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写出这章来的。

  哎,继续求票吧,同志们手上的票子不要藏着掖着,赶快投了啊!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