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七十九章 馈赠

第七十九章 馈赠

  晨露湿润了蓟都的街道,朦胧的白气在大街小巷内飘荡。

  骑着独角麋鹿,勿乞领着一众随从回到了燕乐公府。一大清早的,他就带着卢乘风的授权公文跑遍了蓟都七个和封地有关的衙门,好容易才帮虞玄获取了上将军荆轲悬赏的那一个郡的封地。

  上将军的悬赏,那是铁板钉钉没有丝毫纰漏的。一郡之地的封地,很惹人红眼,但是错非虞玄这样的权贵,换了以前的卢乘风,他得到这一郡之地不见得是福气。也许他得到封地的第二天,就会和他的亲生父亲一样,莫名其妙的坠江溺毙。

  就算是现在的燕乐公卢乘风,他如果莫名其妙的多了一大块封地,肯定会受到其他各宗权贵的嫉妒。这对卢乘风在大燕朝的发展,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就让位高权重的虞玄,去承受这个麻烦吧。再说了,没有这块封地做酬劳,卢乘风现在能否继承燕乐公的爵位还是个问题呢。

  现在好了,这块封地总算是用各种借口转移到了虞玄的手上。麻烦没有了,卢乘风安安稳稳的坐在了燕乐公的位置上,还获得了以虞玄为代表的大燕朝一众国老的友谊,卢乘风的根基又扎实了许久。

  蹄声清脆,勿乞在燕乐公府门前下了坐骑,在几个门房的殷勤招呼下踏上了台阶。

  扯下身上沾满露水的斗篷递给一个随行的护卫,勿乞正要进门,不远处的一条小巷里,突然有一架华贵的车驾行了出来,鄣乐公主的一个随身侍女从车里探出头来,清脆的朝这边叫了一声:“勿乞先生!”

  愣了愣,勿乞急忙迎了上去,很是雍容朝那侍女行了一礼:“原来是白竹姑娘,来找勿乞不知有何贵干?”

  鄣乐公主的两个随身侍女,一个叫做白竹儿,就是眼前的这位,生得苗条伶俐,也是个天生的美人坯子。另外一个叫做白苗儿,体态丰腴圆润,性格娇憨,更带着点傻乎乎的劲头。两人之中,平日里负责给鄣乐公主处理各项事务的,还是这个伶俐聪明的白竹儿。

  掩嘴轻笑了几声,白竹儿压低了声音笑道:“有事呢。”

  眼波流转,朝四周看了看,喝退了几个紧随在车驾边的宫禁卫,白竹儿低声笑道:“公主今天一大早起来,就叫人去鄣乐苑,要把鄣乐苑里面所有的湖泊河流里面种满水莲花。勿乞先生,你可给宫里的管事们添了不小的麻烦。嘻嘻,鄣乐苑里的湖泊河流可老不少!”

  勿乞干笑了一声,昨天被逼无奈,对鄣乐公主一个小丫头片子使出了那种手段,弄得那小丫头一怔一怔的,实在不是什么好汉子的行为。只不过鄣乐公主居然牢牢记住了勿乞送他的那朵水莲花,要把鄣乐苑所有的水系里种满水莲,这让勿乞也有点瞠目结舌无法言语。

  白竹儿朝勿乞挤了挤眼睛,她在袖子里摸了摸,取出了一粒暗金色的精致戒指递给了勿乞。这戒指很是精巧,主体呈暗金色,上面镶嵌了九粒芝麻粒大小的幽蓝色宝石。随着白竹儿手指的动作,戒指通体荡漾出一层淡淡的光晕,美轮美奂,尊贵神秘到了极点。

  “公主说了,勿乞先生用的还是一个下下品的储物锦囊呢。正好公主有一粒多出来的储物戒指,品质还可以,要先生不要嫌弃,先将就用着。戒指里的东西,也是这些年皇上和大王赏赐给公主的,公主用不着,先生留着玩耍也好。”

  抓过勿乞的手,将戒指塞进了勿乞的掌心,白竹儿又说道:“公主的修炼到了紧要关头,每隔半个月必须入定一次。短的话就两三天能出关,长的话一次调息说不定就要两三个月,公主自己也不知道一次入定需要的时间。总之公主如果出关了,就会来找先生,先生不要挂念就好。”

  歪着脑袋看了看呆呆愣愣的勿乞,白竹儿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嬉笑道:“差点忘了。”

  伸手在另外一只袖子里掏摸了一阵,白竹儿掏出了一块巴掌大小的青黑色令牌,不容分说的塞进了勿乞手中。“这是公主能拿到的,蓟都权限最高的七燕禁牌。有了这禁牌,先生夜间可以随意出入内城,白天可以随意进宫,除了几处禁地秘宫,别的地方都通行无阻。”

  喘了一口气,白竹儿继续说道:“这七燕禁牌权力极大,公主只为先生报备了,千万不能落入其他人手中。”匆匆的嘱咐了勿乞一通,白竹儿惦记着又一次闭关入定的鄣乐公主,忙不迭的催促着随行人等送她回转皇宫。勿乞拿了一粒储物戒指,一块禁牌,半晌说不出话来。

  燕子禁牌,这是大燕朝的特权令牌。禁牌通体青黑色,这也是大燕朝的权贵最喜欢的颜色,更是大燕朝大臣的朝服颜色。禁牌上有风卷流云花纹,风云之中有飞燕翱翔,最低一燕,最高九燕。

  九燕禁牌,只有燕皇燕丹一人掌握。八燕禁牌,传说也只有荆轲、高渐离等核心重臣拥有。督抚八王拥有的禁牌,也不过是七燕级别,有了这禁牌,基本上就能在蓟都内横行无忌。而鄣乐公主一出手,为勿乞办下来的禁牌,就是七燕级别的。

  由此可见鄣乐公主在蓟都的滔天权势,也能看出她对勿乞的那一份古怪的情谊。

  咧了咧嘴,勿乞将禁牌仔细的把玩了一通,将它塞进了储物戒指。他苦笑道:“我怎么沦落到用小金鱼诱骗小女孩的地步了?几句抄袭的话语,一点点心机,就能勾搭一个天潢贵胄,我是运气太好呢?还是运气太差呢?”

  苦笑几声,勿乞将一滴血滴上了储物戒指,又将一缕灵识烙印在了戒指上,顺利的接管了这个戒指的所有权。他的灵识透入戒指,顿时被里面庞大的空间吓了一大跳。

  他从老童妖、烈火君手上偷来的储物锦囊只有三个房间大小的储物空间,一个房间的标准也不过是一丈五尺长宽,高不到一丈而已,此刻他的锦囊中,已经被他从小蒙城捞到的金银珠宝和各种灵石矿物塞得满满的。

  而鄣乐公主送他的这粒储物戒指,却是长宽百丈,高也在百丈左右,这简直就是一栋摩天大楼的储存量。巨大的空间显得有点空荡荡的,几口硕大的青铜箱子漂浮在半空中,正散发出若有若无的灵气波动。

  勿乞灵识扫过青铜箱子,不由得咧了咧嘴。这些箱子长宽六尺,高三尺左右,箱盖上雕刻了‘大燕内库’的字样,从下面的铭牌标记可以看出,这些箱子都是大燕朝战略储备仓库里的存货,却被鄣乐公主拎了出来做人情。

  一共八口箱子,里面码放着清一色打磨工整,足足有成年人拳头大小的上品水属性灵石。所有的灵石都是一水儿的幽蓝色,光芒熠熠宛如最深邃的海洋的颜色,蕴藏着极其强大的水属性灵气。

  八口箱子里的上品水属性灵石加起来,怕不是有十万块左右?

  这可是大燕朝内库的战略储备灵石,天知道鄣乐公主怎么从内库中提取出来,又怎么从账本上抹除了这些灵石的痕迹。勿乞反正是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深为鄣乐公主的胆大包天感到钦佩无比。

  “我怎么觉得,我变成了小白那个常年吃软饭的家伙?”

  自嘲的摇了摇头,勿乞的灵识扫向了八口青铜箱子一旁的数十个寒玉药瓶。药瓶上都有标志,分明雕刻了‘真水沄澜丹’五个大字。一共是三十六个药瓶,每个药瓶中都有十二粒鸽子蛋大小,呈半透明的碧蓝色,散发出强大水属性波动的灵丹。

  鄣乐公主的修为比勿乞高了一大截,毕竟她出生的时候就有了先天纳息境界的修为。加上十几年的修炼,虽然她经常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嬉戏玩闹,但是有了大燕朝无数的灵药灵石的辅助,她如今也稳稳的进入了先天胎息的境界。只是有了灵药的补充,所以她的容貌维持了青春少女应有的美貌和活力,没有像那些百岁开外的先天胎息境界的修炼者那样枯槁难看。

  以鄣乐公主的修为,自然看出了勿乞修炼的是水属性的功法,他赠送给鄣乐公主的天水灵蛇丹,也是来自水属性灵兽的内丹。

  青春期的少女啊,就是这样的懵懂和冲动,她对勿乞有了好感,就恨不得将天下所有的好处都送给勿乞。勿乞将自己辅助修炼的天水灵蛇丹送给她做礼物,她立刻反馈了八箱的上品水属性灵石和数百粒可以增强水属性真气修为的灵丹。

  轻叹了一声,勿乞再次摇了摇头。上品水属性灵石啊,在小蒙城搜刮了这么久,勿乞还从来没亲眼见过上品灵石是什么模样。要不是盗得经中有记载,他还认不出这箱子里的,会是上品的水属性灵石。

  至于真水沄澜丹,以勿乞继承自盗得经的眼光来看,也是品质很不错的下品灵丹,每一颗起码能增强相当于先天纳息境界的修炼者一年苦修所能得到的全部修为。三十六瓶灵丹,足够让勿乞用最快的速度修炼到先天胎息境界,而且根基还会扎得无比稳固,不会有根基动摇的危险。

  错非大燕朝最受宠的公主,换了其他人,哪里能轻轻松松拿出这么多东西只是用来做一次馈赠的回礼?

  “最难消受美人恩啊!她是我的桃花运,还是我的桃花劫?”

  勿乞默不作声的将锦囊中的所有东西都转移到了储物戒指中。

  他暗自在心里发誓道:“好吧,鄣乐公主紫嫙,不管是桃花运还是桃花劫,勿乞大爷我接着了!”

  难道他勿乞,连接受一个小美女的善意的勇气,都没有么?

  长笑一声,勿乞随手将空荡荡的锦囊丢向了门前站着的蒙小白。

  “小白,这宝贝,是你的了!”

  修炼者,财侣法地!

  同志们,票子,票子,票子啊!码字者,票票票票而已!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