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八十三章 门徒

第八十三章 门徒

  一秒记住【供精彩。

  一场决斗后,夕阳早已没入地平线,一轮明月从东边的天水相接处冉冉升起。乱红江上上,半边碧绿半边红,衬着水中颤颤巍巍的月影,一道万古寂寞的幽思凭空而生。

  一个高不过七尺,身穿一件普普通通的麻布白袍,赤脚披发的中年男子,正背着双手,缓缓的从江水下游朝这边走来。他如履平地的行走在乱红江上,赤足所过之处,江水被印上了一个个三寸深的脚印。不论江水如何翻滚流动,这脚印清清楚楚的印在江面上,迟迟没有消散。

  勿乞看着江面上的足印,浑身汗毛一根根的竖起。

  这是金丹境界的修士特有的异兆。修炼者结成金丹,跻身人仙,一只脚超脱五行,离开了凡人境界。他们处于人、仙的分割线上,一半为人,一半为仙,是为人仙。在金丹境界人仙的身上,天地大道的冲突表现得格外明显,外在的征兆就是各种的异兆。

  有人仙身带异香,也有人仙体绕彩霞,这白袍男子所过之处,江水也被印出脚印,同样是异兆的一种。

  这是用肉眼看到的征兆,勿乞的灵识更是告诉他,数里外缓步走来的这个白袍男子,周身散发出凛冽宛如腊月寒风,锋利宛如万炼利刃的剑意,他走过的地方,剑意似乎要将虚空都劈开,这是一个金丹境界人仙在精神层面上的异兆。没有足够的修为和灵魂力量,根本感受不到他身体散发出的剑意。

  裂天剑宗当代宗主聂白虹,就这么一步步的踏着江水走到了天乐仙宫的甲板上。他的赤足碰到甲板后,后方江面上绵延数里的脚印才一个接一个的消散。脚印散开时,附近江水中的鱼虾龟鳖和红叶花瓣,全部被无形的剑气搅成了粉碎。

  甲板上的世家公子中抢出了三十几人,乱杂杂的涌到了聂白虹面前,纷纷跪倒在地,向聂白虹行大礼参拜。这些世家公子有称呼聂白虹为掌门师伯的,也有称之为师祖的,更有人称呼他太上老祖宗,各人辈分极其驳杂,听得勿乞直翻白眼。

  趁着这一通乱,拓跋昊风的几个护卫忙不迭的扛起被冻成冰块的主子,偷偷摸摸的溜下画舫,驾起来时的快船迅速离开。勿乞正要下令用弩箭射杀拓跋昊风一行人,聂白虹突然朝他这里看了一眼。勿乞只觉浑身一寒,**和魂魄都好像被重剑砍了一剑,脑袋里空荡荡的嗡嗡直响,半天没回过起来。

  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勿乞五脏六腑就齐齐受了不轻的伤势,好像有无数锋利的小刀片轻轻的在内脏上划过一样,内脏裂开了细小的缝隙,鲜血点点滴滴的渗了出来。嗓子眼一甜,一口血翻到了嗓子口上,勿乞生生提了一口气,将这口血又吞了下去。

  逆血攻心,这口血吐出去也就算了,勿乞却强行将它咽下,体内刚刚恢复一点的真气顿时大乱,内伤骤然加深了许多。内脏更是被这一口强行咽下的逆血冲得震荡不休,内脏上的裂痕又加深了许多。

  最终勿乞还是控制不住体内的伤势,一连吐了三口血。他吐出来的鲜血艳红无比,带着刺鼻的血腥气,已经伤损到了本命精元,伤势极其严重。幸好勿乞根底厚,体内积蓄的血气精髓比常人丰厚数倍,这几口血对普通人而言起码要卧床数月,他最多调养几天也就好了。

  冷然看了看甲板上勿乞吐出来的血,聂白虹轻轻的哼了一声。

  那些上前参拜的世家公子急忙站起身,一个个趾高气扬的昂起头,按照在裂天剑宗的辈分高低,排着整齐的队伍在聂白虹身边站定。聂白虹轻轻的点了点头,眼角余光朝站在最高处宴会厅窗口的卢乘风扫了一眼,慢吞吞的举起手朝卢乘风行了一礼:“本宗见过燕乐公。”

  卢乘风飘身而下落在了甲板上,他担忧的看了看勿乞,急忙朝聂白虹拱手行礼道:“乘风见过宗主,不知宗主大驾光临,有何贵干?”

  淡淡的看了一眼卢乘风,聂白虹冷声道:“正如本宗刚才所言,前来收勿乞入门。”

  转身看向了勿乞,聂白虹沉声说道:“大燕朝仙道十三门中,裂天剑宗实力排名第一,本宗也有金丹末期的修为。今日特来收你为徒,是你的造化,速速上来磕头拜师,本宗不愿在这种腌臜之地久留!”

  聂白虹的话还没说完,一旁的歌妓舞女中,突然有一个十五六岁的美貌少女被勿乞刚才喷出的剑光中蕴藏的寒气所激,鼻子里一阵发痒,突然仰天打了个喷嚏。聂白虹面色一变,猛的回头朝那少女瞪了一眼。只听空气中‘嗤啦’一声脆响,少女的身体突然从正中分成了两片,血肉骤然炸开,洒了身边那些人一地。

  甲板上顿时一阵死寂,尤其是那些画舫上的女子,一个个死死的捂住了嘴,再也不敢有人开口。其中有几个舞女和那少女交好的,虽然心里悲恸欲绝,又被吓了个半死,却只是死死的咬着自己手掌,任凭大颗大颗的眼泪滴下,也不敢发出半点儿声音。

  这些在场的世家公子,都能对她们生杀予夺,随时能剥夺这画舫上所有女子的性命,更何况是聂白虹?高高在上的仙道宗门宗主,这些世家公子,也不过是他门下的一个晚辈门人。区区一个舞女的性命,在这里又算得了什么?

  卢乘风双手骤然握成了拳头,他飞快的看了聂白虹一眼,眼角搐动的他缓缓的低下了头。刚才被杀的舞女距离他不远,大片鲜血洒在了卢乘风的锦缎软靴上,青色的靴子被鲜血一浸,变成了古怪的酱青色。卢乘风能感觉到那温暖的鲜血紧贴着他的脚,正在慢慢的变冷。

  勿乞骤然上前一步,他看着那少女从正中分开的尸身,咬着牙望着聂白虹问道:“她,犯了什么罪?”

  好像听到了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笑话,聂白虹诧然看向勿乞,反问道:“需要定罪么?本宗说话时,在一旁大不敬,这就是死罪。真奇怪,你为什么会问这样的问题?本宗杀一个贱民,需要借口么?”

  勿乞水灵脉中残留的一点先天真水灵罡骤然一提,但是五脏六腑内立刻传来了让他几乎晕过去的剧痛。他的内脏还在出血,他此时强行调动内气,几乎就等于榨汁机一样,压力强迫他的内脏分泌出了更多的血液。勿乞的眼前一黑,身体一晃,差点没栽倒在地。

  惨白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灿烂的笑容,勿乞眨巴了一下眼睛,温和的看向了聂白虹。

  毕恭毕敬的走到聂白虹面前,强提起精神不让自己晕过去,勿乞向聂白虹跪倒在地,重重的磕了几个响头。“徒儿拜见师尊,能得到师尊指点,这是徒儿上辈子的造化。师尊说得极是,这样的贱人,死也就死了,的确不需要什么罪名。”

  带着恭顺,甚至带着几分孺慕的笑容,勿乞用天真无邪的目光看着面色变得很是和缓的聂白虹,很灿烂的笑问道:“只是徒儿不知道,为什么师尊会特意赶来收徒儿为徒?裂天剑宗的威名,徒儿是早就听闻的,但是徒儿做梦也不敢幻想自己能拜入师尊门下呀!”

  这个马屁拍得聂白虹打心眼里舒坦起来。刚刚斩杀一个舞女的事情,就好像一滴水划过冰冷的金刚石,没有在他心底留下半点痕迹。他看着满脸都是笑,目光中也充满了仰慕、尊敬、敬畏等等的勿乞,满意的点了点头:“罢了,这是你的造化,若非鄣乐公主亲自派人求本宗,也不会这样破例收你入门!”

  鄣乐公主派人去求聂白虹收勿乞入门?

  勿乞心头一颤,他又欠了鄣乐公主一份人情。但是他做梦也没想到,鄣乐公主一番好意为他找的师尊,居然是聂白虹这样的人。

  普一见面,就给勿乞一个下马威,差点没把他内脏打碎。更是隐隐护着拓跋昊风,让拓跋昊风顺利遁走。然后还当着勿乞的面,因为微不足道的小事就斩杀一个无辜少女,这样的师尊,不要也罢。

  但是,面对聂白虹身上散发出的森严剑气,勿乞笑得越发可亲可爱。他又朝聂白虹磕了个头,笑呵呵的说道:“原来是鄣乐公主一番好意,徒儿算是明白了。有劳师尊亲身前来,此番厚情,徒儿粉身碎骨也无以报答!”

  聂白虹越发的满意了,勿乞的马屁是拍得他浑身舒坦,那些世家公子,又有谁会说勿乞这样的奉承言语?聂白虹僵硬的脸上终于挤出了一丝笑容,他缓缓的从储物戒指里掏出了一柄长剑,随手递给了勿乞。

  “罢了,从今日起,你就是我裂天剑宗的门人,是为师的亲传弟子之一。以后每月初来白阳山听讲一次,其他时间,你可以随意行动。此剑赐予你,好生保管使用。”

  随手拍了拍勿乞的肩膀,聂白虹丢下一本薄薄的巴掌大小,大概就七八页纸的《五行运气术》,然后转身飘然而去。他在江面上快步行走,又留下了一溜儿的脚印在江面上,很快就消失在远处。

  遥遥的传来了聂白虹的声音:“五行运气术是本门剑诀的基础,好生修炼,不得懈怠。私传五行运气术给外人者,杀无赦。窥觑秘法者,诛九族。你一定要记得了!”

  勿乞恭恭敬敬的捡起那薄薄的册子,朝聂白虹远去的地方躬身行了一礼。

  在他弯下腰行礼的时候,勿乞的眼珠突然变得赤红一片,脸上尽是无边的狰狞。

  当他直起腰的时候,他的脸上,又带上了那春风拂面一样的笑容。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