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八十四章 刁难

第八十四章 刁难

  一秒记住【供精彩。

  燕乐公府后花园小湖上,勿乞静静的躺在一条小舟中。

  五行运气术已经被他背得滚瓜烂熟,并且开始了初步的修炼。以心、肝、肺、脾、肾五脏为核心,五条浩大的真气流正在勿乞身体主要的奇经八脉十二正经中滚滚流淌。

  所谓的五行运气术,就是修炼者最传统的奠基法门,炼血肉精华为内家真气,养五脏,孕五行,滋生五行真气,茁壮先天孕育的,藏匿在五脏之中的修道之基,以五行真气触动修道之基,由先天灵种发育为灵芽灵根,奠定进军仙人大道的基础。

  换了其他先天武者改修五行运气术,就必须更改经脉中的真气运转路线,这会是一个天大的麻烦事。能够修炼到先天境界的武者,真气在经脉中的流转轨迹已经形成了一种定式,甚至融入了血脉精神中,想要更改真气运转的路线,就好像要拨转狂奔的火车的轨迹,困难得让人吐血。

  所以一般的修仙门派只愿收录没有修炼的门人,后天巅峰的武者,已经是入门的极限。像勿乞这种已经跻身先天境界的武者,要不是鄣乐公主的面子实在太大,聂白虹会收他入门才有鬼。不说别的,只说一个先天武者要改修五行运气术,没有三五年的苦功就不可能成功。

  所以聂白虹才随意给勿乞丢下了一本修炼典籍就扬长而去,因为他根本不看好勿乞的修炼前景。他只是给鄣乐公主一个面子,过来收勿乞为徒而已。至于勿乞是否能修炼出什么成果,这和他有什么关系?

  但是对勿乞而言,这完全不成问题。他修炼的法门来源于盗得经,修炼的核心经脉是双臂中的七玄盗天脉,体内的奇经八脉十二正经内空荡荡的没有半点儿真气存留。他只是按照五行运气术采纳了一点天地灵气,用超出常人数倍强大灵识引导灵气在经脉中运转了三十六个周天,就奠定了五行运气术扎实的基础。

  勿乞体内经脉通畅无阻,经脉的宽广度和强度都是寻常人的数十倍,短短几天的修炼,就让他在五行运气术上的修为有了三十年境的火候,在五脏中初步达成了小五行的平衡。

  有了五行真气的滋养,勿乞以灵识内视,可以清楚的感知到五脏中有一股勃勃生机正在孕育成长。只要他五行运气术的修为突破到先天境界,就能在五脏中孕育出他先天一点灵种带来的灵芽灵根,奠定修仙求道的基础。

  只不过说实话,以勿乞的眼光看来,这五行运气术虽然能让人直达先天巅峰境界,但是实在是粗陋浅显得很。无论是修炼出来的真气的质量,还是积蓄真气的速度,以及对五脏的孕育滋养的功效,都弱得可以。和水源篇中的功法比起来,五行运气术就是垃圾,还是那种泡在茅坑中数十年的垃圾。

  “这就是裂天剑宗引以为自豪的基础练气法门?”

  讥嘲的笑了笑,随手将把玩的小册子塞进储物戒指,勿乞又将聂白虹赠送他的那柄长剑拿了出来。

  这柄长剑色呈淡青,剑身犹如水波,明晃晃的很是耀目,看上去就给人一种锋利的感觉。剑长三尺六寸,在飞剑中也算是体型壮硕的大家伙,和寻常飞剑三五寸长、一尺长的体积比起来,实在是大得可以。

  只不过飞剑体型虽大,品级依旧是下品法器,和勿乞手上的几柄小型飞剑没什么区别。它的材料也就是普通百年玄铁混合了一点点海底玄铜,品质算不上好;剑身内铭刻的阵法,也就是下品法器最长剑的乙木灵风掠空阵和太白庚金斩铁阵。

  当然,因为剑身巨大的关系,飞剑内部铭刻的阵法掠空阵有十二个,比寻常下品法器飞剑多了九个;斩铁阵有六个,比寻常下品法器飞剑多了三个。所以这飞剑一旦祭起,剑光速度比寻常下品飞剑要快三成,锋利程度也要高出半倍有余。

  只不过这么一点点属性的提升,改变不了这柄飞剑仅仅是下品法器的事实。

  如果勿乞功力足够能在体内孕化三味真火,以灵识在飞剑内铭刻阵法的话,以他在盗得经中得到的传承知识,他能够在这‘巨大’的飞剑体内铭刻一百零八个更高级的阵法重叠,起码能将这柄飞剑强行提升到上品法器的程度。

  “嗤,区区一下品飞剑也拿来做人情,当我没见过好东西么?”

  眯着眼睛回味了一下盗得经传承时,那浩如烟海的各种专门用来炼制各色法宝灵器的阵法和手段,勿乞不由得幽幽的叹息了一声。三味真火,这是人仙才能有的能力啊!

  小心翼翼的举起剑锋,舌尖在剑锋上轻轻一舔,勿乞喷了一口精血在剑锋上,将一道灵识烙印进了这柄名之为‘秋水’的飞剑中。手掐一个玄奥的剑诀朝飞剑一指,只听一声剑鸣,飞剑腾空而起,带着一道不长的寒芒摇摇摆摆的飞上天空,在勿乞头顶绕了三个圈子。

  先天养脉境界,飞剑能腾空而起已经算是不错。以勿乞高出其他人数倍的灵魂强度,飞剑能够在他身周二十丈内飞旋穿刺,也算是有了一定的战斗力,乍一看上去也算是一个合格的剑仙。

  五行运气术的后面,附了三个最粗浅不过的御剑剑诀,还有最基础的刺、旋、斩三招剑势。勿乞可没把这些小儿科的剑诀剑势放在眼里,他现在使用的,是盗得经中传下的一门剑法剑诀,比五行运气术中的剑诀高明了何止三十三重天。

  舞弄了一阵飞剑,将秋水剑藏回了储物戒指,勿乞又吞了一颗真水沄澜丹,借助丹药的力量将体内五行运气术修炼出的真气壮大了三成左右,心满意足的闭上双眼打起了呼噜。

  湖边凉亭中,正闭目盘膝而坐的卢乘风睁开眼,羡慕的看了看勿乞飞剑在空中留下的一抹寒芒,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他小心的从锦囊中掏出了几块土属性材料,慢慢的用小丙辰灵灯将其精炼烧灼。他也开始盘算,自己是不是要走走关系,也找一个修仙宗门加入的好。

  只不过,大燕朝仙道十三宗门,有哪个是精通阵法的呢?卢乘风得好好的打听打听。

  又过了几日,正好是当月初一,勿乞想起了聂白虹吩咐他的话,每个月的初一都要去白阳山裂天剑宗听讲的事情。现在卢乘风手上的事情正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多勿乞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也不少,勿乞干脆就向卢乘风请了一天假,找燕不归借了一个向导,就朝蓟都城外白阳山行去。

  蓟都城外方圆数万里都是平原丘陵,只有少数几座秀丽的山岭。在这个动辄山脉绵延数万里数十万里的世界,蓟都城外的这些山岭,只能用小石子来形容,实在是不起眼得很。

  但是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蓟都城南两百七十里外,最高只有区区三百多丈,方圆只有百多里,合计只有七八个小山头的白阳山,也算是大燕朝有名的洞天福地之一。

  六百年前,裂天剑宗的开山祖师聂药女就是幸运的在白阳山遭逢仙缘,进入了一个仙人留下的洞府,继承了那仙人的衣钵,创建了裂天剑宗。开宗立派不过六百年的裂天剑宗后来居上,依仗强横的实力,稳居大燕朝仙道十三宗门的第一宗门之位。

  原本是大燕朝有钱有闲的豪富踏青郊游所在的白阳山,自从聂药女在这里创建裂天剑宗后,就圈禁成了裂天剑宗的山门。今日的白阳山,平地有白雾升腾,一座护山大阵将方圆百里的山脉遮盖得严严实实。

  在向导的带领下,勿乞骑着独角麋鹿一路来到了白阳山山门前。

  一条崎岖的石板路,一座纯木制的简陋牌坊,这就是裂天剑宗的山门所在。在白雾遮盖中,四个身穿白袍,面带倨傲之色的青年男子,正坐在牌坊下的长椅上,翘着二郎腿说着闲话。

  因为阵法遮挡的缘故,这些男子的声音没有传出来,所以勿乞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只是看他们脸上那古怪的,是个男人都会明白的异样笑容,就知道他们不会在谈论什么清白无瑕的勾当。

  咳嗽一声跳下坐骑,勿乞走到了牌坊前,隔着护山大阵朝数丈外的那四个白袍青年抱拳行了一礼。

  “几位同门,勿乞此番有礼了。还请几位行个方便,勿乞是来听讲的。”

  几个白袍青年愣了愣,齐齐站起身来,目不转睛的看向了勿乞。其中一人手举一块玉牌晃了晃,勿乞面前云光一阵闪烁,让出了一条通行的大道。四个白袍青年走出大阵,上上下下的打量起勿乞。

  过了足足一盏茶时分,开启大阵的那白袍青年才朝勿乞冷笑了一声:“你就是勿乞?燕乐公府上的门客勿乞?就是你杀了拓跋青叶,还打伤了拓跋昊风?”

  勿乞一听,这人的口风可不善啊。他含蓄的笑了笑,颔首道:“正是勿乞。只不过,拓跋青叶和拓跋昊风他们一死一伤,实在是勿乞逼不得已的。”

  那青年急忙伸手止住了勿乞的话,他冷笑道:“别解释,我们不听,你也没资格让我们听你的解释!拓跋青叶和拓跋昊风是死是活和我们无关,但是昊英风龙是你打伤的吧?”

  勿乞又是一呆,他们认识昊英风龙?打伤昊英风龙的人,是卢乘风。但是以勿乞和卢乘风的交情,是谁打伤的那家伙有区别么?轻笑一声,勿乞颔首道:“打伤昊英风龙的,正是勿乞,敢问四位有何见教?”

  四个白袍青年相互看了一眼,一起冷笑起来。

  ‘铿锵’剑鸣声大作,四柄飞剑齐齐飞上半空,四个白袍青年冷笑道:“想进山听讲,打赢我们吧!”

  不容勿乞多说,四柄飞剑一起朝他刺了下来。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