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八十五章 宗门

第八十五章 宗门

  一秒记住【供精彩。

  剑光当头落下,勿乞看着四道剑光,不由得一阵诧然。这四个白袍青年如此倨傲,他还以为他们有多厉害的修为。现在一看,不过如此。剑光长不过数尺,剑光掠空的速度,甚至还比不上勿乞的轻身身法。

  打就打吧。在蓟都这么些天了,勿乞也多少探查到了一些大燕朝仙道十三宗门的底细。门人弟子内斗,不仅不会受到门规的惩罚,反而是得到了宗门长辈的大力支持的。只要不是暗地里下毒和背后偷袭,正面较量中,哪怕杀死了同门,宗门都不会做任何追究。

  冷笑一声,勿乞也懒得管这几个家伙身后的后台,身形一闪避开四道剑光,快速冲到了四人面前。连环弹腿宛如雷轰一样踢出,四个白袍青年一人下身挨了勿乞一脚狠的。四个人当中,一个先天纳息修为,三个后天巅峰的实力。但是不管是什么修为,男人最脆弱的要害,依旧是那个要命的地方。

  四个人被勿乞一脚踢飞了三丈多远,他们身法都不错,还是稳稳的落在了地上。他们很古怪的双手捂住了下身,好像站马步一样撇开了双腿,嘴里‘咝咝’的倒抽着冷气,用无比古怪的目光瞪着勿乞,眼珠慢慢的从眼眶了凸了出来。

  没有击中勿乞的剑光呆滞的悬浮在头顶,没有丝毫动作。勿乞也不客气,将四柄下品飞剑一把抓了下来,随手塞进了储物戒指。他很同情的看着脸色慢慢苍白的四个青年,轻声说道:“很痛的话,就叫出来吧。那个地方挨了我一脚,我知道很痛,大家都是同门,不会笑话你们的,要叫,就叫吧!”

  一阵高亢入云的惨叫冲天而起,四个白袍青年捂着下身,在地上连连翻滚,面皮骤然间变得紫红一片,浑身冷汗一颗颗的冒了出来。勿乞施施然的从他们身边走过,顺着石板小路朝山上走去。刚才他下脚也有分寸,四个人的下身最多肿大几天,要说后遗症是不会有什么的,最多现在痛得厉害而已。

  向领路的向导吩咐了几句,让他就在山门外等候自己,勿乞顺着小路朝山上走了百多丈。猛不丁的,他看着路边一块大石笑了起来:“这位,你看得够久了吧?”刚才飞脚踹那四个青年的时候,他听到这块大石上有人沉沉的吸了一口气,所以知道这里有人藏匿着。

  一片青光闪过,一个同样身穿白袍的青年从青光中显出了身形。他诧然的看了看勿乞,又看了一眼手上一片雕刻成树叶形的碧玉隐身符箓,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冷哼一声,这个青年跳下大石,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金丝做封面的小册子,用一只细笔在上面快速的记了几行字。

  “你们几个,连一个还没正式入门的新门人都对付不了,亏你们还学了这么多裂天剑宗的手段。四个人全部从二等门徒打入三等门徒,今日执勤后,自己去宗刑殿向长老们汇报吧。”

  朝那四个在地上抽搐的青年呵斥了一声,这白袍青年跳起下巴,用眼角余光瞥了勿乞一眼:“你就是掌门新收录的门徒勿乞么?身手还不错。新入门的门人都是三等门徒,但是你既然打败了四个二等门徒,今日你的身份就提升为二等门徒。”

  从袖子里掏出另外一个小册子丢给了勿乞,这白袍青年冷声道:“我是昊英风鹰,是昊英风龙的兄长,这三个月,是我负责勘察记录裂天剑宗门人的一言一行。这是本门的门规和各项需要注意的事项,先记熟了,不要触犯了门规,到时候谁也救不了你!”

  从鼻孔里喷出了一道冷气,昊英风鹰不屑的瞥了勿乞一眼,转身就要离开。

  勿乞急忙跟上了昊英风鹰,一把抓住了他的袖子。昊英风鹰脸色一沉,转身盯着勿乞厉声喝道:“勿乞,你想做什么?”‘铿锵’一声,昊英风鹰腰间悬挂的佩剑骤然跳出剑匣一尺多长,剑光碧绿,寒气森森,这是一柄中品法器级别的飞剑。昊英风鹰的修为也很有几分火候,已经到了先天锻体境界,强大的真气往飞剑内涌进,飞剑上骤然喷出了数寸厚的剑罡光晕。

  扫了一眼寒气袭人的飞剑,勿乞笑了。他拉着昊英风鹰笑问道:“您是昊英风龙的兄长?”

  昊英风鹰冷声道:“是,你待怎的?”

  勿乞又笑了,因为在画舫上卢乘风打了昊英风龙的关系,他已经通过燕不归,将昊英家如今的情况摸了个清清楚楚。昊英风鹰是昊英风龙的亲大哥不假,但是他只是庶出的身份,注定不可能继承昊英家的权位。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他以后能够在昊英家的领地上有一块小小的封地,衣食无忧的过一辈子。

  很灿烂的笑了笑,勿乞一把扣住了昊英风鹰的手腕。昊英风鹰一惊,他腰间佩剑‘铿锵’一声从剑匣内飞出,带起一道八尺长的绿光就要朝勿乞绞杀而下。勿乞急忙轻声喝道:“别急,听我说。你帮我在裂天剑宗立足,我帮你对付昊英风龙。非嫡长子不能继承家业,但是一切都有特例的,不是么?”

  剑光骤然回归剑匣,昊英风鹰冷眼望了勿乞一阵,连连冷笑起来:“你能帮我什么?”

  勿乞毫不含糊的说道:“你能帮我多少,我和我们公子就能帮你多少。我对裂天剑宗的事情一无所知,想要在这里扎稳根基很不容易。而你呢,依你生母的出身来历,嘿嘿,莫非你就想这一辈子做一个富家翁么?”

  沉吟片刻,昊英风鹰也突然笑了起来,他反手握住了勿乞的手,压低了声音轻声道:“不枉了我今天特意和师兄交换了职司来这里等你。原本以为你今天不回来,没想到你真来了。成交!”

  勿乞用力握了握昊英风鹰的手,轻笑道:“你专门在这里等我?大家都是聪明人,就不废话了。你帮我,我帮你,以后在蓟都,不仅仅是我,我们公子也要多多依仗众多朋友呢。”

  两人相视一笑,也不用多说什么,自然在心中都有了自己的决算。手挽着手,两人很是亲近的顺着石板小路朝白阳山深处行去,一路上昊英风鹰就细细的将裂天剑宗的一些情况说给了勿乞听,而这些东西,正是勿乞现在急需的资料。要知道,哪怕是在巡风司的秘密档案馆里面,也没有关于大燕朝仙道十三宗门的详细资料。就算有,也不是燕不归能轻易接触的,那都是大燕朝战略级别的绝密。

  在昊英风鹰的介绍中,如今的裂天剑宗权力最大的人,就是太上长老聂药女和燕蠡。聂药女是裂天剑宗开山祖师,也是现任掌门聂白虹的亲母,百年前将掌门之位交给聂白虹后,就一直在后山隐居潜修。百年前,聂药女已经突破到了金丹巅峰。

  至于燕蠡,他是燕皇燕丹的嫡亲孙儿,燕太子燕齐君的第三子,在聂药女偶然发现白阳山仙人遗留的洞府后第二个月,就和聂药女结成了夫妇。据说夫妻两的关系不怎么样,除了聂药女这个原配夫人,燕蠡还有不下于两百人的侧妃、侍妾。

  聂药女是裂天剑宗的开山祖师,是裂天剑宗的精神领袖。而燕蠡,以及亲近燕蠡的长老会众多长老,则是裂天剑宗实实在在的实权人物。裂天剑宗长老会有长老三十六人,个个都是修成金丹的人仙,其中亲近燕蠡的长老就有二十七人,这二十七个长老,全部出身大燕宗室或者荆氏、秦氏、高氏等世家豪族。

  至于现任掌门聂白虹,他为什么姓聂,这个话题似乎很犯忌讳,昊英风鹰张了张嘴,还是没有出口。他话题一转,开始介绍裂天剑宗其他一些方方面面的事情。

  比如说裂天剑宗的弟子,像勿乞这样新入门的门人,一律是三等门人。除非给裂天剑宗立下功勋,或者击败高级的门人,否则永远得不到提升,也就只能修炼裂天剑宗的基本炼气法门五行运气术。

  只有从三等门人、二等门人,一直突破一等门人的阶层,成为裂天剑宗的内门弟子后,才能真正接触裂天剑宗的修炼典籍。而只有内门弟子中的核心弟子,才能得到裂天剑宗最正统的剑术传承。

  像聂白虹一个人的门下,就有门人三千,其中二等门人不过三百,一等门人七十余,内门弟子只有寥寥十三个,核心弟子则是一个都没有。这三千门人,全部是大燕朝世家贵族比较重要的子弟,像勿乞这样托关系进来的非世家出身的弟子,大概两只手就数得清。

  基本上,大燕朝仙道十三宗门,都是这样的情况。燕姓的宗室贵族把持了大部分的实权,门人都出身大燕朝的世族豪门,普通百姓除非资质好到逆天的地步,否则不会被收入门下。就算普通百姓中能有那种逆天的天才,他入门后能不能活到出师的那一天,那就是天知道的事情。

  最少昊英风鹰入门二十年,已经亲眼目睹了三位数的出身平民之家的所谓修炼天才的‘意外身亡’。

  听昊英风鹰讲述这些宗门内的情况,勿乞只觉得心脏又是一紧。自己在裂天剑宗,似乎是步步惊心,一定要小心又小心才行。

  一路说话,两人快步行走了小半个时辰,终于来到了裂天剑宗位于白阳山核心处的山门所在。这里群山环绕中,有一个直径十几里的盆地,数十栋大小殿堂屹立其中,这里就是裂天剑宗的宗门所在。

  昊英风鹰一把抓起勿乞,拉着他朝最近的一栋大殿跑去。

  距离今日的听讲还有一段时间,要正午的时候才会有宗门的长老出面**。现在最重要的,是去给勿乞办理新入门弟子需要的一系列手续,首先就是测定勿乞的修炼根骨到底如何。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