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八十七章 冒犯

第八十七章 冒犯

  一秒记住【供精彩。

  刺耳的切割声不断响起,震得空荡荡的大殿荡起了阵阵回声。

  走进大殿的老人身后有六柄色泽乌黑的剑影缓缓旋转,在老人身后组成了一个和谐无瑕的剑轮。无形剑意从剑影中喷出,划在了大殿漆黑的地板上,荡起了大片的火星。老人所过之处,一道道火星四溅,刺耳的声音震得人耳膜生痛脑浆直滚。

  和聂白虹一样,这老人也是金丹境界的人仙,而且是修为极强的人仙。他身后的六柄剑影,并不是实质的宝剑,而是体内丹气外溢凝聚的异兆,就和聂白虹所过之处,江水都被印出脚印一样,是人仙引发天地大道力量,形诸于外的征兆。

  但是和聂白虹的异兆比起来,老人身后的六道剑影无疑攻击性更强,充满了侵略力。要不是天命殿的地板都有阵法保护,这老人一路走过来,天命殿起码都被他拆掉了一半。

  看到这老人,昊英雄等人急忙起身行礼,口称‘秦长老’不迭。

  昊英风鹰也急忙向这老人俯首行礼,偷偷的传音给勿乞道:“裂天剑宗宗刑殿长老秦血吻,大燕秦氏当代家主幼弟,巡风司中风卫大巡狩秦清水叔祖,主修裂天剑宗‘狂雷剑’一脉剑术。快快行礼,快快行礼啊!”昊英风鹰不敢抬头,只是将声音凝成一缕细线传入了勿乞耳中。

  秦清水的叔祖?勿乞突然想起了秦清水那一张长长的驴脸,想起了卢乘风被刺杀的那天,秦清水居然要逮捕卢乘风拷问的事情。秦清水绝对不是勿乞的朋友,那么他的叔祖,很显然也不会和勿乞一见钟情。

  深深的鞠躬一礼,勿乞向秦血吻笑道:“勿乞见过秦长老。所谓美才,实在是过誉。勿乞只是一寻常武者,进裂天剑宗,也只是求一个万一的机缘,长老美誉,实在是不敢当。”

  缓步走到勿乞面前,秦血吻突然一掌按在了勿乞肩膀上。他大笑道:“当得,当得,本长老在大殿外听了半晌,五尺元胎,对灵气更有三成留存,这是上好的修炼资质。本长老主修狂雷电,是金系剑法的变种,你是水属性的灵种,金生水,本长老正好教你!”

  一掌按下,一道无形雷劲就轰然冲进了勿乞的身体,顺着他经脉袭向他全身。以勿乞的修为,这雷劲还伤不了他的性命,但是足够震伤他的经脉,甚至伤及他的修炼根基。一个弄不好,这道雷劲甚至能将他浑身经脉震成粉碎,说不好就绝了他的修炼之途。

  勿乞大骇,急忙一个滑步向后退去。但是秦血吻如影随形,也不见他动弹,右掌紧贴在勿乞的肩膀上,紧跟着他朝前急追了几步,始终不离他分毫。秦血吻长声笑道:“乖,勿乞啊,本长老看上了你,是你的福分,乖乖的跪下磕头,你以后就是本长老的门徒啦!”

  右手一重,秦血吻的掌力又强了几分。勿乞浑身肌肉急速的颤抖着,雷劲在他经脉中疯狂涌动,刺激得他五脏六腑都以极高的频率震颤起来。强劲的电流在他体内不断流窜,勿乞的身体一抽一抽的哆嗦着,头上短短的头发一根根竖起,突然在发梢爆出了几个刺目的小火星。

  昊英雄几人看着被秦血吻一掌压着的勿乞,一个个噤若寒蝉不敢发出一点儿声音。堂堂金丹境界的人仙出手杀一个新入门的弟子,哪怕他背后站着卢乘风这么一个公爵,又有谁敢多说一句话?一个刚刚继承封爵的菜鸟公爵而已,换了虞玄那样的人物,还能让人忌惮几分,卢乘风的分量,差得远了。

  秦血吻双眼透出明亮的光彩,他死死的盯着身体不断哆嗦的勿乞,带着淡淡的笑意说道:“还不磕头行礼么?拜本长老为师,好处可是很多的。狂雷剑,可是裂天剑宗最猛烈犀利的剑法,本长老也不管你是几级门徒,直接就传授你狂雷剑的精义,这还不好么?”

  勿乞的身体僵硬,在秦血吻的手掌下剧烈的哆嗦着。他的神经和他的**几乎分离,哪怕他在心里疯狂的咆哮着要接管自己的身体,他的身子依旧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他瞪大双眼望着秦血吻,眼珠一分一分的从眼眶里冒了出来,只差一点就要被强劲的雷劲轰出他的眼眶。

  “跪下,磕头,行拜师礼,拜本长老为师,你莫非还不乐意?”秦血吻露出了不快的表情,他冷笑道:“莫非本长老还不配做你的师傅?莫非你以为,本长老没资格教授你?哼,不要仗着一点点先天的禀赋,就以为你未来有多大的成就。在本长老看来,你也和蝼蚁无异!”

  勿乞张开嘴,想要发出怒骂声,但是他声带附近的肌肉都被电流麻痹了,他哪里还吼得出一丝半点的声音?他死死的盯着秦血吻,只是从嗓子眼里发出一声微弱的气流声。他的七窍中逐渐有鲜血流了下来,殷红的血液在他白皙的皮肤衬托下显得格外刺目。

  昊英雄等人依旧在旁边默不作声,他们不敢做声,他们低下头,甚至不敢看这时候的勿乞是什么模样。就连和勿乞达成了结盟协议的昊英风鹰,也只是低着头,静静的看着自己的脚尖。所谓的盟约,所谓的义气,在金丹境界人仙的威压下,那是狗屁不如的东西。

  秦血吻笑着,很开心的笑着,一波又一波的雷劲不断从他掌心喷出,不断轰进勿乞的身体。他一边笑,一边呵斥道:“真是不给本长老面子,本长老亲自收你为徒,你居然一言不发,一点反应都没有,勿乞啊勿乞,本长老说你什么好呢?你是仗了谁的势,居然敢不把本长老放在眼里?”

  ‘咔嚓’一声,秦血吻五指一合,勿乞左肩琵琶骨上顿时裂开了十几条裂痕。剧痛让勿乞眼前一阵阵发黑,十二正经、奇经八脉中的真气立刻停止了流转,左肩附近的几条经脉内真气拥堵在一起,那里的经脉好似被强行充气的鸡肠子,逐渐的膨胀开,让勿乞肩膀肿得老高。

  死死的看着秦血吻的面孔,勿乞在心中发誓,不管秦血吻和秦清水是什么出身,不管他们身后的秦氏是什么豪门世家,他发誓一定要将秦氏斩尽杀绝。两次,这已经是秦氏的人无缘无故两次对他下杀手。第一次是秦清水,可惜没有成功,而这次干脆就是金丹境界的人仙亲自出手!

  双臂水灵脉中先天真水灵罡缓缓流动,不断的吞噬吸收轰入体内的雷劲。

  五行之中金生水,秦血吻的狂雷剑法是金属性剑法的变种,他放出的雷劲充满了庚金之气。先天真水灵罡一丝丝的吸收着雷劲,不断将其转化为自身修为。以水灵脉为中心,勿乞体内的血液形成了两个硕大的漩涡,不断将涌入体内的雷劲转化吸收,逐渐存入水灵脉中。

  这是和正统的修炼法门迥然不同的功法,饶是秦血吻结成了金丹,已经是仙人之躯,依旧不能察觉勿乞体内这微妙的变化。盗得经,盗得经,无论是大盗小偷,都最能隐藏自己的气息。动辄就被人发现的话,还怎么盗取这天地的奥义?

  也就是勿乞的身体在缓慢的转化轰入体内的雷劲,勿乞才支撑到现在还没有被雷劲轰杀。换了其他任何一个先天境界的修炼者,被秦血吻下这样的重手,此刻早就五脏六腑都被雷电烧成了灰烬。

  “拜本长老为师,你不愿意?真不愿意?狂雷剑法的精义,你不愿意学?”好似灵猫戏鼠一样,秦血吻露出了讥嘲的笑容。他喜欢看人在绝境中挣扎,喜欢看人那种绝望无助的表情。勿乞能够在他的雷劲下支撑这么久,这更让他充满了变态的快感。支持得越久越好,他就是喜欢慢慢的把一个人玩死。

  “看样子,你是真的不给本长老一点面子?你到底是仗了谁的势呀?”秦血吻大笑了起来。

  站在一旁许久没吭声的昊英风鹰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他小心翼翼的抬起头,压低了声音说道:“秦长老,勿乞是鄣乐公主亲自吩咐下来的人。”

  秦血吻愤然回头,他双眸一凝,一道无形剑意将昊英风鹰打飞了数十丈外。凌厉的剑意切开了昊英风鹰的身体,带起了十几条长长的血箭。秦血吻怒啸道:“就凭你,也敢在本长老面前插嘴?没家教的狗东西!”

  秦血吻的话骂得难听,却是把一旁的昊英雄也骂了进去。昊英雄气得脸色发青,昊英风鹰是狗东西,那他昊英家全家,岂不是都是狗么?昊英氏虽然是最近数百年崛起的家族,但是家族中也有人名列九卿,是大燕朝如今一等一的豪族啊!

  抬眼瞪了秦血吻一眼,昊英雄大步走向了昊英风鹰,掏出治疗外伤的丸散给昊英风鹰止血。一边忙活,昊英雄一边低沉的说道:“秦长老,刚才的话,我会向族中长老禀告。”

  秦血吻双眼一瞪,他冷笑道:“哦?那你也一起躺下吧!”

  猛的收回右掌,秦血吻掐了个剑诀,就要朝昊英雄点去。

  秦血吻做梦都没想到,他刚刚收回右掌,勿乞就用最快的速度,不惜残害自身精血,用盗得经中秘法强行吞噬了体内所有的雷劲。没有了外来的雷劲补充,体内雷劲被身体一吸收,勿乞的身体立刻恢复了行动力。他怒视秦血吻,从储物戒指里掏出了厚厚的一叠爆炎符。

  这些符箓,是勿乞这些天,用重金向燕不归购买的护身之物。蓟都是非之地,秉承了吴望将自己武装到牙齿的本能,勿乞等卢乘风继承公爵之位后,就立刻动用从小蒙城得来的金银珠宝,购买了足足两百张爆炎符。如今他掏出来的,是全部两百张爆炎符。

  用最快的速度将两百张爆炎符塞在了秦血吻的腰带上,勿乞催发所有先天真水灵罡,催动先天真水遁法,瞬间逃出了数十丈外。随后,勿乞一掐手印,大叫了一声‘爆’。

  一声惨嚎,一声巨响,天命殿骤然被火光覆盖。两百张被勿乞用灵识控制的爆炎符同时爆开。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