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八十九章 冲突

第八十九章 冲突

  一秒记住【供精彩。

  一个又一个脚印深深的印在了天命殿的地板上。脚印深三寸,纹路俨然,就连脚指头上的纹路都看得清清楚楚。聂白虹身着白袍,背着双手,披散着长发,就这么一步步的走了进来。

  勿乞用眼角余光看着聂白虹脚下的一个个脚印,很恶劣的琢磨着他是不是走到哪里就破坏到哪里。天命殿这种有阵法禁制保护的坚固地面都承受不住他外溢的剑气,如果他跑去大燕皇宫,是不是也会将皇宫内的地板割得支离破碎?燕丹会要他赔偿维修费么?

  带着微妙的笑容,聂白虹走到了勿乞身边,低头俯瞰着气息奄奄、口吐鲜血、身上还带着横七竖八几条血印子的勿乞。气息奄奄,是勿乞发动了盗得经内的藏匿心法,收敛了自己的气息;口吐鲜血,这血是他自己好容易震伤了内脏,强行吐出来的;身上的血印子,是他自己用剑割的,内脏都不惜代价的震伤了,还计较这点外伤做什么?

  总之勿乞看上去受伤极其严重,好像被十头大象轮流践踏过的猫咪一样可怜巴巴的。

  勉强睁开双眼,勿乞朝聂白虹挤出了一丝艰难的笑容:“师,师尊,秦长老为何要杀我?”

  轻轻松松一句话,勿乞不仅拉近了和聂白虹的关系,更是将所有责任都推到了秦血吻的头上。当着后面近百的裂天剑宗弟子,自己都叫他聂白虹师尊了,他总不好意思不秉公处理吧?好吧,一旦秉公处理,是秦血吻要杀勿乞,勿乞只是被动自卫,这责任人是谁,也就不用多说了吧?

  聂白虹的嘴角勾起,那种微妙的笑容越发的明显了。

  手指一动,聂白虹掏出了一颗淡银色药丸丢向了勿乞。勿乞张开嘴将药丸一骨碌的吞下,顿时一股带着丝丝切割之力的药劲流转全身,迅速的平复着勿乞体内被雷劲破坏的伤势。肉眼可见的电光从勿乞的毛孔中喷出,细细的蓝光在他皮肤上舞动跳跃,将他整个变成了一个光人。

  冷哼了一声,聂白虹不快的喝道:“果然是庚金狂雷劲,秦长老,你越老越不成器,居然对新入门的弟子下手?堂堂金丹中期的人仙,对一先天真人出手,还被伤成这样,裂天剑宗长老会颜面何存?”

  躺在地上血肉模糊的秦血吻没一点儿反应。任凭是谁丹田要害几乎被洞穿,金丹受损裂开,加上双肺和双肾中的本命元气被一通掠夺后,也是不可能清醒的。鲜血缓缓的从秦血吻体内涌出,渐渐的在地上匀开散成了一大片血渍。聂白虹没有开口,跟随他赶来天命殿的裂天剑宗众多门人没一个敢出手救人的。

  勿乞喘了几口气,一骨碌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朝聂白虹行了一礼肃然道:“多谢师尊赐药之恩,这什么什么狂雷劲怎么这么邪门?弟子差点没被他害死。唉,内劲伤人也就算了,还用剑砍了我这么多剑,弄得一身是疤的,以后怎么找媳妇啊?”

  絮絮叨叨的抱怨着,勿乞脱下了上身衣衫,将身上的剑痕暴露给那些裂天剑宗的门人欣赏。他一边唉声叹气的向聂白虹质疑为何秦血吻要来杀他,一边掏出了金疮药,细细的抹在了那些剑痕上。外用金疮药止血,内运真气收敛创口,这点伤势虽然看起来吓人,其实真没什么危险。

  聂白虹听了勿乞的质疑,很是配合的轻叹了一口气:“怕是秦长老修为增长太快,心境跟不上修为的增长,所以起了狂悖之心。但是无论怎样,以堂堂长老之尊对新入门的弟子出手,还把自己伤成这样,这也太不像话。”

  勿乞没吭声,两人就这么肩并肩的站着,看着秦血吻静静的躺在地上。鲜血一滴滴的从秦血吻体内流出,淡金色的丹气不断的从秦血吻体内散逸出来。这丹气是金丹的根本,丹气流失一分,修为就降低一等,这时候秦血吻的修为已经快衰退到金丹初期境界,再过一刻钟,怕是他的金丹修为就会付诸流水。

  金丹如果彻底消散,秦血吻几百年的苦功修为也就荡然无存,会立刻变成一个凡夫俗子。寻常凡人只有百年左右的寿命,一旦金丹消失,秦血吻耗尽了阳寿,只有功散身死的下场。

  勿乞和聂白虹在这里静静观看的,是一个金丹中期的人仙一步步走向死亡的历程。

  又过了一盏茶时分,看到秦血吻的呼吸都有点困难了,勿乞才假模假样的问道:“师尊,秦长老怎么也是本门长老,莫非就不救他?唉,修炼到金丹境界也是很不容易的,如果就这样消亡了,有点可惜啊!”

  聂白虹沉吟片刻,从袖子里掏出了两个药瓶丢给了勿乞。

  “罢了,毕竟是本门长老,虽然行事荒唐了一些,怎么也是长老之尊。他要杀你,这是他的不对。但是你身为裂天剑宗的晚辈,只能以德报怨,你去救治秦长老吧,让他欠下你这个人情,以后也就不会再对你出手了!”聂白虹笑得很开心,笑容中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勿乞眯着眼,也笑了。被自己用爆炎符炸成这样,还被自己偷偷摸摸的盗取了修道的根基,现在还要承自己一个救命的人情,秦血吻啊秦血吻,你以后还怎么和勿乞大爷斗啊?你以后还有脸出现在勿乞大爷面前么?聂白虹啊聂白虹,你也够狠的,这是往死里糟践秦血吻哪!

  背着双手,聂白虹轻叹道:“救命之恩啊,啧!”

  高傲的昂起头,聂白虹望着天命殿的天花板,双眸渐渐的失去了焦距,显然开始神游天外。

  勿乞笑呵呵的拎着两个药瓶来到秦血吻身边,先是用一瓶‘九芝补天膏’将他外伤处理了一下,然后用‘三金夺命丹’灌进了秦血吻的嘴里,催发药力,强行提动秦血吻自身的生命力,刺激他迅速清醒了过来。毕竟是金丹期的修士,这一清醒过来,身体立刻自动产生了反应。

  淡绿色的九芝补天膏被肉身迅速吸进去,秦血吻丹田上的破口附近,肉芽急速的生长开来,碗口大小的破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淡淡的白气从他头顶喷出,三金夺命丹正在驱散他体内淤血,修补他的经脉,恢复他因为伤势而损耗的精气。

  精气容易恢复,先天带来的修道根源却是无形之物,修道界的丹药,怎可能弥补这方面的损耗?原本容颜焕发血肉丰盈的秦血吻,此刻干瘪枯瘦得好似一块老树皮,整个都脱了形了。

  勿乞却还雪上加霜的,在秦血吻刚刚苏醒的时候,笑呵呵的朝秦血吻点头示意道:“秦长老?您醒了?哎,是晚辈用补天膏和夺命丹将你救回来的。是我救的您啊,您可千万不要当成是其他人救的你啊!”

  听了勿乞的话,秦血吻顿时是又气又急,丧失了太多先天本命元气的肺脏和肾脏同时剧痛,他‘哇’的一声就吐出了一口色泽怪异的,淡银色混杂着水黑色的热血。这分明是从他肺脏和肾脏中逆行而出的脏器精血,这一口血吐出来,他的根基又伤损了三分。

  一看这模样,勿乞也不吭声了,急忙收起药瓶退到了后面。不能再调戏秦血吻了,否则这老家伙真要气得死过去,那他辛苦救治了这老家伙的救命之恩,岂不是没人来偿还了?

  可是他不说话了,一旁的聂白虹却淡淡的说道:“罢了,堂堂裂天剑宗长老,被一个新入门的弟子弄成这样,简直是丢脸之极。我以裂天剑宗掌门的名义,将秦血吻开革出长老会。勿乞,你能正面击败一个金丹期长老,修炼的根骨禀赋暂且不提,你这胆气和应变之力却是难得,你就做我的入门弟子吧!”

  入门弟子,勿乞一下子就跳了二等、一等门徒的身份,直接成为了聂白虹的入门弟子。

  勿乞也不客气,急忙向聂白虹行礼,嘻嘻哈哈的谢过了聂白虹。

  秦血吻原本就难看的老脸骤然色变,他死死的盯着聂白虹,嗓子眼里发出了破风箱一样的喘气声,骤然又是三口脏器精血狂喷而出。这三口血一喷出来,秦血吻仰天就倒,身上气息迅速流散。

  勿乞吓了一大跳,这老家伙就这么气死了不成?

  聂白虹则是嘴角一勾,又一次微妙的笑了笑。

  猛不丁的一团黑色水光从天命殿门外激射了进来,一个森冷的声音怒斥道:“掌门此举何意?莫非真要逼死老秦不成?身为掌门,言行不合法度,以言语挑衅长老,简直,简直是荒唐无理!”

  这水光径直落在了秦血吻身边,一个高高瘦瘦的黑衣女子凭空从水光中出现。这女子身量比秦血吻还高了半个头,身材虽然干瘪平坦得和砧板一样,没有丝毫的线条曲线,但是一张面孔却很是美丽。只是这美丽宛如二八佳人的脸上,却带着森森的寒气,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棺木中刚刚爬出来的千年老僵尸。

  聂白虹双眼一瞪,望着这女子冷笑道:“上官长老此言何意?难不成本宗还有意陷害秦长老不成?”

  黑衣女子上官雨虹死死的盯了聂白虹一眼,突然一声冷哼,腰间一道黑光宛如匹练般射出,直刺勿乞心口。上官雨虹厉啸道:“今日本长老就宰了你这目无尊上的小畜生!”

  聂白虹骤然暴怒,他怒喝道:“大胆!勿乞是本宗认定的内门弟子,谁敢动他一根头发?”

  锋利的剑气从聂白虹体内喷射而出,他嘴一张,一道长有三丈的白光呼啸射出,和那黑光绞杀成了一团。铿锵剑鸣声不断响起,聂白虹的身体纹丝不动,上官雨虹则是身形乱颤,一连向后倒退了十八步。基本上黑白二色剑光硬碰一次,她就倒退一步。

  堪堪十八步后,只听一声哀鸣,黑色剑光爆出大片光雨,色泽暗淡的向后急退。

  上官雨虹惨呼一声,鼻孔中两道热血狂喷而出。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