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九十一章 燕蠡

第九十一章 燕蠡

  在勿乞的狂笑声中,上官雨虹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咒骂,一道黑光从她腰间激噎射而出。白毛长老和另外三个长老也齐齐发出呵斥声,一青、一白、二黑四道剑光随之射出。

  天命殿内骤然变得寒气四溢,森森剑气四射,逼得大殿内众多裂天剑宗弟子忙不迭的四处逃散。

  “斗胆!”,聂白虹双眸一凝,瞳孔骤然缩得和针尖一样大小。头顶三条白色剑影急旋,聂白虹厉啸道:“今日本宗就让你们明白,裂天剑宗,姓聂!剑气归元,去!”

  嘴一张,聂白虹吐出五道白色剑光,化为长虹朝前方五道剑光迎了上去。头顶三条白色剑影骤然散开,变成了无数缕凌厉的剑气融入了五道白虹。原本长九尺左右的剑光融入剑影所化的剑气后,聂白虹吐出的剑光骤然变得长有三丈左右,矫健灵动,比上官雨虹五位长老射出的剑光强盛了数倍不止。

  十条剑光顷刻间绞杀成一团,剑光和剑光相互摩擦撞击,刺耳的金铁撞击声震得天命殿隐隐颤抖,澎湃的剑气四处散逸,黑漆漆的地面上闪过大片火星。天命殿地板上布置的防御阵法禁制一个接一个的碎裂,不断被劈出一条条又深又长的剑痕。

  聂白虹双手紧握,双眸中射出长有尺许的白光,他浑身剑气激荡,一头长发狠狠竖起,时不时的长发拂动一下,发出铿锵刺耳的剑鸣声。裂天剑宗只有掌门才能传承的剑气归元秘功,让聂白虹整个人都化身为一柄飞剑,一柄刚硬无比、无坚不摧、没有丝毫感情的杀戮之剑。

  ,咔嚓,声不绝于耳,聂白虹脚下的地面寸寸碎裂,眨眼间就凹进去一个直径三丈开外,深有两尺的圆坑。冉冉白气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不断吸入聂白虹的身体,然后被他一口又一口的喷出的体外,不断融入五道剑光,化为长虹和五个金丹期的长老同时交手。

  上官雨虹五个金丹长老联手和聂白虹一人比剑,却被聂白虹五条白光逼得身体连连颤抖,脚下更是步伐虚浮,实力最弱的两个长老更是不断的喘着气,一步步的向后退却。聂白虹剑光中蕴藏了万钧巨力,全面的压制了五个长老,压迫得他们喘不过气来。

  想要撤回剑光,撤不回来。嗯要收回附着在自己剑光上的一缕元神,也收不回来。聂白虹的五条白光宛如一片泥泞的沼泽地,深深的束缚住了上官雨虹五人的剑光,慢慢的一寸寸的消磨着他们剑光上附着的元神和精气,一丝丝的压榨他们体内的力量。

  藏在聂白虹身后的勿乞笑了。他低沉的说道:“还真敢动手?那就是不顾鄣乐公主的面子,不顾掌门的尊严,一心一意要杀我出气?嘿,既然要杀我,那就是死敌,还说什么呢?”

  ,嘎嘎,怪笑一声,勿乞指头上的储物戒指喷出一道强光,聂白虹送给勿乞的秋水剑带起一道长不过一尺左右的淡青色寒芒激噎射而出,裂风朝上官雨虹等五位长老横扫而去。天命殿内响起了近百裂天剑宗弟子的惊呼,呼叫声中,上官雨虹五位长老胸口同时喷出大片鲜血。

  被聂白虹逼得喘不过气,全部精神都凝聚在自己剑光上的五位长老,他们做梦都没想到,勿乞这个刚刚入门的弟子居然也能驾驭飞剑,他们更是死都不敢相信,勿乞敢对自己出手!

  可是骨子里无法无天、凶悍绝伦的勿乞,还就这么做了。秋水剑虽然是下品飞剑,但是比之肉身还是坚硬了许多。五位长老都在和聂白虹全力周旋,他们也没能运功保护自己的身体,他们同样也没有可以主动护体的灵器护身。剑光过处,五个长老齐刷刷的从左胸到右肋被劈了一剑,被砍出了一条又深又长直透内腑的伤口。

  大片鲜血喷出,上官雨虹五人惨嚎一声,顾不得正在和聂白虹斗剑,五人一起强行断绝了和自己飞剑的联系,捂着伤口向后急退。滚烫的鲜血洒了一地,五人的脸色骤然变得惨白一片。

  聂白虹冷笑一声,他双眸中白光骤然射出两尺左右,正在头顶疯狂绞杀的五条白光寒芒大盛,只听五声脆响传来,上官雨虹等五位长老的飞剑同时断裂,变成了数十段喷洒着无数光点的废铁急速坠下。

  这五柄飞剑,是上官雨虹五人最少都耗费了超过两百年苦功,从刚开始修炼时起就用本命精血打磨的利器。其中又经过了好几次的重新铸造淬炼,五柄飞剑早就达到了极品法器接近下品法宝的程度,和五个长老血肉相连心神相通,几乎成了他们生命的一部分。

  此刻飞剑断裂,五位长老同时喷出一口血,狼狈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勿乞秋水剑无比狠辣的从左而右劈过他们的身体,几乎斩碎了他们的胸椎骨。聂白虹更是狠毒,干脆就毁掉了他们性命祭炼的本命法器。内外交攻,五位长老元气大伤,哪里还有站立的力气?

  一声剑鸣,勿乞收回了秋水剑。先天真水灵罡密布全身,勿乞偷偷的掐了个法诀,做好了发动秘法逃命的准备。毕竟是五个金丹期的长老,自己可是明目张胆的偷袭本门长老,还让五人一起重伤,换了任何一个宗门,这都是死罪吧?勿乞已

  经做好了思想准备,一有不对,力刻溜走,哪怕耗费点本命精血,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反正他的精血精气来得容易,倒也不心痛。

  只听一声长笑,聂白虹张口将五条白光吞回体内,空气中无数白色剑气冉冉汇聚成三条剑影,倏忽间重新钻回了他的天灵。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聂白虹长笑道:“勿乞,你好大的贼胆!本宗和诸位长老切磋剑诀,你居然敢背后出剑偷袭?”

  勿乞一听聂白虹这话不对,手指一动,差点就发动了逃命的秘法遁走。

  聂白虹却是冷笑了几声,又大声笑道:“不过,顾念你是护师心切”无意中出手犯错,这事情,本宗也就不追究了。去向五位长老认个错,陪个礼,毕竟你是晚辈,五位长老也不好意思再为难你!”

  一听聂白虹这话,勿乞顿时乐了。感情这聂白虹是在给自己脱罪?既然你硬要扛上这个责任,那是再好不过了。勿乞急忙上前一步,朝十几丈外坐在地上动弹不得的五位长老抱拳行了一礼:“五位长老,实在是对不住。毕竟五位长老以多为胜,五人联手欺辱勿乞师尊,这怎么都说不过去。所以勿乞斗胆出剑,无非是想要为师尊分担一点压力,没想到五位长老堂堂金丹人仙,居然,居然这么不中用?”

  长叹一声,勿乞连连摇头感慨道:“今日小子一战成名,一剑斩伤五位金丹人仙,痛快啊痛快!”

  勿乞的话说得太难听,也太不给五个长老留半点儿面子,上官雨虹五人本来就内外齐伤,伤势严重得不好生调养一年半载的难以复原。又听了勿乞这么难听的言辞,五人再次齐齐吐血。他们这次吐出的鲜血和他们的剑光色泽相近,分明是他们的本命精血都被气出来了。

  看得这个景象,饶是勿乞有心捣乱,却也不敢再呱噪。真要气死,了一两个金丹期的人仙,哪怕聂白虹有心利用他呢,也绝对不会再保着他。当下勿乞低眉顺眼的向后退了几步,乖乖的背起了双手做好人。

  聂白虹抿嘴冷笑了笑,他正要说话的时候,一股极其沉重的威压突然从天命殿门口传来。

  一个身穿黑袍,长袍上用紫色丝线绣了三条蛟龙的老人正一步步的走进了天命殿,一步步的朝这边走了过来。在这老人的身周,一圈若有若无的剑光环绕住他的身体,时不时的有金铁撞击声从那一圈剑光中传出。老人所过之处,方圆三尺的地面尽成齑粉。

  一见这老人,聂白虹的脸色顿时变得无比的难看。

  上官雨虹等五位长老则是好似见了救星一样,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也不管胸口那条可怕的剑伤,一用力纷纷从地上站起来,齐齐朝那老人抱拳行礼:“太上,为我们做主啊!”

  生了一部浓密的大胡须,面色微黑,双眸深邃,眉毛浓密,一张国字脸威势极足的黑衣老人缓步走到聂白虹身前十丈处,冷眼朝勿乞瞪了一记。

  聂白虹骤然朝身边迈了一步,挡在了勿乞面前。虚空中响起了两柄利剑对撞才能发出的轻鸣,这黑衣老人随意瞪了一眼,就等于向勿乞射了一剑。要不是聂白虹挡在了勿乞面前,以勿乞如今的实力,根本还看不透这攻击到底是从何方而来。

  勿乞脖子后面一层细细的寒毛笔直的竖起,刚刚这老人瞪了他一眼,他清楚的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要不是聂白虹挡住了这老人的一记凝视,哪怕继承了盗得经内无数秘法,勿乞自忖起码也是重伤待毙的下场。这是一个在现阶段,可以主宰勿乞生死福祸的可怕人物。

  谨慎的退后了一步,勿乞背在身后的两只手同时掐住了印诀。他五脏内九成的精血开始沸腾然烧,他已经发动了逃命的秘法,庞大的力量开始在他经脉中游走。只要这老人再对勿乞表露出丝毫的敌意,勿乞会二话不说用最快的速度逃走,潜心修炼结成金丹后,再来找这老人报复。

  但是一眼没有杀死勿乞,这老人似乎对勿乞就失去了兴趣。他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淡然道:“闹得不像话了。白虹,闹得不像话了。你的门人居然敢如此冒犯本宗长老,你这做师尊的,平日里管教不够。”

  聂白虹冷冷的看着黑衣老人,淡淡的说道:“太上何出此言?本宗如何管教门人,何须太上提醒?”

  黑衣老人突然笑了,他用一种古怪的沙哑混合着柔和的嗓音轻声说道:“我是你父亲,为何管不得你?”

  勿乞的心脏骤然一缩,这黑衣老人,就是和聂药女并为裂天剑宗太上长老的燕蠡?大燕朝太子燕齐君的第三王子,鄣乐公主嫡亲的三哥?

  ……”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