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九十二章 夫妻

第九十二章 夫妻

  不愧是燕丹嫡亲的孙子,裂天剑宗太上长老燕蠢随手掏出的一瓶药散,短短两三个呼吸的时间内,就让上官雨虹等人胸口的伤势恢复如初。他赐下的几颗灵丹,更是瞬间让几个长老的内伤恢复了大半,损耗的精血正在以勿乞灵识能感知的速度迅速重生。

  处理好了几个长老的伤势,给秦血吻也灌了一通伤药后,燕蠢看着聂白虹淡然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闭关六个月参悟剑诀而已,裂天剑宗莫非就要分家散伙不成?堂堂掌门和五位长老大打出手,掌门的门人居然还敢对长老冷嘲热讽,简直是没有规矩。”

  聂白虹只是冷笑连连,似乎根本没把燕蠢的话听进去。

  上官雨虹在几个长老里面,最是嘴巴乖巧不过,她板着冷冰冰的死人脸,‘啪啪啪,的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不过和勿乞颠倒黑白的本领相当,上官雨虹也将所有的罪责都推到了勿乞的头上,在她的讲述中,一切都是勿乞引起的,勿乞成了一个包藏祸心,混入裂天剑宗图谋不轨的阴险小人。

  听着上官雨虹的话,燕蠢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的脸皮本来就发黑,这时候更是黑得和墨汁一样。他冷眼看着勿乞,淡然问道:“勿乞?上官长老的话,可是真的?你自裁吧,我放你一各残魂转世投胎。”

  勿乞冷笑了起来,这燕蠢的做派比上官雨虹他们可大了百倍不止。上官雨虹不过是飞刻想要杀勿乞,燕蠢干脆就是要勿乞自尽,他甚至连飞剑杀人的这点力气都不愿意浪费。在燕蠢看来,勿乞这样的小人物,只是他随意一言就能决定生死的蝼蚁罢了。

  上官雨虹等长老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刚刚苏醒的秦血吻更是连连冷笑。燕蠢要勿乞死,勿乞就死安了。在裂天剑宗,燕蠢的话比圣旨还管用,门人弟子的生杀赏罚,他几乎可以一言以定。

  聂白虹突然笑了起来,他放声笑道:“太上长老,上官雨虹忘记告诉您一件事情了。勿乞可不是包藏祸心来我裂天剑宗捣乱,是都乐公主派人找到了本宗,让本宗亲自出面收他为徒。太上长老要杀勿乞,还请太上长老亲自去找鄣乐公主分说个明白,省得本宗在这里为难。”

  上官雨虹的脸色骤然变得极其难看。燕蠢则是轻哼了一声,回头看了上官雨虹一眼:“此言当真?”

  上官雨虹低下头,畏畏缩缩的不敢吭声。

  燕蠢轻叹了一声,缓缓举起右手,轻描淡写的朝上官雨虹的心。一按。无形剑意狂涌而出,上官雨虹惨嚎一声,心口被轰出了一个手指粗细的透明伤口,一道血箭从她身后喷出老远,一直射到了后方数十丈外的大殿墙壁上。燕蠢望着面色惨白的上官雨虹淡然道:“我能造就你,也就能灭杀你。

  下次和我说话,一定要将前因后果都说清楚,千万不要隐瞒任何细节。”

  金丹人仙生命力强横,虽然心口被破开了一个透明的伤口,但是燕蠢出手很有分寸,并没有伤损到上官雨虹的内脏要害,所以上官雨虹还能摇摇摆摆的向燕蠢鞠躬行礼,忙不迭的应了几声。

  轻叹了一声,燕蠢缩回手,浓密如刀的长眉紧紧的皱成了一团:“紫赃那丫头托的人情?嘿,勿乞,你有什么手段,能让那刁蛮丫头为你开口说话?只不过,哪怕是紫赃照顾你,你违反裂天刻宗的门规,依旧要受到严惩。自断一臂一足,自剜一目;或者去后山淬剑寒潭面壁王日,你自己挑选吧。”

  自断一臂一足,再挖走一支眼珠子,这岂不是就是废人?后山淬剑寒潭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但是显然是无比凶险的所在。勿乞没疯,也没傻,他不会蠢到按照燕蠢的话去做。他古怪的朝燕蠢笑了笑,体内沸腾的精血骤然化为一道清泉流转全身,他的身形骤然向后退了三步。

  三步一退,勿乞就要发动先天燃血灵水遁法逃走。这是先天水灵遁法中最伤损元气,最人体负担最重,代价最惨重的遁术。但是也是先天水灵遁法中逃命效果最强的遁法,以勿乞如今先天养脉境界的修为,一旦遁法施展开来,除非有元婴期的地仙当面,否则根本无人能拦截他。

  盗得经,盗得经,以天地大道为目标的大盗法门,这逃命的功法岂是小可?要做好小偷大盗,一定要保证自己不会被失主抓住,否则一次失手就被人生擒活捉,你还盗什么?你还偷什么?

  勿乞这后退三步,在旁人看来只是他被吓得腿软了站不稳,但是勿乞自己心里清楚,他五脏六腑中九成的精血都已经化为清水,这九成精血中蕴藏的庞大力量已经在他经脉中充盈滚荡,只要他心念一动,他就能化为一道血水远扬千里。

  就在勿乞要走不走的时候,一声娇柔甜美,但是没有丝毫感情的声音遥遥传来。

  “燕蠢,裂天剑宗如今是白虹当家做主,你身为太上长老,享个虚名也就罢了,还想插手宗门内的事务,需要我聂药女不死才行。”伴随着这声音。无数道细细碎碎宛如蚕丝的剑气从天命殿大门外激丵射而来,眨眼间就化为一道席卷了整今天命殿的狂风,带着,嗤嗤,巨响,将天命殿的地面整个铲掉了一层。

  青黑色的由无数剑气游丝组成的狂风中,一条娇小窈窕的身影冉冉显出。勿乞看得真切,这是一个身穿简陋的黑色麻布长裙,衣襟裙角还打着补丁,浑身上下没有丝毫饰品,干净粗朴宛如山间野草一样的女子。这女子面容娇好,姿容秀美绝伦,看容貌不过是二八少女,但是一头白发直垂到了脚踝处,加上她眼角眉梢的沧桑和疲累,看上去又带着数百岁的老人才有的垂暮之气。

  裂天剑宗上任掌门,现今的裂天剑宗仅有的两个太上长老之一,聂药女。伴随着满天呼啸的剑罡狂风,头顶隐隐有五各朦腿剑影若隐若现的聂药女冉冉走进了天命殿,宛如护崽子的老母鸡,很自然的挡在了聂白虹的面前。

  一直冷酷、倨傲的聂白虹面容骤然柔和了下来,他恭敬的朝聂药女的背影鞠躬行了一礼,低沉而温和的问候道:“母亲,您怎么出关了?这点小事,孩儿还能处理得了。”

  聂药女淡淡的说道:“五相合一的剑气归元诀,虽然缺了土、火两相剑诀,但是功夫不负苦心人,娘亲已经参悟补全得差不多了,稍后传给你。”略微顿了顿,聂药女冷笑道:“那个叫勿乞的小娃,别怕,有老太婆在这里,谁敢动你一根头发?燕蠢,是你要这小娃娃自废一足、一臂和一眼么?”

  燕矗用说不出的复杂目光看着聂药女头顶的五各朦脆剑影,他干涩的说道:“缺了土、火二相剑诀,你居然真的补全了五相合一的剑气归元诀?嘿,这百年来你闭关不出的苦功,果然没有白费。”

  轻叹了一声,燕蠢压低了声音,温柔的说道:“药女,既然是你开口为这娃娃求情,我还能说什么?些许小事,就这么算了吧。以后只要他在裂天剑宗不惹是生非,我保证无人再动他一根手指。”

  ‘嗤,的一声,聂药女讥嘲的大笑了起来:“我为他求情?我聂药女自从六百年前嫁给你以后,何曾向人求情过?燕蠢,你也太高看了你,自从白虹出生后,我就发誓过,这辈子再不求人”

  满大殿狂卷的青黑色剑风骤然一凝,化为一道朦胧剑光呼啸而出,直刺燕蠢心口。

  燕蠢惊呼一声,张口喷出了一道银光朝那朦胧剑光迎了上去。只听‘啪嗒,一声炸鸣,燕蠢喷出的银光轰然粉碎,朦胧的剑光直射到了他身边,绕着他的脖子急速旋转了三周,这才又散成了满天的剑气。

  燕蠢身体僵硬的站在原地,额头上大片冷汗一滴滴的滑落。他死,死的盯着聂药女,眼珠子骤然变得赤红一片。过了许久,燕蠢才突然张开口,一道血箭猛的喷了出来。那道银色剑光,是燕蠢性命交修七百多年的一柄下品法宝级的飞剑‘银蛟剑”没想到却被聂药女一剑打得粉碎。几乎和燕蠢的元神融为一体的本命法宝被毁,燕蠢这次受伤可着实不轻。

  甚至那道朦脆剑气绕着他的脖子转了三周,轻轻松松就能将他的脑袋砍下来。刚才燕蠢实实在在是在死亡的边缘转了一圈,他的脸色能好看才怪。

  聂药女双手揣在袖子里,冷漠的望着燕毒冷声道:“现在你懂了?我不是为勿乞求情让你放过他,而是我不许你动他一根头发。还有上官雨虹你们都给我听着,我不管你们和勿乞有什么恩怨纠葛,我不死,你们不许动他,谁敢不听我的话,我聂药女亲自宰了他!”

  ‘咯咯,怪笑了几声,聂药女望着燕蠢大笑道:“燕蠢,你听懂我的话了吧?不仅仅是勿乞这小娃的事情,以后裂天剑宗的事,你不许插手,否则我聂药女和你鱼死网破!”

  燕蠢气得浑身直哆嗦,他骤然一跳八尺高,指着聂药女怒道:“我为什不能插手?我是白虹他父亲!”

  ‘嗤,的一声,聂药女又发出了那冷冷的讥笑:“你明知道你不是,还给自己脸上贴金做什么?就你燕矗,能生出白虹这样的孩儿?就称那德性?”

  仰天长笑了三声,聂药女转身就朝天命殿升行去。

  聂白虹也仰天狂笑三声,志得意满近乎嚣张跋扈的跟在聂药女身后大步而出。

  勿乞张了张嘴,鼓足了中气,用尽全部元气放声狂笑三声,然后迈着四平八稳的四方步”亨着小调紧跟在聂白虹的身后快步而出。

  幸好勿乞没有尾巴,否则他现在的尾巴肯定已经笔直的竖上了天去。

  燕矗张张嘴,又是一口血喷了出来。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