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九十五章 私密

第九十五章 私密

  一秒记住【供精彩。

  那等长那等宽的一条大街毫无人踪。长风吹过大街,卷起了几片刚刚落下的树叶,飘飘荡荡的随着勿乞朝前飘行。聂白虹在离地三尺的高度一步步的朝前蹑空而行,所过之处,街面被印出了一个又一个清晰得连指头纹路都看得清清楚楚的脚印。

  大街两边的店铺民宅的门窗纷纷关闭,只有几个胆子天大的居民,偷偷摸摸的从窗缝里偷窥聂白虹的模样。一个修成了金丹的人仙突然降临的消息,已经风一样传遍了这条大街,所以大街上连一个人都没有,唯恐冲撞了聂白虹这个传说中不近人气的仙人。

  城门洞内三十人自裁的消息,也通过隐秘的渠道迅速散播开。血淋淋的人头还堆在城门洞里,一句话就勒令三十人自裁的仙人就在大街上行走,试问哪个百姓不怕?看着空荡荡的大街,勿乞突然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终于直接感受到了金丹期的存在是何等威势。

  在勿乞身前一丈处缓步行走的聂白虹突然沉声说道:“那些巡捕设计诬告你,死不足惜。看他们今日这般熟门熟路的对付你,这种事情也不知道做过多少次。一个个死有余辜,你不用放在心上,也不要以为本宗是一个凶残好杀的人。”

  沉默了一阵,勿乞淡然道:“这些人死就死吧,要不是师尊出手,徒儿暴起反抗,说不定只会杀得更多。只是徒儿想起了前几日乱红江上,那个无辜少女,却被师尊你一剑杀了。”

  聂白虹冷笑了起来,他冷声道:“你认为本宗杀错了人?不该杀?”

  勿乞思索了一阵,点了点头:“要杀人,你可以去杀秦清水,去杀昊英风龙,去杀拓跋昊风,甚至杀他们全家,灭他们满门,把他们九族都斩尽杀绝,我绝对不会有丝毫怜悯之心。但是那少女,不过是一青楼中厮混的可怜人,你又何必因为她一点小错失就杀了她?”

  眉头微微一皱,聂白虹沉声道:“如果本宗不给你解释呢?”

  勿乞挺起了胸膛,他坦然的说道:“在那画舫上,我曾经发誓,如果你是这样肆意胡为乱杀之人,等我修炼有成,我一定会杀了你。我不是好人,但是你杀了那少女,却触及了我的底线。”

  冷笑几声,聂白虹转过身来,一步步的倒退着行走,看着勿乞讥嘲道:“就凭你?”

  认真的点了点头,勿乞很是严肃的说道:“就凭我。我一定修炼得比你快。”

  无比郁闷的摇了摇头,聂白虹苦笑了起来:“看来,本宗居然收了个正义感过剩的徒儿。偏偏你这徒弟,还是娘亲看中,未来要用来壮大我裂天剑宗的核心门人。杀又杀不得,能怎样呢?”

  轻叹了一声,聂白虹低下头思忖了一阵,朝勿乞飞近了九尺,和勿乞肩并肩的朝前蹑空而行。他低低的叹了一口气,淡然说道:“本宗也很奇怪,为什么本宗不现在一剑宰了你,这样也就省得耗费口水。但是,看在你曾经和本宗很相似,本宗破例给你说点事情吧。”

  抬头望着天空,聂白虹一指点出,一道剑气将后面跟着的,给勿乞做向导的那巡风司密探的坐骑射死。那密探倒也识趣,急忙跳下倒毙的坐骑,远远的落在了后面,不敢再靠近半步。

  轻叹了一声,聂白虹淡然说道:“燕蠡是我娘亲的丈夫,而我姓聂,跟了我娘亲的姓。”

  勿乞扭头看着聂白虹,想要听听,他到底要用什么借口,为他斩杀那画舫上的少女开脱。他发誓要杀了聂白虹,但是聂药女如此看重他,还将贪狼剑直接赐给了他,勿乞做不出那种受了人家的好处,事后还翻脸杀人的事情。男子汉大丈夫,就算要杀人,也要事先说得明明白白,将道理弄一个透彻,他勿乞,还有他曾经的师傅吴望,都不是那种不告而杀的人。

  聂白虹的脸色变得很古怪,他的瞳孔微微扩大,一缕灵魂儿早就不知道飞去了哪里。他用一种近乎梦呓的语调,将一些很久远的事情慢慢的说了出来。

  那还要从聂药女继承裂天剑宗的衣钵开始说起了。

  六百多年前,聂药女只是蓟都城外一个小村子中的采药女,常年出入于白阳山,采摘药草出售给蓟都的药铺为生。那一年,也是她的运道,她为了采一株‘五色墨心禾’,从悬崖上用绳索垂挂下去,结果不知怎么的,也许是她的根基符合要求吧,她进入了‘剑由心生’洞府,继承了仙人的遗泽,得到了裂天剑宗‘裂天剑典’和‘补天阵诀’两部秘籍。

  出身山村的民间女子,哪里知道什么利害关系?聂药女得了仙缘的消息,很快就传播开,大燕朝那时主持朝政的,以皇太子燕齐君为首的督抚八王联袂来访,一番国家大义的名分压下,懵懂的聂药女就成了大燕朝的皇室供奉。大燕朝出资出力,建立了裂天剑宗。

  因为仙人禁制的关系,那时候除了聂药女,无人能从裂天剑典和补天阵诀中得到任何信息。除非聂药女亲自传授,否则大燕朝再无其他人能得到相应的修炼功诀。

  于是,刚刚开始修炼的聂药女在某次赴宴之后突然醉酒晕倒,醒来时已经和燕蠡交颈而眠,两人已经成就了夫妻事实。一些很俗套但是很有效的手段接踵而来,聂药女为了祖居山村的安全,为了她青梅竹马的恋人的安全,已经**给燕蠡的她,就和燕蠡结成了夫妻。

  于是,燕蠡顺理成章的得到了聂药女传授的剑诀。但是经历变故的聂药女迅速变得成熟起来,她隐瞒了补天阵诀的存在,传授的剑诀,也缺了最精要的剑气归元篇。

  “然后呢?”勿乞用很八卦的目光看着面色深沉的聂白虹。他知道这种目光很容易让人误解,很容易激怒那些伤心的人,但是这是来自乐小白灵魂记忆中的不良痕迹,勿乞想要摆脱这些恶劣的习性,还需要很大的努力,非常艰巨的努力。起码现在的勿乞,一听到聂白虹讲述的八卦,浑身的细胞都燃烧了起来。

  然后的事情也是很顺理成章的。同样进入裂天剑宗,得到了剑诀传承的聂药女那个青梅竹马的恋人,在刚刚结成金丹,快要渡天劫的时候意外身死,死得悄无声息没有丝毫痕迹。那时候聂药女已经有了身孕,而孩子绝对不可能是燕蠡的——从聂药女怀孕一直到生下聂白虹,燕蠡都在闭关冲击金丹境界,等燕蠡结成金丹破关而出时,聂白虹都开始满地乱跑了。

  “在本宗出生,一直到本宗接掌裂天剑宗掌门之前,本宗经历了二百九十七次刺杀,几乎一年一次。”聂白虹看着勿乞淡然笑道:“本宗曾经有七个心腹门人,也就是你的七个师兄,他们为了保护本宗,全部被刺杀身亡。本宗踩着他们的血,踏着他们的肉,好容易才坐稳了这个掌门的位置。”

  轻轻的叹了一声,聂白虹淡然道:“本宗必须杀人,任凭谁对本宗不敬,哪怕是一点点不敬,本宗都要杀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谁有不服,一剑斩之!只有杀得天下人都怕了本宗,本宗才不会被杀,才不会有人敢对本宗出剑。”

  看着勿乞,聂白虹摇头道:“那画舫上的女子在本宗面前打了个喷嚏。小事,罪不至死。但是大燕朝的人都称呼本宗为‘太白杀神’,不杀她,本宗就不复杀神,那些曾经想杀了本宗的人,会再次仗剑杀来。所以,本宗只有杀,不断的杀。”

  怜悯的看着面色阴沉的聂白虹,勿乞轻叹道:“你该杀了燕蠡才是啊!”

  聂白虹沉默了一阵,他压低了声音:“如果我说,我最想杀的是燕丹和燕齐君,你会不会去密告?”聂白虹突然‘咯咯’怪笑起来,饶有趣味的看着勿乞。

  沉吟片刻,勿乞摇头道:“如果你要杀荆轲,我会密告。燕丹和燕齐君么,我对他们没感情。”

  那个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壮士,如果聂白虹要杀他,勿乞真会去密告。至于燕丹和燕齐君,他们又不是勿乞的儿子,勿乞管他们死活?能对聂药女做出那样的事情,他们的人品,还真不怎么的。

  聂白虹笑了,很开心的笑了起来:“荆轲上将军?那是一条铁骨汉子。嘿,整个大燕朝,也就他和高渐离,还算是一对儿蠢好人!哈,你天生就该是本宗的徒儿!”

  勿乞沉吟了片刻,看着聂白虹说道:“为了那画舫上的女子,等我结成金丹后,我会刺你一剑。你不死,这事情就揭过不提。如果你死了,你为她偿命也是天道报应!你自己扪心自问,太上长老遭遇可怜,可那女子,和当年的太上长老一般,也只是一个弱女子!”

  聂白虹的笑容一滞,他双眸神光大乱,身体骤然一颤。

  一口热血突然从聂白虹嘴里喷出,他死死的盯着勿乞沉声道:“原来如此!好,好,好,你金丹成就后,本宗不遮不挡,用肉身接你一剑就是!扪心自问,好一个扪心自问!好一个勿乞,好一个贪狼道人!”

  仰天狂笑了三声,聂白虹突然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的问道:“看在这‘扪心自问’的份上,你想不想知道有关鄣乐公主的一件秘事?嘿,鄣乐公主现在和你交好,本宗可不愿你哪天就被人宰了丢护城河里!”

  和鄣乐公主有关的秘事?勿乞脸色一变。他低声喝道:“说,我听!”

  聂白虹怪笑了几声,将语声凝成了一条细线传入了勿乞耳里。

  勿乞听了聂白虹的话,顿时脸色惨变。过了半晌,勿乞才很古怪的笑了起来。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