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九十六章 韦氏

第九十六章 韦氏

  一秒记住【供精彩。

  一路行来,勿乞已经进了内城,距离燕乐公府不过是里许之地。

  聂白虹和勿乞肩并肩的前行,他脸上带着说不出的快意。他幸灾乐祸的说道:“这件事情,你自己知晓就是,千万不能泄露给别人。哈,这事情,谁敢说出去谁就倒霉,哎,这些年了,本宗还没弄清到底是谁才是那幕后主使呢。哈,哈哈,哈哈哈!你可千万不能说给人家听!”

  勿乞苦兮兮的看着聂白虹。这裂天剑宗的现任掌门果然是小气得厉害,刚刚说了一点自己的**八卦,就立刻报复勿乞,将这么一件要命的事情说了出来。这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泄露了自然会招来不测之祸,但是闷在心里,这也是一根刺啊。

  其实说出来这事情也没什么奇怪的,只是关于鄣乐公主的母亲而已。

  能够让诸侯国敬献给大燕朝皇太子的蛮女,肯定不是那种跑去深山老林里,背后闷棍一敲,弄个麻袋套了就跑的那种寻常蛮女。鄣乐公主的母亲在蛮人中的身份极其高贵,简直高贵得不可思议。

  在大燕朝建国之前,如今大燕的这片土地上,有一个松散的部落联盟。现在的那些和大燕朝各诸侯国打得不可开交,三天两头就在某处爆发战火的蛮人,就是那个部落联盟的后裔。这个部落联盟,在大燕朝建国后百年,就被大燕朝攻破,无数蛮人部落四散,被逼遁入了深山老林的部族发源之地,这才造成了大燕朝周边山林中满地尽是蛮人的情况。

  那个部落联盟没有行政上的首领,只有宗教上的领袖。而且那时候的蛮人最高贵的宗教领袖,就是负责祭祀‘娲神’的女主祭。女主祭代代单传,每一任女主祭在世时,座下会有圣女一人,在女主祭归天后,这圣女就自动继承女主祭的位置,成为所有蛮人部落的宗教领袖、精神导师。

  鄣乐公主的母亲,就是这一任的蛮人圣女。也不知怎的,她就被那个诸侯国生擒活捉,送到了燕齐君的王宫。而燕齐君也就正如前文所说,在大肆欢宴醉酒之后,和这圣女一宵春风,这才有了鄣乐公主。

  事情如果仅仅如此也就罢了,而事实是,蛮人的圣女都是禀赋超绝之人,而且天生有种种神异不凡的能力。也不知道是谁下的手,总之在鄣乐公主的母亲孕育她时,有人给蛮人圣女服下了‘逆天夺元丹’,以药力将蛮人圣女全部的精气神都融入了鄣乐公主体内。

  所以鄣乐公主才在她母亲腹中那样异常的经过了长时间的孕育而生,而且她生下后,蛮人圣女也就精血耗竭而死。也就是鄣乐公主母亲全部的精气孕化了鄣乐公主,所以年仅十余岁的鄣乐公主就修炼到了先天胎息境界,只差临门一脚就能正式结成金丹修成人仙。

  这事情,真的是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是就是一根刺,狠狠的扎在了勿乞的心头,让他无比的别扭。告诉鄣乐公主吧,也许会招灾惹祸,也许鄣乐公主根本不会在乎自己母亲的身份来历。不告诉鄣乐公主吧,这事情憋在心里,真的让人很不舒服。怎么说勿乞如今和鄣乐公主,也有这么一份情谊。

  看着勿乞一脸的纠结和郁闷,聂白虹再次大笑起来,笑得前俯后仰的不亦乐乎。勿乞只是连连摇头,这堂堂裂天剑宗的现任掌门,太小气,天知道以他如此的心胸,怎么修炼到金丹境界。长叹短嘘的勿乞连连摇着头,策骑回到了燕乐公府门前。

  一到门前,勿乞就是一愣。一溜儿十几辆乍一看上去很是不起眼,但是仔细看上去却是奢华无比,就连车轮上的轮钉都是紫金打造的车驾,正停在燕乐公府的门边。大概两百名外披斗篷,内衬软甲,精悍英武给人极强压力的护卫,正铁钉一样站在车驾边,警惕的目光不断扫向四周。

  这些车驾上,没有大燕朝贵族常用的青黑色燕子标记。暗沉沉用万年深水金檀木打成的车厢外,只是挂着一个不起眼的,大概巴掌大小的徽章——黑色的底子上,雕刻了两张并列的金色笑脸。那笑脸经过了艺术的夸张和加工,眉目鼻子都很精致小巧,只有两张笑得咧开来的大嘴煞是醒目。

  勿乞仔细的打量着这些车驾和护卫,那些护卫也察觉到了勿乞的接近,一队十二名护卫脚下微动,对着勿乞摆出了一个半弧形的防御阵势。这些护卫的动作几乎是出自本能,他们还不确定勿乞是否有威胁,已经做出了应对的反应。

  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些护卫,勿乞颔首微笑,然后跳下独角麋鹿,将缰绳丢给了迎上来的门房,殷勤的引着聂白虹走进了燕乐公府。进门的时候,勿乞很心痛的看了一眼聂白虹走过的地方。果不其然,燕乐公府门前用上好美玉雕成的台阶,还有门后面耗费巨万铺成的广场,都被聂白虹踩出了一个个深深的脚印。

  败家子,这家伙果然是走到哪里败到哪里。勿乞摇摇头,他突然想起了从蓟都城门一路走过来,这几十里大街上被聂白虹踩出来的脚印,突然又变得心情大好,差点没放声大笑起来。

  深吸了一口气,勿乞大声笑道:“燕福,燕福,快快通知公子,有贵客到了,叫公子快快出来迎接。”

  白发苍苍的燕福麻利的从大厅里迎了出来,他急匆匆的跑过来说道:“勿乞先生,主上正在陪客呢。哎呀,这位先生,老奴马上去通知主上出门迎接!”燕福在燕乐公府做了这么多年大管家,眼光也厉害得很,一看到凌空悬浮的聂白虹和他脚下深深的脚印,就知道来了了不起的人物,忙不迭的就要去通知卢乘风。

  聂白虹却出言制止了燕福,他淡然说道:“罢了,勿乞,带为师进去。门外的那些车辆,是大燕韦氏的车。为师虽然是修道者,却也知道这韦氏的名气。只要被他们缠上的,哪怕是公爵宗族,都免不了要吃个大亏,为师倒是要看看,韦氏的人这次来到底是要做什么。”

  韦氏?大燕朝的韦氏,能够让公爵宗族身份的人都吃亏?

  勿乞骇然问道:“这韦氏,也是修炼之人?”

  聂白虹摇了摇头,他一边随着勿乞朝待客的大厅疾行,一边冷笑道:“他们不是修道者,但是他们有比飞剑法宝更厉害的东西。有钱能使鬼推磨,大燕朝公认的第一豪富,就是韦氏!他们是大燕朝御用皇商,同时也私下里做自己的买卖。韦氏的产业遍布大燕,不说其他,仅仅大燕朝的灵石矿脉,就有四成掌握在他们手中,而且是由他们独家掌握了向大燕仙道宗门出售。”

  勿乞吃惊的看着聂白虹:“他们掌握了大燕朝四成的灵石供应?仙道宗门用什么和他们购买灵石?”

  聂白虹冷声道:“比如说天灵宗,他们用各种大威力灵符和他们交换灵石。又好比药王谷,他们用各种灵丹和他们交换灵石。这韦氏的人,贪婪成性,最奸诈狡猾不过,又仗着有皇室撑腰,哼哼!”

  勿乞眼珠一转,压低了声音问道:“裂天剑宗,可有符箓和灵丹这样的特产?”

  聂白虹闭上了嘴,一张脸拉得比驴脸还要长几分。勿乞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聂白虹对韦氏的意见这么大,感情裂天剑宗就是一伙只会拔剑杀人的杀货,并没有什么灵丹灵符和人家交换,每年只能依靠大燕朝提供的灵石度日啊?难怪鄣乐公主都能用灵石和法器的供应来威胁聂白虹。

  难怪聂药女对勿乞和卢乘风表现得这么看重。卢乘风可是有两郡的封地,这封地上肯定有灵石矿脉,收了卢乘风为徒,裂天剑宗就能多一份资源发展自身,而且这资源还不用和燕蠡等长老分润,这是多划算的事情?果然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柄贪狼剑可不是白送的;卢乘风未来要学习的补天阵诀,也不是免费传授呢。

  歪了歪嘴,勿乞摇摇头,一路带着聂白虹到了燕乐公府待客的大厅外。

  刚刚走到大厅外的台阶下,就听到大厅内传来了卢乘风不快的喝声:“原来如此,看上本公封地上那几处铁山和炼铁场的,是韦氏的铁行?嘿嘿,诸位明白来说就是,何必绕这么大一个圈子,通过慈王燕河洛来威逼本公?”

  冷笑了几声,又听到卢乘风轻喝道:“这次出了铁山和炼铁场,感情韦氏还看上了本公封地上一直以来封存没有开掘的灵石矿脉?哈,韦氏把本公当做什么?这么点代价,就想要本公放弃这些矿脉?简直是做梦!”

  一个宛如莺啼般娇柔甜美的声音可怜巴巴的接上了卢乘风的话:“燕乐公既然这么说了,小女子还能有什么好说的?只是小女子这次离开家族出来历练,第一件事务都没能做好,以后小女子在族中的前途,可就彻底毁掉了。燕乐公就不能大人大量,成全小女子一次么?”

  轻叹了一声,那女子轻轻柔柔的说道:“只要公爷您愿意将那些铁山和灵石矿脉交给小女子打理,以后无论公爷想要对小女子如何,小女子都是公爷的人了!”

  就听得卢乘风大笑了起来:“韦姑娘,你把本公当成什么人了?”

  勿乞眨巴了一下眼睛,突然放声大笑了起来。

  “可不是么,这位姓韦的妞儿,你把我们公子当成没见过女人的初哥么?蓟都最红最有名的姑娘一夜才值几锭金子?你陪我们公子睡上一年,我们公子哪怕一夜三次,和你也不过春风千次而已,哪里值得上七座铁山和那些灵石矿脉?”

  勿乞的话难听至极,大厅内骤然就爆发出了呵斥声:“放肆!找死!”

  一道剑光带着刺耳的啸声,骤然射出大厅,直朝勿乞面门射来。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