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九十七章 丹劫(五月二号第五更,2000票!)

第九十七章 丹劫(五月二号第五更,2000票!)

  一秒记住【供精彩。

  六尺寒芒,色呈淡紫,带着逼人的高温扑面而来。这不是普通的飞剑,同样是几近下品法宝级的神兵。普通飞剑只是凭借锋利伤人,像面前这道淡紫色剑光,内蕴高温火毒,距离勿乞还有两丈多远,**辣宛如刀割的高温已经烧得勿乞头发都打了卷儿,这绝对是法宝级的飞剑。

  贪狼剑全力挥出,一道乌光呈扇面迎了上去。

  ‘铿锵’巨响,勿乞身形一震,连续十八个筋斗向后倒飞了十几丈远,踉跄着落在了地上,差点没摔了个马趴。他上身衣物突然着火,红色火苗‘呼’的一下卷了上来,两条长眉一下就被烧得干干净净,刚刚长出的头发被高温火苗一卷,也是‘嗤’的几声就化为青烟飘散。

  大声咒骂了几句,勿乞体表一片水雾升腾,先天真水灵罡带着刺骨寒意包裹全身,身上火苗骤然熄灭。他五指酸痛,贪狼剑被剑光巨力震荡,差点没脱手飞出,幸好他以大缠丝手放出一股绵绵吸力握住了剑柄,否则宝剑早不知道被砸飞了多远。

  大厅内传来了一声惊呼:“小子大胆,还不速速死来!”

  被勿乞一剑震得向后缩了一丈多远的淡紫色剑光火光大盛,一层厚有寸许的紫红色火焰从剑光中喷出,剑光宛如火龙,带着逼人的热浪朝勿乞追杀了过去。但是剑光刚刚射出不到三丈远,一条长有丈许的白光已经从斜刺里射出,和它绞杀成了一团。张口喷出剑光的聂白虹冷笑道:“大胆,本宗当面,居然敢伤本宗门人,你们韦氏的人,越来越不成体统。今日给你一个教训,以后做人要收敛些!”

  双眸一瞪,聂白虹瞳孔内细细的白色寒芒喷出一尺多远。他放出的剑光威势大盛,骤然间一条白光分成了三道白色剑影,幻化为一片光网将那淡紫色剑光牢牢的笼罩在内。三条剑影向内骤然一缩,只听‘咔嚓’一声巨响,淡紫色的剑光被剑网硬生生绞成粉碎,无数拇指大小宛如流莺的紫红色光点乱杂杂的洒出。火光洒在地上,将方石铺成的地面烧出了数百个拳头大小的窟窿。

  大厅内传来沙哑的呼号声:“哪位前辈大驾光临,还请恕罪。晚辈斗胆冒犯,实在是不知道前辈当面。”

  聂白虹只是冷哼了一声,招呼着勿乞和燕福走进了待客大厅。卢乘风早就迎了上来,毕恭毕敬的将聂白虹安排在了最尊贵的主位上坐定,自有燕福里里外外的忙活着,燕乐公府的侍女们穿花蝴蝶一样的快步走了进来,送上了极品香茶和各色点心瓜果。

  勿乞匆匆的向卢乘风打了个眼色,要他在聂白虹身边谨慎招呼着。随后他才定睛看向了大厅内几个面色难看的人。坐在客位上,明显是领头人的,就是刚才出言挑逗卢乘风的韦氏少女。那是一个容貌绝美,身穿淡青色长裙,衣饰大方富贵,隐隐有一股大家之气油然而生的女子。只是这韦氏少女虽然生得绝美,但是那目光凌厉的双眸,以及太削、太尖的下巴,让她充满了咄咄逼人的锐气,少了几分女子的可爱柔美。

  这是一个极度强势,先天优越感极强的女子。她身边一字儿站着八名神气完足精血充溢的老者,个个都是先天胎息境界的修为。但是因为有灵药灵丹填补血气补充精气的关系,他们的容颜并不显枯槁,肤色油亮白里透红,精神抖擞宛如青壮男子。只是其中一个老人嘴角挂着一丝鲜血,红润的脸色有点发青,这分明就是被聂白虹绞碎了剑光,灵识受创的表现。

  但是哪怕自己身边的得力护卫被聂白虹教训了一通,自己的护卫也开口求饶了,这女子依旧是那样的高高在上,高傲的挑着下巴,用俯视的目光打量着周身气息隐隐,显露出了金丹人仙特有异兆的聂白虹。至于正在打量她的勿乞,则完全不被她看在眼里。

  眉毛头发被烧了个精光,上半身衣物也都化为灰烬,这时候只是披了件斗篷的勿乞外形实在是难看。他摸摸自己的光头,朝那少女又看了几眼,这才笑问道:“公子,这是怎么回事?这位姑娘要强买您封地上的铁矿和灵石矿脉?这可不成,我们还指望着这些东西养家糊口呢。”

  卢乘风还没来得及答话,那少女已经放声大笑起来:“有趣,实在是有趣。这位就是燕乐公的首席门客勿乞先生吧?坦白的说,如果我们韦氏开口了,燕乐公封地上的铸造出来的铁锭,还有开掘出来的灵石,是卖不出去的。想要用这些东西养家糊口,除非诸位能啃铁疙瘩,吃灵石才行。”

  “放肆!”聂白虹沉沉的哼了一声:“小女子自己掌嘴三下,否则休怪本宗剑下无情。”

  勿乞笑了,他退后了几步,将这里的主动权让给了聂白虹。不愧是裂天剑宗的当代宗主,一言既出就将那少女逼近了死胡同,要么张嘴,要么他聂白虹就要拔剑杀人。凶神恶煞也有凶神恶煞的好处,有时候不讲道理,反而是最大的道理。拳头大的是大爷,勿乞突然深深的领悟到了其中的精髓。

  少女明显被聂白虹给惊呆了,她张了张嘴,沉默了一阵,尖锐的下巴微微点了点,起身朝聂白虹行了一个礼:“这位前辈,小女子韦笑笑,今后负责韦氏在大燕朝内所有商会的一切事务。不知前辈是?”

  聂白虹闭上了眼睛,他很不韦笑笑面子的冷笑道:“掌嘴十八次,否则,本宗立刻杀了你。”

  韦笑笑身体一哆嗦,她猛的瞪大了双眼望着聂白虹怒道:“前辈可知笑笑出身韦氏,我们韦氏……”

  聂白虹双目暴睁,他运足了金丹真元怒声喝道:“你们韦氏,不过是低买高卖的商贩之辈,有何资格来本宗面前如此放肆?今日本宗杀了你又如何?你韦氏,莫非还敢向我裂天剑宗开战?”怒吼声中,聂白虹嘴一张,一道白光激射而出,朝韦笑笑的脖子急速斩了过去。

  卢乘风在一旁差点拊掌大笑,今日韦笑笑一登门,就用绝对强势的态度威逼他和韦氏合作。而所谓的合作,实则上就是要强夺卢乘风封地上最有价值的那些矿藏的经营权,留给卢乘风的,只是一些三钱不值两钱的破烂而已。卢乘风因为不知道卢氏的底细,小心行事的他已经近乎委曲求全了,可是韦笑笑却是得寸进尺,一步步的紧逼他,丝毫不给他半点儿余地。

  此刻见到聂白虹如此狂放的放剑光杀人,要不是碍于自己的身份,卢乘风就要像市井之徒一样鼓掌叫好,顺便再将面前的茶盏果盘狠狠的摔碎几个,以发泄心头的一口憋闷之气。

  韦笑笑吓得尖叫一声,聂白虹真敢杀人?尤其是,聂白虹真敢杀她?她可是韦氏年青一代族人中最优秀的一个,无论是商业手段还是其他方面都是精英之选,这才被家族选派出来做大燕朝所有商会的总负责人,未来她还要承担更大的责任,受到家族更大的重用。像她这样的天才精英,像她这样出身优良的豪门贵女,聂白虹居然说杀就杀?

  七条剑光骤然从韦笑笑身边放出,她身边的八个护卫齐声叫道:“太白杀神?少主速退!”

  刚才剑光被聂白虹斩碎的老人一把抓起韦笑笑,拦腰抱着她转身就逃。虽然飞剑被毁了,但是这老人依旧是先天胎息级的修为,凌空御气,也能短距离滑翔三五里的距离。他搂着韦笑笑,一个起落就冲出了待客大厅,眨眼间就快冲出了燕乐公府。

  看得七条剑光朝自己当面射来,聂白虹披散的长发丝丝竖起,他厉声喝道:“米粒之珠,也放光华,嘿嘿,都去死来!勿乞徒儿,等下为师擒下那韦笑笑,你给为师抽她一百零八记大耳光子!”

  头顶三条剑影呼啸而出,骤然间化为无数缕白气飘散而下。聂白虹张口喷出六条白光,连同最先喷出的那条白光一起,纷纷将散落的白气融入剑光中。七条白光威势大盛,宛如七条狂龙,和那七个老人祭起的剑光绞杀成了一团。

  这些老人的飞剑都有着接近下品法宝的威能,显然都是韦氏花费重金求购的神兵。但是聂白虹驾驭的太白剑乃古仙人所留,御剑法门更是精妙绝伦,他的修为也是金丹人仙,而这些老人不过是先天胎息的修为,实力相差简直是十万八千里还不止。

  七条白光一出,这些老人的剑光顿时光芒骤减,七个人身体一荡,宛如被雷霆轰顶一样,踉跄着向后急退,七窍中不断有鲜血喷出。聂白虹放声狂笑,剑光白光大盛,七条白光只是向内一压,十四段废铁当啷落地,老人们的飞剑已经被他全部绞断。

  “死来!”聂白虹双眸一凝,瞳孔骤然变成了血红色。七条白光匹练般射出,七颗大好头颅伴随着冲天血柱飞起,鲜血人头满地乱滚乱流,韦笑笑的护卫只是挡了聂白虹一个弹指的瞬间,就被他全部斩杀。狂笑一声,聂白虹身化白虹朝韦笑笑急追了出去。勿乞、卢乘风急忙紧跟在了后面,一心想要看聂白虹如何处置韦笑笑这个强势至极的女子。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韦笑笑最后一个护卫被聂白虹一掌劈死,自己被聂白虹掐着脖子拖了过来。面对金丹期人仙,韦笑笑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狞笑一声,韦笑笑正要发落面白如纸的韦笑笑,虚空中突然有大片乌云急速翻滚而来。

  恐怖的威压从四面八方汇聚向蓟都,乌云中有无数的电光翻滚,隐隐雷声震得人心头一阵阵的发闷。渐渐的,乌云在半空中化为一个直径数百里的云涡,随后云涡急速缩小,很快的就变得只有十几里方圆。

  聂白虹惊呼道:“金丹雷劫?蓟都内,有人结成金丹么?”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