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九十八章 燕丹

第九十八章 燕丹

  一秒记住【供精彩。

  站在燕乐公府最高的阁楼顶,众人眺望远处。乌云正下方的云眼对准的,正是大燕朝的皇宫。大片阳光擦着覆盖面积越来越小的乌云边缘洒在皇宫建筑群上,青黑色的琉璃瓦反射出夺目的光芒。当空中云涡的直径缩小到里许左右时,皇宫的上空突然爆发出刺目的强光,六十三重光晕团团裹住了皇宫。

  天空传来沉闷的雷声,好像有无数彪形大汉正在擂响战鼓。沉闷的雷声响成了一片,引得人心脏乱跳。以勿乞的修为,都被雷声震得浑身气血流转不休,鼻孔一阵阵的发烫,鼻血差点就喷了出来。倒在屋顶上,被聂白虹禁锢周身的韦笑笑更是不堪,她翻着白眼晕了过去,嘴角不断的有血丝淌下。

  只是屋顶上的几个人,无论是聂白虹还是勿乞、卢乘风,都是个性坚毅之人,根本没人多看一眼韦笑笑,就好像这横卧屋顶的绝色美人完全不存在一般。不要说她只是在吐血,就是她被天雷劈成粉碎了,在场三人也不会有一丝半点的怜悯心软。

  “是皇宫内哪位结成了金丹?怎么这雷劫这样古怪?已经蓄力了一刻钟,天雷居然还没有落下?”聂白虹不解的看着皇宫的方向,按照自己的经验推算雷劫的一些情况:“寻常修炼者结成金丹,化真人之躯为人仙之体,也就是普通三重雷劫而已。但是今天,不对劲,很不对劲。”

  聂白虹连连的摇头,他低声咕哝道:“当年本宗渡劫,雷云只酝酿了一盏茶时分就落下,可是今天,嘿,不对劲,很不对劲,莫非是皇宫内豢养的某个妖鬼结成了金丹?或者是某个妖兽要化形?否则怎么会是这个情况?”

  勿乞看着空中的劫云,只觉一阵的心旷神怡,并没有聂白虹如临大敌的紧张和拘束。在盗得经内,在结成金丹之后,有一篇秘法名之为《正反五行盗雷诀》,就是专门盗取修炼者的各种雷劫中的天雷之力,应用那天地宏正阳刚的恢弘力量,淬炼肉身、金丹和魂魄,将自身锻炼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境界。

  肉身、金丹也就罢了,以盗雷诀依法修炼,只要雷劫的数量足够,借助天雷神力,甚至可以在金丹期就结成一缕元神。元神,那是元婴末期的地仙才可能修成,元神一成,则已经是不死不灭的境界。盗得经就是有这样逆天,能够以金丹期的境界就硬生生结成一缕逃生保命的元神。

  所以看到天空滚动的雷光、呼啸的雷声,勿乞只觉得这天雷是如此的亲切可爱。勿乞突然爱上了蓟都,深深的爱上了这个城市。等他结成金丹之后,最好每个月都有几个修士渡劫,这样他就真的赚大发了。在金丹期就拥有一缕元神,虽然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缕,但是凭借这一缕元神,勿乞能做多少事情?

  又过了足足半个时辰,聂白虹的脸色都变成了雪一样白。他喃喃自语道:“莫非不是金丹雷劫?而是传说中的元婴雷劫么?不可能,就算是元婴雷劫,按照典籍上的记载,也不会蓄力超过半个时辰哪?”

  聂白虹的话音刚落,虚空中一片强光就笼罩了整个蓟都,一道丈许粗细长有七八里,周围环绕着无数赤红色火球的雷霆带着巨大的轰鸣声从云眼中轰下,笔直的轰向了大燕皇宫后园的某处。皇宫上空的光晕骤然一亮,一重重光晕宛如充气的气球,带着大片光雨朝空中延伸了过去。

  眨眼的功夫,雷光就轰在了这些光晕上,只听得一阵巨响传来,偌大的蓟都城都颤抖了一下,燕乐公府屋顶上的瓦片噼里啪啦的全部跳起来数寸高,好些瓦片都落在了地上摔成粉碎。府里的仆人侍女大声尖叫起来,好多人脚下一软倒在了地上,半天都没有力气爬起来。

  勿乞只是本能的察觉到一股绝大的威势从空中落下,随后就看到那雷光势如破竹的一连轰碎了十八重光晕,这才被光晕逐渐的抵消。远处皇宫的宫墙上隐隐约约有人体飞起,那是驻守皇宫的士卒被雷霆和皇宫禁制相撞带起的余波震飞,以皇宫宫墙的高度来看,这些被炸飞的士卒最少也免不了断几根骨头。

  正在盘算这一道雷霆给皇宫造成了多大损失呢,云眼中又是连续八道雷霆呼啸着落了下来。这八道雷霆一道比一道粗,一道比一道长,周围环绕的火球也从红色幻化为橙、黄、绿、青、蓝、紫、黑、白八种颜色。这些火球都蕴含着可怖之极的雷霆力量,只要和皇宫上方的光晕禁制一接触,就立刻轰然炸开,震波一圈圈的朝四周扩散,炸得蓟都上下乱颤。

  当最后一道被数万颗水缸大小的白色火球环绕的雷霆被皇宫禁制硬生生抵消时,无数白色震波四处横扫,皇宫面朝燕乐公府这个方向的宫墙终于不堪重负,‘咔嚓’一声裂开了无数裂痕,大概有两三里长短的一截城墙被震波炸飞,无数破砖碎瓦飞起来数里高,劈头盖脸的朝勿乞他们这个方向的城区砸了下来。

  有聂白虹在身边保护,所有碎砖烂瓦都被他用剑气绞成了粉碎。可是燕乐公府四周的那些王公贵族的府邸可就倒了血霉。勿乞就看到燕乐公府隔壁的一个侯爵府邸,被一块方圆十几丈的碎城墙准确的命中了后院的主人起居室,偌大的一个院子被砸得稀烂,起码有十几个仆佣被压在了掉下来的碎城墙下。

  屋宇倒塌声连成了一片,燕乐公府四周的府邸起码倒塌了三五百所房屋,损失可谓极其惨重。

  在无数人的哭天喊地声中,空中的云涡逐渐散去。聂白虹宛如见鬼一样看着空中消散的云团,只是不断的念叨着:“九重雷劫,仅仅是结成金丹的第一次雷劫就是九重雷劫。渡劫的人是谁?如果他是人类修炼者,他要造多大的孽,才会引来九重雷劫?要不是有皇宫的禁制,谁能挡住这九重雷劫?”

  一声清啸远远传来,其音宛如雏凤初鸣,清脆悦耳甜美婉转,好似一道清泉冉冉从头顶注入,洗涤得人周身一阵敞亮。蓦然从蓟都四面的江河中平地拔起而来一圈圈细细的旋风,卷起了无数的清水绵绵朝蓟都汇聚而来。空气中冉冉有清香流散,头顶天空出现了无数细细缕缕宛如丝绵的白色流云,清洁的水珠淅淅沥沥的从空中洒下,清凉的水汽滋养得蓟都城骤然多了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活力。

  勿乞突然感应到了某种悸动,他急忙朝四周看去,就看到在这清香和水珠的浸润滋养下,燕乐公府后园的大片花草突然绽放开了花朵,藏匿在墙角阴暗处的苔藓迅速滋生,很快将燕乐公府染成了一片淡淡的绿色。四周的树木更是犹如打了兴奋剂一样一节节的拔高,眨眼的功夫就拔高了两三尺长。

  虚空中的五行灵气很不正常的波动着,一股神异的力量控制住了这些灵气。蓦然间,几棵正在长高的大树凭空熊熊燃烧起来,这里的火焰刚起,燕乐公府的几栋房子也‘哗啦啦’一下冒出了数丈高的火头。不仅仅是燕乐公府,蓟都四处都有火头冒出。

  先是水,然后是风,再次是火。勿乞等人还没弄清到底发生了什么,大地突然颤抖起来,庞大的土属性灵气在地下躁动,左近的一个街坊‘呼啦’一下倒塌,所有房子都被暴起的土气冲得稀烂,倒塌的房屋楼阁起码有两千多座。屋子倒塌的灰尘还没扬起,就被空中洒下的雨珠淅淅沥沥的带下了地面。

  又听得无数声剑鸣声响起,空气中的庚金灵气也骤然暴动开。长宽一百七十里开外的蓟都有多少居民,这是无法计量的一个数字。但是可以肯定,所有的居民都要吃饭,所以蓟都城内的菜刀、铁锅等铁器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庚金灵气一暴动,就看到蓟都城无数的屋顶纷纷破开了大大小小的窟窿,大量菜刀、铁锅、刀枪剑戟等武器纷纷冲天飞起,一些铁锅里面还热气腾腾的正在烧饭做菜。

  整个蓟都躁动了,无数人都开始惊呼出声。

  天地元气如此异动,而且异动的来源应该就是刚刚结成金丹的那个修炼者。勿乞脑子里灵光一闪,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人——鄣乐公主!他本能的感觉,如果蓟都城内还有一个人能造成这种匪夷所思的景象,那么一定是鄣乐公主。她吸收了她母亲的全部生命精华而生,也一定继承了她母亲的一些神异之处。作为蛮人部族联盟的圣女,鄣乐公主的母亲拥有一些神奇的力量,那是显而易见的。

  但是,真的太惊人了啊。一个刚刚结成金丹的修炼者,居然能造成这样的异兆,这实在太惊人了。起码聂白虹一张脸已经白得和僵尸一样,整个身体都僵硬在那里不会动弹了。

  骤然间,一股极强的法力波动从远处袭来,一道长有二十几丈的金光在数百道长不过丈许的剑光簇拥下,从蓟都城北面疾飞而来。金光骤然一闪,让所有看到它的人双眼刺痛,本能的闭上了眼睛。等勿乞再次睁开眼睛时,那金光已经消失无踪,一个身穿青黑色帝皇冕服的青年男子,正悬浮在皇宫正上方。

  远远的,看不清那男子生得怎么样。但是当他出现后,这个天,这个地,整个蓟都城,似乎就只剩下了他一个人。所有人不管看向哪里,都只能看到他那微微有点佝偻、有点疲累的身影。

  聂白虹骤然呻吟了一声:“燕皇燕丹,他这是修炼到了什么程度?”

  燕皇燕丹?这个身穿青黑色冕服的男子,就是大燕朝的开国皇帝,一手掌控了大燕朝两千多年的燕丹?勿乞急忙定睛朝那看了过去。如果这个燕丹,确确实实就是他所知道的那个燕丹的话,那么他可实实在在的是历史名人,勿乞可是仰慕已久了。

  远处皇宫内,突然传来了无数士卒的欢呼声。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万岁声震得大地又一次颤悠起来。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