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零一章 月貚(五月二号第九更,2600票!)

第一百零一章 月貚(五月二号第九更,2600票!)

  一秒记住【供精彩。

  琴音飘渺,勿乞也说不出这琴音有什么好。他只是觉得很轻松,很愉快,好像回到了母体之中,无拘无束,没有丝毫的恐怖忧郁。他好像看到了万物生长,看到了草长莺飞,看到了雨露风云,看到了万类霜天在天地之间挣扎求生。勿乞突然笑了,他闭上了眼睛,眼前似乎有一只雏鹰飞过,有一道电光闪过,有朦胧的绿意混杂着湿润的雨露冉冉而下。

  一些勿乞忘记了很久的事情突然从他脑海中涌出。

  他看到了刚刚蹒跚学步的自己,在那片神奇蛮荒的黑土地上,在父母开辟的农庄中,拖着一根一米多长的丝瓜满地乱爬乱滚。他看到了三五岁的自己,在农庄的田坎中追逐一只足足有脸盆大小的非洲特产大蛤蟆。他看到了六七岁的自己,在父亲的陪伴下,用一块牛肉逗弄邻居一个黑人大汉豢养的宠物猎豹。他看到了**岁的自己,和一个双眸灵活的黑人小姑娘,在树荫下轻轻的一吻……

  记忆中,尽是美好的东西。这琴音居然能勾起人心底中最柔软最温情的记忆。很多细节,勿乞自己都忘记了,今天却被这琴音勾动,全部浮现在眼前。他甚至回忆起了,那个和他一同丢失了初吻的黑人小姑娘,她身上那股好闻的,天然的青草香气。

  两行眼泪从勿乞紧闭的双眼滑下。

  随后,先天真水灵罡自动的运转起来,在水灵脉中急速运转了三个小周天,化为一道阴寒刺骨的清气直冲勿乞识海。自从修炼了水源篇,在勿乞识海中凝结的那一片数千丈方圆的水波骤然沸腾起来,水波透出了森森寒气,无数冰山雪片在水波上赫然成型,勿乞的紫府识海变成了一片的冰天雪地,森森冷气迅速让勿乞打了个激灵,很快就清醒了过来。

  盗得经中一篇玄奥的法诀缓缓在勿乞识海中浮现,法诀名之为《小诸天七圣神魔锻神术》,这是一种锻炼魂魄,稳固心神,不让心神为外魔所侵的神奇法诀。原本这法诀要勿乞达到了先天胎息境界后才会主动出现,但是今天受到了那琴音的刺激和威胁,这篇心法提前被勿乞魂魄中的潜意识选择了出来。

  盗得经,可盗天下万物。而诸方世界中,各种迷惑心神的法术无穷无尽,其中还有一些修炼者、大能之人喜欢用各种迷神魔法保护自己的洞府和藏宝重地,如果没有抵御这些魔法幻术的手段,盗得经还谈什么盗取天下万物?这篇《小诸天七圣神魔锻神术》,就是迷神魔法的一种,而且是极其高深玄妙的一种,不仅可以抵消各种精神攻击,还有各种神念攻击的神奇法门。

  勿乞心头一沉,本能的按照这锻神术的法门,将灵识力量凝聚成喜、怒、哀、惧、爱、恶、欲七情神魔。他双眸中隐隐有七个极小的光点闪过,周身突然多了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玄奥气息,脸上的表情也隐隐多了一份邪气。七情神魔的雏形在勿乞识海中隐隐成型,因为他灵识强度的关系,如今的七情神魔只是七条飘忽不定宛如青烟的影子,却已经足以防御琴音中的魅惑力量。

  此刻的琴音虽然依旧清幽悦耳,但是已经无法打动勿乞的心。他缓缓擦干脸上的泪水,带着几分愠怒,眯着双眼左顾右盼,想要看看这个用琴音戏弄人的月貚到底是什么模样。

  童年的记忆,那是勿乞不多的温馨回忆,一直被他死死的锁在心底。这个月貚居然用琴音勾起了勿乞这些不愿意回首的记忆,他怎么能不恼怒?他就好像一个最自私的小孩子,被人家闯入了他的私密小天地,触动了他最心爱的玩具一样,现在的勿乞是满肚皮的火气,恨不得拔剑杀人。

  大殿内众多人都面色不一,但是都呆呆愣愣的,显然都没逃脱琴音的攻击。

  坐在勿乞左手侧的张虎面带淫荡的傻笑,正张开嘴乐呵呵的无声笑着,两条涎水从嘴角挂出了老长一段。不用问了,这家伙肯定想到了他这些年来在青楼中的老相好,看他下身那支起来的小帐篷就知道,他肯定正在幻境中和他的老相好们颠鸾倒凤。

  右手侧的胡威则是低着头,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周身散发出若有若无的肃杀之气。他好像正身处军营,和他的袍泽在一起,正在欢笑嬉闹。他的笑容后面,还带着一丝说不出的悲哀之意。勿乞很是诧异的看着胡威,这家伙的心志可比张虎坚定了许多,怕是他已经明白了眼前出现的众多袍泽是幻象吧?只是他不愿意从那美好的回忆中清醒而已。

  胡威在小蒙城服役了多少年?在这些年中,他曾经有多少袍泽兄弟在无穷无尽的蛮潮中殒命?

  勿乞怜悯的看了胡威一眼,就让这个汉子在那幻象中和自己的兄弟多聚一下吧,哪怕是短短的一曲琴音的时间。这是一个真正的铁血军人,这样柔情流露的时间,对他也是很宝贵的吧?

  但是对张虎么,勿乞抓起酒壶,将壶中美酒慢慢的倒在了他下身高耸的小帐篷上。

  张虎打了个寒战,骤然从琴音中清醒了过来。他愤愤然的左右看了看,愕然发现自己居然是身处大殿之中,而不是在幻象内的青楼里,张虎也算有见识的人,他惊骇的压低了声音,一把抓着自己湿透的裤裆低声问道:“见鬼了,这鬼曲子是什么门道?刚才老子起码和一百个娘们在一张大床上欢好!”

  勿乞瞪了张虎一眼,低声喝道:“刚才只要一个七岁稚童,就能一刀宰了你!”

  张虎额头上一下子冒出了大片冷汗,他忿然看了看左右,低声骂道:“弹琴的死鬼在哪里?”

  勿乞没吭声,他游目四顾,发现除了台上的燕丹、燕齐君、荆轲等人,大殿中还能保持神智清醒的,加起来不超过三十人。那个给荆轲端进来两缸美酒的内侍总管马义,同样没有陷入琴音构造的虚拟世界,他宛如一条警惕的老猎犬,稳稳的站在燕丹身边,神光四射的双目警惕的扫视着四周。

  鄣乐公主坐在高台上,双手托着下巴,眯着眼睛打量着大殿中众多重臣贵族。当她看到勿乞很快就从琴音的迷惑中清醒过来,美丽的小脸上突然冒出了灿烂的笑容,很是欣然的朝勿乞这里点了点头。她小巧的红唇无声的动了动,勿乞正好学过唇语,看出鄣乐公主正在骂人:“这装神弄鬼的丑怪女人,父王待她为贵客,鄣乐讨厌她!”

  勿乞抿嘴一笑,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举起酒杯,将酒水倒在了地上。他告诉鄣乐,不管月貚是什么来历,把她当水一样泼出去就是了,一个乐师,还能和她鄣乐公主相比不成?

  刚刚还有点闷闷不乐的鄣乐公主嫣然一笑,猛的挺起了身体,得意的挑了挑下巴。她煞是豪放的抓起酒壶,‘咕嘟咕嘟’两口将壶中美酒吞得干干净净,然后很得意的朝勿乞这边吐了一口酒气。

  燕丹、燕齐君同时注意到了鄣乐公主的这点小动作,两人一起扭头看了过来。鄣乐公主挤眉弄眼的朝两人笑了笑,摆出了一副淑女做派正襟危坐,背后五色神光拼命的鼓荡招展,就好像孔雀开屏的尾巴一样,透着一股子说不出的得意和快活。

  燕丹、燕齐君又一齐朝勿乞这边看了过来。但是勿乞早就端正了面容,摆出了一副沉浸在琴音中的模样,燕丹二人朝这边看了半天,除了一个愁眉苦脸正在默运内功蒸干裤裆上酒水的张虎,哪里能看出丝毫的不对劲?

  摇摇头,燕丹朝燕齐君低声笑道:“鄣乐,长大了。”

  燕齐君淡然一笑,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他又扭头朝勿乞这边看了过来,双眉一挑,锋利如刀。

  蓦然间,琴音骤停,大殿内出神的众人一齐倒吸了一口气,齐齐发出了一声惊叹。那些年轻的豪贵不落口的赞叹感慨,用尽了他们所能想到的所有赞誉之词称赞月貚的琴音已经到了一个神乎其技的境界。在这些豪贵的称赞中,月貚简直已经是神仙中人,根本不该出现在这红尘俗世。

  环佩叮当,一名白衣女子抱着一具瑶琴,缓步走进了冲天殿。大殿内刚刚还不落口称赞的众多豪贵一时哑然,全部整肃了面容,纷纷起身朝这白衣女子行礼。尤其是那些年轻的豪贵,就好似发情的公鸡看到了小母鸡一样,纷纷努力的展示自己的姿容仪表,恨不得扑上去向这白衣女子袒露自己的心迹。

  勿乞也仔细的打量着这女子。能够用琴音催发幻象,勾引出人潜意识深处记忆的手段,这已经是仙法之中很厉害的迷神之术,他倒是要看看,这样厉害的女子到底是什么模样。

  一看之下,勿乞不由得大为失望。这女子身材纤细窈窕,倒是一副好身材,但是周身都被厚厚的白色披风包裹,除了莹白如玉近乎半透明的双手,居然看不到她半点儿皮肉。她头戴紫竹丝编成的斗笠,边缘上垂下了三尺白纱,遮盖住了她的面孔,只能勉强看到她生了一张瓜子脸,具体什么模样却是看不出的。

  偏偏这么藏头露尾的行径,让这月貚格外多了几分诱惑力,就连勿乞都有点蠢蠢欲动,恨不得揭开她的面纱,扯下她的衣衫,仔细的看看她到底生了一副多好的娇躯,有一副怎样的绝美容貌。

  刚刚想到这里,勿乞心脏又是一抽,七圣神魔一阵悸动,无形的魔力遮盖住了勿乞识海,寒气让他精神一震,再次清醒过来。这月貚身上的魅惑之力这样强,勿乞差点又一次落入了她的诱惑中。

  深吸了一口气,勿乞低下头,不再去看这女子。连续两次挣脱月貚的魅惑力量,勿乞的灵识力量已经消耗了三成左右,他可不想在这里耗费太多的精神。

  月貚宛如行云流水一样走到了大殿尽头高台之下,冉冉向燕丹行了一礼。

  “民女月貚,见过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