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零二章 三问

第一百零二章 三问

  一秒记住【供精彩。

  轻声一笑,燕丹随意抬了抬手:“琴宗月貚,三年来名动天下,今日一见,果然不凡。不需多礼,马义,请月大家入座吧。”燕丹随手朝高台上一指,那面容赤红的内侍总管马义急忙招呼几个小太监,抬了一张黑漆条案放在了高台第二层燕丹所指的地方,请月貚登台坐定。

  随后宫宴正式开始,燕丹举起酒爵先敬了天地一轮美酒,随后大殿内众多重臣贵族齐声欢笑,勿乞身后的众多乐师齐奏乐曲,又有馥郁的香气从大殿各处散发出来,众多舞女翩然进入大殿献舞,众人饮酒作乐,好一派乐融融的胜景。

  燕丹接受了几个资格最老的臣子贵族,诸如荆轲等人的敬酒之后,就起身离开了大殿。紧随燕丹离开的,就是荆轲这样的老臣。等这些人离开后,大殿内主持宫宴的,就变成了皇太子燕齐君,大殿内的气氛也骤然一松,众多臣子贵族的言行举止也放开了许多。

  燕丹、荆轲等人在大殿时,他们身份太高,没有一个臣子敢过于放怀作乐。等他们走后,燕齐君主持宫宴,他的威势不如燕丹那样严肃沉重,对人也和蔼可亲了许多,故而大殿内的气氛一下就火爆了起来。

  满殿奏乐,宫女起舞,络绎有大臣起身,向鄣乐公主敬酒祝贺。年仅十五就结成了金丹,鄣乐公主的前途可谓是无限光明,以她如今受到的宠溺,未来她在大燕朝的权势只会越来越重,众多臣子都小心翼翼的用最优美的辞藻赞美鄣乐公主,只求在她心中留下一个好印象,唯恐有丝毫的不敬让她惦记上了自己。

  可是勿乞看出来,鄣乐公主的注意力完全不在这些人的身上,她一对美眸只是不落眼的盯着端坐不动的琴宗月貚。那情况就好像一只美丽骄傲的花孔雀,骤然发现另外一只羽毛华美的珍禽进入了自己的领地,近乎本能的就起了敌意。勿乞在心中暗笑,女人,这就是女人啊。

  就在勿乞盘算鄣乐公主会用什么样的手段刁难月貚的时候,鄣乐公主已经站起身来,端着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硕大海碗,倒满了一碗美酒,朝月貚举起了手:“琴宗月貚?三年而名动天下,好了不得耶!紫嫙敬月貚大家一碗,来人,给月貚大家满上!”

  自从月貚落座以后,她就一直手指轻按琴弦,除此以外没有丝毫动作。当众多大臣起身向鄣乐公主敬酒的时候,她也只是像一尊冰雪雕像一样坐在原位,没有半点儿反应。她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一株离群索居的冰雪精华凝成的兰花,静静的在山谷深处开放,不沾染半点儿人气。

  偏偏这朵冷到了极点的兰花时刻散发出诱人的魅惑力,引得大殿中众多年轻豪贵的双眼不断在她身上扫来扫去。那种冰清玉洁的冷傲和独特的魅惑力结合在一起,给人一种极其矛盾却又极其和谐的感觉。

  就是这样坐在那里一言不发,鄣乐公主却猛不丁的将矛头对准了她,月貚的反应果然是有点愕然。她呆了足足两个呼吸的时间,这才摇曳生姿的起身,轻柔的说道:“殿下盛情,月貚心领。但是月貚不会饮酒,不知可否用茶水代之?”

  大殿内骤然一片死寂,比刚才燕丹发威呵斥秦清水的时候还要安静得多。远处宫殿内,众多中下层权贵欢呼畅饮的声音遥遥传来,衬托得大殿内越发的沉寂。刚才还偷偷摸摸打量月貚的那些年轻豪贵,此刻都乖乖的低下了头,不敢再朝她那边看一眼。

  鄣乐公主的凶名赫赫,蓟都内哪个不知、哪个不晓?琴宗月貚的诱惑力和鄣乐公主的威慑力比起来,那还是远远不如啊。不过是先天境界的鄣乐公主就能在蓟都内横行霸道,如今已经结成金丹,修成了人仙的鄣乐公主,那就是一条母暴龙,能敬而远之的话,那就千万不要触怒她。

  就连坐在高台上的燕齐君都是脸一板,脖子一缩,扭头看向了身后的帷幕,上下打量着黑色帷幕上几只凌风高飞的燕子,笑呵呵的似乎在品赞这燕子的绣功实在是精妙精到。

  鄣乐公主很妩媚的笑着,她端着那足以容纳三斤好酒的大海碗,冉冉走到了月貚身边。将海碗朝月貚面前一递,鄣乐公主嫣然笑道:“那月大家着实不给紫嫙脸面呢。不过是一碗酒罢了,月大家用茶水应付,着实没有道理的。紫嫙先干为敬,月大家,就看你的了!”

  俏笑一声,鄣乐公主举起大海碗,‘咕咚’几口将足足三斤多美酒一饮而尽。金丹人仙无论是气息还是肉身,都超过了先天真人百倍以上,区区三斤美酒,对人仙而言,就好像寻常人一条九尺大汉喝一滴水酒的程度,完全算不上是在喝酒。

  随手将海碗一倾,鄣乐公主挑起了下巴,斜睨月貚冷笑道:“今日是庆祝紫嫙金丹大成的喜庆之宴,月大家既然不会喝酒,还来冲天殿做什么?”目光一转,鄣乐公主悠然冷笑道:“莫非月大家今日就是为了借紫嫙的名义,在大燕朝诸多臣公面前扬名不成?这可不像话呢,本宫最讨厌别人利用本宫了。”

  一番话字字诛心,满大殿的文武豪贵没一个人敢吭声。

  月貚身体微微一抖,突然轻叹了一声:“殿下此言,月貚着实不敢当。来酒,月貚恭祝殿下金丹大成,跻身人仙之境,从此长生逍遥,不再是红尘俗人了。”早就有内侍太监捧了一个大海碗走了上来,海碗里注满了美酒。月貚接过海碗,微微挑起蒙面的白纱,露出小巧精致的下颌和半张水红色的妙唇,小嘴儿叼住了碗沿,无声的将一碗美酒喝得干干净净。

  最后一滴美酒入嘴,月貚动作曼妙的将海碗朝外一亮,一滴酒水都没剩下。

  大殿内不知道是哪个胆子生了毛的豪贵突然鼓掌大叫起来:“月大家海量,好酒量哪!”

  月貚的身体骤然一抖,鄣乐公主的脸色骤然变得冰冷好似雪山。森严的目光缓缓扫过大殿内数千豪贵,方才那放声大叫的豪贵早就缩起了身子,哪里还敢冒头?鄣乐公主没有找到始作俑者,只能将一肚皮的闷气全发在月貚头上。冷笑一声,鄣乐公主举手就抓向了月貚的面纱:“既然到了冲天殿,还遮遮掩掩的做什么?解下面纱,让本宫看看月大家是多美丽的人儿!”

  月貚脚下一动,宛如一片流云倏忽向后滑退了数尺,堪堪避开了鄣乐公主那一抓。

  鄣乐公主眉头一皱,厉声喝道:“来人,给本宫把她面纱摘下!今日是本宫庆功喜宴,在这里蒙着面纱缩头缩尾的,是有意示清高么?”她这一声令下,当即十几个内侍太监就急忙朝这边赶了过来,七手八脚的就要去擒拿月貚。大殿内好些个年轻气盛的权贵,也看到了讨好鄣乐公主的机会,在坐席上摩拳擦掌,时刻准备冲上去献殷勤。

  月貚高呼一声,转向了燕齐君:“月貚应邀而来,蒙面白纱,乃是月貚长辈所命。公主要揭下月貚面纱却也可以,但是还请太子做主,须要按照月貚规矩,应了月貚三问,若是回答合乎月貚心中的答案,月貚自己动手揭下面纱。若是不能,还请太子原谅月貚限于长辈之命,无法顺从公主之意。”

  轻轻一声咳嗽,燕齐君喝退了那些内侍太监。他笑呵呵的朝鄣乐公主说道:“紫嫙,月貚琴宗白纱蒙面,这是她家长辈的意思,这三年来,月貚琴宗的确从没有用真面目示人,倒不是有意在你的庆功宴上如此施为。你要揭下月大家的面纱,就按照她的规矩如何?”

  略微顿了顿,燕齐君干笑道:“月大家可是父王邀约来的。”

  冷冷的看了月貚半晌,鄣乐公主突然笑了起来:“三个问题?好,大燕朝数千栋梁在此,莫非还回答不出你三个问题?今天本宫就听你三个问题,谁能回答出来,将月大家面纱揭下的,本宫重重有赏!”

  高傲的甩了一下裙摆,鄣乐公主回到了自己坐席上缓缓坐下,美眸须臾不离月貚。大殿内众多大臣贵族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其中一小半人同时摇了摇头。勿乞看得大为惊讶,难不成这些人都听过月貚这三个问题?看这些人尴尬的表情,怕是没有一个的回答能让月貚满意吧?

  好奇心起,勿乞集中精神看向了月貚,这女人能有什么问题问人呢?

  只听幽幽一叹,月貚手指轻勾琴弦,发出几声脆响。她在高台上随意走了几步,突然开口问道:“月貚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江山红颜何为重?”

  又是轻声一叹,月貚继续问道:“月貚的第二个问题就是,长生红颜何为重?”

  看了一眼大殿中众多大燕朝的顶级权贵,月貚轻声问道:“月貚的最后一问就是,若有一女子知你、懂你、信你、爱你、不惜一切的为你,自幼就陪你、伴你、助你、护你、付出所有的帮你,这样的女子,诸位愿为她如何?”

  三问一出,大殿内顿时一片死寂,真的有如墓地一样死气沉沉的死寂。

  满殿的大臣、贵族、人中之龙,都是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半晌没有发出半点儿声音。殿后的数百舞女歌女,则是痴痴念念的复述着月貚的三问,一个个面容憔悴,显然心神大伤。

  鄣乐公主也是呆呆的坐在席位上,一对妙眸不自觉的就朝勿乞的方向看了过去,恰恰和勿乞的目光碰了个正着。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