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零五章 灵丹

第一百零五章 灵丹

  一秒记住【供精彩。

  勿乞突然打了个冷战,识海中七圣神魔一通咆哮嘶吼,无数道寒气从识海中呼啸而出,瞬间卷过他全身,将他浑身春情澎湃的细胞冻得直哆嗦,一缕遐思被寒气赶得无影无踪,勿乞朦胧的双眸骤然清澈如水,冰冷如霜。温和的微微一笑,勿乞一边欣赏月貚那无瑕的绝美身躯,一边柔声说道:“抱歉,勿乞修炼的是纯阳童子功。师尊说了,除非结成金丹,否则不能破身呢。”

  “纯阳童子功么?”月貚似笑非笑的看着勿乞,她轻轻的说道:“月貚这具身躯,还是纯洁的女儿之身,蕴含先天玄阴之气。和月貚一夕欢好,可增男子三百年苦修功力,一朝可让勿乞先生结成金丹,先生莫非也不动心么?”

  勿乞似乎听到了乐小白的咆哮声:“推倒她,按翻她,先爽了再说!”

  一抹古怪的笑容出现在勿乞脸上,如果换了是乐小白,现在他应该已经骑在了月貚身上尽力驰骋吧?摇摇头,勿乞站起身来,捡起了月貚脱下的衣衫,温柔的替她一件件的穿好。一边给月貚穿上衣服,勿乞一边柔声说道:“人和畜生最大的区别就在于,畜生完全为了繁衍后代而交配。而人,起码像我这样的人,想要春风一度,那是需要感情基础的。人、畜之别,仅在于此。”

  将披风给月貚披好,将披风的两条系带扎了个美丽的蝴蝶结,勿乞转身踏着水波走到了湖边,从那些藤萝上摘下了一朵美丽的紫色花朵,又踏波走了回来。带着没有丝毫邪念的笑容,勿乞将这一朵小小的却是开得无比灿烂的花朵插在了月貚的发髻上,然后搂过她,轻轻的在她眉心吻了一下。

  “月大家是个伤心人。”勿乞轻柔的说道:“但是,不管怎样,作为一个像月大家这样美丽的女子,对自己要好一点。每一个像月大家这样美丽的女子,都是上苍耗尽世间灵气制作的珍品,或者外人不懂得呵护月大家,那么月大家自然要自己呵护自己才行。”

  放开瞪大了双眼无比惊愕的月貚,勿乞搓动着双手苦笑道:“大家生在这世上,都挺不容易的。尽量想办法过得愉快一点,该吃的吃,该喝的喝,何必一定要委屈为难自己呢?”

  略微顿了顿,勿乞深深的凝视着月貚惊慌不知所措的双眸,轻声说道:“不要勉强自己,不要委屈自己。那个故事中的女子,太傻了些。那个人中神龙,如果真的爱她,就不会这样伤害她。一场噩梦也好,一场美梦也好,有时候你必须告诉自己,梦都是会醒的。像月大家这样的女子,应该有自己的幸福,但是绝对不会是我勿乞能给你幸福。”

  轻轻的抚摸着月貚的发髻,勿乞柔声道:“问问自己的本心,然后,去找那个你真正喜欢的人吧!”

  月貚茫然的看着勿乞,她嘴唇哆哆嗦嗦的说道:“三百年的功力,你不想要么?一朝结成金丹,你不愿么?金丹大成,人仙成就,可出入青冥,可呼风唤雨,最少也有八百年阳寿,你真不想么?”

  有点犯愁的抓了抓脑袋,勿乞连连点头道:“想,当然想。金丹大成,八百年寿命,龟儿子才不想。但是,男子汉大丈夫行事,可以坑蒙拐骗、可以劫掠天下,但是依靠女人成事,那也太龌龊了一些。勿乞虽然年岁小了些,但是勿乞胯下有卵蛋两颗,勿乞是个爷们。”

  摇了摇头,勿乞长叹道:“勿乞的名字,是勿乞。勿,不要的那个‘勿’;‘乞’,伸手向人乞讨的‘乞’。勿乞的这个名字就是时刻提醒自己,哪怕做土匪强盗,烧杀抢掠,却不会用那种龌龊手段来成事。我可以强暴一个勿乞不喜欢的女子,用魔法采阴补阳结成金丹,但是我不会接受一个弱女子被逼无奈,送上门来用女儿之身供我修成金丹。”

  月貚气得笑了起来:“勿乞先生的话,实在是高深莫测,月貚不懂。”

  勿乞看着月貚的双眼,淡淡的说道:“真不懂么?那就算了。我不是一个好人,但是,我不是一个贱人。”

  月貚的身体剧烈的哆嗦着,她死死的看了勿乞一眼,弯腰捡起瑶琴,随后踏波走到了湖边。一道旋风裹住了她的身体,她冷冰冰的说道:“勿乞先生,你放过了一个无数修炼者梦寐以求的机会。一夜之间结成金丹,你放过了这个机会。要知道,多少惊采绝艳的天才,苦修百年,最终只是一杯黄土。”

  摇了摇头,勿乞耸耸肩膀,只是笑了笑。

  他抬头看着天空的明月,青光洒下,好似照透了他的身体,点点月光受他先天真水灵罡的吸引,逐步的融入了他的身体。来自月亮的月光精华,也是先天水阴一类的力量。勿乞此刻突然觉得心境提升了一大截,感觉自己的道德品质突兀的得到了一个极大的升华,所以他突然彻悟了一些妙理,原本这月光精华是极难被人吸收的,此刻却逐渐的融入了他的身体。

  一圈朦胧的青光覆盖了勿乞周身,先天真水灵罡逐渐的压缩,凝炼,逐渐的融入他周身经脉。勿乞的经脉飞速得到强化,眨眼间就比他入定前强化了足足三倍还多。

  许久没听到勿乞的声音,月貚诧异的回头看了过来。当她看到勿乞身上的月光,不由得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这样都能顿悟么?你是欺世盗名的伪君子,还是一根筋的傻小子?或者,你干脆就是一个不懂风情的莽货?绝世美女,盖世机缘,两者放在面前都不要,你是真的有大智慧,还是蠢猪一条?”

  所有的感情瞬间从月貚的身上消失,只有那浓浓的从骨髓里透出的疲累荡漾了出来。月貚缓缓戴上斗笠,用白纱蒙住了自己的面孔。她低声的咕哝了几句,但是连她自己都没听清到底她说了些什么。

  静静的看着陷入顿悟状态的勿乞,月貚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勿乞的年龄还不到弱冠,就已经是先天养脉境界的修为。不管他是伪君子,还是真蠢猪,这样的资质和天赋,在红尘之中,也是难得一见的天才。

  再次叹息了一声,月貚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白色锦囊,从里面取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青色玉块。玉块极寒,刚刚取出,就有大片冻气从玉块上飘散开,在月光下那朦胧的白气是那样的显眼。

  “勿乞,此次一别,不知再见是何年何月。你总归是月貚所见的第一个奇怪之人,这颗灵丹,送你做个念想吧。以后再见,也许月貚不是月貚,你还是现在的这个勿乞么?”两行清泪缓缓滑下,月貚抖手将那玉块丢向了勿乞。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带着刺耳破空声的玉块,直接投向了勿乞的面门,眼看就要打得他鼻梁开花。

  勿乞怪叫一声,从那顿悟状态清醒过来,一把抓住了淡青色散发出浓烈寒气的玉块。

  月貚的身影骤然被一团旋风包裹,她轻轻的按了几下琴弦,悠然长叹着飘然远去。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勿乞用来忽悠鄣乐公主的剽窃词句,幽幽从那旋风中传来。当月貚的身影从高墙上消失时,远远的传来了月貚的一声轻叹:“勿乞先生,奇人异行,月貚受教了……下次相见,先生还能认得月貚么?”

  一把捏碎了寒气逼人的玉块,一颗拇指大小淡金色半透明的药丸飘然从玉块中落下。馥郁的清香气弥漫四周,勿乞看着这颗散发出淡淡金光的药丸,突然倒抽了一口冷气。

  盗得经中名列九品仙丹第九品第一位的‘三转返火度厄金丹’,不管资质禀赋,不管聪明愚拙,一粒能让修炼者从后天巅峰直达金丹境界的灵丹,就这么轻轻松松的落在了勿乞手中。勿乞呆呆的看着这颗在盗得经中都花了大篇辞藻形容的仙丹,不由得呆住了:“就凭这颗度厄金丹,再次见面,我还会认出你的。”

  失去了寒玉保护,度厄金丹的药力在短短一刻钟内就会挥发殆尽。

  勿乞一不做二不休将金丹纳入口中,随后仰面看天,静静的看着天空一轮明月高照。

  “月貚,你到底是什么人?”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