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零九章 灵灯(五月四号第三更,正常更新)

第一百零九章 灵灯(五月四号第三更,正常更新)

  一秒记住【供精彩。

  聂药女注意到了勿乞诧异的目光,她也抬头看着那盏灵灯,自得的笑道:“这是无垢灯,祖师仙人留下的异宝。光照之内,无垢无尘,毒虫不入,在灯光中运功打坐,外魔不侵,老太婆能有如今的修为,依仗这宝物之力极大。”

  勿乞‘惊诧万分’的‘噢’了一声,又是羡慕又是惊奇的朝那无垢灯看了又看。他眸子深处两抹蓝光一闪,已经将无垢灯的影像整个记在了心里。这六棱宫灯无垢灯,六个梁柱是由一块‘先天离尘石’雕成,内蕴先天后土精气,厚重醇稳,故而尘埃不近。

  这六根梁柱正中,宝塔形的灯焰座儿,是一块婴孩头颅大小的‘先天醒神木’雕成。先天醒神木对天仙乃至金仙而言,都是极其难得的宝物。不仅仅是因为内蕴的一缕先天青木之气,更重要的是它独特的镇定心神稳固周身气息的神力。有先天醒神木傍身,修炼之时内魔不起,杂念不生,气息调和不会有丝毫偏差,故而修行进度自然是一日千里。

  在灯焰座儿的上方,那一道拇指粗细高有一尺二寸紫青二色的灯焰,正是高天之上,聚集日月精华周天星辰光焰,凝聚先天丙火精粹,经天地巨力熔炼而成的一缕‘禁律神炎’。无垢灯三样先天灵物中,这禁律神炎的品质最高,威力也最宏大,在周天火焰中,排名也能进入前五之列。

  所谓禁律神炎,就是这一缕不起眼的紫青二色灯焰中,隐藏了一丝天地法则气息,自成一种天地律令。就好像红尘俗世的官府对地痞流氓的震慑力一样,禁律神炎对天地一切邪魔都有极强的克制能力。禁律神炎光芒笼罩处,一切有形无形的阴魔、天魔都不敢靠近,修炼者如果能在其中修炼,一应外魔不敢侵入。配合醒神木的神效,内魔不生,外魔不入,内外宁静,修炼自是一片坦途。

  先天离尘石、先天醒神木两样宝物也就罢了,勿乞只要抽取其中一缕先天灵气,就能开始修炼土源篇和木源篇的功法。而这一缕禁律神炎,勿乞不仅仅决定要从中得到一缕先天丙火灵气,更有心收服一丝禁律神炎为己所用。这火焰威力宏大无边,更有无数神奇妙用,未来不论是炼器、炼阵、炼丹等,这种先天神火都是有大用处的。

  尤其是未来金丹大乘,要结成元婴时,就有天外阴魔劫。如果身体内有一缕禁律神炎随身,什么阴魔敢来侵扰都是笑话。禁律神炎一出,就能将无形阴魔炼化为最精纯的灵魂能量微粒,让勿乞吸收增强自身魂魄力量。所以这禁律神炎,他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可惜,可惜,聂药女空在宝山而不识宝。她居然真的就只利用这无垢灯帮助修炼?

  拈香向真一仙人叩拜行礼,正式行入门之礼的时候,勿乞不由得在心里一阵阵的冷笑。既然如此,他就替裂天剑宗受了这无垢灯的好处吧。小心的筹谋一番,这无垢灯他是一定不会留给裂天剑宗的。

  先天灵物和后天珍宝的差别就在于,先天灵物内蕴一缕先天之气。所谓的先天之气最大的功效,就是一旦修炼者和它长期相处,尤其是将其化为法宝祭炼进自身后,能逐渐缓慢的改变修炼者的体质,将他们从后天**凡胎转化为先天之身。

  诸如说,如果聂药女将离尘石长年累月的带在身边,她的身体就能逐渐转化为先天土行之躯,根本不需要修炼任何土属性法术功法,就能自如的呼吸土属性灵气,宛如天赋神通一样施展各种土属性道法神通。而后天的修炼者要是想要施展各种土属性的法术,又是念咒,又是掐手印,又是苦苦的熬练肉身法力,这其中的难度可就大了去了。

  先天灵物和后天珍宝的差距,就在于此。后天珍宝威力再大,也没有先天灵物这种改变自身资质的神效。而自身资质才是修炼者的根本,拥有先天之躯的修炼者,最慢最慢千年就能成就金仙功果,而寻常后天修炼者,想要修成一个三十六品最弱的天仙,平均也要两三千年苦功呢。

  回想着盗得经中关于先天灵物的描述,勿乞的心头一阵阵的火热。

  祭拜完了真一仙人,聂药女神情肃穆的又跪下向那幅巨大的画像磕了九个响头,随后喃喃自语的祈祷了一番,双手朝画像上打了一道灵光。画像上真一仙人掌心虚托的八卦阵骤然闪过一片朦胧霞光,一片人头大小,晶莹如玉,闪耀着三彩光芒的龟甲缓缓从画像中飞出。

  勿乞、聂白虹、鄣乐公主缓步退到了一边,在一旁静静的观看。

  聂药女深吸了一口气,无比严肃庄重的接过龟甲,然后转身看向了卢乘风。卢乘风不敢怠慢,他又急忙撩起长袍,毕恭毕敬的向聂药女跪下。聂药女满意的点了点头,双手捧着那龟甲肃容道:“乘风,这就是本门剑阵双绝之一的补天阵诀。老太婆的天性禀赋只能继承祖师传承的剑法一道,而这补天阵诀,就要依靠你来发扬光大。”

  感慨的抚摸了一阵龟甲,聂药女沉声道:“这龟甲不仅仅记载了补天阵诀全部阵道法门,更是一件难得的护身法宝。防御型法宝比之攻击性法宝更加罕见百倍,你修炼阵道,老太婆也没有飞剑赐你,你将它炼化了,也能有一手防身立命的本钱。”

  卢乘风无比恭谨的朝聂药女磕了几个头,双手接过了龟甲。他端重的说道:“弟子愧受了。阵法知道,是弟子最大的爱好,弟子一定会将补天阵诀发扬光大,为我裂天剑宗增光添彩。”略微顿了顿,卢乘风笑道:“另,弟子领地中,有灵石矿脉数条,藏量极大,品质极佳,弟子既然是裂天剑宗的门人,这灵石矿脉自然也要并入裂天剑宗的产业中。还请太上长老速速派人接管,负责开采事宜才是。”

  勿乞分明看到了聂药女和聂白虹眸子里闪过的一抹欣喜若狂的精光。

  这才是他们收卢乘风为徒的最大收获。聂药女和聂白虹的天资禀赋都决定了,他们更擅长驱动飞剑杀人,高深微妙需要长年苦心钻研的阵法之道,根本不是他们的菜。而裂天剑宗门下,也没有能够让他们放心的门人传承这阵法之道。用鸡肋一样的补天阵诀,换取几条储量极大品质极高的灵石矿脉,这笔买卖他们母子两太划算了。

  如今裂天剑宗的一应灵石供应都要依靠大燕朝皇室每年分拨的灵石份额,可想而知,身为大燕朝皇太子第三子的燕蠡,肯定掌握了灵石的分配大权,聂药女、聂白虹的亲近弟子心腹门人,就只能仰燕蠡鼻息获得几块灵石辅助修炼。这剑由心生洞府是裂天剑宗的重地,不是真正的铁杆门人,聂药女怎敢将他们带来此处?所以,缺少灵石就成了限制聂药女、聂白虹亲信门人发展的最大瓶颈。

  现在可好,卢乘风几条灵石矿脉送上,母子两可以甩开膀子大干一场,门内亲近他们的门人弟子,很快就会有大量的灵石辅助修炼,他们的修炼进度,马上就会得到一个飞跃。

  满意的叹了一口气,聂药女皱眉道:“只是,这灵石矿脉乃是大燕朝管制之物,老太婆派人去开采,怕是在朝廷那边,有点分说不过去。”

  勿乞当即在一旁大笑了起来:“太上长老说得什么话?我们公子自己领地上的矿脉,想怎么开采,想给谁开采,这不是一句话的事情?哪怕是大燕朝管制的灵石矿,毕竟是供应给了裂天剑宗,这也不是什么犯忌讳的事情。就算有人要在一旁呱噪,嘿,鄣乐,这事情你看呢?”

  鄣乐公主连连点头道:“这是自然,药女姐姐收了门人,在门人的领地上开采几条灵石矿脉,谁敢多说一个字?大燕朝其他仙道宗门,都在自己门人的领地上偷偷摸摸的开采灵石矿,也没见谁敢啰嗦。只是药女姐姐太本分了,所以没这么做,其实药女姐姐早就该这样了。”

  鄣乐公主的话天真烂漫不带丝毫心机,只听得勿乞等人连连苦笑。

  要不是有卢乘风这个凭空冒出来的燕乐公,聂药女母子两倒是想要收录宗室贵族为徒,但是也要有人敢真的拜入他们门下啊?有燕蠡在裂天剑宗坐镇,大燕朝众多贵族大臣的子孙,自然都是归入了燕蠡的门下,谁敢把一块灵石送给聂药女母子两?

  也只有卢乘风这样在大燕朝毫无根基,也没有太大利益纠葛的暴发户权贵,才会和聂药女母子两勾勾搭搭。用灵石矿脉换取实力强横的聂药女母子两为后台靠山,这也是卢乘风想要在大燕朝堂上真正立足不得不为的事情。没有一个强有力的靠山威慑他人,拓跋青叶的刺杀、秦清水的诬陷这样的事情,以后还不知道会有多少呢。

  总而言之,现在卢乘风进了裂天剑宗,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事情,再也没有比这更合适的了。

  楼阁内,所有人都在笑。聂药女、聂白虹母子两是长舒了一口气的笑,卢乘风是浑身轻松又带着无限希冀向往的笑,鄣乐公主则是有点傻乎乎的迷离迷糊不知道是笑什么的笑。

  所有人里面,只有勿乞的笑容最诡异,怎么看都像是一条要去偷油的耗子在贼笑。他一边开心的笑着,一边贼兮兮的不断瞥向无垢灯,笑得两排大牙都露了出来,在青幽幽的灯光下煞是醒目。

  三天内,一定要将无垢灯弄到手,勿乞暗自下了狠心。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