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一十一章 酒局(球月票,五月四号第五更)

第一百一十一章 酒局(球月票,五月四号第五更)

  一秒记住【供精彩。

  勿乞正要进入的这酒楼,高二十丈开外,通体用青灰色巨石搭建,造型古朴简陋,没有什么华丽的装饰。和四海集其他的楼阁比起来,就好像一根石器时代原始人使用的大石棒子,孤零零的杵在了一大堆精美华丽的瓷器中,说不出的碍眼和刺目。

  这酒楼粗陋的大门上方,挂着一块歪歪扭扭的厚木板,上面雕刻了‘英雄楼’三个大字。这字迹乍一看上就和鸡爪子划拉出来的,乱七八糟的难看到了极点。只有修为足够的人仔细运神凝视,才能看出字迹中蕴藏的一缕绝强意识,一股不依不饶,誓把天空都戳个窟窿的气概。

  眼看勿乞要走进英雄楼,海云天的脸色就一阵急变。他琢磨了一阵,急忙叫住了勿乞,匆匆的说了几句就要告辞离开。但是在转身离开时,海云天终于还是出自好心,急匆匆的给勿乞交低声咕哝了一番,然后才忙不迭的转身离开了这里。

  看着海云天仓皇离去的背影,勿乞不由得一阵好笑。他刚才告诉勿乞,这英雄楼古里古怪的邪气十足,在四海集,这酒楼最狼藉不堪,时不时的就有油烟酒气和大声喧哗扰邻。但是英雄楼的后台极其强硬,四海集官面上的大人物对这酒楼都是退避三舍,蓟都也没人敢来这里滋扰生事。

  曾经有某些诸侯国的公子王孙来英雄楼生事,结果被人生生打断了四肢丢了出来,事后这英雄楼依旧是开门营业,也没见出什么是非。海云天告诉勿乞,如果没必要,千万不要和这楼里的人发生任何纠葛。

  “这海云天,倒也是厚道的人。”勿乞晒然一笑,暗自盘算着,以后要再来买东西,还是直接找他就是了。至于说英雄楼的后台靠山和各种稀奇古怪的事迹么,看看刚才露头砸酒坛子的人就知道了——堂堂大燕朝上将军荆轲站在楼上砸酒坛,可想而知这英雄楼是什么来路。

  也许是凶名在外的关系,虽然已经是晚餐时分,四海集的其他酒楼饭庄,都已经是酒菜飘香人声鼎沸,英雄楼的一楼大堂里,却是鬼打得死人。进门的柜台上,一个雄壮如山,一身肌肉疙瘩都快要炸开的壮汉正拿着一柄屠刀在那里刮胡须,勿乞怎么看,这满脸横肉的家伙也不像是掌柜。

  大堂的四个角落里,同样是肌肉横生的几个伙计虎视眈眈的站在那儿。勿乞一进门,这些伙计就凶神恶煞般瞪了过来,目光须臾不离他身体上下。这些伙计乍一看上去都不起眼,但是个个都是先天锻体境界的高手,他们的目光锋利如刀,寻常百姓商贾被他们瞪一眼说不定就会内伤,难怪这里一个客人都没有。

  仔细审视了勿乞一番,这些伙计沉沉哼了一声,目送勿乞几人走上了楼梯,来到了酒楼的二楼。

  二楼大堂里,稀稀拉拉的坐着几桌子客人。这些客人清一色身穿青黑色软甲,外套披风,腰悬利剑或者单锋长刀,全部是宫禁卫的高手护卫。尤其是守在通向三楼的楼梯口附近的几个宫禁卫,修为都在先天胎息巅峰水准,一只脚都踏入了金丹境界。

  蒙小白等人被拦了下来,只有勿乞被允许踏上楼梯上了三楼。

  高有二十丈的英雄楼,总共就三楼。它的第三层是一个大通间,长宽三十丈高有十五丈的一个巨大空间。偌大的房间正中挖了个火塘,几根铁链从天花板上垂了下来,上面吊着一头烤得金黄酥香的庞大野牛,火塘里是一片用阵法激发的火属性灵石,均匀的火焰从灵石中不断冒出,烤得野牛‘吱吱’作响,不断有油脂一滴滴的落下。

  用火属性灵石激发的灵火烧烤,好大的手笔。勿乞看着那直径超过五丈的硕大火塘,不由得嘴角都抽搐了起来。用这手法烤一头野牛,得耗费多少灵石?用火炭不成么?

  不过,看看坐在火塘边软榻上的几个人,勿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光着膀子的高渐离在击筑高歌;同样光着膀子,露出一条大毛腿的燕丹抱着一条烧鹅在狂啃;在燕丹身边,几乎扒光了的上将军乐毅正通红着双眼,捧着一坛子烈酒狂灌。

  乐毅身边,那个相貌古朴大有豪侠之气,正咬牙切齿的用匕首削砍一个卤猪头的老人,应该是同样有上将军封号,并封大燕朝异姓王爵,领五郡封地的田光。

  面孔赤红,刚刚砸了一个酒坛子在大街上,狂叫勿乞上楼来的荆轲,正摇摇摆摆的在这屋子最里头的一个平台上,和一头身高两丈开外,浑身生长着青金色鳞甲的妖熊相扑。那妖熊双眸中透出凛凛青光,周身隐隐有光晕缠绕,分明也是结成了金丹,已经通了人性的妖仙,他正吐着口沫,和荆轲‘嗷嗷’大叫着扭成了一团,一人一兽相互扑击,震得屋子瑟瑟发抖。

  在那高两尺的土台边,领着一群彪形大汉围观的,正是大燕朝秦氏一族的始祖秦舞阳。容貌俊朗,身材高大英武,看似不过三十许人的秦舞阳拎着一个酒坛子,一边给荆轲打气鼓劲,一边畅怀痛饮,一双眼珠子不知道是酒精的缘故还是别的原因,已经变成了赤红一片。

  大燕朝开国皇帝燕丹,以及大燕朝地位最高的五大豪族的始祖。英雄楼是这几位人物在后面做后台,所以用火属性灵石烧烤野牛,算不得什么;把那些捣乱的诸侯国的王孙公子打断了四肢丢出来,自然更算不上什么大事。

  勿乞看了一眼这里自得其乐的一众人等,也不吭声,只是走到了火塘边,一屁股坐在了放声高歌的高渐离身边,拎起一个酒坛子,朝燕丹遥遥的敬了一把,然后举起酒坛,将坛子里起码三十斤烈酒一饮而尽。先天真水灵罡迅速裹住了涌入的酒水,将酒气急速分解。勿乞打了个酒嗝,喷出一口酒气,双眸骤然变得无比的明亮。

  这烈酒中混杂了不知名的药草,大补元气。勿乞这一坛酒灌下去,起码增加了他修炼的裂天剑宗奠基功法五行运气术三十年的修为。双目放光的勿乞大笑了一声,丢开空坛子,又拎起了一坛烈酒灌了下去。这种白白占便宜的事情可不多见,不趁机多喝几坛酒,岂不是浪费了这次的机会?

  燕丹笑了,他丢下烧鹅,抓起一坛酒和勿乞相互敬了一下,随后也将烈酒一饮而尽。

  重重的将酒坛子砸在地上摔成粉碎,燕丹大笑道:“小子,你叫勿乞?见丹,你不害怕?不下跪行礼?”

  勿乞已经狂灌了四坛烈酒,五行运气术修成的后天五行之气在经脉中急速流转,将烈酒中强大的药力不断转化为奔涌的真气。他看着燕丹大笑道:“这里是英雄楼,不是狗熊楼。嘿,英雄见了皇帝,就该下跪行礼么?若是如此,这英雄楼不来也罢,勿乞跑去皇宫里找皇帝磕头就是了!”

  高渐离骤然停下了击筑,看着勿乞大笑道:“说得好!这里是英雄楼,不是磕头楼,嘿!”

  丢下手中乐器,高渐离也拎起一坛烈酒,‘咕咚咕咚’灌了下去。

  偌大的屋子里,除了土台上正在和荆轲相扑的那熊妖恼怒的瞪了勿乞一眼,也只有秦舞阳目光不善的朝勿乞看了又看。其他人都是大笑出声,纷纷举起美酒畅饮。

  荆轲大喝了一声,将那熊妖一脚踢开了几步,擦着汗从土台上大步走了下来。那熊妖郁闷的仰天咆哮了一声,身体渐渐扭动,逐渐化为一条通体青黑色的彪形大汉,闷闷不乐的一屁股坐在了土台上。勿乞说的狗熊楼一词,可是大大的得罪了这头熊妖。

  拎起一坛酒,荆轲走到了勿乞面前,低头看着抱着酒坛子畅饮的勿乞大笑道:“小子倒是有趣,也有几分胆子。嘿,就我们的那些后人,一些不成器的东西,见了我们都两腿发软,你小子能在我们面前放声谈笑,倒也有种。”双眸中棱光骤现,荆轲望着勿乞大喝道:“燕不羁的那些私生子,是谁杀的?”

  荆轲一声大吼,震得英雄楼都跳动了几下。

  勿乞翻了个白眼,朝荆轲冷笑道:“就是为了这个问题?巡风司没能查清楚么?为了让我们公子继承燕乐公的爵位和官位,吕国铁家和卢氏联手狙杀那些公子,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荆轲双眸一凝,他冷笑道:“那些小子的死活我们不管,燕不羁的死,可和你们公子有关?”

  丢下酒坛,勿乞跳起来指着荆轲笑道:“上将军何出此言?不说其他,以铁家和卢氏的力量,能杀了燕不羁?上将军要查案,可不要从我们公子这里下手。勿乞承认,我们杀了一批还没得到承认的公子,但是前任燕乐公之死,和我们公子可没半点儿关系。”

  荆轲死死的盯了勿乞一眼,突然笑了起来:“是和你们无关,老子只是吓唬吓唬你,小子胆量不小。”

  勿乞深深的看了荆轲易衍,淡然笑道:“上将军叫勿乞上来,就是为了吓唬吓唬小子?就算上将军再穷极无聊,怕是也不至于无聊到这种程度罢?”

  燕丹站起身来,带着一股浓浓的酒气来到了勿乞面前。

  上下打量了勿乞一阵,燕丹沉声道:“大燕开国两千余年,宗室之人死伤无数。但是不羁孩儿,是第一个被刺杀的大燕宗室宗主,第一个被刺杀的大燕公爵。此案将由中丞高渐离、上将军荆轲亲手负责调查,你要负责协助他们,看看背后到底是谁敢对燕不羁下手。”

  燕丹的面色极其严肃,勿乞看着燕丹的面孔,突然轻声问道:“陛下,是在害怕什么?”

  勿乞轻轻一言,燕丹、荆轲、高渐离等人一起面色惨变。

  只听‘咯咯’几声响,燕丹等人脚下厚重的石板突然裂开了无数缝隙。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