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一十二章 熊青(续求月票爆发!3200票第六更!)

第一百一十二章 熊青(续求月票爆发!3200票第六更!)

  一秒记住【供精彩。

  “害怕么?”

  燕丹背起双手,呆呆的扭头看向了窗外一小块晚霞密布的天空。满天都是红光灿烂,密密层层的鱼鳞云一片片的铺了出去,大群大群归巢的鸟儿在云片中急速穿梭。几个巡风司的巡天鹰卫正带着周身蓝幽幽的光芒,在高空中盘旋,时而双眸中精光闪烁,望向下方各处。

  “小家伙,我燕丹拥有大燕数十万里疆土,诸侯国过百,尚未建国的大小城池数千,治下子民以百亿计。我燕丹麾下雄师千万,修炼者以十万计,结成金丹的人仙以万计。我燕丹自身苦修两千余年,修为已达金丹巅峰极限,一步迈出,就结成元婴,有逍遥长生之望。”

  深吸了一口气,燕丹死死的盯着勿乞冷笑道:“如此国势,如此修为,燕丹害怕什么?”

  看着燕丹严肃的面孔,闪烁的目光,眸子里那一缕游离不定的犹豫,勿乞深吸了一口气,沉沉说道:“若是不害怕,陛下为何如此紧张一个燕乐公的死?大燕承平两千余年,不见得一定会永远太平下去。人吃五谷杂粮,就有喜怒哀乐,各种恩怨纠结,难不成就没有人敢刺杀一个燕乐公?”

  勿乞继续说道:“燕乐公被人刺杀,实在太正常不过,可能是任何一个督抚八王下手,可能是任何一个诸侯国君下手,可能是任何一个宗室、任何一个权贵下手,也有可能是燕不羁偷了某个高手老婆,被人报复下手。死一个宗室公爵,陛下如此紧张,不是害怕又是什么?”

  淡淡一笑,忙里偷闲的抓起脚边一坛烈酒一口气灌进肚子里,勿乞打了个酒嗝继续说道:“陛下修炼了两千多年,已经是金丹极限?金丹人仙寿命八百,想必陛下用了无数延寿的灵药,才活到了如今。只是勿乞前几日看到陛下御剑飞行的英姿,散发的法力波动几乎相当百余名金丹人仙联手。”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勿乞直视燕丹的双眸轻喝道:“陛下若不是一直在害怕什么,为何心里会有如此的滞涨?陛下的法力修为可比百余金丹人仙联手,换了他人,早就十个元婴都结成了。陛下若不是害怕,若不是斩杀不了那心中魔头,为何在金丹极限境界踟蹰如此多年?”

  燕丹、荆轲、高渐离等人齐齐深吸气,他们身体内骨节错动,肌肉一根根的绷紧,发出宛如琴弦颤动般‘嗡嗡’声。燕丹双眸中透出雪亮的青黑色强光,死死的盯着勿乞冷声道:“燕丹心中有魔头?为何燕丹自己不清楚?两千余年苦修,不能突破金丹境界,只是因为,只是因为……”

  张了张嘴,燕丹茫然的抬头看向了头顶天花板。他实在是无话可说。金丹期人仙阳寿八百,正常修炼者八百年内要么结成元婴化为地仙逍遥长生,凭空增加三千年阳寿。要么早就身死灯灭,一缕魂魄早早的转入轮回之中。但是他燕丹也好,荆轲也好,高渐离也罢,他们体内堆砌的法力早就相当于正常金丹人仙的百倍以上,一身修为趋近变态的极致,却怎么也无法碎丹成婴。

  若不是因为他们是大燕朝最重要的几个核心人物,有大量的延寿灵药不断供应,燕丹等人早一千多年,就已经身化飞灰了。饶是你在金丹期就有了相当于元婴巅峰的强横法力又如何?元婴不成,他们的阳寿始终只有八百年,他们的神通实力也只是人仙中的变态而已。

  摇摇头,勿乞看了看燕丹,就转向了荆轲和高渐离。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好雄壮,好气概,英雄盖世,敢做屠龙一击。能唱出这样的歌,能做出这样的事,上将军和中丞都是人中豪杰,大智大勇大毅力,为何还看不透那一点心魔,不能再进一步?无非是碎个丹,结个婴罢了,还有什么好惧怕的?”

  高渐离也和燕丹一样张了张嘴,半天没能出一点声音。

  荆轲则是双眸中金光四射,他突然仰天笑道:“小娃娃说得是,老子当年就敢手持一柄匕首去刺杀他,如今还害怕什么?陛下,你如今拥有的大燕,可是当年的大燕?你如今拥有雄师千万,子民过百亿,还害怕那人不成?当年我们都能拼死一搏,何况如今?我们怕什么?我们怕什么啊?”

  高渐离也是一声长啸,啸声中隐隐有金铁交击声高亢入云。他厉声喝道:“荆轲所言极是,当年我们都能拼死一击,何况今日我们不见得不如他。陛下不要忘了,那人死后,众叛亲离,一个亲信心腹都没有,而我们有这帮兄弟在,有这股义气在,我们在一起,莫非还怕了如今的他?”

  荆轲、高渐离身上衣衫同时碎裂,两人身上大片大片的皮肤裂开崩解。他们裂开的皮肤下隐隐有莹白如玉的新生肌肤放出逼人的金色强光。隐隐的碎裂声从两人的丹田部位传来,强大得令人窒息的法力波动不断从他们体内一**的涌出,在英雄楼内肆意滚荡。

  英雄楼内突然喷发出大片霞光,无数符箓、阵图纷纷涌出,将两人散发出的法力波动牢牢的束缚在了楼内。任凭楼内已经被荆轲、高渐离散发出的法力波动弄得一团乱,楼外却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秦舞阳、田光突然仰天长啸,两人欢喜道:“小娃娃一言惊醒我等。今日的我们,不是当年的我们。今天的那人,也不是当年的那人。我们筚路蓝缕闯下这般基业,正是国势鼎盛兵强马壮,莫非还怕了他?”

  田光举起一柄蓝蔚蔚的长剑仰天喷出一道剑气,他身上皮肤也纷纷炸开,丹田内一股庞大的剑气呼啸而出。秦舞阳头顶长发丝丝竖起,他双眸喷出两道锐利如剑的强光,身周光晕一阵闪烁,也和其他几人一样,迅速进入了碎丹成婴的过程。

  燕丹呆呆的看着勿乞,过了许久,才突然大笑起来:“勿乞啊,勿乞,想不到你居然是我等勘破心魔得成地仙功果的机缘。是啊,丹怕什么?怕死么?当年丹人头被父王斩下,用金漆托盘送到了那人面前,丹的魂魄在人头中咆哮怒吼,却又能怎样?已经死过一次了,这两千多年来还看不破这一点,丹真是枉费了这两千多年的苦修。”

  比荆轲等人相比越发庞大浑厚的法力波动从燕丹体内缓缓荡漾开来,燕丹身上皮肤也一块块炸裂开,露出了下面新生的莹白如玉光焰耀目的肌肤。燕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用一种近乎沉醉享受的声音喃喃自语道:“来吧,来吧,如果你和丹一样,也来到了这里,就让我们继续我等宿命之战。这一次,丹势必要斩下你的人头,放在托盘中日夜欣赏。这一次,丹绝不会再输给你。”

  “今日的大燕朝,不是当年的大燕。今日的大燕朝的皇帝,是我姬丹,而不是姬丹的那父王。丹有兄弟,有义气,有宗族无数,有子民百亿,有无边国土,有雄师千万战将如云,丹还害怕什么?”

  狂笑一声,燕丹从袖子里掏出一块八燕禁牌丢给了勿乞,沉声喝道:“马义,记下旨意,封勿乞为大燕天运侯,食邑淮扬之阳一百三十城。”

  面色赤红,身高过丈的马义不知道从哪里转了出来,肃容应了一声。他看向勿乞的目光中尽是欣赏和艳羡,一通胡说八道就能忽悠得大燕朝最重要的几个人碎丹成婴,正式踏上地仙境界,还给自己弄了一个天运侯的封爵,食邑淮扬之阳一百三十城,这勿乞的运气简直好得让人愤怒。

  淮扬之阳,那是大燕朝最有名的鱼米之乡、商业中心之一,物产丰富也就罢了,每年的赋税收入都是一个天文数字。勿乞仅仅食邑一百三十城,每年从中得到的赋税大概能和寻常三分之一个郡的领地收入相比。在大燕朝内,除非是功勋世家和宗室出身,其他人想要弄一个最低的爵位都是无比困难,哪里有勿乞这样容易的,轻描淡写两三句话,就变成了一个侯爵。

  狠狠的瞪了一眼满脸是笑的勿乞,马义眯了眯眼睛。

  燕丹体内散发出的法力波动越来越强大,频率越来越快,他强行按住体内的法力潮汐,朝坐在土台上的那头熊妖招了招手:“熊青,你和你的几个兄弟,今日就归于天运侯麾下。小心勤勉办事,不许贪酒,不许胡乱伤人,不许半夜化为妖身后去皇室兽苑熊窝里厮混,明白么?”

  熊青所化的高大汉子呆了呆,皱着一张脸不情愿的来到了勿乞身边,瓮声瓮气的朝燕丹胡乱抱拳做了一个揖。燕丹朝勿乞笑了笑,指着熊青喝道:“这厮和他兄弟,一共是十二头化为人身的熊妖,皮粗肉糙,也有一点用处。你,也用得着他们,以后就让他们兄弟几个跟着你办事吧。”

  将熊青调拨给了勿乞,燕丹面色骤然一变,急忙下令勿乞等人速速离开,随后几道流光闪过,他和荆轲等人都纷纷化光遁得不知去向。碎丹成婴跻身地仙,是有雷劫降临的。燕丹他们不知道跑去了哪里,借助提前预备下的阵法禁制渡劫,哪里还有闲工夫和勿乞在这里磨嘴皮子?

  勿乞掂了掂手上八燕禁牌,不由得咧嘴大笑。有了这块金牌,他是绝对可以在蓟都横行了罢?

  再看看一脸不情愿的熊青,这家伙还有十一头兄弟?个个都是化为人身的熊妖?那就是十二头结成金丹的妖熊啊!妖怪,这可是真正的妖怪,勿乞还是生平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妖怪呢。

  只不过,刚才言语中无意中得罪了这头大狗熊,勿乞琢磨了一阵,用力拍了一把熊青的肩膀。

  “熊青大哥,以后跟着勿乞,大碗酒,大块肉,大刀砍人,勿乞包你过得称心如意。”

  略微一顿,勿乞又怪笑道:“有了八燕禁牌,熊青大哥半夜想要去兽苑熊窝里厮混,那是绝对没问题的,勿乞亲自帮你开道就是。”

  刚刚还憋着一肚皮火气的熊青闻言嫣然一笑,一把抱住了勿乞,连称好兄弟不迭。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