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一十三章 盗灯(五月五号第一更,继续求月票!)

第一百一十三章 盗灯(五月五号第一更,继续求月票!)

  一秒记住【供精彩。

  深夜,燕乐公府内传出了滚滚如雷鸣的鼾声,震得地面都在隐隐颤抖。

  方才勿乞回府,给卢乘风稍微提了提今天的奇遇。当卢乘风得知勿乞被燕丹钦封天运侯,得了一百三十城的食邑,还指派了十二头结成金丹的熊妖兄弟跟在勿乞身边听用时,不由得大呼痛快,急忙叫人准备了好酒好肉流水一样送上来。燕乐公府大摆酒宴欢庆勿乞今日的造化,结果就是在勿乞有意施为下,卢乘风、熊青等人醉得半死,如今全睡死在了房间里。

  那雷鸣一样的鼾声,就是熊青兄弟等人传出的。这十二头熊妖一醉酒会化身为熊,十二头身高在两丈、三丈不等的硕大黑熊在一起打鼾,那声音绝对会让神经衰弱的人痛苦得想要自杀。勿乞很恶意的揣测,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个缘故,燕丹才这么大方的将熊青兄弟丢给了自己?

  在后院湖泊中吸出了一片朦胧水汽,勿乞借着水汽遮盖,化身一道利箭,迅速遁出了燕乐公府,直奔城外白阳山而去。一出城,勿乞就架起一柄下品法器级的飞剑,化身一道三尺多长朦胧不明的剑光,小心翼翼的贴着草丛树木,一路飞向了白阳山。

  一边御剑飞行,勿乞一边连连惊叹今日的所见所闻。燕丹等人居然是因为心魔,而一直没有突破金丹境界。自己胡诌的几句话,居然能让他们顺利突破,真不知道他们这两千多年修炼都是去做什么了。还有就是熊青兄弟十二人,他们是妖怪,是真正的妖怪啊,结成了金丹的熊妖,这如果是在地球,铁定是被抓去切片研究的下场,说不定还得被关进铁笼子里,每天抽取几百毫升的熊胆汁。

  这可是成精的熊妖出产的熊胆汁,效力可比其他的普通黑熊强太多了。

  “妖怪,真的妖怪啊!”勿乞连连感慨,为这世界的神奇而叹喂不已。

  青色的天空中,有纤薄的白色云层缓缓飘过,大片繁星点缀天空,照耀得天地一片雪亮。勿乞驾着剑光在这静谧的夜里顶风飞行,只觉周身飘飘然有出尘之感。这么神奇瑰丽的世界啊,勿乞突然有一种明悟,他的脚步,绝对不仅仅限于这大燕朝,限于这小小的一片天空。

  未来的他,一定要循着盗得经内的各种记载,去各种神奇的地方去走走,去看看。他要站在这世界的巅峰,然后去欣赏更加瑰丽不可思议的各种奇异。大燕朝,只是一个开始,远远不是结束。

  双臂水灵脉中,两颗水属性金丹内不断涌出精纯凝炼的真元。在真元推动下,勿乞御剑飞行的速度可比独角麋鹿快了两倍不止。短短一刻钟,他就来到了白阳山的山门前,没有惊动任何人的长驱直入。

  白阳山的护山大阵是后来人增补的。大燕朝的阵法师所能掌握的最高级阵法也不过是八根阵图,勉强达到了八卦阵的水准而已。裂天剑宗并没有自己培养的阵法师,外聘的阵法师为裂天剑宗布置护山大阵也没尽心尽力,只是勉强布成了一个由五根主阵桩组成的‘逆反五行天火寒冰阵’而已。

  这样粗浅的阵法,勿乞无视而过。越过护山大阵,一路避开了一些小巧的预警禁制,小心的避开了十几队裂天剑宗夜间巡逻弟子,勿乞悄然来到了白阳山主峰下。

  四周静悄悄的渺无人迹,勿乞深吸一口气,身边突然荡漾起了大片水汽,化为几缕飘忽不定的流云,卷起他随着一阵夜风,轻盈的飘上了悬崖。勿乞的身体在水云中消失不见,盗得经内水属性遁法‘水云术’掩盖了勿乞的身影,他身体化为流云,就连悬崖上的大群白鹤都没有惊动,轻飘飘的一直到了崖顶。

  白日里被鄣乐公主无意中招来的雷霆轰得稀烂的崖顶已经填平,只有那些被雷电轰碎的古松没有了踪影。崖顶无人,勿乞也没有丝毫犹豫,他抬头看了看天色,急忙蹿进了剑由心生洞府,大步走过了洞府内的数重禁制和阵图。外层的三重幻阵迷阵宛如无物,内层的由一百零八根阵桩组成的大阵在勿乞熟练的灵诀操控下,也没有发挥任何作用就被他轻松度过。

  在这一刻,双眼发光的勿乞深深的感激传给他盗得经的那人。没有盗得经内高深微妙浩如烟海的阵法精义,他怎么可能如此轻松的进来这里?毕竟这是大燕朝仙道十三宗门排名第一的裂天剑宗核心腹地。

  悄然进了洞府,勿乞一步迈过了那条灵气充沛得不像话的小河,并没有走那条上面起码设置了十八处预警禁制的玉桥。洞府内灵气充沛,天地灵气凝成了白雾四处飘荡,勿乞身化白云随着灵气凝成的白雾迅速在洞府内转了一圈,很快就弄清了洞府内诸人在做什么。

  聂白虹不在洞府内,他应该有自己的掌门居所。洞府内有金丹人仙十六人,其中金丹中期的二人,其他十四人都刚刚结成金丹不久。所有人都分别占据了一处楼阁打坐运气,做修炼者夜间性命交修的功课。洞府最深处,一处开凿在山壁内的小型炼器房内,聂药女则正在借助地心熔岩之火,炼制三柄火光四溢的飞剑。

  因为地心火元力过于强烈,奔涌的火气四散,几乎冲散了隐身水云的关系,勿乞偷偷的张望了一眼正在全心练剑的聂药女就不敢多看,匆匆的离开了炼器房。匆匆一眼,勿乞对聂药女的炼器水准也有了几分盘算,材料都是很不错的材料,三柄飞剑使用的都是万年以上的地心熔岩雷火砂提炼的火雷红孩铁,性质至刚至阳,是铸造火属性法宝的上好材料。

  但是在聂药女手上炼出来的三柄飞剑,顶天能有上品法器的水平,完全就和使用的材料、辅料不相匹配。看聂药女辛苦得汗流浃背的模样,就知道她已经耗费了全部的心神在炼制这三柄飞剑,可是炼器也是需要天赋资质的技术性活计,聂药女如此辛苦的炼剑,最终也就是三柄无限接近下品法宝的上品法器罢了。

  以勿乞继承了盗得经的眼光,上品法器,他甚至是不屑于偷盗的。

  摇摇头,勿乞转身进了剑阵无双阁,缓步到了正中供奉的真一仙人画像前。看了一眼骑在蛟龙身上,面容模糊的真一仙人,勿乞长身朝他做了一揖,随后脚下一片水云涌出,悄无声息的托着他飞到了屋梁柱上,小心翼翼的接近了无垢灯。

  “一盏无垢灯中,有先天灵物三种。如果这三种先天灵物都是真一仙人留下,那他的品级,起码是传说中的太乙金仙一流。先天灵物啊,不是太乙金仙,怎么可能弄得到手?又怎么可能这么大方的留下来给自己的后生晚辈?”

  “但是,堂堂太乙金仙的洞府,留下的护洞阵法实在是差得可以。留下的剑诀法门,居然还欠缺了土、火二相的剑诀。这是有意和后生晚辈开玩笑么?留下三件先天灵物,却连传承的五行剑诀都少了两门。”

  “燕丹他们,确定就是我知道的那个燕丹,是我知道的刺秦皇的荆轲、高渐离。但是他们怎么到了这里?而且燕丹白日里说,他的人头被自己父王斩下送到了秦皇面前,他的魂魄还在自己人头中,清楚的看到了这一切。他已经死了,怎么还会出现在这里?”

  一边翻腾着各种各样的念头,勿乞一边小心翼翼的拆卸无垢灯。

  掌心一翻,大缠丝手悄无声息的发动,先天离尘石中的一缕先天戊土灵气被勿乞吸入体内,迅速存储在了双臂土灵脉中。随后他的掌心贴近了先天醒神木,将里面一缕先天青木灵气吸入了双臂木灵脉中储存。

  采了土、木两缕先天灵气,勿乞只觉周身一阵阵的清爽。两缕先天灵气一进入他身体,就开始和他的肉身相融合。先天戊土之气让勿乞的**力量越来越强大,让他的身体越发的壮硕有力;先天青木之气让他的身体回复力越来越强,蕴藏的生命力越来越旺盛,而且青木生风,风雨化雷,勿乞的灵敏度以及肌肉的爆发力都在一丝丝的向上增加。

  最后就剩下了威力最强大、最罕见的禁律神炎。

  勿乞带着七分的忌惮心,小心翼翼的从禁律神炎中抽取了一缕先天丙火灵气融入火灵脉中,然后咬咬牙齿,一口气深深吸进,眉心一道灵识卷出,将那拇指般粗细、长一尺二寸的紫青色神火吸入了识海。无量紫青色神炎在勿乞广大的识海中疯狂炸开,无数火光四射。勿乞识海中那一汪绵延数千丈的水波骤然泛起滔天大浪,迅速裹住了这一团暴乱的神炎,将无数散开的火光强行归于一体。

  勿乞的精神力迅速的消耗,他不断的以精神力在识海中凝结出一个个玄奥的符印,配合着识海中的水波镇压了禁律神炎。这些符印都来自于盗得经的传承,专能禁锢天地一切有形无形的阳火、阴炎,是世上最精妙的御火神诀。

  一百零八个纯粹由灵识结成的赤红色符印团团裹住了识海中的禁律神炎,勿乞终于松了一口气。

  看看外形保持完好,除了三道先天之气被勿乞盗走,顺便连禁律神炎一并偷走的无垢灯,勿乞急忙从储物戒指中掏出了白日里在四海集采购的各项材料。以万年不灭的鲛人油为灯芯,配合数种材料为燃烧的辅料,一缕紫青色火焰又在无垢灯中燃烧起来。

  随后是以断虫魂、隔尘障、金蛛丝等材料,在无垢灯上布置了一个小小的阵法禁制。勿乞顺利的完成了盗取先天灵物的任务。以这些珍稀之物为材料布置一个隔绝尘土、镇定心神的禁制,也能发挥出原版的无垢灯三成左右的功效。只要鲛人油不干涸,就绝对没人发现无垢灯已经不是原装货。

  但是一滴鲛人油就能燃烧百年,勿乞在无垢灯中加注了二两鲛人油,足足能让灯火万年不灭,短期内他才不担心有人发现无垢灯被窃的事情。

  满意的看了一眼自己布置的禁制,勿乞悄无声息的化为一缕流云遁出白阳山。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