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一十四章 人头(五月五号第二更,3400票!)

第一百一十四章 人头(五月五号第二更,3400票!)

  一秒记住【供精彩。

  清晨。

  昨夜鄣乐公主回宫时,因为和熊青口角,心情郁闷的鄣乐公主仰天长啸一声,结果蓟都方圆百里内就下了一夜的暴风雨。大清早的时候,应该是鄣乐公主心情恢复的关系,云散雨收,东边天空露出了一片红光,又是一个好天气。

  一夜的风雨将蓟都刷洗得干净宜人,空气中尽是清新的水气,站在屋顶上面朝东方调息运气的勿乞心情大好,只觉浑身每个细胞都在欢呼雀跃。土、木、火、水四大先天罡气在双臂灵脉中奔流不息,土之厚重,木之活力,火之热烈,水之轻灵,四种美妙的感觉在体内不断翻滚,勿乞双眸中隐隐有四色祥光隐现,周身充盈着含而不吐的强大力量。

  距离得到无垢灯中三大先天灵物已经一个月。因为有水源篇奠基的关系,加上水灵脉中已经结成了两颗水属性金丹,勿乞修炼土源篇、火源篇、木源篇的速度绝对是一日千里,每日都有极大的进展。如今这三篇功法都已经修炼到了先天养脉阶段,周身经脉由分别由三属性先天灵罡仔细的淬炼了上百次,勿乞的经脉强度、柔韧度,几乎达到了元婴期地仙的水准。

  此刻站在楼顶,面对东方朝霞吞吐每日天地滋生的第一缕先天朝霞紫气,勿乞身周气流滚动,身体飘飘欲飞,直如要腾云直入九霄。过了足足一刻钟,当朝日从东方地平线上升腾而上,放出无量红光照耀天地时,勿乞才缓缓收功,嘴里鼻腔中喷出三道白气直喷出了一丈多远才缓缓消散。

  身边瓦片一响,卢乘风也纵身跳上了屋顶,草草的对着东方做了一番吐纳功夫,这才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长叹了一口气:“以后,能不让熊青和鄣乐公主碰面,那是最好。那莽货言语中容易得罪人,昨天不是你拉着,鄣乐公主真要生劈了他!”

  用力舒展了一下身体,灵识透入储物戒指,看了看戒指中堆积如山的各色上品灵石,勿乞无所谓的说道:“没事,没事,鄣乐公主面恶心软,说是要杀人,其实下不了手。她也知道熊青兄弟几个就是一群没脑子的蠢货,怎会和他们计较?”

  储物戒指内,堆满了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的上品灵石。这些灵石有一些是卢乘风领地上开采出的灵石矿,有一部分是勿乞如今的食邑淮扬之阳一百三十城上供的礼物,还有一部分是鄣乐公主这个月来偷偷摸摸送给勿乞的——她知道勿乞在修炼裂天剑宗的五行运气术,唯恐勿乞进度慢了,所以忙不迭的将五种属性的灵石都给勿乞送了许多。

  最难消受美人恩啊,勿乞打量着戒指内的各色灵石,很有点幸福的苦恼。他下定决心,如果下次熊青再在酒后胡说八道,说什么要勿乞和鄣乐公主赶快上床生娃之类的话,他一定会亲自找根铁杠子,好好的让熊青明白什么叫做臀痛!

  “这些话,私下里和我说就可以了,何必当着人家鄣乐公主的面胡说八道?人家小姑娘面嫩,你这莽货熊精不是自讨苦吃么?”想想昨夜被一通狂雷劈得皮焦肉烂的熊青兄弟几个,勿乞只是连连摇头。

  卢乘风也伸了个懒腰,望着天空一群高飞过去的鸟群笑道:“也是,鄣乐公主明知道熊青他们是什么人,也不会真的把他们怎么样。熊青兄弟们,怎么都是陛下亲自册封的皇室供奉,也不怕鄣乐公主真下令杀他们的头,吃点皮肉苦头,他们皮粗肉糙的也不在乎。”

  两人正在这里讨论昨夜熊青一句话让鄣乐公主发飙的情形,下面后园里,已经传来了熊青兄弟几个晨练的动静。十二头身高在二丈到三丈不等,通体青黑,密布着鳞甲和黑毛的异种暴熊恢复了本体,磨牙擦掌的在后园里相互扑击殴打,好好一座后花园被撞得花木碎裂一片狼藉,地面隐隐震动宛如地震。熊青一群莽货晨练就好像和死敌拼命,每一招每一式都用足了力气,看得勿乞都是眼角直抽搐。

  一声巨响,熊青最小的弟弟熊不饱惨嚎着被三个兄长联手一熊掌拍飞了近百丈远,当场一口血就喷了出来。卢乘风看得浑身一哆嗦,下意识的跳下屋顶转身就走。这群莽货又打上了瘾头,一旦发狂,那是六亲不认无差别全力攻击,好几次差点没被他们打死的卢乘风,再也不敢在他们身边凑合。

  看到熊不饱那等惨状,勿乞也是激灵灵一个寒战,急忙转身就逃。一边追上卢乘风,勿乞一边大叫道:“今天高令国和离山国争夺苍狼江上游金矿的事情,可得左国正府做出裁决了。那金矿到底是划分给高令国还是离山国,或者让他们均分,这可得马上弄个对策出来。两国三十万大军,可早就隔江对峙,就要动手开战了哪!”

  卢乘风脚步一停,眉头深深的锁了起来,两人一边并肩往外走,一边商量着对这件事情的处理意见。

  身为大燕朝左国正,负责大燕朝西方三十七诸侯国的各种国务监察和调解重责,两国相争,争夺各色矿产资源的案子,也是需要宗主国的主管国正府进行调解的。但是这种争执往往牵涉到巨大的利益,争执的双方不是两个私人,而是两个拥有强大国力的诸侯国,这一个处置失当,就是天大的麻烦。

  一路商量着,勿乞、卢乘风都有点头痛。两国争夺金矿,这个案子是半个月前提交上来的。但是提交的资料含糊不清,苍狼江上游那一块山林到底属于哪个国家都没弄清楚,这样的葫芦案,让卢乘风怎么判?

  计议了一阵,眼看就要到燕乐公府大门口的时候,勿乞长叹一声,双手一摊冷笑道:“不如这样,他们不是双方一共出动了三十万大军对峙么?让他们三十万大军开战好了。以三日为限,按照死剩的士卒数量划分金矿的利益分成比例,这样公平合理。”

  听了勿乞极端不负责的话,卢乘风差点没摔倒在地,他恼怒的斜睨了勿乞一眼,低声骂道:“你怕陛下不找我的纰漏不成?这主意,做不得,万万做不得。”

  勿乞耸耸肩膀,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说到燕丹,勿乞也觉得奇怪。一个多月前,燕丹他们的确是进入了碎丹成婴的过程,这几日,燕丹已经开始正式上朝了,却没有传出他和荆轲等人结成元婴的消息。难不成他们有意隐瞒了这个事情?勿乞对此虽然有点疑虑,但是还没蠢到到处打探这个事情的程度。他只是将这事藏在了心底,静静的看燕丹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鄣乐公主结成金丹都大肆庆祝了一番,这一次这么多人一齐结成元婴,居然没有丝毫动静,实在古怪。

  带着疑问走出燕乐公府大门,恰好看到门前大道上,一列黑漆马车正快速朝燕乐公府行来,一路喝退了几位正要赶去自己衙门的大臣队伍,带着一股子毫不遮拦的嚣张气焰,径直来到了门前。

  那些被大声呵斥,被逼带着随行护卫避到路旁的大臣似乎也认出了这支车队的主人是谁,一个个面带怨怒之气的远远躲闪开,更有几个大臣不断朝这边看了过来,对着燕乐公府指指点点的谈论着什么。

  看着那队马车,勿乞轻咳了一声,张虎、胡威率领大批护卫冲下台阶,拦在了车队面前。罗克敌、马良一左一右护住了卢乘风,罗克敌厉声喝道:“来者何人?速速停下车驾,此乃燕乐公府,不得冲撞!”

  那车队好生蛮横,虽然有张虎等护卫拦在了车前,他们依旧做出一副收不住缰绳的架势朝前狂奔了数丈,逼得张虎等人连连后退,一直退到了府门前台阶上。最前面的那辆黑漆马车拉车的四头狂贲兽一直踏上了燕乐公府门前的台阶,这才气鼓鼓的打着响鼻缓缓停下。

  勿乞双眼一瞪,身边寒芒一闪祭出贪狼剑就要一剑斩下,卢乘风已经上前了几步,瞪着那辆几乎冲上台阶的马车轻喝道:“阁下未免太骄横跋扈。驱车直冲本公府邸,意欲何为?”

  那些马车的车门突然开启,鱼贯走出了数十名黑甲护卫。居中的一辆马车上,一条猩猩红地毯滚了出来,一个肥头大耳身穿金色冕服,手持一根银色手杖的老人缓步踏着地毯走了出来。这老人抬头看了看勿乞和卢乘风,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抖手将一个尺许方圆的木匣子丢向了卢乘风。

  卢乘风身体一闪,避开了那黑漆木匣子。

  勿乞上前一步,一把接住了木匣,毫不犹豫的打了开来。木匣子里垫着白色的绫罗,上面端端正正的搁放着一个面皮红白,宛如生人的人头。看这人头的模样,大概就是二十岁许的青年,生得英俊英武,好一副小白脸的容貌。只是这样的一副好容貌被放在了木匣子里,就带上了一股子诡异的气息。

  勿乞的脸色沉了下来,他看着那肥胖老人怒道:“大清早的送死人头,阁下有意触我们霉头么?”

  那肥胖老人又咳嗽了一声,无比倨傲的斜瞥了一眼勿乞,淡淡的说道:“原来是天运侯啊,嘿,到了现在,蓟都内还没人知晓为什么陛下突然赐封你一名不见经传的小儿为侯!只不过,都说天运侯运道无双,今日看来,果然如此。”

  冷笑了几声,肥胖老人沉声道:“这人头,是拓跋木香的人头,是本公亲外甥的人头。”

  面色古怪的朝卢乘风看了看,肥胖老人沉声道:“还请燕乐公告诉秦清水那条疯狗,本公和燕乐公不羁之死无关,不要再找本公麻烦。为了拓跋木香能继承燕乐公遗留的职位,本公长子拓跋青叶已经被杀,他秦清水如果再找本公麻烦,休要怪本公和他没完!”

  拓跋木香?拓跋青叶?勿乞突然知道了这老头是谁。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