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一十六章 秘议

第一百一十六章 秘议

  一秒记住【供精彩。

  一声娇慵无限的呻吟声从葡萄架后一间小巧的精舍里传来。香风浮动,一个身披粉红色轻纱,除此以外周身不着一缕的美貌女子缓步走了出来。这女子好像刚刚沐浴过,披散的长发上还带着晶莹的水珠,袒露了大半的胸膛上,也有水珠正缓缓的滑下。

  从勿乞的角度看不清这女子的面孔,只能看到她那好像水蛇一样灵活的细腰一扭一扭的到了秦清水身边,然后一屁股坐在了秦清水的怀里,亲热的搂住了秦清水的脖子。‘呜啊’,重重的在秦清水脸上亲了一口,这女子亲亲热热的叫道:“秦大侯爷,刚才那肥猪,就是献国公?”

  秦清水一把将女子身上的轻纱扯掉,双手在她身上用力的抓捏起来:“少说废话。燕国公身边的门客当中,罗克敌和马良,是你曾经的属下?还有没有办法控制他们?如果能,就给燕乐公栽赃,把燕不羁被杀的大罪扣在他和他母族的头上,一个解了本侯当前的困局,一个也免了你吕国倾覆之祸。”

  一听秦清水的话,勿乞顿时明白了这妖艳女子的身份。果然是吕国的滢川公主,颐侯柳随风的生母,罗克敌和马良曾经的主母。奇怪的就是,吕国距离蓟都万里迢迢,卢乘风继承燕国公的爵位也就一个多月,她怎么就这么及时的赶到了蓟都?、

  滢川公主轻叹了一口气,无比怨毒阴狠的抱怨道:“那两个背主小人,还指望他们作甚?如今卢乘风继承了燕乐公的爵位,有了一批宗室的追随,又是手掌大权的,滢川哪里还能控制他们?他们怕是早就忘记了滢川这个主母的模样了。”

  身体用力的在秦清水身上扭动了几下,滢川公主娇声娇气的说道:“翟清侯,大侯爷,你可是堂堂中风卫大巡狩,就不能制造点证据,把刺杀燕不羁的大罪扣在卢乘风那小儿头上?只要确定了是铁月舞那个贱人主持了对燕不羁的刺杀,巡风司抄了铁家,把所有人灭口了就是。”

  滢川公主一边轻吻秦清水的身体,一边轻轻的说道:“铁月舞还没回到吕国,铁家的气焰已经嚣张无比,如今源阳侯铁老匹夫正在整肃兵马准备造反。侯爷,吕国每年给侯爷这么多的供奉,侯爷可万万不能让铁家夺了吕国的基业哪!”

  “难不成我不知道么?可是,你叫我怎么下手给他栽赃?你吕国只是大燕朝诸侯国中的三流小国,区区铁家,哪里有力量刺杀燕不羁?燕不羁真的是这样好杀的,不仅仅是他,其他前国正、后国正、右国正,早被人杀了一百次。”

  气喘吁吁的抱住了滢川公主的头颅,秦清水咬牙道:“四大国正主掌大燕朝过百诸侯国的监察大权,位高权重,不知道多少诸侯国的国君盯着他们呢。不要说你们吕国区区一个源阳侯,就是献国公想要刺杀燕不羁,也不是这么容易的!这里头的水,深着呢。”

  秦清水爱怜的抚摸着滢川公主的面孔,低声说道:“想要把黑锅扣在他们头上,不成的。还得找个合适的人才成。陛下已经注意到了燕不羁被刺杀的案子,如果本侯敢在里面胡作非为,不提出一点确凿可信的证据,本侯哪日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滢川公主一对秀眉蹙成了一团,她无比哀怜的看着秦清水长叹道:“侯爷,您可是巡风司中风卫大巡狩,手掌重权,难道栽赃嫁祸的手段都不成么?如果不尽快解决了铁月舞那贱人和她身后的铁家,滢川未来可就真的无家可归了。吕国若是改姓了铁,侯爷叫滢川怎么办?”

  幸好勿乞识海中禁律神炎神妙无方,这股邪火一生,禁律神炎立刻放出青紫毫光照耀勿乞识海,滚滚热流从识海直透周身,瞬间绕着勿乞身体转了三周。因为滢川公主不知名媚功引发的心火骤然熄灭,勿乞的身体迅速恢复了正常。勿乞额头上出了一大片冷汗,这滢川公主的媚功实在是了得。

  他在这里赞叹滢川公主的媚功,院子里十几颗古松上突然‘噼里啪啦’摔下来了十几个身披青色披风的男子。这些男子一个个痴迷的看着滢川公主,更有几个面皮发赤,‘嗷嗷’叫着就要向滢川公主扑上去。

  滢川公主娇呼一声,娇小的身体骤然团起,缩在了秦清水的怀里。

  秦清水勃然大怒,他厉声喝道:“一群没用的东西,本侯养你们还有什么用?是让你们来出丑的不成?拉出去,重责三百大棍,拉出去,重责三百,不,五百大棍!”一群如狼似虎的巡风司兽武冲进了院子,抓起这些从树上摔下来的眼线就拉出了院落。很快院子外面就响起了沉重的棍子和**接触的闷响,那些被媚功迷惑了心神从树上摔下来的眼线纷纷惨叫起来,但是惨叫声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短短几句话的功夫,十几个眼线已经被活活乱棍打死。滢川公主躺在秦清水怀里,娇声滴滴的赞扬秦清水的男儿气概和英雄本色,勿乞则是趴在树冠上连连摇头。如此御下,秦清水这中风卫大巡狩是怎么坐稳了他的位置的?如果他不是秦舞阳的嫡亲后裔,怕是早就被人赶下了高位,甚至还有性命之忧。

  不管秦清水如何管理属下,听他和滢川公主、拓跋獒的秘议,勿乞大致猜出了秦清水在这件事情里扮演的角色。拓跋獒是一心一意要争夺燕乐公的爵位,但是卢乘风居然第一个进了蓟都,故而拓跋獒找到了秦清水,要他帮助灭杀卢乘风,以便让拓跋木香上位。所以才有了拓跋青叶诱杀卢乘风,秦清水偏帮拓跋青叶,居然要当场逮捕卢乘风的事情。

  等卢乘风顺利继承了爵位,燕丹开始关注燕不羁被杀一案时,拓跋獒为了撇清自己,忙不迭的杀了拓跋木香向卢乘风示意,同时很不够义气的要秦清水自己把所有的首尾处置干净。

  这时候,滢川公主找到了秦清水。两人应该是老姘头的关系,因为卢乘风继承了左国正、燕乐公之职,铁月舞的母族开始在吕国磨刀赫赫,意图对吕国国君下手。为了自救,滢川公主必须对付卢乘风。但是她区区一个三流诸侯国国君之女的身份,如何能对付得了身为燕乐公的卢乘风?

  无奈何,滢川公主只能求秦清水出手构陷卢乘风。

  可是有燕丹亲自关注燕不羁被刺杀一案,借秦清水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胡乱构陷人。

  滢川公主在秦清水怀里又是撒娇,又是哀求,用尽了风流手段想要秦清水答应她帮她对付卢乘风,就算不能置他于死地,起码也要卢乘风许诺,不要让铁家在吕国做得太离谱。滢川公主撒了一通娇,最终给出了她的底线条件——如果铁家能安分守己的不谋夺吕国国君之位,吕国国君甚至愿意将一半国土割让给铁家,让他们自成一国。

  秦清水只是含糊其辞的用燕丹来搪塞滢川公主,一个上午的功夫,一丝不挂的两人在凉榻上也不知道折腾了几次,秦清水占足了便宜,滢川公主使出了全部解数,却始终没有赢得秦清水哪怕一句承诺。

  足足在滢川公主身上发泄了七八次,最后实在连抬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秦清水这才搂住了滢川公主,嘻嘻哈哈的给她出了个主意:“好了,好了,本侯这里有陛下亲自盯着,巡风司在大燕朝也不能一手遮天,中丞高渐离手上,还有一个有权监察巡风司的秘谍衙门呢。”

  叹了一口气,秦清水亲吻着滢川公主的面颊,低声吩咐道:“有‘燕子’盯着,本侯真不能胡乱的给卢乘风栽赃定罪。你想要保全吕国,就按照我的话去办,先去找国宗大人燕兴公虞玄,然后么……”

  秦清水凑到滢川公主耳朵边,用传音之术给滢川公主秘密交代了一番。

  滢川公主身体一僵,脸色变得极其的难看。秦清水却不考虑滢川公主是怎么想的,又在她身上占足了便宜后,在两个少女的服侍下穿上了衣服,也不管滢川公主,就这样扬长而去。府邸里所有的眼线密探纷纷跟着他离开了这座院子,就连被打死的十几个眼线的尸体也被收拾得干干净净。

  滢川公主躺在凉榻上发了一阵呆,突然阴恻恻的笑了笑,低声的骂了起来。

  “秦清水,滢川要灭了你九族。”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