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巨阳

第一百一十七章 巨阳

  一秒记住【供精彩。

  滢川公主的车驾离开了刚才那宅院。毕竟是吕国的公主,自然无法和拓跋獒这样的大国君主相比。滢川公主的车驾极其低调,只是一辆普通的双轮清漆木板车,车边跟了四个护卫,车内除了滢川公主外,就只有两个近身的侍女。这样的车驾,在蓟都内甚至显得有点寒酸,极其的不起眼。

  离开了宅院,车驾绕着蓟都内二城转了几圈,转过几个大街小巷后,车驾顺着大道出了城门,在内三城又转了一圈,这才从东边的一个城门处径直来到了内一城。

  一路上换了好几身衣衫,一直跟在车后的勿乞不由得连连摇头。滢川公主的经验比起拓跋獒可是差了老远。为了甩掉眼线,她也有意在路上绕了这么多圈子,而且尽找那些比较偏僻无人的街道行走。但是这样一辆近乎寒酸的车驾在内城乱走,其实更加引人注意。

  车驾在内城乱窜,勿乞倒是不以为然,但是当滢川公主的车驾径直进了内一城,也就是紧靠着皇城的那一重内城时,勿乞顿时大吃了一惊。内一城内居住的,都是大燕朝核心宗室,诸如督抚八王这样的人物,或者比督抚八王资格更老、辈分更高的宗室就居住在内一城。滢川公主进内一城来,莫非她还和这样的核心宗室有交情?

  沿着内一城青燕大街自东向西行了几里,转进一条名叫青云胡同的岔道,滢川公主的车驾停了下来。

  在内一城跟踪滢川公主的难度极大,路上的城防军士卒就不说了,空中往来的巡天鹰卫就足足有十几人,时刻监视着地面的任何动静。内一城内众多宗室府上的亲兵护卫,也都不时出入,街道上哪怕多一个眼生的人物,都会引来这些人的询问。最终勿乞被逼无奈,只能施展土遁,一路跟在了滢川公主车驾后。

  他也注意到,滢川公主的车驾上,有一个小小的盾形徽章。沿途的城防军士卒也是看到了这个徽章,才没有拦下她的车驾。若非如此,以她这样一辆寒酸的马车,怎可能进得内一城?

  滢川公主车驾停下的地方,是一座府邸的侧门,距离正南方的侧门足足有一里半的距离。这座府邸的面积极大,比虞玄的那座公爵府还要大上许多。勿乞藏身在地下,灵识透出地面朝侧门左侧的一块竖匾扫了一下,不过尺许见方的竖匾上小小的雕刻了‘仁王府’三个鎏金篆字。

  仁王燕仙尘,大燕朝督抚八王之一。和燕河洛一样,也是燕丹嫡亲的曾孙。但是燕仙尘的年龄可比燕河洛大了不少,他是大燕朝如今督抚八王中资历最老的一位,坐在仁王位置上已经有五百年,修为也达到了金丹境界,是督抚八王中威望最高的亲王。

  如今大燕朝内的实权人物,国宗燕虞玄虽然辈分是燕丹的孙儿一辈,但是说到年龄,还是仁王燕仙尘的年纪最大。他在大燕朝内经营了数百年,除了皇太子燕齐君稳稳压过了他一头,燕齐君基本上就是除了燕丹、燕齐君之外,大燕朝廷上权力最大之人。其他几位督抚朝政的亲王要联起手来,才能和仁王燕仙尘相抗衡。

  就说大燕朝三相九卿中,除了中丞相高渐离是燕丹身边的老人,其他左右二丞相和九卿中的司寇、司马等好几位朝堂重臣,都是出自仁王燕仙尘门下。数百年利益纠缠,仁王燕仙尘掌握的权势,简直不是一般人所能想象的庞大。

  勿乞外放灵识怔怔的在仁王府三个鎏金篆字上扫了又扫。没看错,这里是仁王府。滢川公主和仁王燕仙尘有交情?或者只是和他府中的某人有往来?秦清水不知道和滢川公主说了什么,要她去找燕兴公虞玄,但是她居然直接找上了仁王燕仙尘,这让勿乞都吓了一大跳。

  既然她要找的人是燕仙尘,那她刚才在内城这么一阵乱逛是干什么?故意耍人玩呢?

  车帘子一动,滢川公主走下了车驾。她昂着头,在两位侍女的搀扶下,径直走进了仁王府的侧门。门前已经有一个身穿红袍的内侍太监带着几个年纪不超过十岁的小太监等候在这里,看到滢川公主,这个在仁王府地位显然不低的内侍太监急忙笑呵呵的向她行礼不迭。

  “刚才可有动静?”滢川公主昂着头,淡淡的问了一句。

  “有几个不开眼的跟在公主身后,现在都拿去填护城河了。”那内侍太监急忙回禀道:“有五人是献国密探,还有七人是巡风司所属。现在他们都已经沉在了河里,不会再给您添麻烦了。公主放心,除了该知道的人,不该知道的人,绝对不会知道您来了这里。”

  滢川公主点了点头,娇笑着伸出手指刮了一下那内侍太监的下巴,一路娇笑着走进了侧门去。

  勿乞正要跟着滢川公主遁入仁王府,却惊讶的发现,那个应该早就斩掉了烦恼是非根,应该对女人没什么感觉的内侍太监,正努力的吞了几口吐沫,贪婪的看着滢川公主不断扭动的翘臀,带着怪异的笑容跟在了滢川公主身后。这哪里还是什么太监?分明就是一个欲念旺盛的壮汉才对!

  “古怪,古怪!”勿乞喃喃念叨了几句,急忙在地下遁入了仁王府。

  不愧是大燕朝资历最老的督抚国政的亲王,仁王燕仙尘的府邸里门禁森严,地面天空都有重重禁制保护。勿乞在地下一路行来,仁王府地下百丈左右,被三重九宫级防御阵法禁制裹得结结实实。而且阵法分明有阵法师坐镇,一道道强大的法力波动在地下不断流转,时刻监察着地下的动静。

  只不过,三重九宫级防御阵法在勿乞看来,实在是简陋了些。布下这三重阵法的阵法师固然是金丹末期的修为,但是坐镇在这里阵法师,应该只有金丹初期的水准,阵法只能发挥出三成不到的威力,法力运转之间纰漏不小。勿乞只是从四周地下抽取了大量土属性灵气裹住了身体,就轻轻松松的穿透了这三重防御阵法。

  他甚至有闲心将灵识透过大阵,窥视了一番正在操控这三重大阵的那阵法师。

  那是在仁王府核心地带,一座高塔上坐镇的一个金丹人仙。那高有九层的高塔沟通了仁王府天上地下一共九座防御大阵,是仁王府防御禁制的核心。那个面容漆黑的人仙就坐在高塔最底层,一本正经的掐着印诀控制九座大阵的运转。但是碍于修为和阵法修养的缘故,他愣是没发现勿乞已经走进了仁王府。

  冷笑一声,勿乞紧跟着滢川公主,一路来到了仁王府的后园。

  仁王府的后花园,规模是卢乘风后园的三倍以上,园内树木繁茂,一座座精舍隐蔽在草木花丛中,隐秘性极强。滢川公主熟门熟路的顺着一条金色贝壳铺成的小道一路前行,最后来到了一座被溪水环绕,通体用粉红色半透明异种奇石搭建,精美华贵中透着几分旖旎气息的精舍前。

  勿乞小心翼翼的钻到了这座精舍内,从一座遍体都是大小窟窿眼的奇形假山中钻了出来。这假山内刚刚好有一个可以容纳勿乞的石洞,四周密布着无数拳头大小的窟窿,勿乞透过这些孔洞,可以将整个精舍的一举一动看在眼里。

  顺着一个窟窿定睛向外一望,勿乞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

  就在这座精舍前方,用巴掌大小的红色玉块铺成的院子里,一个身高超过八尺,周身雪一样白,身躯壮硕,面容俊朗中带着十足邪气的男子,正**着身体,将一个直径三尺左右,用纯金打造的特制车轮套在自己的下体分身上,得意洋洋的用双手急速拨动着车轮。

  这男子的分身挺直翘起,纯金打造的车轮不用问也知道分量极重。他的分身套在车轴中,车轮转得飞快,不断发出‘呼呼’风声。他分身和车轴相互摩擦的地方,不断溅起了大片火星,但是他的分身丝毫无损,反而是那纯金车轮被磨出了丝丝痕迹。

  一群生得美艳无比,一举一动都带着十足魅惑气息的女子团团围住了院子,目不转睛的看着那男子挺翘的下体,纷纷鼓掌大叫道:“教主好生厉害,教主越来越威猛了。”

  勿乞看得牙齿一阵阵的直哆嗦。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要害,不断的咧嘴摇头。用纯金打造的车轮套着那宝贝这样急速旋转?这何止是用‘威猛’来形容?这简直是天赋异禀,简直是变态中的变态。

  猛不丁的,来自乐小白记忆中的关于某人的历史记载涌入了勿乞脑海。

  ‘始皇帝益壮,太后淫不止。吕不韦恐觉祸及己,乃私求大阴人嫪毐以为舍人,时纵倡乐,使毐以其阴关桐轮而行,令太后闻之,以啗太后。太后闻,果欲私得之。吕不韦乃进嫪毐,诈令人以腐罪告之。’

  ‘以阴关桐轮而行’,历史上,能完成如此壮举之人,除了那有名的假太监嫪毐,还能有谁?

  嫪毐,一定是他。他身为凡人之时,就能转着桐木做成的车轮嬉戏玩耍。如今他的修为,应该也和燕丹、荆轲等人相当,那天赋的异能自然是越发厉害。桐木制成的车轮不够分量,他用纯金打造成车轮炫耀自己的本领,这是应有之意。

  勿乞眯着眼睛,小心的用眼角余光上下打量嫪毐。不知怎的,一见到这家伙,勿乞就好像看到了一条正在喷吐毒液的眼镜蛇,本能的察觉到了一丝威胁。

  这时候,滢川公主走了进来,她一进院子,就跪倒在地上,笑吟吟的朝嫪毐叩拜行礼。

  “奴婢滢川,参见巨阳教主嫪毐老神仙!”

  滢川公主的声音娇柔慵懒,一股子媚意直透骨子里。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