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机诈

第一百一十八章 机诈

  一秒记住【供精彩。

  最终滢川公主的身体急骤绷紧,浑身肌肉剧烈的颤抖起来。从她喉咙里不断发出‘咯咯’怪声,她身体用力的向后仰去,双眼渐渐的翻白,身体一挺一挺的好似被扒皮后通电的青蛙,看上去煞是怪异。

  勿乞双眸中四色奇光闪烁,他清楚的看到一股驳杂而强大的精气从滢川公主小腹内喷薄而出,顺着嫪毐的阳物涌入了他的身体。嫪毐长发一根根竖起,头发丝上有无数缕极细的白气冲天而起,他的肌肉一块块膨胀开来,从流线型的流畅肌肉骤然变成了一块块棱角分明宛如刀斧劈斫的肌肉块。

  ‘嘿、嘿’,嫪毐用力的吐出一口口粗气。他的丹田附近喷出一团粉红色的怪异火光,内中隐隐有一缕赤阳色若隐若现。火光将滢川公主体内涌出的驳杂精气一份份的煅烧提纯,最终化为精粹无比的真元被那一缕赤阳色光泽吸收,精气中驳杂不纯的部分,又迅速化为白气从嫪毐头发丝内喷出体外。

  “滢川,你这小贱货,几年不见,这功力大涨!”大概一刻钟的功夫,嫪毐吸尽了滢川公主体内庞大的精气,将其全部提纯精炼后,反馈了大概百分之一的份额给滢川公主,其他精气所化的真元全部化为自身的修为。只是这百分之一不到的真元被滢川公主吸收后,滢川公主的修为居然从先天纳息一举提升到了先天锻体境界。

  滢川公主紧紧的伏在嫪毐胸前,‘嗤嗤’的柔媚的笑着:“教主老神仙,滢川自上次一别,已经五年不见老神仙了。这五年来,滢川可是和四十三位先天、一千七百五十九名后天巅峰的武者欢好过,嘻嘻,老神仙传授的玄功妙法实在是不可思议,那些人先天元阳之气被滢川采补,他们还茫然不知呢。”

  勿乞头皮一阵阵的发麻,难怪荣阳夫人咒骂滢川公主是一个人尽可夫的贱人。短短五年的时间,四十三位先天,一千七百五十九名后天巅峰,他们全部是滢川公主的入幕之宾,这频率实在是令人惊叹不已。难怪嫪毐精炼提纯后反馈给她的一点点真元,就让她的修为直接提升了两个境界。嫪毐独享剩下的那一笔庞大的真元,这股力量,怕是相当于金丹期修士百年苦修还不止。

  院子里除了滢川公主,还有其他近百名妖娆的美女。她们身上的气息,都和滢川公主给人的感觉一般无二。如果这些美女也都和滢川公主一样,是嫪毐放出去采补的‘蜜蜂’,那嫪毐能用这种手段,积存多么惊人的修为?

  或许燕丹、荆轲他们两千多年苦修所得,也不如嫪毐这个绝代妖人。只不过,这种邪功秘法得来的修为,毕竟根基不稳。勿乞自忖,哪怕嫪毐的修为再高,倒也不用畏惧他。一切通过采补功法修成金丹、元婴的修炼者,都是沙滩上的城堡,自身根基松浮,不值得太过于重视。

  看嫪毐的表现,他应该已经结成了元婴。但是他居然到现在都还没发现勿乞已经潜入了院子,可见他在魂魄元神上的修为很是一般。哪怕他的真元再庞大,元婴力量再强悍,一个元神不够强的修炼者,最终就宛如壁中立柱,成就始终有限。

  偷偷睁开一线眼皮,用眼角余光斜睨嫪毐和滢川公主,勿乞突然吞了一口吐沫。不得不说,两人现在的姿势很是引人遐思,嫪毐的健壮和滢川公主的柔媚,就宛如天地的阴阳两极,虽然带着万分的邪气,却给人一种无边的诱惑力。若非勿乞识海中有禁律神炎护住了魂魄稳固了精神,换了其他一个修炼者当前,早就体内魔头滋生、阴火入侵,将道基烧成了灰烬。

  嫪毐轻喘了几声,缓缓将滢川公主放在了地上。他挺起腰肢,淡淡的问道:“滢川,好好的不在吕国呆着,跑来蓟都作甚?我似乎告诉过你,十年回蓟都一次献上你采补所得,为何这次提前了这么久?”

  滢川公主跪在地上,双手保住了嫪毐的大腿,轻轻的用下巴磨蹭起嫪毐的敏感部位。她可怜巴巴的看着嫪毐,娇声娇气的说道:“老神仙,不是滢川不听老神仙的话,实在是这次滢川不赶过来求救,怕是滢川以后就无家可归啦!”

  强挤出了几颗眼泪,滢川公主娇声道:“敢叫老神仙知道,滢川这次赶来蓟都,可是掏空了吕国国库内所有的极品灵石库存,发动了大燕朝架设在吕国的‘小周天挪移阵’,急匆匆赶来蓟都的。”

  听了这话,勿乞顿时又吧嗒了一下嘴巴。吕国国库内有极品灵石?大燕朝还在吕国架设了小周天挪移阵?失策,果然失策了。早知道这样,当初离开吕国的时候,应该去吕国王宫光顾一番的。

  嫪毐诧异的看着滢川公主,他皱了皱眉头,随手朝身边一按,一张玉床凭空出现。嫪毐躺在了玉床上,叫来了站在精舍屋檐下的几个美女上了床和他嬉戏,同时向滢川公主说道:“将事情详细说来。”

  滢川公主不敢怠慢,急忙将卢乘风是燕不羁私生子,如今继承了左国正、燕乐公的位置,他的母族荣阳夫人所在的吕国源阳侯铁家,如今正厉兵秣马,准备起兵造反牟取吕国基业的事情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她又将自己来到蓟都后,首先找到了老相好秦清水问策的缘故,也都详细说了出来。

  躺在玉床上,任凭几个美女在自己身上施为的嫪毐笑了。滢川公主短短半刻钟的讲述,他已经让三个绝色女子翻着白眼软在了身边,而他的身体却依旧宛如山顶青松,没见丝毫软化动摇。邪恶的笑了笑,嫪毐淡淡的说道:“你找秦清水,他给你的主意,就是让你去找燕虞玄?”

  滢川公主沉声道:“是,秦清水要滢川去找燕兴公虞玄,首告左国正燕乐公燕乘风大逆不孝,自己生父为人刺杀一案尚未查清,不思为父报仇雪恨,反而勾结母族,谋夺大燕诸侯基业。”

  沉吟了片刻,嫪毐挥手赶走了几个美女,坐在玉床上朝滢川公主笑道:“幸好你来找我,否则燕乘风有天大的麻烦,滢川你也必死无疑。嘿,秦清水,秦清水,秦舞阳的这后人,还有几分心狠手辣的手段。只可惜啊,毕竟还年轻,碰到事情就着急了,这种事情,也做得?”

  不容滢川公主开口,嫪毐就冷声说道:“你若是去向虞玄首告,你必死无疑。”

  嫪毐冷笑道:“虞玄这小子,自从他做了大燕朝的国宗,我在他身边一直有耳目。这些年来,对他的了解颇深。这小子贪财好色,浮华虚伪,但是他却有一桩好处,他收人的钱,就一定帮人把事情办妥当。燕乘风用一郡之地贿赂他,让他帮忙办了继承燕乐公爵位的事情,虞玄这人拿钱办事从不含糊,他收了一郡之地,燕乘风的公爵之位就是稳妥的。”

  怪笑一声,嫪毐摇头道:“你去首告燕乘风,虞玄只会让人用大棍把你赶出国宗府,根本不会听你的呱噪。但是你一出国宗府,秦清水定然会派人杀了你,然后燕乐公燕乘风买凶杀人的消息,不用一顿饭的功夫就会传遍蓟都。大燕朝左国正谋夺诸侯国朝,派人暗杀首告的滢川公主,这足以让他万劫不复。”

  滢川公主身体一阵颤抖,她尖声叫道:“秦清水这狗种,他这么坑害滢川作甚?”

  嫪毐懒洋洋的看着滢川公主,他淡淡的说道:“干什么?自保哪!燕丹在宫宴上训斥他,给他三个月时间查清燕不羁遇刺一案。嘿,他怎么查这案子?一点头绪都没有,他怎么查?他利用你将燕乘风从燕乐公的位置上赶下来,燕乐公的位置,不是就出缺了么?”

  滢川公主脸色变得无比难看:“燕乐公的爵位再次出缺,不管是谁刺杀了燕不羁,不管是谁在背后运作这些事情,总会有些许蛛丝马迹。他预先埋伏下天罗地网,只要那幕后主使者一旦有了动作,他就能将那主使者一网成擒。嘿,他立下功劳,只是滢川被他派人刺杀,燕乘风也倒霉被他赶下左国正燕乐公之位。”

  嫪毐摇了摇头,他长叹道:“秦舞阳那人,我一直看不起他。不仅自己不能成事,养出来的子孙后代一个比一个乱七八糟。秦清水这计策固然是狠毒无比,但是毕竟太年轻,那幕后之人,是这样轻易露面的?”

  冷笑几声,嫪毐耷拉着眼皮子沉思了一阵,突然朝滢川公主招了招手:“来,我给你说,等会你去找燕乘风,和他做一笔交易。你让你父亲将吕国分给铁家几个郡,让他自成一国,不许打你家的主意。交换条件就是……”

  滢川公主侧耳倾听嫪毐的吩咐,勿乞也是目光闪烁,将嫪毐的话一字不漏的记在了心底。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