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对策(五月六号第一更)

第一百一十九章 对策(五月六号第一更)

  一秒记住【供精彩。

  身形一缩,四周浓郁的土属性灵气向中间汇聚过来,逐渐裹住了勿乞周身。他身体一寸寸的沉进了地面,就要土遁离开仁王府。就这时,精舍所在的院子门口一声响,一个面色红润,生了一部大胡须,端的是相貌堂堂四面威风的老人缓步走了进来。

  这老人身穿青黑色长袍,上面绣了几只展翅飞翔的青色燕子,分明是大燕朝王爵的冕服。见到赤身露体的嫪毐和滢川公主,这老人面色纹丝不动,目不斜视的朝嫪毐行了一礼:“师尊,徒儿这里有些事情,要和师尊商量。”

  大半个身子都沉入了地下的勿乞面色一肃,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他迅速用最快的速度遁走。

  仁王燕仙尘,居然是嫪毐的徒弟?这个消息如果传出去,怕是燕丹会立刻仗剑杀来这里。但是,为什么要把这个消息免费的送给燕丹呢?勿乞眯着眼睛在地下急速穿行,一路想着嫪毐对滢川公主吩咐的事情,突然连连冷笑起来。这嫪毐,果然也是唯恐天下不乱。两千多年的时间,他怕是也憋得久了,现在也有意兴风作浪了?

  想想看,也差不多是静极思动,应该出来做点风波的时候了。燕仙尘是他的徒弟,也就是说,大燕朝很大一部分臣子,不知道多少诸侯国实则都变成了嫪毐的势力。像他这样的绝代妖人,藏身大燕朝两千多年,绝对不是为了大燕朝的风调雨顺和幸福安康。

  “有趣,实在是有趣!哈,真想看看燕丹知道嫪毐藏身蓟都后,会是什么样的面色。”勿乞怪声怪气的笑着,然后连连摇了摇头:“不行,不行,除非汇聚五行先天之气,结成五行金丹,才有资格在这汪浑水里浑水摸鱼,现在还远远不够,远远不够啊!”

  没弄清这巨阳神教的底细,没弄清这个世界的到底由来之前,贸然的插足这里的事情,哪怕初始的时候能捞到一点点便宜,一个不小心就是魂飞魄散的下场。盗得经再玄妙,勿乞怎么也只是一个小小的金丹初期,而且还只继承了水行金丹,甚至先天庚金灵物,都还没有影子,他凭什么去主动招惹这些事情?

  “低调,低调。不管是盗得经的传人,还是偷天换日门掌门弟子,人行千里,只为求财,大燕朝的国运,和我有一根毛的关系?”勿乞不断的提醒自己的本分所在,一路土遁出了仁王府,找了个荒僻无人的小巷死角窜出了地面。

  灵识隐隐覆盖了方圆里许的范围,勿乞小心的看了看天空,巡风司的巡天鹰卫正在远处天空盘旋,这边并没有巡天鹰卫出现,他急忙换了一套左国正府下的监国使公服,迈开四方步,朝位于皇宫西侧的左国正公府大步走去。

  左国正府不能插手大燕朝的朝政,但是对西方三十七诸侯国而言,则是骑在他们头上的爷爷级衙门。故而在蓟都,身穿监国使官服的勿乞走在大街上煞是引人注意。顶着一路上众多形形色色的目光,勿乞若无其事的来到了左国正府,向门前值守的士卒出示身份腰牌后,径直进了府里。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勿乞身后都跟上了好几个应该是出身巡风司的密探。身为燕乐公身边第一心腹,勿乞居然没有跟着卢乘风一起来左国正府办公,而是在半途人间蒸发了一段时间。对有心人而言,这已经可以做出大量的文章。尤其是内城几道城门的看守,都没发现勿乞是怎样进城的,这其中玄妙,更加值得有心人裁量。

  站在左国正府门口,回头朝那些跟了他一段路的密探眼线看了几眼,勿乞怪笑了几声。那些密探一个个面色急变,忙不迭的转身就走。勿乞不为己甚,只是吓走了他们,这才大摇大摆的进了左国正府门,然后立刻就听到了一个高亢的声音在那里大声咆哮。

  “这金矿,是我高令国首先发现。苍狼江,也是我高令国的水系。离山国有何资格从中分润?”这声音宛如金铁交鸣,声音尖锐刺耳,震得偌大的左国正府公堂都嗡嗡作响,屋梁上不断有灰尘落下。

  左国正府是大燕朝最传统的衙门格式。正前一个大门,影壁后是一个宽大的广场,左右有两列公房,下属的官员平日里就在这里处理公务。广场尽头是一间平日里主官处理事务的大堂,刚才那高亢的声音就是从大堂内传了出来。

  大步走过宽三十丈长有百丈左右的广场,两侧大小公房内,都有左国正府下辖的官员偷偷摸摸的探出头来朝大堂的方向张望。勿乞冷哼了一声,带着刺骨寒意的声音直刺这些大小官员的耳朵,这些属官这才发现勿乞,一个个讪讪的缩头回到了公房继续自己手头的事情。

  淡淡一笑,勿乞走进公堂,就看到卢乘风好像木头人一样坐在大堂尽头的条案后,双手结成一个莲花手印放在丹田前,口观鼻鼻观心,双眼耷拉着一点神光不漏,他根本没理睬大堂内几乎打成了一团的一群赳赳壮汉,而是在自顾自的运功修炼。

  长宽三十丈许的大堂内,燕不归、罗克敌、张虎等人贴着左右墙壁肃立,除了燕不归正警惕的关注着大殿内吵成一团的两伙人,其他人早就已经神游天外。张虎可能在想他在蓟都青楼里新认识的相好,口水都差点流了下来。罗克敌和马良两个先天境界的武者,则和卢乘风一样,也耷拉着眼皮暗自调息。

  大堂内,一个身穿淡黄色战袍,内衬一件锁子连环软甲的高大男子正放声大喝,听声音就是刚才那高令国的使者。他身边一个身穿墨绿战袍,里面套着一件麒麟吞心半身甲,袒露右肩,左手护臂居然是一件下品法器,正散发出若有若无法力波动的青年男子,正和这高令国的使者拉拉扯扯,不断的高声和他争辩。

  两人的身边,来自高令国和离山国的数十名随员你问候他的母亲,他问候你的祖宗,相互拉扯纠缠,宛如街头拉客的暗娼一样,相互拉、扯、牵、绊、扭、掐、撞、擦,若非顾忌着这里是大燕朝左国正府的公堂,怕是这些起码都有着四五十年境修为的随员,早就大打出手。

  悄步进了公堂,贴着右侧墙壁绕过了这群近乎癫狂的两国使节,勿乞悄然到了卢乘风身边,压低了声音问道:“不就是一座金矿么?他们这么闹腾做什么?高令国、离山国的国力比吕国都强了一些,少一座金矿、多一座金矿,也决定不了两国的国运,何必如此?”

  卢乘风睁开双眼,鼻孔里悄无声息的喷出两条长有六尺的白气。看到勿乞,他展颜一笑,手指轻轻的敲了敲条案上一份卷轴:“如果仅仅是金矿也就算了。这是巡风司西风卫刚刚送来的情报,那储量大概在八千万金左右的金矿,只是伴生矿脉。金矿下面,是一条绵延三十里的紫金矿,两国都从里面开凿出了品质极佳的紫金髓。紫金矿下面,是一条品质极佳的庚金属性的灵石矿,现在两国和西风卫驻两国的密探,都还没能勘测出那金属性灵石矿的范围和品质。”

  袖子一抖,卢乘风从袖口里抖出了一颗黄豆大小莹白刺目的灵石。他淡然道:“这是西风卫的密探劫杀了高令国探矿的矿师,从他身上找出的灵石样品。品质极佳的上品金属性灵石,而且性质极其纯净单一,在大燕朝国内,这样品质的金属性灵石矿脉,也不过七条而已。”

  抓起那颗小小的金属性灵石,感受了一下灵石中精纯无比、犀利宛如一柄利刀的庚金灵气,勿乞点了点头。灵石矿中,最常见价值最低的,就是土属性灵石或者土属性混杂了其他属性的灵石矿。灵石矿蕴藏在大地中,大地为土属性,故而土属性灵石最常见,其中经常也混杂了火属性和水属性的灵石。

  火山或者湖泊附近,经常能找到火、水属性的灵石,所以除开土属性灵石,这两种灵石的价值略高一点,也比较常见。最难得的,就是属性纯净的木、金属性的灵石。金属性灵石只伴生在巨大的金属矿脉中,开采困难,而且极难成形。而木属性灵石除非是天生的青木之气凝聚的灵地,否则不可能有自然生成的木属性灵石。

  总体而言,金属性灵石的珍贵程度在所有灵石中名列第二。尤其是这种不含丝毫杂质的纯净的金属性灵石,不仅可以辅助修炼,更是铸造各种神兵利器不可少的辅助材料。各种威力强大的杀阵,更是需要纯净的金属性灵石做能量核心,否则根本无法发挥庚金之气锋利无比杀戮力量。

  “等会滢川公主要来求见公子。公子只管答应她的条件,让铁家从吕国分出去自成一国就是。但是公子要滢川公主应诺,吕国大军配合铁家军队,对高令国用兵,配合离山国攻打高令国。”勿乞冷笑道:“高令国是吕国世仇,公子的这个条件他们不会拒绝。”

  卢乘风低声问道:“和离山国联手?好,那条矿脉呢?”

  勿乞低声说道:“我去和离山国的使者说。吕国大军配合离山国攻打高令国,夺取那条矿脉后,铁家要独占所有出产的七成作为立国之本。他们如果不同意,我们立刻就和高令国联手,总之我们要吞下七成矿脉。而且离山国开采出来的所有灵石份额,都由我们按照市价购买。”

  沉吟了片刻,勿乞又说道:“和滢川公主计议时,公子能占多少便宜,就占多少便宜。三山郡小蒙城,是一定要拿到手中的。吕国割让多少土地给铁家我们不管,但是那三山郡小蒙城,是我们的私产。”

  卢乘风没有丝毫犹豫,全盘答应了勿乞的建议。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