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二十章 踢馆

第一百二十章 踢馆

  一秒记住【供精彩。

  趁着滢川公主还没赶来的空当,勿乞匆匆的和卢乘风商议妥当,随后卢乘风抓起面前一条千年乌铁木制成的镇纸,狠狠的在条案上拍了一记。这一下,卢乘风默运玄功,贯注了大量真气在镇纸内,发出的巨响宛如雷鸣,震得偌大的公堂骤然一抖。

  高令国、离山国的使节一呆,齐齐整肃了衣甲,毕恭毕敬的朝卢乘风跪下行礼:“国正大人,是我等失礼了。”

  卢乘风冷哼了一声,狠狠的瞪了两人一眼,低声喝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你们大声喧哗吵闹的所在么?来人啊,请两位人去左右侧厅好生冷静冷静,想清这事情的解决办法了再来。两位一定记得,这里是蓟都,是大燕朝的国都,是有规矩有王法的地方,由不得你们肆意折腾有辱大燕朝体。”

  罗克敌等护卫一拥而上,分开了两国的使节和随员,半强迫的将他们分别请去了公堂左右两侧的侧厅里,然后关上了房门。大群护卫环绕两个侧厅,守得是水泄不通。卢乘风向勿乞看了一眼,起身就朝离山国使节所在的侧厅行去。

  在滢川公主赶来这里,提出勿乞已经知晓的条件之前,卢乘风要先把离山国的使节说服。

  勿乞则是叫了赵宸罪、蒙小白等人一声,急匆匆的出了左国正府。刚出门,勿乞就欣然看到鄣乐公主那辆华贵得离谱的车驾正朝这边快速行来,八个浑身阴气冲天的鬼仙,正目露凶光的跟随在车驾左近,十几个宫禁卫的大汉骑着坐骑,远远的缀在后面,也不敢太靠近了。

  看到勿乞从左国正府里出来,鄣乐公主欣然挑起窗帘,露出了半张笑脸:“怎么知道紫嫙来了,特意出门迎接么?不对啊,你带着人是要去哪里?”

  快步走下门前台阶,勿乞凑到鄣乐公主车驾边,开颜笑道:“去作件好玩的事情。正愁手上没人好用,紫嫙哪,借你身边这八位前辈使使?”

  鄣乐公主眯起了眼睛,闪电般从车窗里探出手来,一把抓住了勿乞的耳朵,她压低了声音问道:“借她们做什么?有什么好玩的事情,一定要带上本宫。想要瞒着本宫偷偷摸摸的自己去逍遥快活,哼,保证你不管想要做什么都没得成。”

  勿乞耳朵被擒,却笑得越发的开心。好嘛,等的就是你鄣乐公主这句话,你不主动提出来,勿乞也准备去皇宫找她后,邀请她去坐镇的。有鄣乐公主跟着,不管勿乞做什么离谱的事情,其他人都会以为是顺理成章的吧?打着这个刁蛮公主的幌子去做事,实在是有点邪恶的快感。

  也不给鄣乐公主解释到底要去做什么,勿乞招来那些宫禁卫,要他们去找了一架普通富商使用的车驾给鄣乐公主更换了,又让八个鬼仙收敛了身上浓浓的鬼气,将披散的头发扎成了发髻,胡乱戴了点珠宝首饰,勉强做出了一个良家仆妇的模样来。

  打量了一下改头换面的鬼仙和车驾,勿乞有点犯愁的看向了鄣乐公主身上那套华贵却又格外大胆开放,和大燕朝保守传统的宫裙风格迥然不同的长裙。这套长裙虽然样式古怪,但是上面各种细小标志无不彰显出了鄣乐公主的高贵身份,待会去做的事情却是不好打草惊蛇的。

  看出了勿乞的为难,鄣乐公主欣然说道:“不用管本宫,你只管带路就是。白竹儿身上常备了许多衣衫,待会更换一件就是。话说,你到底要去做什么呢?干嘛还要她们打扮成这样?”

  眉头微皱,鄣乐公主看着那八个改头换面变成了寻常良家仆妇的鬼仙,心中大是诧异。

  勿乞也不解释,按着鄣乐公主的脑袋,将她塞进了车驾里。同样换了一身衣衫的勿乞坐在了驾车的车夫位置上,挥动长鞭大喝了一声,赶着马车就朝城门方向行去。鄣乐公主不满的在车厢里哼哼抱怨了几声,然后就听到衣衫摩擦声传来,她开始在车厢里更换衣衫。

  与此同时,勿乞也感受到车厢里那扰动了四周五行灵气的奇异波动渐渐消泯。勿乞点了点头,鄣乐公主果然机灵,提早将自己身后五色神光收了起来。以鄣乐公主和八个鬼仙的修为,全力运功,大概可以压制体表的金丹异兆三个时辰左右,随后就再也无力压制体内法力的波动。

  三个时辰,足够了。

  驱动车驾,带着大批改头换面的宫禁卫、巡风司密探和燕乐公府的护卫,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出了内城、中城,大概一个时辰后,径直到了外一城东侧,在蓟都城内也是很著名的‘雄武大街’上。

  大燕朝武风极盛,像吕国小蒙城那样的偏僻角落,都有十几二十万武者在那里讨饭吃,大燕朝疆域上,不知道有多少游侠儿纵横江湖。蓟都作为大燕朝的核心,自然也是高端武者极度集中的风水宝地,凡是自认能够在蓟都混出一块天地,能够在蓟都扎根立命甚至是飞黄腾达的高端武者,纷纷从大燕朝的四面八方汇聚来这里。而雄武大街,就是蓟都武者最密集的地方。

  这条宽五丈、长二十五里的雄武大街,连同左右二十四条岔道和支巷内,汇聚了各种各样的武者会所、武馆、道场、剑客刀客箭手等武者的行会,形形色色的场馆起码以万计。其中规模最大的武者会所、武馆等,麾下武者过万,其中不乏先天级的巅峰武者。

  这些武馆行会的背景复杂,说不准某个武馆的幕后,就是大燕朝某个重臣王公出资兴办。说白了,这些武馆行会就是那些大燕朝的顶级权贵或者超级富豪蓄养的私兵护卫,而起还不用占用合法的私兵名额,平日里有什么见得人见不得人的**勾当,也都可以招呼这些武者行事。

  甚至就是巡风司这样的大燕朝密探组织,也不时会在雄武大街的武馆会所中招揽身家清白的年轻武者,加以训练后吸收为巡风司的下层部属。干脆有时候,碰到什么高风险的行动,巡风司又或者司寇衙门,都会直接在这里征召武者为己所用。

  所以雄风大街是蓟都城内绝对的人员最复杂的所在。数十万武者聚集在一起,打架斗殴、暗夜刺杀、当街杀人之类的事情整天上演,这是蓟都城内仅有的一个王法不怎么起作用,纯粹由丛林法则**裸决定一切的所在。

  大燕朝的当权者有意放纵对雄武大街和周边几个街区的管理,只要这些武者不伤及普通百姓,无论他们在这片区域内杀人放火或者做其他什么事情,都不会有人追究。武者是猛虎,是野狼,想要保持武者的血性和野性,就只有让他们按照丛林法则优胜劣汰,才能挑出最优秀的人才。

  所以雄武大街向来是生人勿近,敢于进来雄武大街的人,要么是腰包里鼓鼓的准备花钱找人办事的金主,要么是手掌重权,能够让一些幸运的武者一夜之间飞黄腾达的贵人,或者就是自负武艺高绝,能够在这里创出一片天地的江湖豪客。

  勿乞赶着车驾,带着大群护卫行进雄武大街时,就在车驾的前方,两伙游侠儿正持刀殴斗在了一起。谁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打起来,只是在他们的殴斗圈子旁边,有几个年轻貌美的女子正在嘶声尖叫,可以认为是这些女子引发了这一场火并。

  短短一盏茶的时间,三个游侠儿浴血倒地,很快就被一伙身穿黑衣的人用铁钩倒拖着拉进了路边的巷子里。那些获胜的游侠儿带着浑身的血迹,志得意满的和四周那些牛高马大的武者打着招呼,哈哈大笑着搂着几个美貌女子走进了路边一所客栈。

  勿乞看着这些人,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

  鄣乐公主则是好奇的探出头来,看着满地的血迹和几块遗失的血迹眉开眼笑的说道:“蓟都还有这么精彩的地方?哎呀,白竹儿、白珠儿,回去重重的打那几个死奴才,这么好的地方,他们以前都不给本宫禀告明白了。哎呀,刚才真有人在这里被杀了?死了几个啊?这血可真红得好看呢!”

  鄣乐公主换了一套黑色保守的长裙,却依旧俏美无比。路边几个路过的大汉看到从车窗里探出头的鄣乐公主,不由得吹响了尖锐的口哨:“美人,你来雄武大街做什么的?是要找人杀人,还是找面首哪?我们兄弟几个生得难看,但是筋骨强壮,可是床上的好伴儿!”

  鄣乐公主的脸‘唰’的一下变得铁青一片,那若有若无的灵气波动又传了出来。

  勿乞面不改色的手腕一动,马鞭子带着刺耳的啸声抽了出去,将几个大汉打得头破血流,嗷嗷惨叫着被马鞭子抽飞了十几丈远。四周的闲汉武者一看勿乞抖动马鞭的威势,纷纷低下头不再做声。那几个挨打的大汉都是后天巅峰的强者,能这样轻松打发他们的人,绝对是先天境界的真人。

  先天武者的真人只是在给人赶车,车内的人是什么身份不问可知,谁还敢对鄣乐公主胡说八道,那不是自己找死么?

  马车穿过人流,顺着雄武大街朝前行了十几里地,在一间规模极大的武馆门前停了下来。

  这武馆的门面很敞亮,六开门的大门,高有三丈的青漆大门煞是夺目。门上挂着一块高六尺宽三丈的匾额,上面用纯金打了四个硕大的金字——‘以武服人’!那金光闪闪的匾额下,一排十八个昂首挺胸的彪形大汉,正威风凛凛的站在那里。

  ‘嗤’,勿乞冷笑了一声,随后朝跟在车驾后几个更换了衣衫的宫禁卫勾了勾手指:“踹门,把门前的看门狗双腿双手打折了丢进去。给他们馆主释天魔说,我们小姐看上了他们武馆,我们来踢馆抢场子来了!”

  几个宫禁卫当场傻眼了,鄣乐公主却高兴得眉毛都一根根炸开了。

  一脚踢碎了车厢,鄣乐公主亲自蹦了下来,一个闪身上了台阶,一脚将武馆的大门踢飞。

  “释天魔是谁?给本宫……小姐滚出来,踢馆抢场子来啦!”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