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二十二章 馆主(求月票,4000票今日第四更!)

第一百二十二章 馆主(求月票,4000票今日第四更!)

  一秒记住【供精彩。

  眼看韦笑笑的那个护卫转身逃走,勿乞来不及想为什么他会在这里,已经一把从蒙小白腰间夺下了一柄蒙村人习惯随身佩戴的解腕尖刀,抖手朝那人投掷了过去。带着一声尖啸,尖刀激射而出,刀柄重重的在那人后脑勺上撞了一记,打得那人上半身骤然朝前一倾,吐着白沫翻身倒地。

  “呔,我家小姐亲自登门踢馆,谁敢逃?谁敢走?释天魔不出面,你们一个个都死!”勿乞瞪了一眼面前那些武馆弟子,厉声呵斥起来。赵宸罪眼色极亮,眼看勿乞专门打晕了那人,急忙带着一群如狼似虎的护卫冲上去,乱棍打散了拦在前面的武馆弟子,将那护卫连同身边的几个随从都绑到了勿乞身边。

  和那护卫在一起的几个男子努力挣扎咆哮,却被赵宸罪大喝了一声,一通乱棍打下,打得这几个人鼻青脸肿,只知道高声呼痛,再也不敢吭声乱骂。巡风司的密探下手极快,他们冲上来用牛筋绳将这几个人手脚关节一绑,用不知道从哪里掏出的带着异味的布条堵住了他们的嘴巴,就直接拎到了后面去。

  几个武馆教习冲了出来,他们指着勿乞厉声喝道:“放肆,这是我们馆主贵客,你们绑了他作甚?放人,快快放人,孩儿们,把这群不知道死活的家伙围起来。”随着这些教习的呵斥声,大群武馆弟子纷纷拔出兵器,或者顺手操起就手的石锁木棍等物,慢慢的围成了一个圈子,将勿乞等人围在了广场中。

  释家馆的墙头上,逐渐有看热闹的武者出现。这些唯恐天下不乱的武者或者坐在墙头,或者趴在墙上,嘻嘻哈哈的朝这边指点着。更有人吹响尖锐的口哨,指着这边放声大骂:“释家馆的孬种,人家是来踢馆的,按照江湖规矩和他们一场一场真刀真枪的干,人多欺负人少么?”

  勿乞大笑了起来,他放声长笑,拱手朝那些墙头上看热闹的武者连连行礼笑道:“多谢诸位仗义执言哪!今日我们家小姐看上了释家馆这基业,带着兄弟们来踢馆抢场子啦,还请诸位做个见证,若是今日我们打趴下了释天魔,这释家馆,可就是我们家的了!”

  墙头上的众多武者轰然大笑,纷纷出言附和勿乞的叫嚣。有人来找释家馆的晦气,这是难得的热闹,这些武者巴不得他们打得血流成河才好,故而纷纷破口大骂,直骂释天魔是缩头老乌龟,只知道欺负没有势力的游侠儿,碰到真正的狠角色上门,就只知道缩在后面发抖不敢出来见人。

  就在这一片混乱中,打扮成良家仆妇的八个鬼仙,有四个已经混入了人群,偷偷摸摸的混进了释家馆的后院。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以鬼身修成阴神的鬼仙一应遁法在阳光照耀下都失去了功效,所以她们只能趁着前场的混乱偷偷的溜进释家馆。以她们如今的打扮,就和普通大户人家的仆妇下人没什么两样,倒是没引起旁人的注意。

  勿乞还在这里放声叫嚣,口口声声咬住了所谓的江湖规矩,要释家馆的人出面和他争斗。可是在场的那些教习都是些做不得主的人,他们只是喝令众多弟子组成一个巨大的圆形包围圈将众人围了起来,不断的压缩众人的空间,却不敢搭勿乞的腔,他们根本没资格决定释家馆的前途问题。

  四周口哨声喧哗声大作,那些看热闹的武者越发的呱噪起来。释家馆的高手不出现,将近三千门人围住了数百上门踢馆的武者,这可是个天大的把柄。若是传出去了,释家馆的名声都要臭上老大一截,这些武者肆意的大声叫骂,直把释天魔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轮。

  就在气氛越来越紧张的时候,释家馆里面几进院落里突然传出了高亢入云的长啸声。一个低沉有力的声音在长啸声中骤然响起:“何方小辈如此放肆?敢来释家馆惹是生非?一众无能之辈,还不速速滚开!”

  最后‘滚开’二字宛如闷雷轰鸣,墙头上或者趴着或者站着的近千名看热闹的武者同时惊呼出声,众人耳朵里都有血迹喷射出来,一个个立身不稳全部翻身栽下了墙头摔了个半死。

  伴随着呵斥声,一行二十几个身穿黑色长袍,腰间悬挂各色兵器,神气完足的男子在一个耄耋老人的带领下,缓步从广场尽头的大厅内缓步走了出来。在场的众多武馆教习顿时松了一大口气,他们纷纷笑道:“少馆主来了,我们可是放心了。少馆主安好,安好哪!”

  释无垢,释天魔独子,先天合神境高手,在蓟都武道界享有盛誉。毕竟无门无户的武者,想要修炼到先天境界就已经极其困难,更不要说突破先天纳息境界,进升更高的阶段。除非大燕朝仙道十三宗门的门人,拥有完善的修炼传承,更有着更适合修炼的灵根禀赋,寻常武者想要修炼到先天境界的高级阶段,几乎是万中无一的事情。

  身为武者,释天魔传说中修炼到了先天胎息巅峰,释无垢也达到了先天合神境,这父子两的修为在大燕朝江湖道上,已经是绝对顶尖的宗师级人物。所以一看到释无垢出现,武馆的众多教习弟子纷纷散开,在广场左右两侧排列成了整齐的队伍,不复刚才剑拔弩张的紧张模样。

  释无垢的身量不高,也就是六尺上下的身材,干干净净瘦巴巴的身板儿,白发白须,用红绳在头上扎了个发髻,据说也是百岁开外的年龄,但是释无垢的面皮油光水滑宛如青年,所谓鹤发童颜,就是他这等模样。他穿了一身宽袍大袖的黑色长袍,腰间挂着一柄几乎和他的身材等高的长剑,一步三摇摆的稳稳当当的来到了勿乞面前。

  不屑的扫了一眼以盗得经秘法掩盖了全部气息,外露的内力波动只是先天养脉境界的勿乞,释无垢摇了摇头。斜睨了鄣乐公主一眼,鄣乐公主的五色神光敛于体内,一身混混沌沌的,气息晦涩难以察觉。释无垢只是勉强能感应到鄣乐公主大概也有着先天养脉境界或者更高一点的修为,但是仅此而已。

  冷冷的哼了一声,释无垢低沉的喝道:“打伤我释家馆弟子的,就是你们?罢了,所有随从护卫自废一条手臂,这小女子留在我释家馆门前跪拜三日赎罪,然后厚厚的补偿一份我受伤门人的汤药费,这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吧。你们这些年轻人不知道天高地厚,幸好是来我们释家馆,碰到老夫这等慈善人,换了其他任何一家武馆,你们都得遭大难。”

  释无垢的姿态放得极高,但是勿乞和鄣乐公主不领情啊。

  听了他的话,鄣乐公主不由得连声冷笑道:“让本小姐跪拜三日赎罪?哎,本小姐长这么大,敢这么和我说话的,你这老头儿是第一个!”鄣乐公主双眸中凶光闪烁,恶狠狠的打量着释无垢那干巴巴的枯瘦身材,盘算着要从哪里下手才能给他一下厉害的。

  勿乞则是谨慎的上下打量着释无垢。先天合神境界的武者?嘿,这释无垢分明已经到了先天胎息境界,而且是先天胎息境界的巅峰。尤其是释无垢的皮肤光泽润滑得有几分邪异,皮肤下隐隐透着一股子不正常的青色,他分明修炼了某种奇怪的以锻炼肉身为主的修炼法门,那里是传说中的武者?

  双眸中四色奇光闪过,勿乞已经看破了释无垢的虚实。若非盗得经内专门有这么一门修炼双眼的功法,今天说不定还真被释无垢瞒了过去。他修炼的功法极其怪异,体内真气倒也不是很强,但是全部的力量都集中在了他的**上,释无垢的肉身力量,大致估测一下,几乎超过了如今的勿乞十倍不止。

  以先天之气灌注双眸,清楚的看到释无垢强悍的**散发出的夺目光晕,勿乞不由得摇了摇头。

  难怪嫪毐会告诉滢川公主,刺杀燕不羁的人和释家馆有关。看释无垢的这等情形,他哪里是什么武者?他背后,起码有一个相当于大燕仙道十三宗门这样的存在。也亏了嫪毐在蓟都经营了这么多年,连仁王燕仙尘都变成了他徒弟,若非如此,谁能想到雄武大街的一家武馆,居然敢刺杀当朝的公爵?

  轻叹一声,勿乞从储物戒指中掏出了足足三百张天灵宗出产的精品爆炎符。他将用红绳牢牢捆扎成一束的爆炎符丢向了释无垢,反应极快的释无垢一把抓住了这厚厚的一叠‘纸片’。

  “这是什么?你给老夫这物事作甚?”释无垢看了看手上被红绳扎得密密麻麻,看不出本来面目的爆炎符,大为诧异的看向了勿乞。他掂了掂这一束爆炎符,轻飘飘的就是一叠纸片,上面也没有迷香和毒药,不像是用来暗算人的暗器啊?

  勿乞一把抓起鄣乐公主的小手,转身就朝后狂奔。

  奔出了数十丈外,勿乞心念一动,释无垢手上的厚厚一叠爆炎符骤然炸开。

  火光席卷方圆百丈之地,释无垢被炸得浑身黑烟滚滚向后疾飞,淡青色粘稠宛如墨汁的血液不断从他破裂的身体内喷出。他身后跟着的二十几个先天武者就连惨嚎都没来得及发出一声,当场被炸得粉身碎骨。

  那些在广场上整齐列队的武馆弟子更是惨嚎连连,他们距离爆炸中心很有些距离,但是三百张爆炎符一起爆炸,那威力简直霸道到了极点,几乎堪比天灵宗金丹期人仙用全部精力绘制的上品‘九霄雷炎符’的威力。近千武馆弟子被冲击波卷得飞起,重重的摔出了数十丈外。

  一地狼藉,到处都是鲜血。

  一声宛如发狂野兽一样的长咆从武馆后院骤然响起。一个刚硬、冰冷、毫无感情的声音遥遥传来:“谁敢伤我孩儿、门人?纳命来!”

  疾风撕开了爆炎符爆炸产生的火光,一条高大的人影一把拎着重伤的释无垢出现在勿乞面前。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