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二十三章 物证(求月票,今日正常更新,第五更!)

第一百二十三章 物证(求月票,今日正常更新,第五更!)

  一秒记住【供精彩。

  释天魔,释家馆之主。

  和他矮小干瘪的儿子不同,释天魔身高近丈,高大魁梧,壮硕得就和熊青兄弟几个化形后的人身一般。他的头发黑得发亮,那是一种近乎妖异的黑,好似黑洞一样吸收了所有的光线。他的皮肤是异样的白,白得死气沉沉没有丝毫的生气。但是他的皮肤下面,和他的儿子一样,有一股极淡的青色。

  带着一道狂风从后院直冲过来,一拳震碎了三百张爆炎符同时爆炸产生的火光气浪,释天魔的气焰高涨,无形的狂风环绕着他的身体,绵绵不绝的朝勿乞和鄣乐公主压迫了过来。刚刚他冲过来时,脚尖在地面上轻点了几下,地面厚达两尺的石砖全部被震成粉碎。

  勿乞看得清楚,听得明白。释天魔奔走之时没有动用丝毫真气,完全是依靠**的力量在狂奔,就这速度已经和寻常金丹人仙御剑的遁光速度相差仿佛。而且他身形起落之间,脚步声沉闷如雷,极其的沉重。他的身体重量也远超常人,从他的脚步声估算,他的身体密度大概是正常人的三十倍以上,身体致密度可以和百炼精铁相媲美。

  这样的身体,蕴藏了多强大的力量?勿乞毫不怀疑,这家伙甚至能用**正面和金丹人仙的法术、飞剑相抗衡。但是他偏偏没有金丹人仙应有的异兆,他的修为境界,应该也就是先天胎息境界,只是他的真气强度大概是他儿子释无垢的百倍以上,他体内的真气,几乎都压缩成水银一样的物质。

  “妖孽一样的人,妖孽一样的功法啊!”勿乞小心翼翼的看着释天魔,右手牢牢的抓住了鄣乐公主的小手,将她护在了身后。他双眸深处四色奇光乱闪,审视着释天魔的一举一动,唯恐他突然对鄣乐公主下手。

  四个鬼仙缓步走了上来,护在了鄣乐公主身边,四双死寂沉沉的眸子,死死的盯住了释天魔。

  面容俊朗,看似不过三十许人的释天魔一把拎着浑身被炸得破破烂烂到处滴血的儿子怒吼道:“无垢和你们有何仇怨?小辈,你用了多少爆炎符,才把他伤成这个样子?你,你!”

  顾不得和勿乞说话,释天魔怒吼了几声后,忙不迭的双手喷出道道青气,重重的拍打在释无垢的身上。他又掏出了几颗深绿色,草木气息极其浓重,勿乞闻到后觉得一阵阵头昏目眩的药丸塞进了释无垢的嘴里。很快释无垢体表的伤口就开始愈合,伤口恢复的速度简直让人不敢相信他还是一个正常的人。

  目光扫过那几颗深绿色的药丸,勿乞从药丸的气味中分析出了几种剧毒的药草。这些药草在盗得经中也有提及,不仅剧毒,而且蕴含一些淬炼**激发潜能的怪异力量。但是这些药草不是用来给人吃的,而是某些邪道修士专门用来炼化各种妖兽宠物看守山门而用。

  释天魔居然给自己儿子喂这种名之为‘兽体丹’的奇门丹药,到底是他们父子两都是妖兽化为人形,还是他们被人用邪门功法祭炼过?勿乞想来,还是后一种可能更大,毕竟妖兽化为人形,必须像熊青兄弟那样结成妖丹才成,没有修成妖仙,只能保持兽体。

  看着伤口急速愈合的释无垢,勿乞淡淡的说道:“天灵宗对外出售的爆炎符最好的那一种,三百张一起引爆。唔,这种爆炎符市价六十金一张,为了炸伤释无垢,我花了大本钱了。”

  鄣乐公主对钱没什么概念,她从勿乞肩膀后探出半张脸笑道:“可不是,六十金一张爆炎符,三百张就是一万八千金。唉呀,一万八千金都没炸死一个人,这天灵宗的爆炎符掺水了嘛!”

  领着巡风司密探在一旁境界的燕不归差点没摔了一跤,他无比幽怨的看向了勿乞,只是连连摇头。三百张爆炎符啊,他就这么一家伙全砸进去了?虽然是天灵宗最低等的符箓,但是一万八千金啊!燕不归叽里咕噜的念叨着,不解勿乞从哪里弄来了这么多金钱。

  第一次勿乞向他购买两百张爆炎符,燕不归是知道的。但是这三百张爆炎符,勿乞是什么时候弄到的?

  鄣乐公主和燕不归对勿乞的大手笔反应不一,释天魔则是气得身体都在哆嗦,他厉声高呼道:“三百张爆炎符!我儿和你有何仇怨?值得你用这样的手段伤他?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来释家馆,就是为了踢馆?”

  释天魔也醒过味来,勿乞和鄣乐公主的年纪看上去都不大,不是那种服用丹药或者使用邪门功法保持年轻容貌的结果,而是实实在在的青春少年少女。他们的年龄没一个超过十八岁的。这样的少年,居然都有着先天境界的修为,不用问他们的背景是多么的雄厚。

  为了打人,就一次引爆三百张爆炎符,这也不是普通人能做得出的事情。

  不说三百张爆炎符价值巨万,就说脑子稍微正常一点的人,谁会把爆炎符绑成了一束炸开?一张爆炎符就能重创一个修炼内力有成的武者,十张爆炎符就能重创先天纳息境界的真人。百张爆炎符同时爆开,就能威胁到金丹人仙的生命。正常人会冒着自己一起被炸死的危险,一次引爆三百张爆炎符么?

  这不仅仅是财大气粗,更是带着几分疯狂之意。看勿乞的作风,不像是寻常武者家庭出身,那些世代良民的富商豪族,也绝对培养不出这样的人来。看他的行事,倒是有点铁血战士的味道,而且绝对是那种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百战精英。

  问题就在这里,勿乞的年龄看上去也就十八岁不到,他怎可能有那样的铁血战士的气质和经历?

  暴怒的释天魔强行镇定心神,深陷的眼眶中,一对闪耀着奇异绿光的眸子死死的盯住了勿乞。

  释无垢在释天魔的掌心努力的挣扎着,‘哼哼呜呜’的叫嚷着要释天魔为自己报仇。若非他父子两修炼的功法玄奥,肉身比寻常武者、修炼者都要强悍得多,刚才他已经被勿乞突如其来的杀手炸成粉碎。饶是他见机得快,运起护身秘法保住了肉身不被炸碎,五脏六腑也受了重创。

  “爹,杀了他们,那小娘皮擒下来,孩儿要好好收拾他!”释无垢嘶声尖叫着,目露凶光的瞪着勿乞和鄣乐公主。

  释天魔伸手按住了释无垢的嘴,他看着勿乞和鄣乐公主厉声喝道:“两位到底是什么来路,为何上我释家馆捣乱?老夫自问在蓟都,行事虽然霸道了些,但是从不得罪贵人。两位如此修为,还有……”目光扫了一眼蒙小白等人,释天魔冷笑道:“两位的护卫也不是寻常人能有,敢问老夫到底触犯了哪位?”

  勿乞不吭声,双眸深处奇光流溢,不落眼的审视着释天魔。

  如此强悍的身体,要花费多少精血才能打磨出来?不管释天魔修炼了什么邪门功法才有了今日的成就,但是他的这具**的强悍是毋庸置疑的。对其他人而言,释天魔的这身子没什么用。若是落在了邪门修士手中,倒是一具修炼各种战具傀儡的好材料。但是对勿乞而言,释天魔的肉身简直是无比的大补丹。

  如此强大壮盛的**,精气神能有多少?若是能生擒释天魔,勿乞就能借助他体内的精气,让自身土源篇、木源篇、火源篇三篇功法迅速突破养脉、锻体阶段。现今勿乞的身体就得了一个‘柔’字,如果能将土、木、火三象也都完成锻体,他的**就能兼得土的厚重坚固、木的柔韧绵长、火的勃勃生机。

  “倒是好东西,不能放过他!”

  勿乞用怪异的目光打量着释天魔,释天魔的心脏一阵阵的冷了下去。

  像勿乞这样无礼的审视自己,甚至还带着几分居高临下的俯瞰意味,如果勿乞不是疯子,那么就是他绝对有所依仗。释天魔死死的盯着勿乞,强忍着心头的不安大喝道:“阁下究竟是什么人,为何来我释家馆捣乱?若是老夫有何得罪之处,老夫愿意向阁下赔礼道歉。”

  四周武馆弟子哗然,释天魔如此低姿态的服软,他们何曾见过?他可是蓟都最强的武学宗师,为何会向两个上门捣乱的年轻男女低头服输?

  勿乞还是不吭声,他带着古怪的笑容,上上下下的看着释天魔。

  倒是鄣乐公主忍不住了,她跳出来大笑道:“为什么来你们这里捣乱?呃,本小姐也不……呃,本小姐看上你们的这院子了,三两黄金卖给我,你们该去哪里去哪里就是!”刚刚勿乞说三两黄金买下释家馆,鄣乐公主直到现在还记得这个茬儿。

  释天魔不理会明显只会捣乱的鄣乐公主,他凝视着勿乞冷酷的问道:“阁下不说话,莫非是在等什么?”

  话音未落,释家馆的地面骤然抖动了几下,沉闷的爆炸声从后院传来,依稀可以看到大片的砖瓦碎石高高飞起,起码有七八栋屋子被炸上了半天空。数十条人影在气浪和碎砖瓦中被炸成粉碎,遥遥望去,大量残肢断臂正雨点一样从高空落下。

  释天魔的脸色骤变,他厉声喝道:“是谁攻破了老夫密室阵法?”

  后院方向,鬼啸声冲天而起,四条灰白色半透明的人影直冲高空,无数零碎物件被阴风裹挟着,乱杂杂的随着这四条人影飞起,径直朝勿乞这边飞了过来。

  伴随着刺耳的鬼啸声,一条白色人影裹着几件物事径直飞到了勿乞身边。

  “勿乞先生,这里有燕乐公的身份牙牌一份,上面还被封印了好几重禁制!”

  燕乐公的身份牙牌?勿乞冷笑了起来。

  释天魔脸色惨变,他一把抱住儿子,身体宛如出膛炮弹一样激射而起。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