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二十四章 生擒(五月七号第一更,正常更新)

第一百二十四章 生擒(五月七号第一更,正常更新)

  一秒记住【供精彩。

  没有任何法力波动,释天魔纵身跳起,完全是依靠双腿的肌肉力量,好似一只跳蚤一样蹦上了天空。普通人一跳三尺高,后天武者一跃三丈,先天真人御风可跃起百丈。释天魔纯粹以肌肉纵跳而起,勿乞只听耳边一声雷鸣,眼前黑影一闪,释天魔已经跳起来五里多高。

  短短一弹指,跳起五里高,释天魔长啸一声,右臂朝虚空狠狠一击,一道白色气障喷出三五里远,他借着爆发的气障反震之力,身体骤然划过一道黑色光影朝远处遁去。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只是耗费**力量,体内真气根本没有动用丝毫。

  六道阴风冲天而起,释天魔的身体刚刚横掠而出不到百丈,六条灰白色的阴风已经缠住了他。虚空中骤然想起了‘啾啾’鬼声,满天都是人头大小的绿色磷火阴雷乱打,密集的雷光绵绵炸开,满天云彩被炸得支离破碎,无数流云远远的朝四周扩散开,在天空中拖出了一道道长长的云迹。

  释天魔大声怒吼,一条右臂不断击出,打得那些鬼仙连连倒退不迭。时近中午,虚空烈阳高照,鬼仙们的实力已经被削弱到了极限,六个鬼仙联手,实力也不过和平日里两个鬼仙的力量相当。释天魔的**力量威猛刚硬,虽然是邪功秘法,力量属性却是纯阳之属,恰好将鬼仙们克制得死死的。

  六个鬼仙放出满天阴雷轰击释天魔,却只能勉强纠缠住他,根本无法和他正面抗衡。

  释天魔拳头所过之处,阴风撕裂,雷光粉碎,偶尔一拳砸在鬼仙们身上,散之为气聚之成形的鬼仙们就嗷嗷怪叫着化为无数道阴风迅速遁出数百丈远,重新凝聚成形后,才手发阴雷再次扑上。这些鬼仙也发了狠,顶着大太阳光,不惜耗费元气的发出一**绵绵密密的阴雷,缠得释天魔无法脱身。

  **极度强悍,但是并不擅长神通道法的释天魔从空中冉冉降下。他懂一些御风轻身的法子,但是这些先天境界的小手段,势必不能让他和这些鬼仙一样满天乱窜乱飞。他抱着自己被震得口吐鲜血的儿子自高空落下,然后被十几道阴雷在他身体侧后方爆开,将他身体炸得又飞回了释家馆,重重的落在了释家馆广场上。

  “九阴封元,敕!”虚空中六个鬼仙厉声怪啸,她们头顶分别冲出九条细如蜘蛛网的灰白色光芒,带着铺天盖地的阴风邪气从空中直罩了下来,将偌大一个释家馆风罩得结结实实。五十四条白气编成了一个大网,不断吸附地下涌出的阴气,渐渐的华为一个灰白色的光罩扣在了释家馆上空。

  数十个方圆数丈的绿色符文在光罩中若隐若现,一股令人周身发冷没有力气的奇异气息自地下冉冉升起,顺着人的脚板钻进了身体。除了勿乞带来的人,其他释家馆的教习和弟子们纷纷浑身打着冷战软在了地上,脸上的血气迅速消散,面皮很快就白得好像死人。不管是寻常弟子还是后天巅峰的教习,或者是先天境界的教头,光罩中无人能够幸免。

  释天魔怒啸一声,他紧紧搂住释无垢,振臂朝虚空狠狠一拳轰出。

  这一拳,释天魔动用了全部的本领,他体内真气带着刺耳的裂空声喷薄而出,他的右拳上骤然喷出了一团深绿色光影,化为一个方圆数丈的巨大拳影朝空中灰白色光罩击去。只听一声闷响,绿色拳影和光罩狠狠的撞在了一起,拳影炸开,光罩上骤然裂开了一个直径数尺的小窟窿。

  双足一顿,释天魔就要带着儿子顺着那小窟窿冲出去。

  但是勿乞也动了,他手一指,一声狼嚎冲天而起,七颗人头大小的黑色狼头光影带着森森寒气朝释天魔猛扑了出去。贪狼剑上有狼头四十九颗,按大衍之数,有无穷妙用。奈何勿乞如今不敢暴露自己已经结成金丹的修为,以先天养脉境界的修为催动贪狼剑,也只能激发贪狼剑幻化出最基本的七颗狼头而已。

  剑光迅速,七颗黑漆漆拖着丈许长黑色光尾的狼头狠狠的咬在了释天魔的身上,狼牙狠狠咬下,在释天魔身上溅起了大片火星,发出了金属对撞一样的声响。听到这声音,勿乞不由得牙齿一阵发酸,这得多坚固的身体,才能让贪狼剑幻化的狼头剑影发出这样的动静?

  但是肉身毕竟是肉身,贪狼剑毕竟是下品法宝级的飞剑。七颗狼头狠狠的咬在了释天魔的身上,锋利的狼牙带着大片火星深深的没入了释天魔的身体。贪狼吞月九幽噬魂大阵发动,数十道黑漆从狼嘴中喷出,带着刺耳的怪啸声钻进了释天魔的身体,疯狂的抽取吞噬他庞大的血肉精气。

  ‘嗤嗤’响声不绝于耳,释天魔刚刚纵起的身体再次重重的落在了地上。七颗狼头附着在他身上,就好像高压气囊上被破开了七个巨大的缺口,释天魔体内气劲一消,哪里还能跳起来?黑色气流从释天魔体内不断带出一道道碗口粗细的深绿色液汁,七颗狼头发出欢畅的啸声,贪婪的将这些深绿色的血肉精气急速消化,化为贪狼剑自身的力量。

  释天魔痛极狂呼,他狠狠一跺脚,周身有大片深绿色光焰喷薄而出,将七颗狼头冲得脱离了他的身体。但是这七颗狼头是飞剑幻化,虽然被光焰冲开,锋利的狼牙在释天魔身上一拖一带,当即在他身上扯下了好几块碗口大小的血肉。黑光一闪,这些血肉被绞成粉碎,内蕴的庞大精气被贪狼剑吸得干干净净,就留下了一片飞灰冉冉落下。

  六颗水缸大小的绿色阴雷当头落下,命中了正痛极长啸的释天魔头顶。

  鬼仙祭炼的阴雷,爆炸的声音极小,爆炸力也不大,但是毒辣的磷火阴雷专门损伤修炼者的元神血气。释天魔被阴雷命中,当即身体一颤,七窍中都喷出了血来。他的真气强横无比,**更是无匹强大,但是他修炼的功法怪异,魂魄的强度比起后天巅峰的武者也只是相差仿佛。被结成了鬼丹的鬼仙全力释放的阴雷命中,释天魔仰天惨嚎一声,七窍中大片绿血喷出,当即倒地不起。

  释无垢尖叫了一声,他纵身跳起,一把抓起释天魔扛在了背上,咬牙切齿的胡乱挑了个方向冲了出去。他还妄图死里求活挣扎出一条生路,但是猛不丁的就听到‘当’的一声巨响,鄣乐公主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根铁杠子,闪身到他身后重重的给了他一闷棍,当场打得释无垢翻着白眼晕了过去。

  勿乞扭过了头,在场的巡风司密探和宫禁卫纷纷转过了身子,没人敢看堂堂大燕朝最尊贵的公主背后敲人闷棍的景象。只有白竹儿、白珠儿带着三分傻气七分天真的在那里鼓掌叫好:“公主,这棍子打得真干脆,嘻嘻,这释无垢这么厉害,还不是被公主一棍子打倒了?”

  鄣乐公主下巴一挑,得意洋洋的正要自我吹嘘几句,猛不丁的看到勿乞和其他人怪异的神情,她急忙随手将铁杠子丢出了老远,摆出了一副温柔娴淑宛如‘水莲花’一样娇羞的姿态,小心翼翼的走到了勿乞身后,俏生生的带着羞涩的笑容低头站定。

  远处传来一声惨嚎,一个倒霉的释家馆弟子被鄣乐公主丢出去的铁杠子砸中了脑袋,打得他头破血流,一口大牙被打落了大半。也不知是害怕还是痛得狠了,这释家馆的弟子居然‘呜呜’的嚎啕大哭起来。鄣乐公主的脸色微变,很带着几分气急败坏的看向了那武馆弟子,狠狠的跺了跺脚,将方圆数丈的地砖震成了粉碎。

  轻咳一声,勿乞不理会鄣乐公主的这点小动作。他接过那鬼仙递过去的身份牙牌,仔细的打量了起来。牙牌色泽青黑,正是大燕朝贵族最喜欢的颜色。上面雕刻了风云纹路,下方是一片汪洋海水,海天之间有几只燕子展翅高飞。牙牌后面雕刻了几个篆字,字体鎏金,正是‘燕乐公不羁’五个大字。

  “大家看好了,罪证确凿,这释家馆,和上任燕乐公不羁公的死大有关系!来啊,将释天魔斩了琵琶骨,穿透周身三十六奇穴,扣押起来。释家馆一应弟子教习,全部废掉修为,送入巡风司西风卫大牢关押。”

  大燕朝巡风司东南西北中五大风卫,在蓟都都有自己的监狱,其中中风卫的监牢规模最大,戒备最严。但是勿乞怎敢把人犯丢去秦清水的地盘?他敢保证,只要这批人送进中风卫大牢,不出三天的功夫,要么被清一色灭口,要么功劳就全部成了秦清水的,他没事给对头送好处作甚?

  现在蓟都城内,卢乘风和勿乞靠得住的,也只有燕究回治下的西风卫了。

  已经有大批巡风司西风卫的密探闻风赶来,他们业务精熟的挨个废掉了释家馆所有教习、弟子的全部修为,用特制的牛筋绳五花大绑后,丢进了赶来的囚车,凑齐一千人,就往西风卫大牢送一批过去。

  勿乞喝令刚才混入释家馆闯入密室发现牙牌的鬼仙在前带路,领着他们朝那密室赶去。

  一路上,勿乞很是严肃的告诉鄣乐公主和随行人等:“大家听好了,这次的事情,是我看中了释家馆的基业,借着鄣乐公主的势力想要吞并释家馆,自己在蓟都开设武馆,无意中发现了释天魔和燕不羁的死有牵连。这个前因后果,大家可一定要弄明白了。”

  鄣乐公主有点懵懵懂懂的看着勿乞,不解他这么郑重其事的串供是为了什么。

  不过,她也没有寻根究底的盘问详细,只是摆出了公主的威仪,狠狠的威胁了一通身后众人,她向所有人发誓,谁敢不按照勿乞的吩咐说话,而是敢在外胡说八道,她一定会让那人的九族都后悔自己为什么会生出来。

  有了鄣乐公主淫威在前,勿乞暗忖,这口供怕是能瞒住嫪毐和燕仙尘一段时间?

  但是难说啊,嫪毐那绝代妖人在蓟都经营了这么多年,谁知道他会否发现背后的一些东西呢?

  思忖中,释天魔的密室到了。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