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墨翟(五月七号第六更,4500票!)

第一百二十九章 墨翟(五月七号第六更,4500票!)

  一秒记住【供精彩。

  勿乞一行人来到了那座钢铁城池下方。距离那根紫红色火柱还有一里多远,勿乞就觉得滚滚热浪扑面而来,头发骤然发出了焦糊味。火灵脉中先天真火灵罡勃然而动,外界的火力被不断吸入,迅速转化为真火灵罡在体内不断游走,身体四周顿时一阵清凉。

  一道绳梯从上方垂下,带队的将领一把抓住绳梯,一步步的向上攀爬。勿乞清啸一声,身体腾空而起,脚尖在绳梯上几次轻点,就已经顺着绳梯直上头顶钢铁城池。下方随行的军士急忙带着已经开始焦躁不安的坐骑向远处退却,这里地火热力太强,实在不适合他们在这里久留。

  到了城市上面,勿乞才看清了这座钢铁城池的全貌。

  大致呈圆形的城池直径在三里左右,巨大的圆盘状底座厚有百丈,上面是平坦坦的一块平地,错落有致的修建了各色建筑,还有花圃树丛无数,将这些建筑掩盖在了绿荫花丛之中。只是这里地火热力强大,所有的花种树种都是火属性的异种,其中更有不少火性的灵药,而且年份都在数千年上下。

  绳梯出口处已经有几个麻衣汉子等候,看到勿乞快速纵了上来,一个神情憨厚的高大男子朝勿乞行了一礼,沉声说道:“上将军已经等候多时,还请勿乞先生随我来。”

  也不等勿乞回答,这汉子微微一笑,转身就朝城市正中的一座纯金属制高塔行去。这座高塔足足有一百零八丈高,按天罡地煞之数,分为一百零八层。高塔有十二角,隐合十二元辰之数,高塔上下一共有三千六百五十个铜铸铃铛随风轻鸣,也暗合了周天星辰之数。

  勿乞以灵眼观之,这座高塔正对准了城池正下方那条地心火柱。这条火柱能够将这么一座纯粹由钢铁铸成的城池托在半空中,可见它蕴藏的绝大力量。这么巨大的力量都被约束在高塔内,顺着塔身内部无数条阵法纹路急速流转。这高塔就是这座钢铁城池的阵法枢纽核心,内蕴的强大力量随时都能化为可怕的攻击杀伤敌人。

  按照勿乞的估算,这座高塔内蕴藏的地火能量,大概相当于一千个金丹人仙拥有的全部力量。这么大一座城池,等同一个蓄电池,庞大的地火能量以高塔为核心储存在内,一旦所有能量同时释放出去,瞬间的杀伤力足以轻松抹杀元婴地仙级别的存在。就算是修成了元神的天仙,低品级的天仙也可能受到重创。

  这是件威力绝大的大杀器,甚至就是一件法宝的雏形。只是不知道是谁有这么大的手笔,借助地心火焰铸造了这么大一件法宝。勿乞看着这座高塔,只觉口舌生津,忍不住的连吞口水。

  麻衣男子带着勿乞一直来到了高塔下,从一扇雕刻了四季渔牧田林图的门户进了高塔。

  这座高塔内部空荡荡的并无任何陈设,地面上用各种金属合金丝镶嵌了复杂的阵法图文,上面密布着无数火属性的灵石。高塔内也没有楼梯,只有每一层的地板正当中位置有一个直径一丈左右的圆洞,一道淡淡的红光从塔基下顺着这个圆洞直冲上面诸层塔身。

  跟着麻衣男子走进了那道淡淡的红光,勿乞只觉身体一轻,身体顺着红光飞起,骤然就到了高塔最高一层。

  身穿黑袍的荆轲正坐在这一层的角落里,从窗子里眺望外面山林的日落美景。两个硕大的酒缸放在他身边,他一边欣赏美景,一边用硕大的白玉酒斗舀出美酒咕噜噜的灌进嘴里。他浑身酒气冲天,脸上毛孔都已经扩大了,也不知道他到底喝了多少酒,一张脸早就红得快要滴出血来。

  在其他地方,荆轲是一个极其吸引人目光的昂然大丈夫。但是在这座高塔内,一个坐在正南方位一个阵图核心处的清矍中年男子,却好似一块明珠美玉,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他只是坐在那里,就由不得勿乞不将全部的注意力放在他身上。

  这中年男子面容清秀,下颌生了一部美须。他的容貌也不出众,但是一对眼睛极亮,比勿乞在地球上,在撒哈拉沙漠毫无污染的夜间看到的北极星还要亮上十几倍。这么亮的一对眼睛,却不给人丝毫的咄咄逼人的感觉,反而是清润如水,勿乞和他对视的时候,只觉浑身骤然放松了下来,他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快意的微笑。

  “墨翟老先生?后生小子勿乞有礼了!”

  看着这男子,勿乞本能的就知道他就是墨翟。他的容貌不出众,他的身躯不高大威武,他身上也没有什么霸王气息,甚至他的衣着打扮就和他的门人弟子一样,赤着脚,粗麻布衣,手指甲里面还带着几丝黑土,就和乡间老农没什么两样。但是他就是墨翟,勿乞不会认错人。

  不知为何,墨翟的形象突然和吴望给勿乞的印象重合在了一起。他们都有一种,让勿乞觉得心安,觉得安全,觉得舒适,宛如暴风雨的夜间护翼小鸟的母鸟羽翼一样的温暖。勿乞只觉眼角一酸,两颗眼泪骤然滴下,他毕恭毕敬的跪下去,朝墨翟磕了几个响头。

  荆轲大口吞下了白玉酒斗中的美酒,回头朝墨翟问道:“老师,这小子怎样?”

  墨翟那对极亮的眼睛深深地凝视了勿乞一眼,目光扫过地上勿乞低落的两颗眼泪,缓缓点头道:“是个好孩子。可怜的好孩子。虽然手段狠辣了些,却依旧是赤子之心不泯,是个让人放心的好孩子。”

  伸手虚托,一股巨力柔柔传来,将勿乞扶起。墨翟一招手,笑道:“来,来老夫身边坐下。”

  勿乞擦干眼泪,肃容走到了墨翟身边,在他身边空地上坐下。

  荆轲似乎对墨翟的答案很满意,墨翟说勿乞是个好孩子时,他眸子里的几分清冷肃杀之气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一抹柔和之色悄然而生,很是温和的看了勿乞一眼。他似乎放下了什么心思,抓起白玉酒斗在酒缸里狂舀了几斗美酒,欢畅淋漓的喝了下去,然后重重的打了个饱嗝。

  墨翟静静的坐在地上,面前有三块漆黑的石碑静静的悬浮在空气中。他双手掐着符印,一团紫色烈焰正在空气中熊熊燃烧,疯狂灼烧着三块石碑。石碑上不断喷发出夺目的金光紫气,隐隐有无数的符文若隐若现,时不时的传出沉闷的雷霆声,震得高塔都隐隐颤抖。

  勿乞认出了这紫色烈焰的来历,是从亿万载的地心太古毒炎中提纯而出的‘后天兠箓紫炎’,拥有破除诸般禁制的神奇力量,是天仙以下的修炼者,用来强行破除各种阵图禁制的不二之选。

  诸如说,如果得到了某个藏宝的匣子,上面却封禁了数十重禁制,在没有破禁咒语和手印的情况下,用后天兠箓紫炎以蛮力焚烧破解,就是最好最直接的选择。看三块石碑被紫色烈焰焚烧的模样,金光紫气外泄,雷声不断传来,显然石碑中的诸般禁制已经被破掉了大半。

  这三块石碑勿乞很熟悉,因为他在蒙山的山林中扛着这三块石碑奔走了将近一个月。这就是燕不归带着他们从蛮人手中抢来的石碑。难怪到了蓟都后,燕不归就再也没提起这三块荆轲悬赏一郡之地的石碑,感情这石碑被送到了墨翟这里,正在用暴力破解其中的禁制。

  勿乞不由得好奇,这石碑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墨翟掐了几个印诀朝那团紫炎一放,随后笑看向了勿乞:“老夫见过的年轻人,不知有多少。你是个好孩子,只是心事太重,以后要放宽些。听说你师尊在蒙山被人袭杀,你也是在蒙山为人所救。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年轻人,要往前看。这世界宽大得很,精彩的事情很多,和我们相比,你还太年轻,恩怨绝对不应该是一个年轻人的全部。”

  墨翟说话,没有什么大道理,就好像一个邻家大叔闲聊一样,慢条斯理的和勿乞说着话。说也奇怪,勿乞只觉心头一股子滞涨之气,还有来到这个世界后的不安和惊慌全部消失无踪,心中一片的妥帖安稳。

  就这样,和墨翟絮絮叨叨的闲扯着,等得外面月亮高挂在天空时,连续三十六声雷鸣传来,三块黑色石碑放出无穷无尽的金色光点四处飘散。原本整合成一块的石碑骤然裂开,化为数千片薄如蝉翼长有三尺,只有拇指宽的玉简凌空漂浮。

  这些玉简上密密麻麻的尽是黄豆粒大小的符文篆字,每个字都闪耀着神奇瑰丽的紫色光晕。

  墨翟看着这些符文篆字欣然笑道:“好了,燕丹的《九死九生轮回诀》补全了。荆轲,你修炼的《太白贯日惊龙诀》这里也有三篇,只欠最后一篇,你的功法也能补齐。唔,这是裂天剑宗缺少的土相剑诀《崩山剑诀》和火相剑诀《焚天剑诀》,妙呵,裂天剑宗的传承,也补全了。”

  勿乞没理会九死九生轮回诀和太白贯日惊龙诀的法诀,而是飞快的扫过了崩山剑诀、焚天剑诀两份剑法,将其中的修炼口诀迅速记了下来。两篇剑诀有行功路线图三十六幅,有口诀心法七千余字,有了乐小白那惊人的天赋能力,勿乞轻轻松松的将两篇剑诀深深的烙印在了脑海中。

  他只是觉得奇怪,燕丹、荆轲修炼的功法,还有裂天剑宗秘传的法诀,为什么会出现在蛮人秘密传承的始祖石碑中?难不成是那些蛮人的始祖抢劫走的么?这里面大有玄虚,还得好生探查才是。

  不容勿乞想清其中的玄虚,墨翟的额头上已经有大片冷汗滴下。他向勿乞点头笑道:“勿乞,有空就来这里多转转,你这孩子不错。荆轲,带着这些东西回蓟都吧,三个月内,不要再来找我。”

  荆轲朝墨翟磕了个头,大袖一卷将这些玉简全部收起,然后招呼了勿乞一声,两人迅速离开了高塔。

  走出高塔时,勿乞回头仰望,正好看到墨翟站在高塔顶层,正朝他点头微笑。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