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三十章 告诫(五月七号第七更,4600票!)

第一百三十章 告诫(五月七号第七更,4600票!)

  一秒记住【供精彩。

  月挂中天,墨林中无数萤火虫在空中飞舞,在水一样的月光中,点点萤火凌空飞舞,宛如梦幻之境。淡淡的水汽在林中穿梭,除了风吹密林发出的声响,四周再也听不到任何动静。和来时不同,勿乞来时那些猛兽大虫都得意洋洋的拦在路上给他难看,回城时,那些大家伙一看到荆轲就转身狂奔。

  稍微有几条猛兽大虫跑得慢一些,就被荆轲凌空抓到手中,顺手丢出数十丈外,在参天大树上撞得头昏目眩,半天挣扎不起。勿乞突然发现,这些猛兽也好,包括那几条几乎快要化身为蛟龙的巨蟒也罢,一个个都是贱骨头。被荆轲这样暴力揉捏,他们居然还点头哈腰的朝荆轲献媚不已。

  一把抓起一头体长两丈六七尺的巨型野猪,将它抖手丢出了近百丈外,荆轲面色不变的淡然道:“老师把这群畜生宠得不像样子,整日里就知道在山林中胡混。你可奇怪,为什么这次我专门叫人来这里?”

  沉吟片刻,勿乞摇了摇头,只是不吭声。

  荆轲抬头看了看天空明月,低声说道:“老师学究天人,道心通明,已达神明之境。和我们不同,老师一颗心坦坦荡荡,宛如明镜琉璃,没有丝毫尘埃牵挂。故而一千五百年前,他就已经元婴大成,如今一身道法修为,更是出神入化,也许用不了多少年,他就能化婴为神,真正长生逍遥。”

  轻叹一声,荆轲颔首道:“老师洞彻人心,通达世情,一个人的人心是正是邪,一眼可辨。他说你是好人,那你小子就坏不到哪里去。如果今天老师说你心有邪念为人不正,你就不可能生离墨林。”

  诧然看向了荆轲,勿乞皱眉道:“上将军,我勿乞可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世情,你至于这样么?”

  荆轲歪了歪嘴,拉长了声音冷笑道:“伤天害理什么的,我管你这么多?你杀人也好,放火也罢,哪怕你在蓟都城内屠街,这些小事,我也不管。当年荆轲做游侠之时,这些事情也没少干,什么伤天害理之类的东西,我从来不把他放在心上。”

  摇摇头,荆轲看着勿乞冷笑道:“可是谁叫你和鄣乐那小丫头勾勾搭搭的?拓跋青叶、拓跋昊风那群公子王孙也就罢了,以前虽然和鄣乐亲近,但是从本质上,鄣乐是高飞九天的鸾凤,这群小子就是地上一群蛆虫,虽然自以为是,但是鄣乐不可能看上这群纨绔,所以有些人不担心什么。”

  “呃?”勿乞目光微妙的看向了荆轲,他的话似乎另有所指。

  歪了歪嘴,荆轲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个高有三尺左右的黄色酒葫芦,揭开了塞子大口灌了两口美酒。他吐了一口酒气,仰天轻笑道:“太子丹,呃,也就是陛下,他知道这些天鄣乐和你很是亲近,而且这亲近和以往跟那群公子王孙的亲近大为不同。所以陛下找了个由头,赐封你为天运侯。”

  勿乞颔首,他知道了荆轲想要说什么:“陛下也是觉得,勿乞若是和公主厮混在一起,仅仅是燕乐公一门客的身份,传出去不好听?所以才封了勿乞侯爵之位?”

  荆轲古怪的看着勿乞,点头道:“按照我的脾气,你一言点出了我们心中最大的障碍,让我们在短短数日内纷纷突破原有境界,这个功劳,哪怕封你三五个诸侯国都不在话下。但是陛下不同,他要考虑的事情比我多得多。他不能向大燕朝的众多大臣王公说,因为你一句话的指点,所以封赏你太多东西。”

  深吸了一口气,荆轲摇头道:“所以,天运侯这个封爵,一是感谢你点醒了我们。二是为了鄣乐公主。她总不能真和一个无名无份的门客混在一起。我们虽然不把身份门阀这些东西当做一回事,但是我们是我们,我们不能强迫大燕朝这么多人都和我们一个想法。”

  勿乞明白了荆轲的意思:“居高位者,所思所想和黎民不同,我能理解你们的这些作为。”

  轻轻的哼了一声,荆轲继续说道:“之所以将熊青兄弟十二人送给你,也是为了这个缘故。嘿,鄣乐牵动的东西太多,她自己却懵然不知,可是难道我们不知道不成?依你的身份来历,又没什么后台靠山,你和鄣乐亲近一日,脖子上的绞索就紧了一分。不预先做点防范,你在蓟都城内活不过三个月。”

  勿乞沉默,他皱起了眉头。难怪燕丹眼巴巴的将熊青兄弟送给了自己。只不过,就算没有熊青兄弟几个,他勿乞又是这么好杀的么?不说他现在已经结成了金丹,就说他结成金丹前,没有元婴地仙出手,只要他不惜代价燃烧精血逃走,也没人能拦得住他。

  思忖了一阵,勿乞点了点头:“陛下厚意,勿乞明白了。只是勿乞不明白,为什么陛下要如此对勿乞?”勿乞可不相信,他就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那种人,燕丹堂堂大燕朝的皇帝,会突然看上了他?仅仅因为鄣乐公主的关系么?对于帝皇而言,一个公主哪怕再青睐某人,也没有道理给他勿乞身边派送这么多的金丹熊妖做护卫。

  荆轲的脸色有点古怪。他琢磨了一阵,这才缓缓开口道:“你和燕乘风在小蒙城的事情,我们都知晓了。你们做得不错,手段稚嫩不够老辣,但是结果还算圆满。你的练兵之术也很精妙,我已经将小蒙城新兵营的练兵之术抄录成册,准备在几支新军中好生尝试一下。”

  勿乞不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荆轲掌控大燕巡风司,卢乘风骤然接掌燕乐公、左国正的公爵封爵和官职,如果他不仔细的调查一下他勿乞和卢乘风的来历,这个上将军也就太不称职了一些。小蒙城的那些措施,能瞒得过吕国的众多密探,但是绝对瞒不过巡风司的人。勿乞的练兵之术被荆轲等人知晓,也是应有之意。

  长久的沉默之后,荆轲才说道:“你的练兵之术,很独特,很精妙,比大燕朝现行之策好,好得多。你的那师尊,想必也是世间隐士,只可惜……”摇摇头,荆轲说道:“你会练兵,而且练兵之术这么精妙,这就值得我们对你好生照顾了。现在大燕朝的公子王孙,吃喝玩乐、杀人狎妓样样精熟,但是要他们做正经的事情,嘿,没指望,靠不上的。两千多年,大燕朝立国两千多年了啊!”

  勿乞深有所感的点了点头:“两千多年啊,该烂掉的也该烂掉了。”

  荆轲脸色一沉,翻了个白眼瞪着勿乞喝道:“这大燕朝是我们一片瓦一根草建起来的,话不要这么难听。”

  勿乞急忙闭上了嘴,荆轲这才继续说道:“因为对你如此关注,所以才有这些种种事情。今日让老师看看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也只是预先做个提防。你是好人,我们就放心了。你心怀不轨,就趁早宰了你,我们也放心了。你今日闹出来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一些。”

  勿乞思忖片刻,他今天闹出来的动静,除了释家馆一事,没别的事情了啊?

  看到勿乞的犹豫不解,荆轲冷笑道:“把熊青他们给你,除了保护你,还有就是害怕对燕不羁下手的那些人,又再次对燕乘风出手。只要他们敢再次出手,有熊青他们在身旁,这就是自投罗网。结果好嘛,我们的一切防备还没发挥作用,你却把释家馆抄了个底朝天,居然还真被你抓出了刺杀燕不羁的凶手。”

  长叹一声,荆轲冷笑道:“你亲自出手擒拿的那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居然有数十名司寇府、巡风司的人当场格杀灭口,我们仔细分析了一下,他们要灭口的首要对象,就是你杀的那人!”荆轲一五一十的将释家馆内发生的事情给勿乞说了一遍,重点就在那些死士全部是巡风司、司寇府的人,并不是外人冒充的。

  勿乞倒抽了一口凉气,他惊声道:“那人是韦氏商行韦笑笑的近身护卫,难不成韦氏商行的力量,都渗透进了司寇府和巡风司么?果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不成?”勿乞表情是无比的惊骇,但是他心里却是在狂笑。教你韦笑笑嚣张跋扈,今天给你狠狠的告上一状,让你不死也脱一层皮。

  “韦笑笑?”荆轲的脸色骤然一沉,他冷笑着连连点头:“那小娘们?嘿,我不喜欢。”

  顿了顿,荆轲冷声道:“陛下在稳固境界,高渐离他们几个也都身有要事不得分身。我知晓你参合进了这件事情,既然都有死士出手灭口了,那人又是你亲自生擒活捉的,说不定就有人想要对你下手。所以今天我才派人叫你来墨林,一个是先保住你这条小命,第二就是让老师看看你这人到底如何。”

  勿乞急忙向荆轲抱拳致谢,谢过了他的关照之情和厚爱之谊。同时他也对荆轲的耳目灵通很是惊讶了一番。释家馆一事后,他立刻赶回左国正府向卢乘风报信,这路上没耽搁什么功夫,结果刚刚和卢乘风说了几句话,那边释家馆出事,荆轲派出的人就立刻赶到了左国正府。这效率,简直是惊人之极。

  勿乞正在这里翻腾着各种念头,荆轲却又缓声说道:“这几日你出门一定要小心,让熊青他们紧跟在身边。你和那被灭口的护卫照了面,小心有人一定要杀你泄愤。”

  看到勿乞点头答应了下来,荆轲才说道:“和鄣乐公主的事情,我们不会管,包括陛下,也不会理睬这些事情。但是太子那边,你自己当心。鄣乐公主对太子而言,可不仅仅是一个女儿。”

  猛不丁的,荆轲厉声喝问道:“释家馆的事情,到底是你有意为之,还是凑巧碰上的?”

  荆轲问这话的时候,一缕荡人心魂的邪异力量随之喷发,勿乞只觉精神一荡,差点就要说出实话来。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