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恩主(五月七号第八更,4700票求票!)

第一百三十一章 恩主(五月七号第八更,4700票求票!)

  一秒记住【供精彩。

  荆轲的大声喝问,内蕴一缕极其神异的法力波动,隐隐带着几分魔道迷神之术的影子。勿乞正在思忖荆轲刚才说的话,猛不丁的被荆轲这么大声一喝,他的魂魄一阵动摇,差点就将他在仁王府的所见所闻全部说了出来。

  只是他修炼土源篇、木源篇、火源篇已经有所成就。自他开始修炼这三篇功法后,他的识海中,除了修炼水源篇得成的万丈水波,还有一片氤氲土气、一片参天密林和万丈火海凭空而生。在这土气、密林、火海、水波之上,就是被诸多灵符禁制禁锢住的禁律神炎。

  此刻的勿乞还无法将禁律神炎吸收化为己用,但是禁律神炎毕竟是周天有数的神火。荆轲带着魔道功法影子的喝问声刚刚触动了勿乞的魂魄,禁律神炎立刻放出大片青紫色光晕,轻而易举的驱散了荆轲的撼神魔音,稳固住了勿乞的魂魄。土气、密林、火海、水波四象元力剧烈的翻滚起来,在勿乞识海中化为一个四色漩涡,牢牢的将他魂魄护在了核心。

  魂魄只是一荡,勿乞的精神就完全清醒。但是他依旧摆出了一副魂飞天外的模样,呆呆的看着荆轲。他脑海中无数念头瞬间闪过,到底嫪毐的事情要不要告诉荆轲?告诉他,也许他立刻会受到仁王府势力的绝地反扑。不告诉他,他就看着嫪毐这绝代妖人藏身仁王府?

  有了滢川公主的关系,嫪毐已经注意上了勿乞和卢乘风,天知道他会不会在背后做出什么事情来?和名声不佳的嫪毐相比,荆轲、高渐离和燕丹的名气,似乎还好了不少,起码一直到现在,对勿乞他们,都还是善意居多,并无丝毫的恶意。

  就算仁王府会大肆反击又如何?勿乞想到了他从释家馆得来的大量破空灵金,顿时心里有了无尽的底气。给他一段时间,他才不怕任何人。只要勿乞用这些破空灵金布置几个抽身退路,他在这世界上再也不用惧怕任何人。

  只是电光石火一刹那的功夫,勿乞就带着呆滞的表情,向荆轲坦白了他在仁王府的所见所闻。他还主动的向荆轲承认,他在阵法一道上也有极高的天赋,卢乘风从裂天剑宗得到了补天阵诀,他也随着卢乘风研习了一段时间,结果大有收获,仁王府内的防御阵法,就是这样绕过去的。

  骤然间听得‘嫪毐’二字,荆轲浑身一震,差点从坐骑上跳了起来。他死死的盯着勿乞厉声喝问道:“你没听错?真的是嫪毐?他真的用那货顶着一个纯金打造的车轮转着玩?仁王燕仙尘居然是他的弟子?滢川公主也和他有染?你就是不愿意欠滢川公主的人情,所以才提前对释家馆下手?”

  勿乞茫然的点着头:“我们公子的母族想要在吕国分割一方,如果欠下了滢川公主的人情,可不是好事。”

  顿了顿,勿乞很是‘老实’的向荆轲坦白道:“以前不知道,现在勿乞突然发现,想要修炼,没有钱可真不成。一件品质最差的下品法器都要一百金,中品法器就是数千金,上品法器动辄十万金,各种符箓更是价格不菲,没有钱,怎可能修炼有成?结成金丹元婴,得证人仙地仙,勿乞也想要长生逍遥。”

  长叹一声,勿乞‘毫无保留’的说道:“为了修炼,小蒙城是我们公子的私人领地暂且不说,小蒙城一年的出产,也只能够勿乞和我们公子两人所需。但是在蓟都厮混,府里必须要蓄养大量的高手护卫才行,这可都要钱哪!所以,我们准备培植源阳侯铁家,让他自立一国,有一国的出产为后盾,加上我们公子两个郡的领地出产,勉强够用了。”

  长叹一声,勿乞摇头叹息道:“第九宗的宗族人数众多,但是中用的就是燕究回燕不归寥寥数百人,其他的都是一群只会吃喝拉撒的蠢货。养着这么多的宗室,两个郡的封地出产,就被他们耗费了一大半。不另外开辟财源,我们如何在蓟都立足呢?”

  荆轲没好气的横了勿乞一眼,伸手轻轻的拍了拍他的下巴,轻声喝道:“够了,醒来吧!哼,小子大胆,这么大的事情居然都敢隐瞒,为了不欠人人情,你就折腾出这么大的事情!那嫪毐!”

  荆轲正在发狠,勿乞却‘突然惊醒’,他惊恐的看着荆轲问道:“上将军,刚才我怎么了?”

  荆轲怪眼一翻,瞪着勿乞冷笑道:“你刚才被鬼上身了!哼,哼!这次也算你大功一件,你也不用知道为什么是大功一件。嫪毐,嫪毐,你这假阉货,这么多年来,你一直藏身大燕不成?该死的东西,我们居然一直没发现你!你不去和你那干儿子计较,藏在我们大燕朝算什么事情呢?”

  干笑了一声,勿乞小心翼翼的问道:“上将军,那个嫪毐,到底是什么人哪?”

  荆轲的脸狠狠的抽搐了几下,他皱着眉头,用力的挥了挥手:“你不用管他是谁,这事情很复杂,要从两千多年前说起,一时半会说不清。总之,这些天你避开仁王府,不要招惹仁王府和他身边的人。释家馆的事情,就按照你编造的借口来说,就说燕乘风看上了释家馆,故意谋夺他的基业。”

  冷笑一声,荆轲摇头道:“这话说出去难听了一些,堂堂公爵谋夺一个武馆的基业。嘿,但是现在那些后生晚辈个个都是这样做的,多你一家燕乐公府这般胡作非为,也不算什么。名声臭点就臭点吧,大燕朝如今的那些晚辈,哪个名声好得到哪里去?”

  用力拍了拍勿乞的肩膀,荆轲坦率的说道:“不要怪我用魔功问你话,这事情,你小娃娃不知道,但是实则太重要了。嫪毐,嘿,嫪毐,好一个嫪毐。我巡风司和高渐离的燕子都没查出一点儿蛛丝马迹的事情,你嫪毐居然查到了线索!不愧是长信侯啊,好一个长信侯,好一个嫪毐!”

  一路感慨着,荆轲领着勿乞已经到了蓟都城外。

  此刻蓟都四城紧锁,所有城门都封得严严实实。但是荆轲一声令下,城门洞开,从最外重的城门一直到内一城,沿途所有门户纷纷开启,大量城防军出迎警戒,一路护送勿乞回到了燕乐公府。

  大队人马在燕乐公府外停留时,正好看到府门对面一条小巷里,有两辆青漆小马车停靠在那里。荆轲眼尖,一眼看到了那两辆马车,他随手朝勿乞甩了一鞭子,低声咕哝道:“明日向我汇报,三更半夜的,谁会来燕乐公府拜访?记住我的话,这些天出行要谨慎些,说话也要谨慎些,嫪毐之事,不许向任何人提起,不管你听到什么风声,都当做没听到罢!”

  众多城防军簇拥着荆轲向内一城的上将军府行去,勿乞看着大队人马拐过街角不见了,这才匆匆走进了燕乐公府。顺着甬道一路拐到了内院卢乘风招待贵客才会使用的花厅,就看到燕福、老黑等人正肃容伺候在外面,丫鬟侍女正串花一样端着各色果盘、茶水、点心等物走进花厅。

  看到勿乞进来了,一脸激动的老黑急忙迎了上来,他压低了声音,带着掩饰不住的激动低声笑道:“勿乞先生,您可回来了。快进去看看吧,贵客登门。当年公子的恩人来了,刚来了才一会儿,公子刚刚请他进来呢。这位老先生可是公子的大恩人,勿乞先生一定要小心招待啊!”

  卢乘风的大恩人?勿乞呆了呆。

  卢乘风什么时候有过大恩人呢?这家伙自幼在溧阳卢氏长大,等他的年龄到了应该接管一部分家业,足以对卢氏真正的弟子卢曲海等人造成威胁时,他就被一脚踢到了小蒙城自生自灭。谁会对他有恩?当年的卢乘风,只是一个卢氏不受待见的私生子啊。

  弹了弹身上的灰尘,勿乞带上了笑容,大步走进了花厅。

  花厅内灯火通明,鲛人油制造的极品油蜡照得大厅内明晃晃的,一股逼人的馨香扑面而来,让身上被墨林的露水弄湿了一大片的勿乞周身舒畅。

  花厅内,卢乘风正笑吟吟的为一个老人奉茶,那老人端坐在尊位上,满脸是笑的接过了卢乘风递过去的茶水,同时很是谦淡的连称不敢,一把抓着卢乘风要他坐下来。

  这个老人身穿一件青丝长袍,肤白胜雪,面白如银,圆团团的一张圆脸却是一脸的富贵大方,颌下三缕银须透着一股子精神气和潇洒劲儿。老人身上并无太多的饰物,要带上只是一左一右挂了两个龙形玉珰,左手中指上有一个白银制成的戒指,戒面上是两张并在一起大小的面谱,两张扭曲的大嘴笑得无比灿烂。

  韦氏的人!那脸谱分明是韦氏商行的徽章。

  勿乞深深的看了那老人一眼,拱手朝卢乘风行了一礼:“公子,勿乞回来了。”

  卢乘风一喜,急忙向勿乞招呼道:“回来了?快来见过韦老先生,他是韦氏商行现在的家主,是韦笑笑小姐的亲祖父。今日来,是为了释家馆的事情做一解释。实在没想到,韦老先生就是当年赠送乘风修炼秘法,又赠送乘风重金的恩人啊!”

  勿乞骇然,卢乘风在去小蒙城之前,就精研阵法之道,以他后天巅峰的修为,能驾驭三个阵桩布成的阵法,这阵道修为煞是不凡。那时候勿乞就觉得奇怪,他修炼内功的功法,可能是卢氏秘传,但是阵法之道,这种修炼者才会有的法诀,他一个卢氏的私生子,是从哪里弄来的?

  尤其是卢乘风使用的下品法宝小丙辰灵灯,直到蓟都之后,勿乞才从四海集查探到下品法宝的行情。市面上的上品法器都价值十万金以上,下品法宝的价格更是无法估算。要知道裂天剑宗的聂药女和聂白虹这样的金丹人仙,他们使用的本命法器也不过是下品法宝而已。

  勿乞早就觉得卢乘风身上这小丙辰灵灯来历有点蹊跷,感情他当年还有这么大一个恩主。所谓赠送他重金,这韦氏商行的老头子,当年给了卢乘风多大的好处?

  脑子里翻腾着各种念头,勿乞缓步上前,一丝不苟的以大礼拜见了这韦氏老人。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