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三十三章 五鬼(五月七号第十更,正常更新)

第一百三十三章 五鬼(五月七号第十更,正常更新)

  一秒记住【供精彩。

  敲定了矿脉的事情,因为勿乞的存在,花厅里的气氛变得煞是古怪。韦三绝人老成精脸皮极厚,也对这略带尴尬的气氛有点不适应。又和卢乘风闲聊了没两句,韦三绝就起身告辞。卢乘风不敢怠慢,急忙召集了燕福、老黑等家人部署,列队将他恭送出了燕乐公府。

  街道对过的小巷子里,两辆马车快速行出,满脸是笑的韦三绝上了车,从车窗里探出头来,向卢乘风亲热的挥了挥手,大声道:“燕乐公,切勿远送,留步,留步。那事情就这么定了,过得几日,老夫自然派人去接手,还请燕乐公提前打好招呼就是。”

  卢乘风深深鞠躬,双手几乎都触到了地面。他动情的说道:“老先生有命,乘风莫不遵从。还请老先生放心,这件事情是绝对不会有差错的。”

  两辆马车的车辕上,两盏悬挂着的灯笼亮起,韦氏商会那独特的大笑脸谱徽章在夜色中是那样的醒目。马车缓缓离开,一队巡夜的城防军官兵正好路过,看到这两辆马车,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就任凭它们从身边行过。蓟都城早就已经宵禁,韦三绝的马车明显违反了宵禁令,但是韦氏商会的徽章有独特的功效,能让这些城防军士卒对其网开一面。

  “有钱能使鬼推磨!”勿乞看着这一幕,不由得摇了摇头。既然司寇府和巡风司都有韦氏商会的暗子死士,为什么城防军里面不能有呢?说不准这蓟都上下的城防军士卒,已经被韦氏商会给喂饱了。

  卢乘风看着韦三绝远去的车驾,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毕竟是我的大恩人。虽然有挟恩图报之嫌,但滴水之恩当以涌泉之报,乘风不是君子,却也做不出小人忘恩负义的行径。勿乞,此事就此作罢。”

  看了卢乘风一眼,勿乞无奈何的点了点头。

  此事就此作罢?嘿,你卢乘风说得轻松。以这老者的来历,他砸下重金培植的‘奇货’,你想就这么了结和他的关系,没这么容易呢。他姓韦,又用那并排的笑脸做商会徽章。两口相并,不仅仅是可以左右相并,也能向下相叠,那就是一个吕字。

  阳翟叟,好一个阳翟叟。出身阳翟,姓吕,又喜欢重金投注事先投资的商人,除了那几乎一手奠定大秦朝根基的吕不韦还能有谁?嫪毐已经在大燕朝藏匿了两千多年,他吕不韦为什么就不能改头换面,在大燕朝经营一番基业?从释家馆的事情看来,他吕不韦在大燕朝的根基,未必就比嫪毐差了。

  怔怔的望了一阵吕不韦远去的车驾,勿乞转身就回了燕乐公府。他大声叫道:“小白,小白,叫几个兄弟,帮我去花厅外,把那韦老头丢出去的手镯捞出来。啧,这手镯是他不要了丢弃的,可不是我勿乞接受了他的礼物,我最多算是废物回收,可不欠他这个人情!快快,快捞起来!”

  听着勿乞这近乎于无耻的话,卢乘风等人脸色一阵阵的黑白不定。

  勿乞却不管他们心中如何做想,他让蒙小白带着人去花厅外几条溪流小河里捞手镯,自己则宣称要做夜间的功课运气调息,急匆匆的回到了自己居住的精舍,紧闭了房门后,当即身体一扭,身形被一缕土气包裹着钻进了地下,瞬间就远去了数里开外。

  小心翼翼的顺着吕不韦远去的方向土遁追踪了数里,勿乞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吕不韦乘坐的马车下方。车速不快,大概就和常人步行差不多,勿乞轻轻松松的钻出地面,没有发出半点儿声音的吸附在了马车的车厢底。除了车轮和地面摩擦的声响,勿乞能听到的,也只有远处不断走过的城防军士卒的步伐声。

  吕不韦的这两辆马车看似普通,只是木板拼凑,上面漆了一层清漆。但是勿乞手掌一摸上去,就认出了打造这车厢的,是罕见的后天灵物‘万壑絶音木’。这种后天灵木不仅木质柔韧坚实,可挡中品法宝以下主板法器的攻击,最擅长隔绝声音和灵识。天仙以下,灵识都不可能透过万壑絶音木的阻扰,根本偷听不到里面人说话的声音。

  咧咧嘴,勿乞摇了摇头,暗自庆幸自己事先已经找到了先天木属性的灵物,修炼了木源篇。一缕带着旺盛生机的先天木灵真罡从掌心透出,悄无声息的融入了万壑絶音木制成的车厢,瞬间化为一张大网,将整个车厢都包裹了起来。万壑絶音木几乎是欢呼着欢迎勿乞真气的潜入,木灵真罡所过之处,万壑絶音木无比配合的微调了内部结构,原本可以隔绝一切声音和灵识的车厢,当即变成了一个漏斗子。

  勿乞顿时清楚的听到了车厢里吕不韦和另外一个青年男子的谈话声,灵识也感应到了两人的存在。

  吕不韦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摇头道:“大燕这里,笑笑还是太年轻稚嫩,不能独当一面。龙风,以后你在旁多多辅助笑笑行事。本来挺简单的一件事情,非要弄得剑拔弩张,还引出了裂天剑宗的聂白虹,这是不值当的。做生意么,和气生财,打打杀杀的做什么?”

  轻叹了一声,吕不韦淡然道:“最少最少,在开采出足够的破空灵金,构建遍布天下的大小诸天挪移阵前,大动干戈是不可取的。你们这些后辈成器的没几个,要分别坐镇诸国,老祖一身是铁,能打几根钉?”

  车厢里静默了一阵,那年轻人韦龙风沉声道:“老祖放心,笑笑那边,龙风会倾力辅助,尽量不让她做出太出格的事情。但是笑笑乃是老祖嫡亲孙女,龙风哪里约束得了她?”

  吕不韦丢出了一块淡金色令牌,淡淡的说道:“这块令牌你拿着,她闹得太不像话的时候,就拿出来震慑她吧。哼,聂白虹逼她发下了本命神魂誓言,让她不得再和燕乐公府纠缠。她为了避开神魂誓言,居然动用了我们全族只有十三枚的‘替魂傀儡’消除了自身誓言。简直是胡闹!”

  韦龙风不吭声,吕不韦则是轻叹道:“替魂傀儡何其珍贵的宝物,她居然用来做意气之争。虽然燕乐公的封地里,有条铁矿里居然滋养出了破空灵金这种珍稀异宝,却也不值得耗费那替魂傀儡。老祖我亲自出马,几句话就能解决的事情,何必闹成这样?”

  沉默了一阵,吕不韦慎重交代道:“这大燕朝的燕丹、荆轲等人还好对付,那魏无忌、田文、赵胜、黄歇等人,个个吃人不吐骨头,老祖不四处游走坐镇,本族早就被他们吃得渣都不剩。”

  韦龙风肃容看着吕不韦,只是连连点头。吕不韦长叹了一声,摇头叹道:“老祖以五鬼大搬运之术穿梭数百万里,这秘法却也只能半年使用一次。这次赶来大燕,也就是为了那破空灵金。下次再过来,怕是要数年之后了。大魏、大赵似乎已经发现了互相存在,如今正在厉兵秣马准备大战,未来几年,老祖要坐镇那边,于乱中取事,大燕朝的事情,龙风你要谨慎。”

  韦龙风毕恭毕敬的跪在车厢里,向吕不韦磕了两个头。

  吕不韦点了点头,他轻叹道:“可惜你不是嫡宗出身,这家规是老祖我所定,就不能轻易打破。你比笑笑他们要精明能干许多。好生立下一些功劳,老祖才好在宗族大会上,破例提拔你进嫡宗。”

  韦龙风动容又向吕不韦磕了几个头,吕不韦笑呵呵的捻须受了。他眨巴着眼睛,飞快的寻思了一阵,又交代道:“大燕朝各处耳目全部启用,监察嬴政和白起的动静。自三十年前他们于大秦闭关后,老祖在大秦境内就再也察觉不到他们的气息。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去了哪里,也许,他们会到这里?谁也说不定哪!”

  韦龙风再次恭敬应了这件事情,吕不韦这才点了点头,长叹了一声,仔细的叮嘱了韦龙风一阵后,他身边突然冒出了赤、白、青、蓝、黑五色光芒。

  五个身高只有一尺二寸的小鬼‘吱吱’尖叫着从五色光芒中窜了出来,他们双手托着一个金光闪闪的莲台,托起了吕不韦,五条彩光一阵旋转,车厢里的空气中突然被撕开了一个黑漆漆的窟窿,五个小鬼浑身汗流浃背的朝那窟窿里蹦了进去,眨眼间就带着吕不韦走得无影无踪。

  勿乞双眸一凝,他认出了这门功法的来路,这是在盗得经内都有提起的四九都箓五鬼搬运术。修炼到高深境界,人身可化天鬼之躯,可以在虚空之中自由往来毫无滞涩。吕不韦显然还没修炼到最高境界,他还要依靠蓄养的五个天鬼帮助,才能肉身破空传送。

  听他的话,这老家伙居然已经在大燕朝之外也开辟了基业?这五鬼搬运术显然功不可没。当大燕朝的众多修士还只能局限于大燕朝的国境内活动时,吕不韦已经开始游走天下了啊。幸好他功候不深,半年才能超远距离传送这么一次。

  “吕不韦,大敌啊!”勿乞突然有了这么个感觉。这老家伙一张网,可是将大燕朝都遮盖得密不透风。

  燕不羁的死,怕是和韦氏商会真的脱不了干系。吕不韦要的,不是那几条铁矿金属矿,而是其中两条铁矿下异变结成的破空灵金!这就能解释释家馆密室中的破空灵金从何而来。想必是释天魔帮韦笑笑行事时,偷偷摸摸折扣下来的私藏。

  沉吟片刻,勿乞悄无声息的掏出了贪狼剑,一剑刺穿了车厢底板,深深的扎进了韦龙风的身体,直透他的丹田,将他的金丹一并斩成碎片。

  韦龙风做梦都没想到他会在这里遇袭,他根本一点反应都没有,就被勿乞一剑震碎了金丹,周身精血气息宛如江水一样向勿乞的体内涌来。他修炼的是火属性的功法,已经是金丹初期的人仙,他体内狂暴的火属性能量不断涌入勿乞火灵脉,不过短短一盏茶时间,他全身精气神就被勿乞吸得干干净净。

  深吸一口气,双眸中透出隐隐火光的勿乞身体钻回了地面,随后一缕禁律神炎随手打在了车厢上。

  青紫色火焰骤然扩开,迅速将整架马车包裹进去,不过是短短一瞬间,就将车驾烧成了飞灰。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