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三十五章 交换(五月七号第十二更,4900票求票)

第一百三十五章 交换(五月七号第十二更,4900票求票)

  一秒记住【供精彩。

  聂药女一把抓住勿乞,拖着他就冲进了剑由心生洞府。聂白虹喷出数道剑光,绕着主峰四周劈砍了一阵,发现四周并无人藏匿了,这才忙不迭的一头撞进了洞府。母子俩抓着勿乞,一路狂奔到了剑阵无双阁内。

  重重的将勿乞按在了一个蒲团上,聂药女双眼通红的瞪着勿乞喝道:“你说什么?崩山剑诀和焚天剑诀?你怎么会知道这两部剑诀?你从哪里弄到的?”

  聂白虹则是直接从双眸中喷出了丝丝锐气逼住了勿乞:“这两部剑诀,是裂天剑宗五行剑诀中散失的两部。缺了它们,裂天剑宗最高剑意剑气归元诀,就无法真正大乘。母亲虽然根据木、金、水三部剑诀逆推心法,勉强补齐了剑气归元诀,但是毕竟不是正经传承,威力只有真正剑气归元的四成左右!”

  双手握住了勿乞的肩膀,聂白虹沉声道:“快说,崩山剑诀和焚天剑诀,你是从哪里知道的?又是从哪里得到了它们?这两部剑诀对本门极其重要,你千万不能说笑。”

  看着紧张万分的聂药女和聂白虹,勿乞长叹道:“燕长老没给两位说明这事?我还以为,他应该早就向两位说明了哪。这崩山剑诀和焚天剑诀,是弟子昨天在墨林,亲眼目睹墨翟老先生用一团紫火煅烧三块蛮人的传承石碑,从中煅烧出了四部修炼发法诀,弟子匆匆记下的。”

  聂药女、聂白虹神情一滞,不由得相互看了一眼。

  勿乞也不吊胃口,‘一五一十’的将昨天被荆轲招去墨林,和墨翟见了一面,自己偷偷记下两部剑诀的事情告诉了聂药女母子俩。说完了一切,他对二人笑道:“按理说,上将军得到了这两部剑诀,应该是一大早的就派人通知燕长老的。”

  聂药女冷哼了一声,双目看着天花板,半晌没吭声。

  聂白虹则是冷笑道:“他若是得了这两部剑诀,只会让他的门人亲信修炼,怎可能交给我们?这两部剑诀对他没有什么大用,不能增加他丝毫法力神通。但是落到本宗和娘亲手中,却能真正补全剑气归元诀,娘亲原本还要十年才能真正成就元婴,如今也许只要数月则可。”

  勿乞眨巴了一下眼睛,他笑道:“好,弟子这就将剑诀写下交给师尊和太上长老。只是弟子所求!”

  聂药女毅然道:“除了剑气归元诀还不能传给你,其他三部剑诀现在就给。你要炼器房?老太婆这里正好有一个很不错的炼器房,里面的火种是地心熔岩烈焰,任凭你要炼制什么,这火焰也足够了。”

  勿乞一拍手,大笑道:“好得很,太上长老果然慷慨。”

  当下聂药女就取出了三本小册子,里面正是沧澜剑诀、青雷剑诀、惊电剑诀三部修炼功法。勿乞也不拖延时间,聂药女亲自扛来了一张书案,聂白虹在一旁伺候着他,帮他磨墨润笔,勿乞将默记下来的崩山剑诀、焚天剑诀一挥而就,两部剑诀三十六幅运气图以及所有心法口诀一字不漏的书写了下来。

  每当勿乞画完一幅运气图,聂药女都忙不迭的抢过图纸仔细端详,脸上笑容越来越灿烂无比。聂白虹则是无比紧张的叮嘱勿乞:“千万不能出错,万万不能出错,一条经脉走错,娘亲就有走火入魔之危啊!”

  聂白虹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平日里冷酷无情杀伐决断的他,今日变得和长舌老太太没什么两样。到了最后,就连聂药女都受不了他,一把抓起聂白虹丢出了老远:“呱噪,老太婆怎么有你这么个沉不住气的孩子?滚出去,在门内仔细查探,看看燕蠡老匹夫是否已经得到了两部剑诀。”

  沉吟片刻,聂药女冷声道:“燕蠡年前新收了几个弟子,都是土、火属性的灵种体质,看来是早有预备。找个机会,让这几个弟子都出意外死掉吧。这几个弟子身后的家族,哼,你看着办!”

  勿乞抬头看了一眼脸上杀气密布的聂药女,暗自点了点头。裂天剑宗内部的争斗一至于此。聂药女在关键时刻,可比聂白虹管用多了。燕蠡提前收录的这些弟子,想必都是精挑细选的最适合修炼崩山剑诀和焚天剑诀的天才,聂白虹如果真暗杀了这几个门人,燕蠡可是要头痛了。

  花费了大半个时辰,勿乞将两部剑诀完整的交给了聂药女。

  仔细诵读了剑诀一遍,聂药女轻叹了一口气:“可算是补齐了这五行剑诀,其他衍生的剑诀,倒也不是问题了。裂天剑宗剑气归元诀,总算是齐全了。不过,说起来倒也奇怪,裂天剑宗的剑诀传承,为什么会出现在蛮人的领地中?还让蛮人的祖先炼入了传承石碑?巡风司为什么又会派人去蛮人的领地搜寻?”

  勿乞也诧异于聂药女的这个问题,他琢磨了一阵,含含糊糊的给了一个可能的答案。当年大燕朝建国之前,这里都是蛮人部落联盟的领地。以蛮人那时候的力量,破开一些仙人遗留的洞府,取走一些传承典籍,想必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只是,为什么蛮人只取走了两部剑诀,这就不得而知了。

  聂药女到是又给勿乞的答案补充了一些说明。当年她发现这洞府的时候,三部剑诀分别放置在三个不同的地方,而原本应该放置崩山、焚天两部剑诀的地方,却是空荡荡没有一物。想必就是勿乞所说的,这两部剑诀被蛮人劫走的关系。

  两人相互看了看,都只觉得只能如此解释。而大燕朝当年和蛮人交战,灭了蛮人的部落联盟,想必对蛮人的情况还是有所了解的,一些功法传承到底被什么部落带走,想必都有一些线索。两千多年不懈怠的追查下来,有所收获也是理所当然的。

  只是,就连燕丹和荆轲等人的修炼功法都在蛮人手中不得齐全,这就让聂药女都为之骇然。用不齐全的功法修炼到如今,还能攻灭了蛮人的部落联盟,到底是蛮人太弱,还是燕丹、荆轲等人太强?

  摇摇头,两人都不再追究这个问题。聂药女郑重其事的将剑诀藏进了随身储物戒指,然后带着勿乞到了上次他夜盗无垢灯时,看到聂药女正在炼制飞剑的那个炼器房内。

  空荡荡的炼器房地板上用各种耐火材料布成了一个极大的镇压法阵,将近一千块人头大小的上品土属性灵石镶嵌在阵法中,牢牢的压制住了地下喷薄欲出的地心熔岩烈焰。一尊高有三丈的三足青铜圆鼎矗立在大阵阵中,三个鼎足放出淡青色光晕,逼人的寒气隐隐扩散开,在阵图核心处的一个尺许宽广的火口处编织成了一个极大无比的光罩。

  聂药女带着勿乞来到了这里,然后很是怀疑的看向了他:“以你如今的修为,你自修的水属性功法应该已经作废了。五行运气术,你虽然也修炼到了先天境界,但是功力低微,你借用地心火焰,想要炼制什么?”

  勿乞笑着看着聂药女,只是摇头道:“还请太上长老发动阵法,这青铜鼎能够用来炼制物品吧?弟子要炼制的不是什么法宝法器,就是精炼一些材料。呵呵,我们公子研究阵法,一些阵图阵基,需要布置布置。”

  随手一挥,手镯中丢出了堆积如山的各色百炼精铁、百年玄铁之类的材料。

  看着这些材料,聂药女不由得哑然失笑,她摇头道:“和燕蠡那老匹夫斗得久了,老太婆疑心病越来越重。也是,就你小娃娃这点修为,还能炼制什么?这些材料,呵呵,用来假设低级阵图,倒是,倒是妥当。”

  扫了一眼这些品质最高都不过是用来炼制下品法器的材料,聂药女顿时再无丝毫疑心。她随手掐了几个印诀,炼器房内的法阵发动,三足圆鼎下青色光罩缓缓裂开一个指头粗细的小孔,一道笔直的红色烈焰带着刺耳的呼啸声直喷了出来,眨眼间就烧得圆鼎通体赤红。

  房间内的温度直线上升,四周土属性灵石急速闪烁起来,渐渐的一道厚重的力量从四面八方压制而下,将逼人的热力牢牢的束缚在了圆鼎四周一丈左右的范围。

  看着勿乞将各色材料严格的按照一定的配比丢进圆鼎,聂药女不感兴趣的摇了摇头,转身走了出去。她急着去揣摩两部剑诀,可没有心情陪勿乞在这里胡混。一个先天境界的小家伙,还能闹出多大的麻烦?

  勿乞急忙关上了炼器房厚重的石门,灵识扫过圆鼎,感受着自己投入的各种材料在大鼎内急速融化的情况,不由得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小衍诸天千合金,这是盗得经中记载的秘密配方,修炼界基本上无人知晓。这是传承盗得经给勿乞的那个神秘人影,耗费苦心才研究出来的配方。

  作为一个合格的大盗,逃生之路是最重要的。除了各种遁法遁术,最好的逃命手段除了挪移阵还有什么?不仅仅是小周天挪移阵,甚至太虚大周天挪移阵,能够跨星域传送的各色阵法,盗得经内都有详细的剖析和讲解,只是勿乞如今根本没有那么高档的材料炼制那些挪移阵,只能望着那些炼制手段流口水。

  灵识小心翼翼的控制着圆鼎内各色金属溶液的融化程度,开始让它们按照一种奇特的空间晶体结构融合,将这些普通的金属融为价值增加了千万倍的小衍诸天千合金。

  在地心烈焰的帮助下,第一块小周天挪移阵盘在六个时辰后,被勿乞熔铸了出来。

  这是一块直径八尺,厚六寸,通体呈半透明淡蓝色,宛如天空一样色泽的晶盘。因为是一体成型的缘故,上面已经留出了阵图的痕迹以及镶嵌各色灵石的位置。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勿乞继续投入了熔铸工作。一块阵盘,还不够他纵横挪移啊!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