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三十六章 盛情(五月七号第十三更,5000票求票)

第一百三十六章 盛情(五月七号第十三更,5000票求票)

  一秒记住【供精彩。

  炼制小周天挪移阵盘,这是一个纯费力的事情。勿乞熟悉了炼制过程后,炼制的速度越来越快。最终十二天后,他练成了一百八十多块阵盘,全部存放在了戒指中。除了这些阵盘,他还炼制了大大小小数百个用普通金属制成的各色阵盘,从一元阵到**阵都有,这是准备送给卢乘风以及自己也可使用的。

  结成金丹后,修炼者就能使用三味真火炼制物品。可惜勿乞结成的两颗金丹是先天水属性,虽然威力宏大,却不以控制火焰为能。禁律神炎他也无法自如操控,用这种周天能排名进入前五的先天神火炼制阵盘,也实在太大材小用了一些。

  所以只能借用剑由心生洞府内这地心烈焰的威能。勿乞打了一手印诀,将喷发而出的地心之火再次封印后,收拾了一下四周溅落的各种边角料和废弃之物,清扫了一下炼器房,确定没有留下丝毫垃圾和废物后,这才搬开炼器房的石门,大步行了出去。

  聂药女、聂白虹都不见人影,只有一对身穿鹅黄色短裙,上衬浅绿半臂短衫的少女在门外迎接勿乞。两个少女语气娇柔的告诉他,聂药女和聂白虹都在闭关修炼参悟剑诀,他完事后可以自行离开,等聂白虹参悟剑诀有成后,自然会去蓟都探望他。

  两位少女还说,洞府内还有藏珍阁三处,里头藏了不少修炼者用得上的东西。因为这次勿乞献上剑诀的大功,他可以去藏珍阁随意挑选五件以下的宝物带走。

  看了一眼这一对显然是同胞孪生姐妹的少女,先天锻体境界的修为,看她们的年纪不大,想必也是聂药女精心培养的腹心弟子。上次勿乞半夜跑来偷无垢灯的时候,没察觉到这两个少女近似的气息,可见聂药女的底牌可不仅仅是这一座洞府,在别的地方一定还有别府。

  笑吟吟的谢过了这对自称青月、紫月的少女,勿乞跟着她们去了藏珍阁。里面的物件很多,但是勿乞也没心思在这里耗费时间,他挑选了一件贴身的护身宝衣,一双可以增加御风飞行速度三成的法器云靴,一面护心镜,一顶五梁剑冠,一颗可以催发大雾的宝珠后,就离开了藏珍阁。

  几样物品都是中品法器,稍微注入一点灵识就能使用。勿乞当场换上了宝衣、云靴、护心镜,将宝珠藏在了袖子里,将剑冠用丝带扣在了头上。依他如今半长不短的头发,剑冠勉强能套在头上。这剑冠呈五龙拱月造型,五个龙头内隐见一丝寒芒,那是五枚小小的微型飞剑,只要灵识激发,就能化寒光伤人。

  将几件平白得到的法器装束整齐了,勿乞谢过了青月、紫月,这才在她们的指引下离开了洞府。

  青月、紫月可没有聂药女用剑光隔空摄人的本领,聂药女、聂白虹都在闭关修炼,没奈何的勿乞只能从悬崖上攀着青藤慢吞吞的爬下了悬崖。经过那一片古松时,还被几只大白鹤追着狂啄了一通,弄得勿乞好生狼狈。青月、紫月在悬崖上看着勿乞仓皇闪避大白鹤的模样,不由得放声娇笑。勿乞气得鼻子一抽一抽的,差点就按捺不住放出飞剑斩了这几只白鹤,好容易他才按捺住心头的火气。

  虽然放过了几只白鹤的性命,勿乞却不愿意让它们好受。他爬过那些古松的时候,狠狠的将几个巨大的鹤巢踹下了树杈,掉下了深深的悬崖。大群白鹤振翅飞起,惊慌的尖声啼叫着,勿乞则是放声大笑,一路长笑着直爬到了悬崖下。青月、紫月的笑声戛然而止,姐妹两看着悬崖下小如芝麻粒的勿乞,心头一阵的憋闷。这人也太没谱了,和一群扁毛畜生还这样斤斤计较。

  大呼小叫一路大笑的勿乞朝天空飞逐而来的大白鹤比了两根中指,狂笑着抓起地上一块石头,随手一把捏成了无数石子,抖手朝这些大鸟打了过去。石子破空,准确的打在了这些大鸟的脖子上,痛得这些大鸟尖叫飞起,几乎笔直的冲上了高空,再不敢下来和勿乞计较。

  “要不是不愿意暴露我已经结成金丹的事情,一定飞剑斩了你们!”笑呵呵的看着这些大白鹤,勿乞吹了一声口哨,他放养在悬崖下的独角麋鹿远远的应了一声,连蹦带跳的朝这边窜了过来,亲昵的吐出肥厚的大舌头在勿乞的脸上舔了几下。

  拍了拍身体变得有点削瘦的独角麋鹿,勿乞怜爱的叹道:“这两天只能啃青草,你也吃了苦头啦!”从戒指里掏出一袋子精良饲料喂到了独角麋鹿嘴边,勿乞好好的让它吃了一个饱。

  吃得肚皮溜圆的独角麋鹿舒舒服服的打了个响鼻,大头在勿乞身上狠狠的磨蹭了几下。勿乞也不骑上它,拉着缰绳,带着它慢吞吞的朝白阳山门行去。他一边缓步行走,一边琢磨着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有了这小周天挪移阵的阵盘,他就要尽快布置几条退路,但是要怎样下手,还得仔细谋划。

  卢乘风成为左国正也有一段时间,燕丹只给了他一年的时间作出功绩来,不管怎样都要替卢乘风想个好计策。面子工程也好,政绩工程也好,总之未来一段时间,要尽快让卢乘风造出点声势。

  韦氏那边,韦氏商会计算的是卢乘风领地上两条铁矿下异变而生的破空灵金,这种重宝可不能留给韦氏商会。吕不韦这老家伙的修为起码也是元婴地仙以上,他如今只是因为五鬼搬运术的局限,只能辛辛苦苦的在天下奔波。如果真给他找到了足够多、体积足够大的破空灵金,让他建立起超远距离的挪移阵,他就能迅速带着大批人手在各处出没。

  一想到未来吕不韦这老奸雄随时可能在蓟都出现,再想想蓟都内已经有了一个绝代妖人嫪毐,勿乞就觉得脑浆子一阵生痛。如果他的修为已经到了金仙之境,他也就不用头疼了,直接将这些人掐死就是。问题是现在吕不韦和嫪毐的修为可以轻松一指头碾死他,他不仔细谋划谋划那是绝对不成的。

  这个世界透着一股子浓浓的诡异气息,勿乞可不愿意自己不做任何准备,就莫名其妙的死在这里。

  所以,破空灵金不能让韦笑笑得手。要么勿乞提前将那矿脉中的所有破空灵金盗走,或者,干脆将吕不韦在蓟都的所有基业一举铲除?如果嫪毐知道吕不韦也在蓟都插了一手,他会是什么反应?

  脸色一阵阴晴不定,勿乞正琢磨着各种凶狠念头,猛不丁的路边传来了昊英风鹰的声音:“勿兄,勿师兄,勿侯爷,天运侯爷,小弟可算是等到你了!”

  勿乞一抬头,就看到了昊英风鹰满脸是笑的带着几个青年人从路边一条林荫小道大步转了出来,无比殷勤的迎到了他身边。热情无比的昊英风鹰一把握住了勿乞的双手,他大声笑道:“我的勿侯爷呢,前一阵子说你回山了,小弟一直等在这里,一直没等到你的人影。哎,小弟不管别的,这里准备了几坛好酒,今天不把酒喝光了,你可不许走!”

  强拉着勿乞往那条林荫小道行去,昊英风鹰殷勤而热情的说道:“还得多谢吾兄,昊英风龙被陛下赶去极北之地建城立业,基业不定,他这辈子是不能回蓟都的了。他这一走,他那一房人势力大减,小弟如今在昊英家的地位急升,这可都是托了吾兄大福啊!”

  昊英风龙被逼去极北雪原建城立国,勿乞笑了。昊英家怎么说也掌握了当今司寇一职,这可是大燕朝三丞九卿中的高位。如果能再拉拢一下昊英风鹰,让他成为自己的人,起码上次在城门口被人栽赃的事情不会再有了,自己在蓟都城内又多一臂助。

  天下事就是这样,昊英风龙倒霉了,昊英风鹰自然行情渐长,勿乞也有需要和他套套交情。

  上次在天命殿,面对秦血吻的庞大压力,昊英风鹰还能仗义执言,也算是可交之人。

  当下勿乞丢开缰绳,将独角麋鹿赶去了路边树林里吃草,自己挽着昊英风鹰的手,两人并肩笑着,走向了林荫道尽头一个小小的林间空地。这里有一眼水色碧绿气氛清幽的池塘,岸边柔密的草地上密布着各色小花。四周有一圈茂密的竹林,风吹竹响,簌簌有声,安静幽静到了极点。

  竹林和池塘之间,有一个小小的,用拔下来的松柏树皮钉成的亭子。如今亭子里放了几个坐垫,几条短案,另有美酒十坛,美果佳肴若干,布置得干干净净很是齐整。

  昊英风鹰拉着勿乞笑道:“小弟栽在这里,已经等候好几天啦。这果子和菜肴都是每日里新做的,吾兄还请不要嫌弃才是。”他拉着勿乞,很是恭敬的一路让着他进了亭子,坐在了主位上。

  勿乞笑着招招手,将昊英风鹰身后的几个昊英家的年轻人请进了亭子,一行人分别坐下,自斟自饮自得其乐。这里山景清幽绝美,无人叨扰,酒是百年陈酒,果子菜肴都是上好之物,如此畅饮,果然极乐。

  勿乞坐下来刚刚喝了一壶酒的功夫,蓟都城内,一只拳头大小的金睛黑羽鸽子带着一条黑线急速穿进了皇宫门外的一栋屋子。端坐在屋子正厅里的拓跋昊风一把攥住了鸽子,从它脚趾上的骨环中取出了一张小小的纸条,上面没有字,只是画了一只小小的匕首。

  拓跋昊风冷冷一笑,骤然站起身来,走出正厅看了看天色。

  此时天刚亮没多久,红日刚刚升起三丈高,四周还有雾气没散开。

  一把揉碎了手上纸条,拓跋昊风厉声喝道:“通知下去,可以准备动手了。来人,随吾进宫,拿着玉小姐的名帖,哼哼,不信有玉小姐出面邀约,鄣乐那贱货还不肯应我的邀约!”

  数十条黑影从院子四处急速闪过,带着微不可闻的破空声急速远去。

  很快车驾备得整齐,拓跋昊风登上马车,带着大群护卫直奔皇宫而去。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