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三十七章 诗会(五月八号第一更,正常更新)

第一百三十七章 诗会(五月八号第一更,正常更新)

  一秒记住【供精彩。

  大燕朝皇宫深处,一座占地面积极广大的宫殿内,鄣乐公主正趴在一张大床上发呆。

  透过数重淡绿色的纱帘,可以看到外面已经是阳光普照,白竹儿、白珠儿正带着宫女轻手轻脚的进进出出,收拾着屋子里的各色零碎物品。鄣乐公主的寝宫中,四周华丽的陈设不提,单单屋子正中三张巨大的雕花玉石台案,那是无比的醒目。

  一张台案上横七竖八的放着数十张材质不同,但无不珍贵稀世的棋盘,各色黑白棋子都是以宝玉宝石黑白珍珠等珍宝雕琢成,无数棋子乱糟糟的堆在棋盘上,洒落在淡青色的地毯上,白竹儿带着几个宫女正在悄无声息的捡起这些棋子,将它们分门别类的放进玉雕的棋子盒内。

  另外一张条案上,则是乱砸砸的堆了十几张瑶琴。这些瑶琴无不是古色斑斓,都是用各色珍稀的罕见灵木、灵玉制成。琴弦要么是蛟筋,要么是万年灵物吐出的丝,要么是用水属性的灵玉熔炼后凝结而成的长丝,也都是举世难见之物。

  最后的一张条案上,则是铺着数十张雪花一样白净的大幅画纸。有几张画纸上,用隽秀的蝇头小楷密密麻麻的写着无数的字迹,全部是勿乞剽窃的那首‘天南地北双飞客’,横横竖竖翻来覆去的怕不是写了数百次之多?其他的画纸上,则是笔墨淋漓,乱杂杂的也不知道画了些什么东西。

  若是勿乞在,就会评价说这些话看上去就像是三岁小儿的涂鸦,没有丝毫的绘画功底。画出来的树像是脱毛的鸡爪子,画出来的人就是火柴杆插在了面团上,画出来的禽兽等物,看上去就像是洗扒干净了已经放进了汤锅里炖得变形的货色。

  几块品质极佳的砚台里墨迹淋漓,数十支从妖兽身上拔出绒毛所制的细笔也是胡乱丢在了玉案上,方圆数丈的玉案上一片狼藉,就好像有数十条野狗在上面肆虐过一般。

  白竹儿、白珠儿带着十几个宫女整理着寝宫里的诸般物事,用最快的速度将这些东西恢复原样。

  鄣乐公主披头散发的趴在床上,歪着脑袋看着她们在忙活。她光溜溜的脚丫子摆来摆去,淡粉色的脚趾不时夹起薄被乱舞动几下。过了好久,看到白竹儿她们把事情都忙得差不多了,鄣乐公主才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竹儿、珠儿,你们说本宫是起床好呢,还是再睡睡?”

  白竹儿拍着手走到了鄣乐公主窗前,弯腰笑道:“公主,还是快点起来吧。这两天,您除了晚上做功课,别的时候可都在睡。哪怕您结成了金丹,这样对身子好么?”

  双手托住了下巴,鄣乐公主长叹道:“起来了做什么呢?皇爷爷这次想不通了跑出来亲政,蓟都城内没人敢闹事,看看热闹都不成。勿乞那小子,居然跑去了裂天剑宗不知道干什么,十几天不见他人影,你们说,他去裂天剑宗能干什么?居然还借了药女姐姐的炼器房铸造东西?他别把剑由心生洞府给一把火烧了。”

  白竹儿笑了,她麻利的帮鄣乐公主挽起了发髻,小心翼翼的将她的发髻梳理得一丝不苟。看样子她已经习惯了在鄣乐公主还躺在床上的时候帮她梳理头发,虽然姿势不对,但是发髻的质量无可挑剔。她一边忙碌,一边笑道:“也难说呀,勿侯爷不是在四海集买了很多五金材料么?也许是炼剑,也许是制造别的东西,先天境界的真人,也能炼出不错的东西呀!”

  歪了歪嘴,鄣乐公主扭了扭身子,皱着眉头不快的说道:“他要什么东西,直接给我说就是了,我从内库里拿给他嘛,干嘛要去自己辛苦费力呢?真是的,浪费了十几天时间,他也不知道拿这时间陪陪我?”

  白竹儿不敢搭话,只是忙碌着帮鄣乐公主挽起了三丫髻。

  轻叹了一声,鄣乐公主随手一挥,寝宫内从天花板上垂下的数十道纱帘纷纷飞起,挂在了一旁的挂钩上。寝宫一面墙壁缓缓开启,露出了后面一间长宽数十丈,整齐的檀木架子上堆满了各色衣物的巨大房间。鄣乐公主歪着脑袋看着那房间,有点犯愁的问道:“今天穿什么裙子呢?不管怎么看,我这么多衣裙,其实也就两三件。一样的颜色,一样的模样,真是头痛。”

  幽幽的叹了口气,鄣乐公主歪歪嘴,怔怔的问道:“早餐吃什么呢?还是莲子香糕和五米粥么?换点别的?可是吃什么呢?呃,奇怪,我现在干嘛要吃早餐呢?金丹人仙,可以餐风饮露了呀!”

  俏丽的脸蛋骤然耷拉了下来,鄣乐公主仰天长叹道:“好可怜呀,连早餐都没得吃。餐风饮露,不就是喝西北风么?唔,和这比起来,还是吃早餐的好。”

  耷拉着脸蛋,鄣乐公主又歪了歪脑袋,她皱眉喃喃自语道:“勿乞今天会下山?不会下山?会下山?不会下山?哎,他再不出来,我就冲进洞府把他给拎出来。可是剑由心生洞府禁制森严,没办法冲进去呀!就算皇爷爷也闯不进去,我更不可能了。唔,药女姐姐干什么?没事闭关作甚?”

  唉声叹气了一阵,鄣乐公主继续犯愁道:“如果勿乞今天下山了,我去见他,穿什么衣服?穿什么鞋子?头上佩戴什么首饰?他喜欢精巧一点的首饰呢,还是喜欢大气一点的首饰?唔,要浓妆还是淡妆?淡妆吧?浓妆抹得脸上好难受。”

  一声鸟啼传来,一只青色带着长尾形如孔雀,却只有巴掌大小的青鸟叽叽咕咕的从高空急速飞下,一头撞进了寝宫里。看到鄣乐公主,这青鸟欢天喜地的拍着翅膀朝鄣乐公主飞了过来。鄣乐公主一惊,然后一喜,她一把抓住了青鸟,无比野蛮的从青鸟的翅膀下抓出了一个小小的金环,从里面掏出了一个小小的纸卷儿。上面有巡风司的暗记,以及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天运侯已出剑由心生洞府。”

  “好耶!”鄣乐公主一把将手中青鸟丢了出去。青鸟措手不及,被鄣乐公主一把砸在了条案上。可怜的鸟儿翻着白眼晕倒在地,翅膀和小脚不断的抽搐着。鄣乐公主已经跳下了床榻,大声叫道:“快快,伺候本宫更衣梳妆,快点,快点,去城门口堵住勿乞这小子。这次非要他陪本宫去鄣乐苑游玩一个月不可。”

  四周宫女急忙涌了上来,用最快的速度伺候鄣乐公主更衣梳洗。

  刚刚完成了一切事情,鄣乐公主左手端着一个粥碗喝了两口米粥,右手捏着两个点心飞快的吞进了肚子,忙不迭的带着白竹儿、白珠儿朝宫外跑去。八个浑身阴气冲天的鬼仙和数百宫禁卫急忙跟了上去,牢牢的将鄣乐公主护在了中间。

  大队人马刚刚走出鄣乐公主寝宫,绕过数栋宫殿,正要出宫的时候,拓跋昊风带着几个随从已经跟着几个内侍太监进了宫,正好和鄣乐公主大队人马碰上。

  坐在车驾上,看到满脸堆笑的拓跋昊风,鄣乐公主的脸色顿时一沉,当即喝令道:“来人,把拓跋昊风四肢打断丢出宫去。哼,真当本宫是好欺骗的么?死鬼拓跋青叶不是好人,你这拓跋昊风也不是好东西!你专门找勿乞的麻烦,就一定是坏人!来人啊,打断他……打碎他四肢,丢出宫去!”

  如狼似虎的宫禁卫当场扑上去了三十几个,按住不敢反抗的拓跋昊风就要下狠手。

  心里恨到了极点的拓跋昊风急忙大叫起来:“殿下,鄣乐公主,臣这次来,是来送玉小姐的请帖的。玉小姐这几日在乱红江上开诗画会,请了蓟都城内最有名的才子才女赴会。臣不敢冒犯公主,这是玉小姐知晓臣能进宫见公主,这才让臣将请帖带给公主的呀!”

  鄣乐公主呆了呆,她皱眉问道:“诗画会?玉芊芊小姐的诗画会?本宫怎么一点儿消息都不知道?”

  拓跋昊风干笑了几声,他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四周按住他和他几个随从的宫禁卫。

  冷哼一声,鄣乐公主沉声道:“放他起来,拓跋昊风,玉芊芊开诗画会,平日里本宫都是第一个知道,怎么这次还要你送请帖来?”

  拓跋昊风小心翼翼的将一个淡青色名帖递给了一个宫禁卫,由他转呈给了鄣乐公主。鄣乐公主翻开名帖看了一眼,随手将名帖递给了白竹儿,随后看向了拓跋昊风:“说,本宫这次为什么一点风声都没得到?”

  拓跋昊风低下头,小心翼翼的说道:“玉小姐此次诗画会,只是临时起意。诗画会准备持续七天,让大家尽情挥洒才艺,力求做一些精品的诗篇和画卷。今日已经是第三天,原本是要早点告诉公主的,但是这几日公主的火气……只是今日玉小姐又问起了公主,所以臣这才,这才斗胆进宫。”

  鄣乐公主呆了呆,她怒视拓跋昊风厉声喝道:“本宫的火气很大么?”

  无形的压力呼啸而出,当场逼得拓跋昊风和几个随从踉跄着向后急退,拓跋昊风首当其冲,当场就吐了一口血出来。鄣乐公主微微一怔,尴尬的笑了起来:“竹儿,本宫这几日,火气真的很大?”

  白竹儿、白珠儿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摇摇头,鄣乐公主皱眉道:“拓跋昊风,你带本宫去乱红江赴会。珠儿,你带人去城门口等候勿侯爷,等他到了,就要他去乱红江找我们。告诉他,如果他不去,本宫回城就拆了燕乐公府。”

  白珠儿急忙应了一声,带着数十个宫禁卫,换乘了一架马车去了。

  鄣乐公主一行人去了乱红江。与此同时,卢乘风被几个大燕朝的重臣邀去了酒楼赴宴。蓟都内最后一个和勿乞有交情的燕究回,则是被秦清水一纸命令叫去了巡风司中风卫,参加所谓的巡风司内部整肃会议。

  蓟都城内所有和勿乞相熟,并且有权有势有消息渠道,一旦有事可能迅速援救他的人,都被人调走。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