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三十八章 陷阱(五月八号第二更,5100票求票)

第一百三十八章 陷阱(五月八号第二更,5100票求票)

  一秒记住【供精彩。

  满口是馥郁的酒香回味,勿乞大笑着和昊英风鹰挥手告别。

  一顿酒宴,花费了勿乞两个时辰,十坛百年陈的美酒,也值得用这些时间去好生的享受回味。这十坛百年老酒,都是昊英家自家秘法酿造的百果百花百蜜酒,甜美馥郁浓香无比,对修炼者更有壮大魂魄强壮筋骨元气的功效,往常都是当做灵药贡品逢年过节时进贡给燕丹和诸多手握重权的宗室。

  喝了这酒,勿乞都觉得有点熏熏然,行走时有点头重脚轻,脑筋也有点不灵活了。酒很好,但是百年陈酒劲头太大,勿乞也舍不得用真气逼出酒劲,那不是白白浪费了这美酒么?昊英风鹰一番厚意弄来了这等美酒,就得让它留在肚子里慢慢的消化。

  结交昊英风鹰,不仅是在裂天剑宗内多了一个帮手,和昊英家也算拉上了一点关系,这是好事。

  骑在独角麋鹿上,勿乞呵呵笑着,策动坐骑一溜烟出了白阳山。此时已经红日高照,是正午时分。赶回蓟都,还赶得上拉着卢乘风一起吃午餐。除了小周天挪移阵盘,勿乞还炼制了各色阵盘数百个,这些阵盘都要送给卢乘风,毕竟他正在钻研阵法之道,这对他有帮助。

  带着七八成的酒劲,勿乞一路欢笑高歌出了白阳山。也许是觉得还没喝酒尽兴,勿乞又从戒指内掏出了一个人头大小的酒坛子,一路灌着酒,顺着大道朝蓟都前进。大燕朝的道路状况及其良好,路面平整宽广不提,大道两边都是高有二十几长的参天大树,树荫如盖,遮挡住了阳光,路面上一片清凉,丝毫感受不到太阳的热气。

  骑着独角麋鹿在大道上行走,勿乞一边灌酒,一边扯开了衣襟,露出了大片胸膛,一路高歌前进。

  今日也不知道怎么的,平日通往蓟都的这条大道上车水马龙行人众多,但是今日这大道上只有勿乞孤零零的一个行人。笔直的大道前后望去,直望出去了数十里路都看不到一个人。只是酒劲上头的勿乞可没注意这些,他继续一路吹着凉风,一路高歌畅饮的前行。

  猛不丁的,路边几株大树下,一片芦苇一样的长草荡子里,传出了若有若无的呼叫声。

  “救命啊,救命!”

  求救声是一个婉转轻柔的女子声音,随着求救声传来的,还有十几道急速远离的破空声。

  风从那片长草荡子里吹了过来,送来了刺鼻的血腥味。勿乞随手丢开了酒坛子,狂笑着凌空步风,几个踏步就到了那片长草荡子上,随手一拳向下轰出,只听一声闷响,方圆数丈的一片长草被拳劲炸成了粉碎,无数草粉随着大风纷纷飘起,露出了草荡子里两架破碎的马车。

  那是两架镶金嵌玉华美异常的马车,能乘坐这种马车的人非富即贵。可是现在这马车被暴力劈成了碎柴一般,六头神骏异常的驭车奇兽倒在马车边,在奇兽身边,横七竖八的是三十几个已经没有呼吸,脖子几乎被砍断,身上狰狞的伤口内流出大量内脏的劲装汉子。

  狂风从面前吹来,送来了那轻柔的女子声音。那女子还在大叫救命不止,但是很快的,她的嘴似乎被蒙住了,含含糊糊的再也没有半点儿声音。那细碎的破风声急速远去,不一会已经到了数里外。

  勿乞耳朵动了动,灵识已经锁定了那远去的声音。他怪声怪气的笑了笑,淡然道:“老套,真是太老套了。诱敌深入嘛,引蛇出洞嘛,十面埋伏嘛,除了老套,我还能说什么?可是,像我这样有正义感的少年英雄,不就是为了这样的场面而生么?”

  用力拍了一下独角麋鹿的脑袋,坐下麋鹿发出一声高亢的长鸣,一阵风的朝那破风声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勿乞一边灌着酒,一边仰天高呼道:“姑娘,放心,有本侯爷在,没人能动你一根头发!呔,兀那贼人,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之下,你们强掠民女,还有天理么?还有王法么?”

  一路胡说八道夹七夹八的乱叫嚷,勿乞策骑狂追了数十里地,前方大片的长草丛上空,已经看到了十几个身着黑色紧身衣,正不时从草丛中跳起,踏着草尖朝前急速行进的黑衣人。这些人的修为都在后天巅峰境界,所以才能踏着长草向前飞驰。只是他们气脉不够悠长,快速的踏草前行一段距离后,就必须落地回一阵气,所以才会被勿乞这么轻松的追上。

  最前面一个黑衣人的肩膀上,正架着一个身穿白色长裙,嘴里被堵了一块白布的少女。少女正努力的挣扎着,偶尔一次她抬起头,看到了数十丈外正迅速逼近的勿乞,美丽的大眼睛里露出了无边的欣喜,她急忙看向了勿乞,很努力的发出了‘呜呜’求救声。

  勿乞再次厉声大喝起来:“兀那贼人,朗朗乾坤,大燕朝的疆土上,怎能容得你们这样胡作非为之辈?速速随本侯爷进城,本侯爷还能在陛下面前给你们求饶。你们在蓟都城外劫掠女子,这是不给当今陛下面子,你们是在打当今陛下的脸!”

  勿乞大声叫道:“若是督抚八王监国之时也就罢了,你们打他们的脸,本侯爷无话可说。可是这两个月是陛下出关亲临朝堂处理国政,你们居然敢在陛下亲政之时行此不法之事,你们太不给陛下面子了,你们,你们都该九族抄斩!”

  十几个逃窜的黑衣人突然停下了脚步。寒光闪过,十几柄奇形长刀朝四周一旋,在长草丛中劈砍出了一个方圆数丈的空地。这些黑衣人居然摆成了一个军队中才会有的制式阵势,防中有攻的迎向了勿乞。领头的黑衣人厉声喝道:“这厮烦人,干掉他,继续赶路。”

  这些黑衣人左手一抬,他们袖子里骤然一动,大片寒芒激射而出,无数牛毛细针被机括发动,带着淡淡的腥香味扑向了勿乞。这些细针真的比牛毛还要细了几分,针体隐隐呈黑红色,加上那怪异的毒香,不问可知这些细针上淬了剧毒。

  勿乞大笑一声,手中酒坛子狠狠一抖,酒水‘哗啦’做响,无数点晶莹的水珠呼啸而出,准确的命中了近千只细小的牛毛针。牛毛针被酒水打得倒飞回去,纷纷没入了那些黑衣人的身体,黑衣人们纷纷惨嚎出声,他们身上冒出了大片白色烟雾,眨眼的功夫身体就化为一滩脓水。

  勿乞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不愧是飞天遁地的仙人世界。这剧毒都这么厉害,比我从蒙山里带出来的芒刺还要毒上许多倍。啧,就算是王水,想要把一个人给腐蚀成水,那也要多长的功夫啊?”

  摇头叹息着,勿乞翻身下了坐骑,打了个踉跄,慢吞吞的走向了刚才被黑衣人头目丢在后面空地上的少女。接连打了个几个酒嗝,勿乞隔开老远就在那里大叫道:“姑娘,姑娘,你可安好?哎,看你衣衫完整,想必女人最重要的玩意还在,想必没问题。”

  踉踉跄跄的走到了少女身前数尺远的地方,那少女已经扯下了嘴里堵着的白布。生得很是娇美的少女惊慌失措的向勿乞的大腿一把抱了过来:“恩公救我,恩公救我。小女子遭逢大难,还望恩公怜惜!”

  ‘嘎嘎’一声狂笑,勿乞一脚飞起,重重的踹在了那少女的脸上,将那正朝自己扑来的少女一脚踢飞了十几丈远。少女在空中手舞足蹈的惨嚎着,大片血水从嘴里喷了出来,同时喷出的,还有一大把白生生亮晶晶的大牙。

  嗷嗷惨叫的少女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过了许久她才哆哆嗦嗦的从地上站起身来。带着面门正中一个硕大的黑脚印,嘴里不断喷出鲜血的少女含糊其辞的厉声喝道:“勿乞,你怎么认出姑奶奶的破绽?”

  左手一翻,一柄没有护手,长不过一指,薄如蝉翼窄得和柳叶一样的奇形短刀出现在少女手中。这短刀通体漆黑,好像涂了一层厚厚的黑漆,一看上去就知道这玩意淬了剧毒,若是她刚才靠近了勿乞,只要这短刀在勿乞大腿上轻轻划过,怕是没什么好事情。

  ‘呆滞’的,‘不敢置信’的看着少女手上的毒刀,勿乞丢下酒坛子,给了少女一个哭笑不得的答案:“你,你,你和这群匪徒是一伙的?天哪,幸好本侯爷命大,本侯爷喝多了酒,平时踹人已经成了习惯,一看到姑娘你朝本侯爷扑过来,姑娘你的脑袋看上去,圆溜溜的真像是一个球啊!”

  少女呆在了原地,任凭鲜血从下巴上滴落,染得衣衫一片狼藉。

  过了足足三个呼吸的时间,少女才气急败坏的仰天尖叫起来:“勿乞,你敢戏弄姑奶奶?不管你是习惯也好,不管你是真的发现了事情不对也罢,今日你死定啦!都给姑奶奶我出来,宰了这厮!”

  数百丈外突然传出利剑出鞘声,四面八方都有森森剑光闪烁。起码三十二名先天锻体境界以上的武者拎着宝剑,缓步朝勿乞这边逼了过来。在那些先天武者之后,是整齐沉闷的脚步声,勿乞耳朵轻轻抖动,听这声音,四周起码有三千训练有素的士卒包围了自己。

  先天境界的武者,无论是千军万马,或者是同级别的武者围攻,都极难杀死一个真正的先天武者。只有动用占据绝对优势的先天武者围攻,然后外部用重兵围困,才有十足的把握杀死一个先天武者。

  三十二名先天锻体境界的武者,三千名以上的精锐士卒,这是不置勿乞于死地而不肯罢休了。

  轻叹了一声,勿乞憔悴的看着步步逼近的这三十二名武者,长声道:“不只是这些人吧?还有没有埋伏?都出来吧!看样子本侯爷一定要死在这里,你们有什么布置都亮出来,让本侯爷死得瞑目也好。”

  良久的沉默后,一道狂风突然平地里卷起,三里开外的一个小土包上,两个显然是金丹人仙境界的修炼者,凭空出现。其中一人低声喝道:“勿乞,今日你必死于此。”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