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三十九章 逆杀(五月八号第三更,正常更新)

第一百三十九章 逆杀(五月八号第三更,正常更新)

  一秒记住【供精彩。

  从戒指里掏出一罐酒,狂放的喝了两口美酒后,勿乞看着逐渐逼近的三十二名先天武者,以及在四面八方长草后面若隐若现的数千士卒,突然大笑起来:“大爷我今日必死于此?嘿,你们私自调动军队,这可是重罪一条!重罪啊!不过,不对,不对!”

  笑了几声,勿乞的笑容骤然止住。他惊疑不定的纵身跃起,踏在一根长草尖端,皱眉看向了那些围困过来的士卒。这三千精锐士卒三五成群,在方圆十里内布成了一个围杀大阵。他们一个个身高九尺开外,都是孔武有力的精壮,观之他们身上气息,修为也都在后天巅峰。

  三千后天巅峰的士卒,当年的小蒙城一时间都凑不出这么多的高手。大燕朝也从没听说,有哪一支军队的士卒都是由后天巅峰武者组成。尤其这些人身上穿着的铠甲,不是大燕朝军队最常用的青色、黑色的甲胄,但是猩猩红的战裙,身上披挂着的铠甲,是醒目的淡金色鱼鳞链环锁子甲,内外共三层甲胄,外挂千锻钢制成的厚重板甲,防御力极其惊人。

  这样的甲胄,就算是先天武者全力一击,也不见得能伤到里面的人。

  而且这些士卒脸上,都带着一张咧嘴大笑的金属面具。双目的部位镶嵌了两块小小的棱形水晶,将他们的眼睛遮盖得严严实实,看不出他们的神色变化和目光注意的方向。他们这一套铠甲自上而下遮盖全身,就连手掌都被钢制护掌全封闭包裹起来,浑身上下不露丝毫皮肉。

  这不是大燕朝的制式军队,而是某个强大势力的私军。

  勿乞干笑了起来:“想不到蓟都城内,还有这么强的一股力量?啧,为了勿乞一人,至于么?”

  被他踹了一脚,高挺的鼻梁坍塌,满口银牙脱落,嘴里流血不止的少女厉声呵斥起来:“少说废话,今日你必定死在这里!勿乞啊,勿乞,天运侯爷,你来蓟都才多少时间,就碍了多少人的好事?你知道现在蓟都城内,有多少人想要你死么?都给姑奶奶我上,碎割了他!”

  很无辜的朝那少女耸了耸肩膀,勿乞干笑道:“我有这么罪大恶极么?巴不得我死的人,能有几个呢?”话是这么说,勿乞仔细琢磨了一下,就这蓟都城内,巴不得自己死掉的人,怕是还真不少。秦清水,昊英家,拓跋獒,韦笑笑,还有其他一些有牵连的人,怕是都想将自己千刀万剐吧?

  正要和那少女再打打嘴仗,三十二名先天武者已经不给勿乞说话的机会,他们四下一合,四条剑影骤然跃起,化作四条闪电向勿乞要害刺了过来。其他二十八条剑光闪过,居然循着二十八宿星辰在天空运转的轨迹,绕着勿乞立足处急速旋转,将四周封锁得水泄不通。

  长叹一声,勿乞丢开手上酒坛子,无奈摇头道:“总感觉,我就是被破坏的男主角。当然,你们不懂么,你们也不会明白,像我这样妖孽的男主角,你们是不可能杀死的!”

  一声狼啸声冲天而起,贪狼剑化为一条丈许长黑光呼啸而出,七个人头大小的狼头虚影绕着黑光前后飞旋冲撞,带起了森森寒气。凛冽剑气四散,四周长草被剑气绞得粉碎,被剑气一冲,化为一条高有数十丈的青色风龙直冲天空。

  剑光闪过,四个先天武者的头颅高高飞起,鲜血洒了漫天都是。贪狼剑斩断了四个向勿乞挥剑的先天武者的头颅,将他们体内的精血、魂魄吞噬得干干净净,一丝半点都没给勿乞留下。贪狼剑黑漆漆的剑身骤然冒出一抹淡淡的血色,一声令人神魄动摇的狼啸声隐隐传开,四周的先天武者脸色骤然一变。

  驭使剑光护住了周身,勿乞双眸中四色奇光闪烁,望着那些先天武者狞笑道:“今天就让你们知道,同为先天境界,有灵根的修炼者和你们这群武者的差距,到底有多大!”手一指,贪狼剑所化黑光附近的七颗狼头疯狂长啸一声,带起森森寒气朝二十八名武者飞扑了过去。

  血光不断闪起。狼头所过之处,无论是宝剑、人体,一律被狼头轰成粉碎。二十八条血气充沛的人体轰然碎裂,血肉粉末还没喷出一尺远,人体内的所有精血已经被贪狼剑吞噬一空,最终落在地上的人体残躯,全是色泽呈灰白色的干肉粉。贪狼剑骤然发出一声欢畅的剑鸣,剑身上的血色又浓了几分。

  “杀!”沉闷如雷的喊杀声冲天而起,一百士卒组成三角锥形冲锋阵势朝勿乞狂奔而来。步伐如雷,长刀如雪,铁枪好似树林一样急冲而来,后面甚至还有十二名弓箭手向勿乞扣动了弩机,一百零八支纯钢弩箭呼啸着直射勿乞全身。这一百士卒冲锋的势头,堪比寻常一个三千人军阵散发出的杀气、杀意。

  “可笑!”勿乞双眸闪烁,他冷笑道:“我是修炼之人,不是先天武者。我手上的贪狼剑,是下品法宝啊!”

  手一指,一道真气注入贪狼剑,剑身骤然轰鸣,一团气浪在剑光上骤然爆开,纯钢弩箭还没靠近勿乞,就被淡黑色的气浪冲成了麻花一样纷纷扭曲断折。黑色剑光匹练般绞杀而出,剑光所过之处,三重重甲宛如纸片一样被撕开,人体断裂,兵器断折,残肢断臂堆满了一地。

  只是短短两个呼吸,一百名冲锋上来的士卒惨死当场。又吞噬了大量精气精血的贪狼剑发出欢乐的啸声,剑身内释放出的凶杀之气越发浓郁,它和勿乞灵识的联系更加紧密,甚至隐隐有一股孺慕的亲切感隐隐传递给了勿乞。这柄在剑由心生洞府不知道闲置了多少年的奇兵,今日终于痛饮鲜血,它本能的将驾驭它杀人的勿乞视为了亲生父母。

  那白衣少女惊愕万分的看着被勿乞轻松斩杀的先天武者和一百士卒,她浑身战栗的大叫道:“你御剑的本领,怎么这么强?两位供奉老祖宗,还请你们出手!”

  数里外小土包上闲立的两个金丹人仙已经稳不住阵脚,当勿乞剑斩三十二名先天武者时,他们就开始朝战团逼近。当勿乞一剑杀死一百名精锐士卒时,他们距离战团只有不到两百丈远,分别一前一后的包围住了勿乞。两人目光森严的看着勿乞,一青一白两道长有八尺左右的剑光分别遥遥锁定了勿乞。

  “我们失策了!”其中一金丹人仙看着勿乞冷笑道:“原本以为不用我们出手,就能将你斩杀于此,没想到,你居然这么扎手,还要让我们堂堂两个仙人来收拾你这后生小辈。”

  剑鸣声冲天而起,两个金丹人仙身后同时出现了异兆。他们修炼的应该是同一门剑诀,在他们身后同时出现了森森剑林,无数细小的利剑冲天而起,锋利的剑气弥漫四周,方圆百丈内,所有长草灌木全部被劈成了碎片。

  这两人的异兆固然是煞气腾腾,但是在勿乞看来,他们的剑诀却远不如裂天剑宗众金丹人仙所修。他们身后的剑林散而不凝,放出的剑光游离不定,显然丹元都还没有真正凝结,比起裂天剑宗专门以剑入道的金丹人仙,他们虽然也是金丹修为,可是实力上差得太远了。

  只不过,不管怎样,他们也是金丹人仙。勿乞虽然结成了金丹,却不愿意在他们面前暴露自己的真实修为。时刻留着一手,这才是在世间的生存之道。底牌尽出的牌手,最终下场就是被人吃干抹净。

  随手掏出一张爆炎苻向天空一丢,真气灌注的符体宛如箭矢一样激射百丈高空,随后在空中骤然爆开。爆炸声中,勿乞厉声高呼道:“皇宫兽苑熊窝内,新来了八十头山林野生大母熊,个个都是还是未经人事的处子之身,哪个今日立功大,我做主让他先进熊窝享受三天!”

  随着勿乞的大吼声,四周突然传来了令大地都为之颤抖的兽咆声。

  六头身高在两丈到三丈不等,浑身青毛,毛下有着厚厚青黑色鳞甲的野熊,红着双眼,张开大嘴,喷吐着白色的涎液,从远处长草从中一跃而起,脚下踏着狂暴的妖风,带着巨大的声响朝这边激射而来。所过之处,狂风肆虐,那些身披重甲的精锐士卒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狂风卷上半空,摔了个半死。

  两个正你一言我一语宣判勿乞死刑的金丹人仙吓得浑身冷汗湿透了衣衫。六头结成妖丹的熊妖,而且是都是金丹中期以上的修为,比他们两人修为高深了何止十倍?天哪,六个妖仙!而且是妖仙中最以暴力出名的熊妖!两个金丹人仙惨叫一声,宛如无头苍蝇一样架起剑光就跑,哪里还有刚才那云淡风轻的仙人气质?

  可是哪里还能逃?六头大熊瞎子从四面八方扑了过来,十二只巨大的熊掌飞拍下来,带着青色的罡风,将两道剑光重重的拍落在地。然后六头大熊扑到了两个落在地上吐血不止的金丹人仙身上,抡起脚丫子就是一通狂踩猛踏。‘砰砰砰砰’,地面疯狂的颤抖,两个金丹人仙不断的从七窍中喷出大片鲜血,眼看浑身筋骨被踩得破破烂烂,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

  勿乞大急,这两个金丹人仙对他可有大用啊。

  忙不迭的冲下去,飞起几脚踹在了这六头熊妖的屁股上,将他们远远的赶走,勿乞扑到了两个金丹人仙身边,双手紧紧的按住了他们的丹田,然后厉声高呼道:“你们不能死,不能死啊!醒醒,醒醒,你们的主子是谁?你们的主子是谁?快说,快说啊!”

  四周突然响起了震天的战号,大群身穿血一样红的战裙披风,身上铠甲也是血一样通红的精锐士卒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组成了绞杀阵势,朝那白衣少女和三千私军围杀了过去。

  一时间,厮杀声响彻云霄。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