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四十章 诗画(五月八号第四更,5200票求票!)

第一百四十章 诗画(五月八号第四更,5200票求票!)

  一秒记住【供精彩。

  乱红江上,江水依旧一碧如洗,红叶百花依旧带着惨烈的热情,顺着江水奔腾而下。

  今日的乱红江上,一艘画舫都不见。大燕朝水师的巡江哨船在江面上往来巡弋,将江面彻底封锁。江心多了一个用名贵木料制成的木台,方圆将近百亩的木台上搭建了几个亭子、游廊,上面居然还铺了泥土、堆砌了花池,种了不少珍奇的花朵。数千青年男子身穿白袍,头戴鹅毛高冠,肃容坐在木台上,正在聆听木台正中一个跪坐在席子上的少女诵读一卷诗集。

  少女的声音平淡而清冷,语调没什么起伏波折,就好像木台下的乱红江水,澄清的,透心凉的绿。她同样身穿白袍,头戴鹅毛高冠,顾盼之间,有一股浓浓的书卷俊逸气息扑面而来。她的容貌只是普普通通,在这个遍地美女乱走的世界而言,只能算是下下品的容貌,但是因为那她迥然于周围众多青年男子的气质,却让她像是一只高高在上的天鹅,四周所有人都成了癞蛤蟆。

  包括那些静悄悄的在人群中穿梭,给人添茶倒水的俏丽侍女,和这少女比起来,也都宛如见到了凤凰的麻雀,彻底失去了颜色。虽然不是倾国倾城,但是所谓的风华绝代、风姿绝世,大概就是指这样的人。

  一根长长的青色丝线绑在少女面前的台案一角,丝线的另外一端是一只扇子形的风筝。白纸制成的风筝上,用淡淡的墨迹浅浅的画了几只绕着柳枝飞翔的乳燕,虽然只是微不足道的几笔,却将那试飞乳燕活泼泼的生气描绘得淋漓尽致,就好像是几只真正的血肉燕子在那风筝上展翅欲飞。

  少女突然放下了手上诗集,拿起一块玉镇纸轻轻的拍了一下面前的条案。

  ‘啪’的一声脆响,木台上数千青年男子齐齐低下了头,侧耳倾听这少女的分说。少女亮得惊人的眸子朝众多青年扫了一眼,这才点头缓缓说道:“雨痕公子这首《仙人行》,气象辉煌,辞赋华美,端的有仙人仙境飘逸出尘之气,威严富丽之相。只是芊芊有一疑问,雨痕公子可否回答?”

  人群中靠前的一名身材轩昂容貌俊朗非凡的青年站起身来,抱拳朝那少女深深一鞠躬轻笑道:“还请芊芊小姐指点。”这青年头顶有丝丝雨线凭空滴落,随着江风不断飘出。这些极亮极细的雨线随风飘出数里外轻盈的落在地上,当即在江水上斩出了极细、极长、极深的剑痕。

  这青年,赫然也是金丹成就的人仙。

  少女微微一笑,看着这青年温和的问道:“雨痕公子,你尚未见过真正的仙人,如何知晓这仙人的天宫,就一定和人间帝皇一般,这样的富丽堂皇,这样的高大雄伟?也许,那仙人的居所,就和大燕朝的凡夫俗子一样,只是泥墙瓦顶,或者干脆就是禾草木板制成?”

  青年呆了呆,看着少女半晌说不出话来。他低头思忖了一阵,这才再次抱拳深鞠躬行礼道:“芊芊小姐教训的是,是上官雨痕太不思量力,妄自揣度仙人胜景。也是,那传说中逍遥于世外的仙人,也不会做那凡夫俗子的行径,住在那金碧辉煌的高楼大厦之中。”

  长叹了一声,上官雨痕缓步到了那少女案前,将那诗集取到手中,随手丢到了高空。无数雨线席卷而下,将诗集当场绞成了粉碎。上官雨痕长叹道:“雨痕三年琢磨,得来的却只是满纸荒唐,实在是惭愧惭愧。”自嘲了几声,上官雨痕又深深的向少女鞠躬一礼,这才缓缓的退后回到了坐席上跪坐下来。

  少女淡然浅笑,她看着上官雨痕缓缓颔首道:“雨痕公子万万不能妄自菲薄,和三年前相比,公子的文笔功力已经大有长进。能在精修剑道之余兼顾诗道,公子煞是不凡呢。”

  得到少女这一句点评,上官雨痕的白脸当即焕发出熠熠光彩,就连腰杆都停止了起来。

  轻笑一声,少女轻喝道:“那位公子大作,还请奉上。若是再无诗集供芊芊点评,今日芊芊就要再命新题,让诸位现场展露文采哩。”妙眸朝四周青年一扫,少女轻笑道:“和往年的规矩一样,若是哪位公子能最终以诗词取胜,等这次诗画会后,可以和芊芊共游三日。”

  这少女的修为也不低,一声轻喝虽然用力不大,却也轻轻悠悠的传出了十几里地,江面上众多哨船上水师官兵也都听得清楚,他们都不自觉的向木台这边看了过来。很自然的,正搭乘一条渡船往江心木台这边疾驰的鄣乐公主,也听到了这少女的轻喝声。

  “嗤~”鄣乐公主轻笑了一声,摇头讥嘲道:“这个都二十来岁还嫁不出去的老女人,又在这里玩那套把戏了。哼,共游三日,和她玉芊芊共游三日,难不成还算什么好彩头么?这些年来,和她共游的男人多了,怎么不见她赶快挑了一个嫁出去?”

  小心翼翼的站在鄣乐公主侧后方,目光只是不断向鄣乐公主身上乱瞥的拓跋昊风不敢搭话,只是小心的低下头,目光依旧在鄣乐公主的小腿裙裾上游离不去。

  鄣乐公主冷哼了一声,突然甜滋滋的笑了起来,娇声叫道:“前面可是玉芊芊玉姐姐么?这次诗画会,怎么都开了两天也不通知紫璇一声?玉姐姐这不是欺负人么?紫璇不依的,这次一定要罚姐姐你痛饮三斗美酒才好,紫璇可是把酒斗都带来了哦!”

  玉掌轻翻,鄣乐公主怀着一肚皮的恶意,从戒指中取出了一个比荆轲喝酒所用的白玉酒斗还要大了两圈的紫金米斗,乐呵呵的放在手上亮了亮。木台正中坐着的玉芊芊脸色微微一变,双目瞪着鄣乐公主掌心的紫金米斗,脸色一下变得无比的难看。

  但是很快玉芊芊就调整了表情,她冉冉站起身来,面色清冷的轻声说道:“芊芊恭迎公主大驾。邀约公主的重任,芊芊交给了拓跋公子,他怎么到了今日还将公主请了过来?这可怪不得芊芊,要责怪,就责怪拓跋公子吧,这三斗好酒,芊芊不敢领教,还是拓跋公子代劳如何?”

  拓跋昊风的脸色一阵发青,鄣乐公主的罚酒,是好喝的么?他不动声色的向后退了几步,抬起头来的时候,他脸上已经挂满了灿烂的笑容,他也不搭玉芊芊的话题,只是不断的拱手向木台上的众多青年示意。

  木台上数千青年男子中,大概三分之一的男子起身向鄣乐公主深深行礼,口称公主不迭。而另外三分之二的青年男子在,而是跪拜在地上,深深的将额头碰到了地毯上,对鄣乐公主行叩拜大礼。

  这些只对鄣乐公主抱拳行礼的,是出身各大世家豪门的权贵公子,他们有特权,在非正式场合见了公主,也不用行跪拜大礼。而其他的那些青年男子,则是出身蓟都民间的文人书生,他们有才学,但是没有权势,必须以臣子见过君主之礼大礼参拜。

  傲然望了一眼这些俯首的男子,鄣乐公主只是轻轻冷冷的哼了一声:“都起来吧,是芊芊小姐的诗画会,不用多礼。”等得向她行礼的这些青年纷纷起身后,鄣乐公主才飘身而起,横跨百丈水域,轻轻的落在了木台上。八个鬼仙扶着白竹儿,架起一阵阴风将同船的宫禁卫一起带了过去。拓跋昊风微微的摇了摇头,他纵身跃起,自己在水面上点了几下,小心的踏上了木台。

  鄣乐公主一上木台,玉芊芊就快步迎了上来。两人相隔还有七八丈远,就纷纷张开手臂朝对方迎了上去。鄣乐公主大笑道:“玉姐姐,紫璇可是第五次参加你的诗画会,你这聚会,也举办了十三次了吧?”

  玉芊芊的脸色微微一变,她十四岁的时候,以一幅画一首诗名动蓟都,风头迅速盖过了她身为大燕朝当朝大编撰的父亲和祖父,才女之名响彻天下。但是鄣乐公主点出她这诗画会已经举办了十三次,无非是在嘲笑她二十七岁了还没有嫁人而已。

  银牙紧咬,玉芊芊轻笑道:“可不是呢?岁月变迁,芊芊一不小心就要变老了。倒是要恭喜公主殿下金丹成就,已经是人仙之躯,这容颜不老,未来数百年后,应该还是青春美貌,一直到那时候,想必都有无数青年俊杰拜倒在公主裙裾之下呢。”

  鄣乐公主嘲笑玉芊芊二十七岁还没嫁人,玉芊芊则毫不示弱的祈祷鄣乐公主数百年后还不能嫁出去。两人的神情态度都亲密宛如最好的朋友,但是言辞之间却透着十足的火药味。

  娇笑声中,鄣乐公主和玉芊芊重重的拥抱在了一起。

  小嘴凑在玉芊芊耳朵边,鄣乐公主低声冷笑道:“今天玉姐姐又想出了什么招式迷惑人呢?”

  玉芊芊低声在鄣乐公主耳朵边笑道:“我的小公主不担心玉姐姐把你身边的年轻俊杰都给抢走么?嘻嘻,听说这两年拓跋公子和公主往来甚密,要是玉姐姐两三下就让拓跋公子成了姐姐的仰慕者,我的小公主会不会又一次生气动怒呢?”

  鄣乐公主小嘴儿一撇,满不在乎的冷笑道:“爱抢谁抢谁吧,就拓跋昊风那种混账东西,本宫哪里会看在眼里?要不我央求父王,下一道旨意,将玉姐姐和拓跋昊风指婚哪?”

  玉芊芊脸色一变,随后她快速退后了几步,轻声笑道:“诸位公子,今日鄣乐公主大驾光临,可是我等的幸运。鄣乐公主不仅仅修为了得,更是我们大燕朝有名的才女,一笔水墨禽兽图妙绝天下,不如让鄣乐公主为我们现场作画一幅,如何?”

  鄣乐公主脸色顿时一变,玉芊芊则是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