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四十一章 赴会(五月八号第五更,正常更新)

第一百四十一章 赴会(五月八号第五更,正常更新)

  一秒记住【供精彩。

  水灵脉中结成了金丹,勿乞对修炼者血气精华的吸收度骤然提升到了三成。两个金丹人仙体内的三成精气被他吸入体内,小心的藏在了双臂灵脉中。这两个金丹人仙,修炼的都是火属性功法,发源于心脏的火属性灵根已经蔓延到了肺、脾两个脏腑之中,小半个身躯都变成了火红色。

  勿乞一不做二不休,竭尽全力,动用如今最强的力量将两人体内的先天一缕元气窃取了一丝,将其补充进了自己的心脏和先天元胎。他的心脏元气骤然暴涨,每一次心跳,都能让更多的血液涌入全身,从心脏中流出的血液蕴藏的能量也越发强大。他更是能察觉到他五尺高的先天元胎微微的膨胀了一些,大概增高了一厘。

  两个金丹人仙察觉到了体内诡异的变化,他们吓得魂飞天外,张开嘴就要放声大叫。贪狼剑带着刺耳的狼啸声飞射而来,瞬间洞穿了他们的丹田,刺碎了他们金丹,将两人的全部精气神吞噬一空。

  勿乞摇了摇头,站起身来,向站在自己身后面带谄笑的熊青兄弟六个笑道:“不错,今晚上,你们可以去兽苑熊窝好好快活一下。放心吧,到时候我派人给你们带路,没人敢拦着你们。”

  熊青兄弟六个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急忙点头哈腰的谢过了勿乞。这时候他们那里还有一点点身为妖仙的尊严可言,他们分明就是一群精虫上脑的色棍,迫不及待的想要去熊窝里好好的宠爱那群刚刚从山林中抓捕来得母熊。

  四周的喊杀声很快停歇。六千名身穿血色战甲、战裙,周身血一样通红的精锐士卒将白衣少女带领的三千私军三下五除二杀得干干净净,就留下了白衣少女和数十个私军中的头目做活口。这六千血甲士卒,个个都是先天纳息境界的修为,六千先天武者,用军队操练之术严格训练,这样的一支军队,战斗力无疑是极其可怖的。

  这些血甲士卒身上穿戴的甲胄,使用的兵器,是清一色的中品和下品法器。森森寒气和令人毛孔发炸的煞气裹着他们周身,让这些血甲战士显得格外的肃杀和恐怖。他们有条不紊的打理着战场,将被杀死的私军士卒尸体收集在一起整齐的摆好,有身穿青衣,目光闪烁透着一股子精明劲的青年正在辨识这些尸体的相貌。

  步伐声响处,身穿血色公服,腰悬大刀的马义在百名悍卒的簇拥下大步走了过来。紫红色的脸膛上,马义深邃的双眼眯成了一条线,透着一丝丝危险的凶光不断扫过那些被生擒活捉的私军士卒。

  “中风卫的人都是吃屎的。”仗着身高俯瞰着勿乞,马义沉声道:“三千后天巅峰武者组成的私军,这样的军势,中风卫居然一点风声都没有。要不是他们这次集中起来刺杀天运侯,谁敢想象,在蓟都,在陛下的脚下,居然有这样的私人军力潜藏!”

  勿乞朝马义拱了拱手,他好奇的看着周身血气澎湃,纯阳之气比正常男子还要旺盛百倍的马义,很不解他一个阉割过的太监,为什么修炼的分明是纯阳至刚的功法,他就不怕被内火活活的烧死?不过奇怪的正在这里,马义不仅修炼的是纯阳功法,而且还顺利结成了金丹,简直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轻咳一声,勿乞向马义笑道:“马内丞,这里的事情,就拜托了。若不是马内丞应诺出兵相助,勿乞这些日子,还真没胆量出蓟都城门一步。这些胆大妄为的乱臣贼子,您可千万不能放过。”

  马义凶光四射的双眼扫了一眼那些正在辨识尸体面目的青衣男子,他冷笑道:“放心,这次是高中丞的燕子和本丞亲帅的‘血燕军’出手,绕开司寇府和巡风司,保管把这群人的祖坟都给挖出来。”

  狞笑几声,马义瓮声瓮气的说道:“这里的事情,天运侯就当做不知道,现在就回城吧。”冷笑一声,马义压低了声音告诫道:“燕乐公和西风卫大巡狩今日都被人牵扯住了,若非天运侯早就得了陛下和大将军还有高中丞照看,偷偷调动燕子和血燕军,嘿嘿,今日天运侯可就真正是孤立无援。”

  勿乞深吸了一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摆出了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看向了马义。

  嘿嘿一笑,马义重重的拍了拍勿乞的肩膀,他淡然道:“这里交给我等就是,天运侯放心回城。这件事情,还有不羁公遇刺之事,陛下已经下定决心一查到底,不管幕后是谁,总之他们一个都别想逃。”

  勿乞不再啰嗦,他和马义相互抱拳行了一礼,然后一声唿哨招来了独角麋鹿,骑着坐骑回蓟都去了。熊青兄弟六个懒洋洋的向马义打了个招呼,得意的耸了耸胯骨做出了一个是雄性生物都懂的动作,这才嘻嘻哈哈的嬉皮笑脸的化为人形,兴致勃勃的跟着勿乞离开了现场。

  马义被熊青兄弟几个的动作弄得哭笑不得,他恼怒的瞪了一眼熊青几头熊妖的背影,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宫里最近人手不够哪,要不要那天把这几头色熊一刀给清净了,弄进宫里来做内侍公公?啧,切下来的几根货,正好拿去泡酒,让陛下补补身子。”

  熊青兄弟几个身为妖仙,耳朵灵便得很,他们听到了马义的自言自语,吓得‘嗷嗷’一声,忙不迭的捂着下身,追着勿乞就跑,眨眼间就跑出了数百丈外,再也不见他们的身影。

  勿乞一路骑着独角麋鹿到了蓟都城门口,正在琢磨这次的刺杀到底是谁在背后主使,又有谁能在蓟都调动两个金丹人仙、三十二个先天武者、三千后天巅峰武者组成的私军来刺杀自己,又有谁能够将燕究回和卢乘风都用合情合理的借口拖在蓟都城内不得出手救援自己。要不是自己也早就做好了防范,提前半个月就埋伏下了陷阱准备计算人,这次他还真有麻烦。

  正在琢磨各种稀奇古怪的念头呢,城门洞里原本是城防军休息的房间内,白珠儿带着一群宫禁卫冲了出来,兴致勃勃的一把抓住了勿乞的袖子。珠圆玉润煞是可爱的白珠儿死死的抓着勿乞,大声叫道:“天运侯爷,我们公主去赴玉芊芊小姐的诗画会去了。公主要我们带您去乱红江找她呢。快走,快走,那个玉芊芊向来和公主不对付,您一张嘴能说会道的,一定能气死那玉芊芊,是不是?”

  强拉着勿乞的缰绳,白珠儿拖着独角麋鹿就往乱红江方向赶去。

  勿乞半天没弄清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急忙追问白珠儿玉芊芊到底是谁,鄣乐公主又和她有什么恩怨,以及她的诗画会又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白珠儿口舌灵便,急忙将她知道的事情一一的说了出来。

  这玉芊芊所在的玉家,是大燕朝有名的清贵之族。将近一千五百年吧,玉家一直以‘文字书画’名动天下,玉家历代家主也都担任大燕朝大编撰一职,负责大燕朝各种史书典籍的收集和编撰。玉家的人丁不兴旺,这么多年,玉家传承了数十代人,人口最多的时候也不过百。

  但是这家人不管是男丁还是女子,都天生的文笔风流,是天生吟诗作画的风流文才之士。更兼他玉家祖传的一门奇妙功法,修炼者专修魂魄,无论男女都是智商过人计谋百出。大燕朝无论是权贵还是富商还是寻常地方豪强,都以追求一个玉家的女子嫁入己家为最大的幸运。

  这么多年来,除非是倒了血霉遭逢天灾**一夜之间家族死光的那种倒霉蛋,其他只要娶了玉家女儿的家族,无不在数十年内飞黄腾达,或者在朝廷中身居高位,或者在商业上成为富可敌国的豪商巨贾,从来没有例外。所以玉家的女儿是大燕朝极其抢手的珍稀资源,比大燕朝的公主还要抢手一百倍。

  现在的玉家,还没有出嫁的适龄女子就玉芊芊一人,故而她身上汇聚了大燕朝众多权贵的目光,都指望着将这个文采胜过天下男儿,权谋之术也煞是惊人的女子娶回家中。

  这样优秀的引人瞩目的少女,简直就是鄣乐公主天生的对手。根本不需要任何原因,鄣乐公主自懂事之后就和玉芊芊很不对眼。碍于玉家在大燕朝的清贵身份,碍于玉家人在大燕朝那些书生士子心中的崇高地位,鄣乐公主和玉芊芊在人前总是亲亲热热的以姐妹相称,背后里鄣乐公主也不知道用针扎过多少贴着玉芊芊芳名的纸人傀儡。

  如果鄣乐公主真的会巫蛊诅咒之术,她早就诅咒玉芊芊脸上生满大麻子,一辈子嫁不出去了。

  “这就是公主和玉芊芊的恩怨?”勿乞呆滞的看着从车窗里探出头来的白珠儿,半晌没反应过来。

  白珠儿挺了挺胸膛,咬牙切齿的说道:“可不是么?她抢了公主的风头也就罢了,每次诗画会都还想方设法的让公主出丑,这种恶毒女人,不好好的收拾她一顿,那还得了?勿侯爷您本领大,这一次一定要好好的帮我们公主出口恶气!”

  “我尽量!”勿乞没奈何的干笑了起来。这种文笔精神的女子,你让他勿乞怎么收拾人家?毒打她一顿?这也太不像话了!说起来,这大燕朝的一些潜规则还真麻烦,你堂堂公主要收拾一个臣子的女儿,还不容易么?非要玩这种小手段做什么?

  一路摇头叹气的,勿乞一行人来到了乱红江边。

  一条渡船早就等候在了这里,很快将勿乞送到了江心那个华美奢侈的木台上。

  刚刚踏上木台,勿乞就看到鄣乐公主坐在正中的一张条案后,一张脸是青了又红,红了又青,显然尴尬到了极点。一个身穿白袍,头戴白鹅毛高冠的少女背着手站在鄣乐公主身边,低声的说着什么,让鄣乐公主的脸色越发的变幻莫测,越发的难看。

  轻咳了一声,勿乞高声叫了起来:“公主,勿乞来了。”

  人群中,上官雨痕骤然扭头向勿乞看了过来,目光如剑,宛如实质的剑意几乎要穿透勿乞的身体。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