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四十二章 震惊(五月九号第一更,求推荐)

第一百四十二章 震惊(五月九号第一更,求推荐)

  一秒记住【供精彩。

  愁眉苦脸坐在条案后的鄣乐公主一喜,皱巴巴的小脸蛋骤然舒展开,两条细细的秀眉一扬,她向勿乞招手笑道:“勿乞,过来。见过‘大燕朝最有名的才女玉芊芊玉姐姐’!”

  玉芊芊笑着,微微的歪着头,背着双手看着勿乞。勿乞带着一股子不怎么正经的笑容,脚步虚浮的穿过大群身穿白袍的青年男子,一路向玉芊芊招着手走了过去:“玉芊芊小姐,久闻大名,久闻大名!”

  说实话,勿乞收起了体内真气,脚步虚浮的他行走时比普通人还不堪一点,给外人的感觉就是,他身体总是在很古怪的上下窜动,没一个正经的模样,这这里文采风流高朋满座的场合很是不符。

  青年人中从来不缺愣头青,更不缺少愿意在玉芊芊面前表现一二,以便加深自己在佳人心中印象的别有用心者。当即就有三十几个身穿一色儿白袍,但是腰间悬挂昂贵玉佩的青年男子站起身来,指着勿乞大喝道:“来者何人,为何不沐浴更衣而来?此处是何等地方,容得你这般失礼?”

  勿乞诧异的停下了脚步,他看了看四周那些一水儿白袍高冠,打扮得一本正经的青年男子,再看看自己身上因为一路狂奔和厮杀,很是凌乱,还粘着不少草屑的青色长袍,不由得冷笑起来:“沐浴更衣?这里是什么地方?勿乞大爷来这里,还需要沐浴更衣?”

  ‘大爷’二字一出口,顿时木台上数千青年男子齐齐哄堂大笑。所有人都摆出了一副不敢与之亲近的表情,又是嫌恶又是自傲的看向了勿乞。刚才站起身来的一个青年更是连连摇头道:“有辱斯文,有辱斯文哪!这里是我等聚会评比诗词书画的斯文场地,怎能容得这等村夫玷辱了这里?”

  鄣乐公主的脸色‘吧嗒’一下就沉了下来,她死死的盯了那青年男子一眼,低声咕哝道:“庆阳侯的嫡孙?哼,本宫不想办法废了你的继承权,本宫就不叫紫璇!唔,要怎么样才能废掉你继承庆阳侯位的权利呢?干脆,连庆阳侯一起整治下去?可是,要扣个什么罪名呢?”

  鄣乐公主在这里低声的盘算着要如何收拾这些敢对勿乞不敬的青年,一旁玉芊芊却是听清了鄣乐公主的自言自语。玉芊芊眉头一皱,伸手虚按了一下清声喝道:“诸位,肃静!”玉芊芊一开口,当即在场所有青年男子都闭上了嘴,更是在坐席上肃容端坐,一个个摆出了最温文儒雅最斯文俊秀的模样儿,含情脉脉的看向了玉芊芊。

  玉芊芊微微一笑,煞是满意的向鄣乐公主看了一眼。鄣乐公主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在这些青年男子的心目中,她堂堂鄣乐公主的分量显然不如玉芊芊,这让鄣乐公主心里很是不好受。她死死的盯着面前一张巨大的画纸,小嘴儿翘得有半天高。

  得意的抿嘴笑着,玉芊芊看着勿乞打量了几眼,目光在勿乞衣襟上沾染的几处血迹上扫了一眼,顿时面色微微一变。她用告诫的目光扫了一眼在场的众多青年,这才向勿乞温和的说道:“天运侯勿乞勿侯爷,小女子玉芊芊有礼了。此处是小女子每年召集同好,共品诗词书画的所在。这沐浴更衣,也只是约定成俗,为的是不要玷辱了这天地间的灵秀文字和书画而已。”

  轻叹了一声,玉芊芊对勿乞笑道:“这规矩,只是大家共同制定,共同遵守,并不是有意难为勿侯爷。”

  死死的盯着玉芊芊看了半天,勿乞突然放声大笑起来。他这一笑,就有意无意的放出了先天境界武者特有的气息,巨大的笑声滚滚传出,震得乱红江水泛起了尺许高的浪头,震得脚下木台不断的起伏不定,若非是有铁锚系住了木台,这木台早就被浪头掀翻。

  “荒唐,笑话!灵秀文字和书画,就一定要沐浴更衣才能行之,简直是开天辟地以来最大的笑话!”勿乞不屑的瞥了玉芊芊一眼,冷笑道:“必须要沐浴更衣了,才能做出好词?才能画出好画?简直是舍本逐末,蠢猪一样的行径!你们这些人,一个个都是装模作样狗屁不通,还妄谈什么诗画,诗画!”

  重重的跺了跺脚,勿乞长笑道:“若是沐浴更衣了就能写出好的诗词,能画出美丽的画卷,那青楼中的那些千人骑万人跨的婊子,她们一天里不知道要洗几次澡,她们岂不是就是大燕朝最有名的才女,比你玉大姐还要出名一百倍么?”

  玉芊芊面色骤然变得无比难看,眼珠都差点从眼眶里跳了出来。她何曾见过勿乞这样村俗不讲理的人物?和周围这些玉树临风文质彬彬有着一肚皮学问诗词的风流俊彦比起来,勿乞就是一头闯进了菜地里的野猪,一通乱践踏,把一菜地的好白菜都踏成了烂泥浆。

  那些身穿白袍,头戴白鹅毛高冠的青年男子则好像是被火烧了屁股的野猫,或者干脆就是被挖了祖坟的孝子贤孙一样蹦跳了起来,数千人齐声向勿乞破口大骂,纷纷咒骂他荒唐无稽、狂言悖行,简直是天下第一个狂妄小人,是天下最最该死的狂夫村人。

  更有激动万分的豪门出身,有着一点武功修为的权贵公子拔出佩剑,气急败坏的要和勿乞分一个死活输赢!勿乞的话太伤人了,太打脸了,他这是**裸的羞辱在场这么多文人公子哪!

  狂暴的熊啸声传来,六头巨大的熊妖骤然恢复了熊身,架着妖风飞上了半空。六道强大的灵魂威压从高空轰然落下,数千青年男子失声惨叫着倒了一地。就听得熊青瓮声瓮气的咆哮道:“老子不懂诗词画画,不懂你们这些酸不溜丢的玩意。但是陛下有令,叫你们祖宗我保护勿乞,谁敢动他一根毛,老子就灭他满门。”牙齿‘嘎嘣’磕碰了一下,熊青大笑道:“好久没吃过人肉了,最近怀念得很!”

  对付这些自认为风流的文人士子,最好的手段就是将刀剑架在他们的脖子上。数千热血文生一个个战战兢兢的闭上了嘴,就连刚才对勿乞投以恶意一眼的上官雨痕,也都识趣的闭上了嘴。这里有六头妖丹成就的熊妖,他可只有一人,绝对不是六头熊妖联手的对手。

  勿乞笑了,他招呼了一声,让熊青兄弟六个从高空落下,步伐沉重的回到了渡船上等候。

  双手背在身后,勿乞看着面色铁青的玉芊芊笑道:“似乎大家都不同意勿乞的说法?嘿,果然是一群道貌岸然狗屁不通自诩为饱学之士的风流草包!玉大姐,你今天这诗画会到底是什么题目,说来听听!”

  玉芊芊嘴唇哆嗦着,她许久许久没能吭声。

  鄣乐公主则是早就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她笑吟吟的看着勿乞,无比温柔的娇声笑道:“玉姐姐今天刚刚点评了上官雨痕,也就是裂天剑宗最年轻的上官雨痕长老的《仙人行》诗集。然后玉姐姐说我等凡人,不能揣测仙人的境界,今日的题目,就背其道而行之,不写仙人,专门写凡夫俗子村人乡夫的诗词。”

  目光闪烁的看着玉芊芊,鄣乐公主寒声道:“玉姐姐还说本宫一笔禽兽图画得很好,要本宫在这里用工笔画一副奔马图呢。只不过,本宫从来没见过那种不入流的坐骑,哪里画得出什么奔‘马’图?”

  冷笑一声,勿乞走到鄣乐公主面前的条案边,从条案上抓起了厚厚一叠纸。这上面应该是勿乞来之前,这些青年做出的描写村人乡夫生活的诗词。奈何在场这么多青年公子,要么权贵出身,要么也是书香门第出来的饱学士子,哪一个真正见过村人乡夫是如何生活的?

  他们写下的辞赋,也仅是一些《诗经》上的,风格一概不变的四言、五言的短句,虽然是文辞风流华美,但是翻来覆去就是一些‘斩木南山、纺纱唧唧’之类的词儿,哪里有什么新意?

  勿乞看着面色难看的玉芊芊,突然大笑起来。

  “村人乡夫的诗词?看看你们这写的都是什么东西?罢了,罢了,让你们这群没见过世面的癞蛤蟆,见识见识什么叫做诗词,什么叫做清丽脱俗,什么叫做村人野趣!”

  沉吟片刻,勿乞在木台上往来行走了几步,仰天长吟道:“簌簌衣巾落枣花,村南村北响缫车,牛衣古柳卖菜瓜。酒困路长惟欲睡,日高人渴漫思茶,敲门试问野人家。”因为在这个世界没见过黄瓜,不知这里是否有这种作物,故而勿乞将‘黄瓜’改成了‘菜瓜’。

  一言既出,满座动容,一些真正有才学识得好歹的文生面色惨变,犹如见鬼一样看着勿乞。

  既然剽窃了,那就剽窃到底,勿乞面皮红也不红的,装模作样的走了七步后,又放声吟道:“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醉里老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最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

  这一曲清丽得宛如刚出水的荸荠子,鲜嫩嫩水活活,和大燕朝的辞赋风格迥然的词一出口,现场更是鸦雀无声,就连熊青兄弟六个也都听得傻眼了,十二只耳朵拼命的扑闪着,眼珠都快从眼眶里跳了出来。

  玉芊芊玉容惨淡,面色青白一片的看着勿乞,身体一阵阵的摇晃着,好悬没倒在地上。

  勿乞却又原地走了三步,继续口诵一词:“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桥忽见。”

  满座皆惊,再无人能开口说一个字,说一句话。座上数千文人士子,有大半人将面前的纸张偷偷的揉碎,慢慢的藏进了袖子里。刚才骂勿乞最凶的那些人,全都自行惭愧的低下了头。

  鄣乐公主双手托着下巴,傻笑着看着勿乞,两只眼里尽是星光灿烂。

  勿乞却还不肯罢休,他长笑道:“今日勿乞不沐浴,不更衣,更是刚刚杀了数十人赶来此地。哈哈哈,诗词已经做了,且看勿乞这笔画到底怎样。来人,伺候老子笔墨!”

  鄣乐公主一骨碌跳了起来,殷勤的伺候着勿乞坐在了条案后。

  勿乞手持墨笔,在画纸上涂涂点点,不过是小半个时辰,一副奔马图已经一挥而就。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