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惊雷(五月九号第二更,求推荐)

第一百四十三章 惊雷(五月九号第二更,求推荐)

  一秒记住【供精彩。

  要说画马,徐悲鸿老先生的马,那是毋庸多言的。

  偷天换日门在地球上得了多少名贵之物,这徐老先生的奔马图,也有不少。乐小白附庸风雅到了极点,每日里就对着这画临摹又临摹,实则在勿乞看来,他就是想要做赝品去蒙骗人。但是乐小白苦修了好几年的奔马图,今日却被勿乞淋漓尽致的发挥出来,当场技惊四座。

  长三丈宽一丈的巨幅画纸上,勿乞用成年人手臂粗细的大笔一通泼墨挥洒,七匹形色各异的奔马跃然纸上。那马周身筋骨健壮,双眸好似在放光,鼻孔内似乎也有劲气喷出,一股活泼泼无比雄浑的生计生气扑面而来,好像就要从画纸上一跃而下。仅仅是用浓淡不一的墨迹,勿乞画出了七匹给人七彩缤纷之感的骏马,这技巧已经不能用技巧来形容,而是近乎‘道’!

  以金丹人仙的异能,将一缕灵识在绘画是印入七匹骏马之中,这才有了这幅画纸动人心魂的效果。

  当几个白袍青年小心翼翼的用撑杆将勿乞这幅奔马图撑起,向四周数千人展示是,按捺不住的惊呼声宛如平地一声雷响,震得四周水波都上下摇动了起来。一些稍微老成些的文生也是识货的,他们呆呆愣愣的看着画纸上七匹骏马,突然流下热泪,继而捶胸顿足,放声哭嚎起来。

  他们沉浸丹青之道数十年,所得居然不如勿乞一个尚未弱冠的少年,这让他们情何以堪?

  鄣乐公主宛如一只骄傲的小孔雀,耀武扬威的站在勿乞身边,双手叉腰,得意洋洋的挑起了精致的小下巴,无比挑衅的对着面色惨淡的玉芊芊连哼了好几声。三首风格和大燕朝流行的诗词迥异,但是清新脱俗优美秀丽的辞赋,加上这一副气势雄浑的奔马图,她鄣乐公主可是挣够了面子!

  往年来诗画会,每次都被玉芊芊挤兑得无地自容,但是因为一口气的关系,每年还是得来诗画会露面,总不能对玉芊芊示弱认输呀!可好今年有了勿乞,以前丢掉的面子一把捞了回来。

  得意洋洋的扭了扭小腰,将巨大的裙摆甩成了一团青灿灿的大花朵,鄣乐公主得意洋洋的笑道:“还有谁上来和天运侯爷比比画儿,比比诗词的?本宫在这里悬赏,能赢过天运侯爷的,本宫也能让他陪本宫出游三日。呵呵呵!”说到得意处,鄣乐公主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只是她心情太激动了,笑声骤然劈开了嗓子,笑得无比的尖锐高亢,把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五色神光在鄣乐公主身后缓缓舒展,因为心情大好的缘故,鄣乐公主背后的五色神光今日变得色色分明,宛如五条长虹从她背后涌出,直升上了百丈高空。四周江水变得平坦如镜,但是在那蛋清一样平滑的水面下,是无数巴掌大小的细小漩涡,一如鄣乐公主此刻的心情。

  玉芊芊看着那幅大气淋漓的奔马图,面色一阵变幻不定。过了许久,她才强挤出一丝笑容,对勿乞笑道:“勿侯爷果然是大手笔。这幅奔马图,倒也豪放大气,就是,不太精致了一些。”

  鄣乐公主背后五色神光一敛,骤然化为一团五色混沌,她好似被人拔了羽毛的小母鸡,气汹汹的就要上前和玉芊芊理论。不够精致?不够精致?你出的题目是奔马图,不是跳蚤图!

  勿乞一把拉住了鄣乐公主,他看着目光闪烁的玉芊芊淡然笑道:“不够精致?也是,这马如此豪放雄浑,也就只有我们这些杀人放火的男儿家才能欣赏得来。像玉芊芊小姐这样养在花圃中的娇贵小姐,当然不明白这种英雄豪情。也罢,要精致的,勿乞这里也有!”

  大笑几声,叫木台上的侍女铺好了上好的白色锦缎,勿乞要来了一套细小的画笔和各色丹青颜料,自己亲自调配了一下颜色,然后捻起细笔,一笔笔的在锦缎上落笔作画。

  要精致的画,要华美华贵的画,要让玉芊芊这女人挑不出任何刺的画,除了宋徽宗的珍禽画,别无二选。和徐老先生的奔马图一样,偷天换日门内有宋徽宗的珍禽图若干,乐小白也曾经临摹了成千上万次,所有的笔画等等都几乎成了他的本能。勿乞只是依样画葫芦,以金丹人仙对**的良好控制力,他宛如激光复印机一样,在短短半个时辰内复制了一副珍禽图。

  一只羽毛华美神情生动的锦鸡站在一枝花树枝头,整幅画笔调工整严谨一丝不苟,色泽艳丽绚烂,充满着浓浓的宫廷华贵气息。当几个白袍青年用撑杆将这幅珍禽图挂起来是,木台上再次发出山崩一样的惊呼声,更有人踉踉跄跄的向前扑来,恨不得把身体都钻进画里。数千人纷纷向前涌动,木台上的秩序当即大乱。

  鄣乐公主双目一瞪,背后五色神光一卷,巨大的力量当即将扑上前来的那些白袍青年纷纷推得向后退去。她厉声呵斥道:“急什么?乱什么?这画都是本宫的,谁敢弄坏弄皱了一点,哼!”小手朝江面上一指,一道碗口粗细的雷光带着震耳的轰鸣声凭空落在了江面上,江水被炸出了一个方圆数十丈的大坑,浪头卷起来数十丈高。

  木台上再没人敢胡乱动弹。所有人都屏住气息,静静的看着面前的两幅画,更有人低声的,翻来覆去的念叨勿乞那三首诗词。无论是诗词还是丹青画卷,勿乞都把他们打击得说不出话来。

  玉芊芊呆滞的看着两幅风格完全不同的画卷,一张脸红了又白、白了又青,身体不断的哆嗦着,过了许久硬是没能开口说话。足足呆了半刻钟,玉芊芊才转过头来,呆呆的看向了勿乞。勿乞急忙摆手道:“玉大姐,千万不要问我什么典籍之类的。勿乞乃乡村野人,要我念叨几句歪词、写几笔禽兽也就可以,要我说什么治理国家的文章、经营世事的典籍,勿乞真不会。”

  抱了抱拳,勿乞拉着满脸是笑的鄣乐公主就朝渡船走去。要不是为了鄣乐公主的面子,勿乞才懒得和这群吃多了闲得浑身难受,在这里附庸风雅自以为斯文风流的蠢货胡混。刚刚拔剑砍了几十个大活人,经脉里还有大量的金丹人仙的精华没有吸收,他很有空在这里冒充斯文风流,陪这群饱食终日无所事事的公子王孙嬉戏玩闹?

  玉芊芊呆了呆,正要拦住勿乞,但是勿乞已经堵死了她一切可能发难的借口。

  人家自己都说了,他就会几句歪词、几笔禽兽,要他做治理国家经纶世务的文章,他是乡村野人,不会!先是大大的露了个脸,然后把一切刁难自己的途径堵得结结实实,勿乞这行径,很打脸。你这样的诗词,这样的丹青,都说自己是乡村野人,在场的数千大燕朝最上层的‘文人俊彦’,你把他们置身何地?

  咬咬牙,玉芊芊跺脚道:“勿侯爷,不知你师承哪位大师?”

  勿乞说了自己是乡村野人,玉芊芊却怎么都不相信。她一定要问出他诗词丹青的传承,自己今天在勿乞面前丢尽了面子,日后也要让自己的父亲、祖父亲自出马,在勿乞的师傅头上找回这个场子来。

  勿乞头也不回的拉着高高昂着头的鄣乐公主离开了木台,踏上了渡船。他冷笑道:“师承哪位大师?我师尊是一个只会杀人放火的武夫,早就在蒙山被人杀死,倒是算不上什么大师。”鄣乐公主则是急忙在打手势,让白竹儿、白珠儿带人去把两幅画卷给卷起来,好生带回宫里。

  回头朝玉芊芊一笑,勿乞大笑道:“怕是玉大姐不知道蒙山是什么地方?去巡风司查查就是,本侯爷的一切出身来历,里面都有,都有啊!不要送了,自己去查就是。”

  玉芊芊几步赶到了渡船边,她厉声高喝道:“勿侯爷为何如此欺我?以你的诗词和丹青功底,哪个武夫教得出来?如果勿侯爷这等俊秀人物是一介武夫能教出来的,我们岂不是都是笑话?”

  沉吟片刻,看看木台上那么多凝视自己目露希冀之色的白袍青年,勿乞长声道:“罢了,今天本侯爷就教你们一个乖。闭门造车,你们造不出任何东西。这诗词,无非人心感悟;这丹青,无非天地投影。滚滚红尘好炼心,大千世界好陶神。要做出好的诗词,要画出好的丹青水墨,在女子裙裾下是不可能的!师法天地!记住这四个字就够了!”

  ‘师法天地’四字一出,木台上众多白袍青年,包括上官雨痕在内,都遥遥向勿乞长身作揖行礼。

  只有玉芊芊一张脸绿得好像一颗菜瓜。勿乞的话就是直接在她脸上抽打了十几个耳光,打得她心肝肺子乱颤,几乎没有脸面见人了。她死死的盯着勿乞,咬牙切齿的低声喝道:“好一个勿乞,好一个勿侯爷。仗着几分才学,居然敢如此欺辱人。”

  阴狠的瞪了志得意满的鄣乐公主一眼,玉芊芊阴声道:“好一个鄣乐公主,真以为公主的身份了不起么?等着,今日之辱,我一定要十倍百倍的还给你!”

  白竹儿带人收拾好了画卷,带着一路的欢声笑语,勿乞一行人向蓟都赶回。

  距离蓟都还有十几里地,前方已经看到地平线上黑幽幽的一片城墙,猛不丁的就听到天空雷鸣声骤然响起,蓟都的城墙突然爆发出刺目的强光,一个闪耀着无数符文的巨大光罩将整个蓟都笼罩在了里面。

  随后就看到面朝这边的蓟都城门轰然炸开,一队人流带着一股子末路疯狂的煞气从城内直冲了出来。

  四周无数喊杀声响起,城外整整齐齐排成二十个方阵的,是二十个血燕军的万人大队。二十个方阵向四周一散,随后向内一合,将冲出城外的这大队人马牢牢的困在阵中。

  蓟都城上空,数以百计的人影在往来穿梭,无数剑光雷霆符箓法宝飞得漫天都是,打得地面一阵乱颤。

  勿乞呆住了,这是造反还是做什么?

  鄣乐公主则是尖叫一声,背后五色神光一卷,直朝城内飞去。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