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冲城(五月九号第三更,求推荐)

第一百四十四章 冲城(五月九号第三更,求推荐)

  一秒记住【供精彩。

  勿乞一把没拉住鄣乐公主,眼看她带着八个鬼仙冲向了蓟都,他不敢怠慢,急忙喝令熊青兄弟六个紧跟了上去。鄣乐公主自己是金丹修为,加上十四个金丹期的高手保护,熊青他们都是金丹中期以上的修为,安全是绝对没问题的。

  但是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闹出了这么大的乱子?看蓟都城上空那厚厚的光罩,还有光晕内无数方圆数丈的巨大符文,分明是蓟都城最后的战略防御法阵都启动了。这法阵可是双向隔绝的绝阵,一旦启动,不仅城外的人进不去,就连城内的人也出不来。

  错非是元神大成的修炼者,否则不可能突破蓟都城的这终极防御法阵。现在蓟都城唯一的脆弱点,就是在光罩升起的那一瞬间,就被人从城内破坏的城门。如今二十万血燕军密布方圆数十里的范围,将城门方向守得水泄不通,数万从城内冲杀出来的大队人马,正和他们绞杀成了一团。

  两军大战,城门口附近,近百名身穿血色衣袍的血燕军所属修炼者,正挥洒剑光,不断打出一团团雷火想要彻底的封死城门。但是一批身穿淡金色长袍的老人死死的守在城门附近,他们不断打出一张张威力巨大的符箓,不断破开从城墙上向城门洞里蔓延的光晕。

  流光道道不断从四周城墙向城门内延伸,只要这些流光连接在一起,蓟都城的终极防御法阵就能将城墙上这个唯一的缺口彻底封死。可是那些金袍老人守在了城门洞中,一边御剑和城外的血燕军修士抗衡,一边不断打出特制的破禁符箓,将涌来的流光急速破开。

  这个城门,是城内被围困的人冲出城外的唯一通道。

  蓦然间一声巨响传来,血燕军的近百修士中,有将近一半人掏出了拳头大小通体赤红,用赤阳火锻钢制造的雷震子,掐诀引发了雷震子内的法诀后,迅速投向了城门洞里的金袍修士。

  这些雷震子,是大燕朝墨门秘制法器,赤阳火锻钢制成的外壳一旦炸开,就是三千六百枚长一尺的长针四处乱打乱射。雷震子内的雷火,是采集地心一点纯阳煞炎,加上高空之中半点九天纯阳真火,以五行正气雷法糅合为一体后熔铸而成。雷火威力巨大,一旦炸开,方圆百丈内尽成粉碎。

  将近五十颗雷震子同时砸了出去,血燕军的修士一起御剑向后急退,近百道剑光激射而出,带着细微的破空声骤然间飞出了数百丈外。城门洞里的金袍修士们则是面色惨淡,他们齐声厉笑,纷纷召回剑光,数十道剑光在城门洞里组成了一层厚厚的五彩光幕牢牢的挡在了他们身前。

  一声巨响,雷震子同时炸开,城门洞内七彩光华大盛,已经开启了防御阵图的城墙纹丝不动,所有雷震子的威力都顺着城门洞向两侧喷涌了过去。城门内的数十名金袍修士被炸得粉身碎骨,剑光也都被威力强大的煞炎雷火炸成了粉碎。一道粗有十几丈的火柱从城门内急冲了出来,就在城门附近厮杀成一团的血燕军和另外一方的大队人马措不及防之下,被火柱一击轰杀了数千人。

  赤红色火焰带着高温席卷而出,城门外方圆两里左右的地面被烧得一片焦糊。交战双方的士卒身体骤然化为飞灰,就连身上铠甲都被温度极高的煞炎融化。那些从城内冲出来的人马中发出了尖锐的嚎叫声,目睹这惨不忍睹的一幕,很多人的心理崩溃,再也没有作战的勇气。

  血燕军士卒也目睹了自己同僚的死亡,但是他们没有一个人发出半点儿声音,他们有如最精密的机器,循着平日里操练的阵型,迅速填补了阵亡同僚留下的空缺,依旧列阵将敌人包围了起来。

  城墙上喷出的流光符箓光焰大盛,无数光晕迅速朝洞开的城门洞涌去。眨眼间城门洞内就只留下了两尺不到粗细的一条孔隙。只要这条孔隙被堵上,蓟都城就彻底封死,城内再无人能冲杀出来。

  说时迟,那时快,眼看蓟都城就要被彻底封锁,一柄金红色的大伞带着滔天的光焰从城内急冲而出。大伞方圆数丈,三十六根伞骨上喷出锋利如刀的光丝,将城墙禁制上涌出的光焰切割得支离破碎。大伞上十二颗拳头大小的红色宝珠更是喷出百丈火光,火光中隐隐有数以百计的青色细小蛇影若隐若现,不断喷出点点青雷炸得城墙禁制剧烈震荡。

  一个身高过丈,身穿金色铠甲的壮汉一把撑住了大伞,稳稳的站在了城门洞里,他厉声吼道:“来人,护送小姐出城!快,快!禁制已经全部发动,我撑不了多久!”

  这大汉刚刚吼了几声,上方城门楼子上突然出现了三十几名身穿高级太监袍色的内侍,他们手里举着高有三丈六尺的旗杆,上面有方圆丈许的阵旗急速挥舞,带起了宛如怒海漩涡的光晕旋流。随着这些内侍的施为,城墙上突然喷出了高有百丈的烈焰,其中有无数扭曲符文急速闪烁,蓟都城的防御阵图威力再次提升了一个档次。

  原本蓟都城墙的防御禁制被发动后,就和剑由心生洞府内的阵图一样,是一个死阵。而现在,当蓟都城十几道城墙上分别有了这些内侍太监手持阵旗主持阵法,覆盖了整个蓟都城的防御大阵,已经变成了一个活阵,一个威力绝大的活阵。

  死阵和活阵的威力相差甚远,蓟都的防御阵图,此刻威力起码增加了十倍以上。

  城门洞里的壮汉突然惨嚎一声,他双腿承受不住四周骤然增强的禁制压力,双腿爆出点点血花,重重的跪在了地上。他嘶声仰天嚎叫道:“走啊,你们还拖拉什么?快带小姐离开!”

  ‘嗡’的一声响,城墙上的禁制光焰再涨,数十团人头大小的青色雷团在城门洞内成型。雷团一出现,就迅速附着在那柄大伞的伞面上迅速炸开。只听一阵阵的巨大爆鸣声传来,巨大的震荡让城外所有的血燕军以及和他们交战的对手都立足不稳摔倒在地,那大伞上方的十二颗宝珠当场炸开了七颗。

  一声惨嚎,手持大伞的壮汉双臂被雷团爆炸的巨大威力震碎,他狂吐鲜血的倒在了地上。

  只听一声宛如负伤凶兽的怒啸传来,那大汉仰天嚎叫道:“小姐,请告诉老祖宗,奴婢受老祖深恩,无以回报,今日为小姐开出一条道路,逃出蓟都!告诉老祖宗,当年他救下奴婢,奴婢发誓碎身以报,今日奴婢履行誓言了!”

  城墙上无数光焰朝中间一涌,眼看就要合在一起将城门堵上,那大汉突然双目一瞪,丹田附近金光一闪,他身体骤然化为一团血气喷出,金色光焰席卷四方,城门洞内所有的禁制被一扫而空。不仅是自爆金丹,他手持的那柄大伞也爆炸开来,残留的五颗宝珠,三十六根伞骨同时炸开,红色烈焰混着金丹自爆的金光将城门洞差点没炸塌下来。

  鄣乐公主带着八个鬼仙和熊青兄弟六个恰恰冲到了城门口。

  看到面前金红色光焰冲了过来,鄣乐公主清叱一声,背后五色神光一阵卷动,随手打出了数百道细细的霞光,在面前组成了一张纤细的光网,将所有的光焰一网捞了个干干净净,一把抽得精光。但是那毕竟是一个金丹人仙自爆金丹造成的毁坏力,鄣乐公主的玄功玄妙,却也被反震力量震得连连倒退,结果立足不稳,很是狼狈的摔倒在地,在热气腾腾被烧得融化了一层的地面上向后翻滚了数十丈远。

  八个鬼仙厉声尖啸,她们喷出灰白色剑光,牢牢的封住了城门口。熊青兄弟几个齐声变成了熊妖本体,他们身上多了一套和血燕军的制式甲胄一模一样,但是品级是上品法器的血色盔甲,挥出了六柄巨大的狼牙棒,大吼大叫着扑向了城门。

  城墙上的光焰被那壮汉自爆金丹炸得光焰暗淡了许多,但是眨眼间城墙上光焰再盛,无数道光蛇迅速的朝城门内延伸,就要将城门再次封堵上。

  刺耳的破空声传来,六柄被紫色雷霆缠绕的飞剑滴溜溜的从城内冲出,无数雷光从剑身上飞溅而出,炸得城门附近的禁制一阵乱闪。六柄看不清形体,只能看到是一团青白色电光在涌动的飞剑在城门洞内布成了一个小小的大小三才相套的逆反三才阵法,牢牢的守住了城门。任凭城门楼子上那三十几个内侍太监如何掐诀念咒,如何催发城墙上的禁制,城门内六柄飞剑却是纹丝不动。

  八个鬼仙齐声尖叫,灰白色的剑光带着森森鬼气就朝六柄飞剑射了过去。

  城门内传来一声讥嘲的冷笑:“找死!身为鬼物,居然敢触碰九天降魔真雷,不是找死是什么?”

  飞剑相碰,无数道头发丝般细小的紫色雷光激射而出,八条灰白色剑光骤然粉碎,被炸成了无数流萤一般灰白色光点四处飘零。更有数十道游离的电光喷出了城门洞,轰在了几个鬼仙的身上,打得她们浑身青烟直冒,惨嚎着向后狂退。

  雷霆,天地之号令。九天降魔真雷,更是天地间至阳之物,专门克制一应阴邪之物。这六柄飞剑品级极高,八个鬼仙毕竟是鬼怪修成,恰恰被这飞剑克制得死死的。她们被雷光劈得浑身青烟乱冒,每一缕青烟,都是她们的本命元气,这一雷差点就劈散了她们的鬼丹。

  破空声再起,就看到面容惊慌的韦笑笑在大队金袍人的簇拥下坐在一架急速奔驰的飞车内,迅速向城门飞来,眨眼间这伙行色匆匆的人就冲进了城门洞,眼看就要冲出城外。

  猛不丁的,城内响起了高亢入云的巨大声响:“韦氏商会勾结诸侯,图谋不轨,刺杀燕乐公不羁公在前,图谋叛乱在后。凡我大燕子民,杀之可有重赏。韦氏商会上下所有,以及献国、尨国、桕阳国等三十七国质子等人,人人皆可捕杀!”

  随着这巨大的声响,蓟都城内突然传来一声巨大的轰鸣,一团青白二色混合的烟气冲天而起。

  燕丹的声音响彻云霄:“区区一座小阵,也想困住本皇?简直是痴心妄想!”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