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五十章 分丹(五月十一号第一更,求推荐!)

第一百五十章 分丹(五月十一号第一更,求推荐!)

  一秒记住【供精彩。

  庚金之气凝成的灵液没甚大用,这只是阵法蓄成的原材料,供先天一气太白破虚珠孕化生长而已。取走了里面的宝珠,这些灵液勿乞看都不会再看一眼。倒是池底那数百缕先天庚金之气,却让他心花怒放,笑得眼泪水都快流了出来。

  谢天谢地,谢谢这个世界留下这么多珍宝的前辈仙人。勿乞原本以为没有什么指望的先天灵物,居然在短短几个月内就补齐了。就算传承给他盗得经的那个虚影,也要惊叹勿乞的大运气吧?

  虔诚的向天抱拳祈祷了几声,谢过了那位雷锋式的不知名前辈仙人,勿乞双眸中四色奇光涌动,伸手朝池底一指,一道细如发丝长有丈许的先天庚金之气就钻进了他指尖,迅速融入了他金灵脉中。勿乞身体剧烈的抖动了一下,双肺骤然膨胀,呼气声如雷,修炼的裂天剑宗基础炼气法诀五行运气术全力运转起来,大量淡淡的白色灵气不断从他双肺中喷出。

  淡然一笑,勿乞不理会五行运气术,只是一心默默的运转金源篇功法。

  过了大概三个时辰,勿乞消化了这一缕先天庚金之气后,金灵脉中已经产生了大量的先天金灵真罡。满意的感应了一下体内的情况,勿乞将鄣乐公主赠送的五行灵石堆积在了自己身旁,按照五行方位分别堆积好,然后将水池内的所有先天庚金之气全部吸入了体内。

  七玄筑灵诀完整的五行始源篇功法开始运转起来,庞大的五行灵气不断从五行灵石中融入勿乞身体。他水灵脉中两颗金丹急速旋转,不断喷出大量真水灵罡循着水灵脉直透木灵脉,从木灵脉转化为木灵真罡后直入火灵脉,随后是土灵脉,金灵脉,很快就在他双臂七玄盗天脉中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五行轮回。

  五彩光泽笼罩勿乞周身,足足二十四个时辰后,他已经将全部先天庚金灵气转化为真金灵罡,而且外界的金属性灵石补充的灵气,让他将金源篇推动到了和其他四篇功法相当的水准。他水灵脉中两颗水属性金丹突然喷发出五色光霞,金丹骤然瓦解,分成了毫无五行属性,白惨惨一片空荡荡宛如虚影的十等分。

  勿乞身体一抖,大量冷汗从体内不断涌出,他运足精神,慢慢的驱动这十颗淡淡的宛如雾气团,好像一口气就能吹散的‘金丹’,小心翼翼的循着经脉,在金、木、水、火、土五灵脉中分别驻定。五行灵气翻转不休,往来相互转化相生,渐渐的十颗虚弱到极点的‘金丹’分别带上了五行特有的光泽,形体也比刚才稳固了许多。

  这是盗得经中最为玄妙的分丹之术,是会和五行提升修为境界的金光大道。

  只要结成一个属性的金丹,就能以秘法将金丹的属性抹除,将一颗金丹均分为五等分,分别入驻五行灵脉。只要以五行真罡不断注入金丹,再次融入灵识魂魄,只要耗费一定的龙虎水磨功夫,这些金丹很快就能转化为真正拥有金丹性质的‘虚丹’。只要每日里谨慎打磨功夫,淬炼水火,用不了太久时间,虚丹就会重新凝结为实实在在的金丹。

  以这秘法行事,起码也能节省勿乞百年的苦修,只是耗费的精血元气极其巨大。可是有盗得经可以取人精血元气补充自身,消耗的这点精血元气又算什么?

  分丹之术不仅耗费精血元气,更是分裂金丹中原本已经成型的灵识,这就好像在勿乞的魂魄上砍了几刀,让他痛得浑身抽搐,好悬没晕了过去。但是有小诸天七圣神魔守护魂魄,勿乞想要晕过去也不可能。他只能咬牙硬顶着无边无际的痛苦,等他完成了这匪夷所思的分丹过程后,他浑身汗如雨下,地下都被湿了一大滩,他躺在地上就连喘气的力气都没有了。

  呆滞的躺了足足有三天三夜,勿乞呆滞的双眸才恢复了一点灵光。他慢吞吞一寸寸的从地上挣扎着站起,忙不迭的掏出几个药瓶,将大燕朝皇室秘制的保命丹药,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吞服了数种,好容易才恢复了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力气。

  身体无力,但是双臂灵脉中五行真罡往来流动,五种先天真灵罡气不多不少,恰恰达到了一个完美的平衡。五色真元在十颗虚丹中吞吐不定,勿乞身上喷出蒙蒙白气,他按照五行始源篇的功法默默调息了一番,体内力量迅速恢复,不再是刚才那风吹都能倒下的模样。

  五行平衡,轮回稳固,七玄筑灵诀的修炼,就进入了新的境界。到了这个程度,无论什么样的灵石勿乞都能随意吸取,反正最后转化成的真元都会均分为五份,五行真罡一行一份。

  此刻他的虚丹境界,比先天胎息境界要强了数十倍,但是比真正的金丹人仙又要弱了数倍。可是他有十颗虚丹一并发力,他能调动的真元却又比初期的金丹人仙强了两倍有余。而在**、经脉的凝练度上,他更是达到了元婴地仙的水准,这又远超金丹人仙应有的力量。

  看看四周大量被吸空了全部灵气的灵石,勿乞随意将它们丢进了那个庚金之气凝成的灵液池塘。过个数十年,这里应该会有一堆庚金属性的灵石出现。

  又仔细打量了一下池塘深处的那颗黑色宝珠,勿乞叹了一口气。这宝珠肯定是一件先天级别的灵物,但是这座异次元大裂虚空阵太恐怖,以他从盗得经中得到的阵法精义,没有一品天仙级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化解这座阵法的威胁,将宝珠取到手里。

  一品天仙?勿乞摇了摇头,那还久远得很呢,就不要做那个美梦了。

  又吞服了几颗丹药补充了一下体力,一团黄光裹住周身,一道沙尘从地下涌起,勿乞钻入地面,迅速遁入了山岩中。他用最快的速度向上方遁去,很快就到了韦笑笑一行人正在开凿铁壁的矿洞内。原本方圆百丈的矿坑已经被挖得坑坑洼洼的,好几个金丹人仙驾驭剑光已经在铁壁上开凿出了深有百丈的矿道。

  衣衫凌乱的韦笑笑正坐在一块水缸大小的铁矿石上,目露凶光的瞪着四周的修士。她厉声呵斥道:“加紧干,努力一点。没有足够的破空灵金,我们丢了蓟都的基业,损失了这么多和我们交好的诸侯国,这让我回去怎么向老祖宗交代?一万块破空灵金,起码要一万块破空灵金!快,快!”

  ‘当啷’一声响,一道淡绿色的剑光骤然断折,无数星星点点的荧光从剑光断裂处喷洒而出。一个先天纳息级的修士吐了一口血,有气无力的坐在了地上,双目呆滞的看着韦笑笑:“小姐,属下无能,已经再也没有力气动手了。”

  韦笑笑冷酷无情的看了那修士一眼,随手一道剑光喷出,将那修士拦腰斩成了两段。她厉声喝道:“快点动手,快,快,快,都愣着干什么?没有一万块破空灵金,我们谁也落不到好!”

  洞穴骤然颤抖了一下,韦笑笑驱策的那具巨大的黑色骷髅一拳在铁壁上开凿出一个丈许方圆的大坑,从里面滚出了十几块大小不等的破空灵金。韦笑笑大笑欢呼,急忙纵身跃起向那黑色骷髅纵了过去,一把将所有的破空灵金都塞进了储物戒指。

  “一群废物!”韦笑笑大笑道:“你们还不如一头没有灵识的魔界魔头!”

  几个正在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努力御剑劈砍铁壁的金丹人仙突然停住了剑光,他们同时喘了一口粗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自顾自的调息打坐起来。有两个人仙掏出了一个药瓶摇了摇,空荡荡的药瓶里已经没有补充真元和精神的丹药,他们随手一丢,将空药瓶丢去了一旁。

  刚刚捡起破空灵金的韦笑笑勃然大怒,她指着那些金丹人仙怒斥道:“做什么?造反不成?你们做什么?还不快点动手?你们这群废物,已经这么多天了,还没凑齐一万块破空灵金,这让我怎么回去向老祖宗交代?”

  一个先天胎息境界的修士突然跳了起来,他望着韦笑笑一个字一个字的厉声喝道:“小姐,我等都记得,老祖宗离开前的吩咐,是要我们稳守基业,一心一意开采破空灵金,不许我们招惹燕乐公和他身边的人。小姐为什么一意孤行,要对勿乞下手?反而被他顺势设下埋伏,才导致了今日的败局?”

  另外一个先天修士也站了起来,他望着韦笑笑怒道:“一切责任,都是小姐擅作主张导致,为何要我等陪小姐承受罪责?我们会向老祖宗实话实说,韦龙风在老祖宗离开的那天夜里就被人刺杀而亡,我们怀疑就是小姐你派人刺杀了他!”

  韦笑笑双目一寒,她冷笑道:“我有什么理由刺杀他?”

  最先的那个先天修士冷声道:“为了独掌大权,一人操控大燕朝的韦氏商会。”

  韦笑笑望着那两个先天修士连连冷哼道:“你们为何现在提出这个问题?”

  第二个先天修士怒道:“这里山岩受庚金之气常年浸润,比钢铁还要坚固百倍,我等飞剑无功,咒法无效,辛辛苦苦耗尽全部力量,才能开采出一块两块破空灵金。小姐不体悯下人也就罢了,为何还要恶言相向?”

  韦笑笑冷笑一声,她不再说话,只是朝那两个先天修士一指,厉声道:“杀了他们!”

  韦笑笑身后的黑色骷髅发出一声尖锐的怪啸,振臂朝那两个先天修士打出了一道暗淡的雷光。

  勿乞以灵识观察着眼前的这一幕,他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韦笑笑身后的黑色骷髅,再看向了那几个正在盘膝调息的金丹人仙。应该是长时间耗费太多力量的关系,不论是那黑色骷髅还是几个金丹人仙,他们体内的力量都近乎枯竭了。

  沉吟片刻,勿乞突然闪身从地下钻了出来,贪狼剑化为一道寒光激射而出,直刺那几个金丹人仙。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