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大功(五月十一号第四更,5400票求月票)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大功(五月十一号第四更,5400票求月票)

  一秒记住【供精彩。

  将矿坑内所有修士的遗物收起,除开韦笑笑身上的宝物,勿乞总共得到下品法宝十七件,上品、中品、下品法器两百三十余件,各色符箓五百七十八张,各种灵石两千多块,毒药、迷药和催情药物两百多瓶,内外伤药三百多瓶。但是恢复真气真元的丹药一颗都没有,已经全部被这些辛苦开凿铁壁的修士消耗一空。

  看着四周被开凿得坑坑洼洼的铁壁,勿乞随手召回了银莲花,将它缩小到拳头大小,集中全力向铁壁砸了过去。银莲花深深的没入了铁壁,随后勿乞法诀一放,银莲花骤然膨胀到十几丈方圆,偌大的一块铁壁轰然倒塌,被急速旋转的莲花瓣状光晕搅成了粉碎。

  起码三百块破空灵金‘叮叮当当’的从粉碎的铁壁中飞出,勿乞大笑三声,再次依法施为。有这种先天灵物级的宝物随身,办事就是方便。而且这银莲花本身就是最精纯的庚金之气凝结,可比这铁壁坚固锋利了不知多少倍。勿乞发狂一样一通施为,原本百丈方圆的矿坑,硬生生被他扩大到了两百丈左右,露出来的破空灵金也有两三千颗的模样。

  将这些破空灵金堆成了一座小山,将伴生的庚金之气凝结而成的各种金属晶核在旁边堆成了一座体积大了十倍不止的小山,勿乞端详了一阵自己的成果,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收拾了一下,将所有收获品中价值最大的那些法宝、丹药、符箓等藏进了韦笑笑的极品储物戒指,用一根冰蚕丝挂在了手腕上,勿乞这才皱着眉头掏出了一柄下品法器级的飞剑和几张爆炎苻。

  “宰了这么多人,自己总不能毫发无伤。”长叹一声,勿乞任命的抓起飞剑,对着自己身上皮肉粗厚不致命的地方狠狠的刺了几剑,剑剑都是对穿而过。随后他将几张爆炎苻络绎引爆,将自己身体炸得黑一块白一块,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飞剑、符箓朝四周铁壁一通乱打乱画,将地上的尸体也劈砍得支离破碎,勿乞伪造了一个自己历经苦战好容易才侥幸成功的场面后,这才重重的吐了一口气:“受点伤,最好是重伤,这样不仅仅是合情合理一些,功劳也大一点。要不是为了这座矿脉,我才懒得这么费力气。”

  这可是卢乘风领地上的铁矿脉,这里开凿出了破空灵金,价值简直无法估算。按常理说,这样的战略性物资肯定会收归大燕朝国有。但是勿乞就是想要击碎这个常理,让卢乘风继续打理这座矿脉。破空灵金,它意味着滚滚财源,意味着无穷无尽的灵石、灵丹、符箓、法器。勿乞不知道自己还要在大燕朝逗留多久才能离开,但是在大燕朝一天,他就离不开权势和钱财。

  这座矿脉,无疑能让他掌握的权势和财力都稳稳的飙升一大截,卢乘风的政治资源,也会飙涨许多。这对他们都是有好处的,所以这座矿脉一定要拿在手中。

  长叹了一声,勿乞看了看自己身上洞穿的伤口,觉得这伤势似乎还不足以打动人,他琢磨了一阵,又掏出了一柄火属性的大刀,对着自己身体一通劈砍,将身上砍出了十几条焦糊的伤口。痛得龇牙咧嘴的勿乞跳着脚乱骂了一通,要不是五行真罡小轮回已经构成,他的身体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的恢复力也得到了绝大的提升,他才不会选择这么自讨苦吃的法子。

  看了看已经被自己折腾得一塌糊涂的身体,勿乞琢磨了一阵,干脆还取了两柄上品飞剑一边胳膊上对穿了一柄,轻轻松松的甩了甩胳膊腿儿,发现对自己身体没有半点儿影响,这才身体一扭,化为一团黄气冲进了地面。

  先天土元之力和先天金元之力混合着灵识向四面八方扩散开,矿脉内的所有动静都被勿乞彻查清楚。矿坑内没有人,一直走到了矿洞出口处,都没有发现活人的气息。直到勿乞遁出了矿坑,一直到了外面裂谷的出口处,才发现有几个先天纳息境界的修士,小心翼翼的趴在草丛中,警惕的观察着四周的动静。

  勿乞也不浪费时间,土遁之术变成木遁之法,他轻手轻脚的化为一蓬淡淡的绿气顺着草丛灌木遁了过去,伸出大手从背后扭断了这几个先天修士的脖子。低声念了一句阿弥陀佛,勿乞将他们身上可堪入目的法器都收拾了起来,随后做出一副气息奄奄的模样,仰天倒在了谷底入口处。

  掏出了随身携带的八燕禁牌,以及代表他天运侯身份的牙牌,勿乞随手滴了一滴血在禁牌和牙牌上,当即两道灵光冲天飞起,化为两条极细的光影迅速朝蓟都方向飞去。这是大燕朝所有高官显贵的随身禁牌和身份牙牌中都有的禁制,叫做‘万里星火令信’。只要将自身精血滴在上面,立刻会有紧急令信向蓟都传送,蓟都就会按照禁牌和身份牙牌的身份高低安排救援的力量。

  八燕禁牌,这是和上将军荆轲等人身份相当的特权令牌,勿乞琢磨着,救兵应该很快就到了吧?躺在裂谷出口处穷极无聊的他干脆将那几条先天修士的尸体遥空抓了过来,用剑割开了他们的身体,将还热乎着的鲜血洒了满地都是。很自然的,他的身上也被洒满了鲜血,看上去就是一副苦战余生的惨烈景象。

  等候了不到半个时辰,远处就传来了急促的破空声。一道长有百丈的金光在几道规模气势相当的白光、青光,以及近千道遁光的簇拥下朝这边急速赶来。更远的天边还有更多的剑光正朝这边飞行,只是他们的飞行速度略慢了一些,距离勿乞还很有一段距离。

  惊愕的看着朝这边飞来的遁光,勿乞不由得骇然道:“燕丹亲自出马?至于么?”

  正呆呆的看着朝这边激射而来的剑光,燕丹、荆轲、高渐离等人已经带着近千名金丹人仙按下遁光,落在了山谷入口处。勿乞不由得头皮一阵阵的发麻,近千的金丹人仙,这才是大燕朝皇室拥有的真正实力么?裂天剑宗明面上的金丹长老,也不过是三十六人而已!

  裂天剑宗还是大燕仙道十三宗门最强的一个,如此说来,这些宗门加起来也最多五六百的金丹人仙?还不到燕丹今日表现出来的金丹人仙实力的一半!就算那些宗门都和聂药女一样有着隐藏的暗子,怕是也远远不是大燕朝的对手。难怪大燕朝以朝廷之力,能强行压制十三宗门,这实力对比太惊人了。

  摇摇欲坠的站起身来,勿乞刚刚站起身,就‘咕咚’一下跪倒在地。他左臂上的飞剑受到震荡,‘嘎吱’一声切开了了他的肌肉,向下滑了半寸。这惨厉的一幕看得燕丹都不由得瞪大了双眼,除了荆轲面露欣赏之意的看着勿乞,其他人尽是眉头深锁,高渐离更是连连摇头,皱眉看向了别的地方。

  “天运侯,怎么弄成了这样子?这些天,你又跑去了哪里?”燕丹大步上前扶住了勿乞,一连声的喝问道:“蓟都大乱,我等领兵将意图作乱的乱臣贼子抄斩一空,今日刚刚清理完毕,就接到了你的求救令信。嘿,我们还以为,你早就在兵荒马乱的时候被人给干掉了,燕乐公还痛哭了一场呢。”

  卢乘风痛哭了一场?勿乞干笑了一声,摇摇摆摆的说道:“陛下,臣追踪韦氏商会的人来到此处,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难怪韦氏商会的人要密谋夺取燕乐公领地上的矿脉,原来这里有破空灵金。”

  “啊,哦,什么?”燕丹刚开始不以为然的应了两声,然后语调骤然急升:“什么?破空灵金?用来架设挪移阵的核心灵金,可以极大节省灵石消耗的破空灵金,可以极大增加挪移阵传送距离的破空灵金?勿乞,欺君之罪,是死罪啊!”

  勿乞不吭声,只是手掌一翻,从戒指里掏出了一块人头大小的破空灵金。这么大的破空灵金算得上极其罕见的宝物,拿来架设挪移阵的话,大概能架设出横跨千万里距离,一次传送近千人的大型阵法。

  一次能传送千人的挪移阵,而且还不用耗费太多的灵石,这块破空灵金的价值绝对上升到了国家战略的高度。燕丹的眼珠发出吓人的绿光,一把就朝勿乞手上的破空灵金抓了过来。勿乞急忙将这块破空灵金塞进戒指里,他低声咕哝道:“陛下别急啊,这洞里多得是,身为陛下,抢臣子的东西作甚?”

  一句话憋得燕丹心口一甜差点想吐血,但是他也懒得和勿乞计较,随手拔下勿乞身上插着的两柄飞剑,将几瓶皇家秘制的疗伤保命的灵丹丢给了他,高声喝道:“速速带路,莫非真有破空灵金?”

  燕丹急着要下矿坑,但是身为大燕朝的皇帝,他想要下矿坑,随行的众多护卫还不敢让他就这么冒失的下去。经过一番周密的调查和勘测,确定下方矿坑里面没有埋伏和陷阱了,燕丹才在勿乞的带领下,大步冲进了那座矿坑。

  一进矿坑,燕丹、荆轲、高渐离等皇朝核心人物就死死的盯上了那座由两三千块破空灵金构成的小山。再游目四顾,看到四周铁壁上镶嵌着的大大小小的灵金,燕丹的呼吸都不由得急促了起来:“天大的功劳,天运侯,这次的功劳,简直无以形容。有了这些破空灵金,哼,大燕朝诸国就将连为一体,那些诸侯国,也就……”

  燕丹神色微妙的和荆轲、高渐离交换了一个颜色。勿乞知道,一些诸侯国就要倒霉了。以后只要挪移阵所到之处,就是大燕朝的直辖领土,这次图谋叛乱的诸侯国,怕是再无存在的必要。甚至那些安分守己的诸侯国,若干年后,他们的权利也将会被大燕收回。

  不过,这不关勿乞的事,他人的死活,和他有什么关系?

  他只是拉住了燕丹的袖子,摆出了一副忠心为国的表情:“陛下,这座矿山,是我们公子名下的资产。您看,啊,哈哈……为了这座矿山,臣可是九死一生啊!”

  正陷入狂喜之中的燕丹,很没好气的瞪了勿乞一眼。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