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出发(五月十二号第一更,求推荐)

第一百五十四章 出发(五月十二号第一更,求推荐)

  一秒记住【供精彩。

  直到半个月后,勿乞身上所有的伤势都恢复如初了,勿乞还没弄清燕丹的这个法术到底是怎么变的。他只是耍了嫪毐这个老妖人一把,没有让卢乘风欠下滢川公主的人情。然后耍了韦笑笑一把,将她伏杀自己的人反摆了一记,俘虏了一些活口而已。

  然后,就是这次突如其来宛如暴风骤雨一样的大清洗。真真正正的大清洗,其残酷程度让勿乞都为之触目惊心。从那矿山回来后,惊喜欲狂的卢乘风向他描述了他在矿山那几天发生的事情,勿乞不由得连连摇头,深为皇家的残酷为之动容不已。

  大燕百宗,有七宗的宗主被满门抄斩,族人被株连获罪的有数万人,加上他们的亲兵护卫、妻儿子女等,将近五十万人在一天一夜内被砍头的砍头,被流放的流放,被终身幽禁的终身幽禁,境况之惨,让其他各宗的宗主人人侧目,都被吓得双股战栗冷汗直流。

  但是大燕朝百宗之名依旧存在,燕丹这些年又新生了一些孩儿,从中挑选了七个才学能力都很是杰出的儿子,继承了这几宗的宗名。除了宗室族人少了一些,大燕百宗的名号没有丝毫变化。

  除了被满门抄斩的七宗宗主,其他获罪的大小臣子数以万计,秦清水就因为渎职、失察、无能等考评,被迫辞去了中风卫大巡狩的职事隐修,成了一介清闲之人。昊英家的司寇之职也被剥夺,三丞九卿,除了高渐离没动,其他几乎换了个个儿。旧的权贵倒下,新的豪族兴起,大燕朝完成了一次血腥的权力更迭。

  亲自主持这一次对七宗宗主和众多权贵大清洗的,是皇太子燕齐君。据说那七宗宗主有意窥觑皇太子之位,这让燕齐君大为恼火,所以才举起了屠刀,杀得蓟都城内血流成河。

  督抚八王中,燕仙尘被燕丹训斥了三个时辰,骂得是狗血淋头。他的位置倒是没动,但是封爵被削了一等,减了一半的私军护卫,封地也被收回了一半。让勿乞奇怪的就是,燕丹居然没有动燕仙尘府里的嫪毐,也没有听说过和嫪毐有关的任何风声,也不知道燕丹是如何筹划的。

  除了这些倒霉的权贵,大燕朝内众多诸侯国的会馆,有数十家会馆被血燕军杀了个鸡犬不留,还有众多百姓民户牵涉其中,也被满门杀尽。雄武大道上的众多武馆行会,有一半和众多犯事的权贵有牵扯,血燕军和城防军围攻雄武大道的众多武馆,连续厮杀了三天三夜,数千家大小武馆被杀得干干净净,半条雄武大街被夷为平地。

  而大燕朝的主力野战军,已经在乐毅等将领的带领下开拨,准备攻打那些叛乱的诸侯国本土。这将会是一场绵延日久的战争,因为大燕朝的疆土,实在是太广大了,哪怕有其他忠于大燕朝的诸侯国出兵配合,这场战争也不是短时间内能结束的。

  对于以上的所有一切,大燕朝官方的最终解释是:天运侯勿乞配合燕子、巡风司和血燕军,彻查诸侯国谋逆叛乱、燕乐公燕不羁被刺杀一案,在勿乞的运筹帷幄之下,他不惧风险亲身赴难,引出了谋逆叛乱的幕后主使韦氏商会,将所有乱臣贼子斩尽杀绝,还大燕朝一片朗朗晴空。

  官方的解释就是这样。勿乞自己还是稀里糊涂的不知道燕子、巡风司和血燕军是如何查案的,这笔功劳也扣在了他身上。他的封地从淮阳之南的一百三十城变成了三百城,封地暴涨了一大半。但是他的仇人也骤然多了无数,起码众多诸侯国内,想要杀他的人如今以百万计。

  愁眉苦脸的对卢乘风抱怨哭诉了一番,勿乞觉得自己真的很无辜。燕丹说让他配合荆轲、高渐离调查燕不羁被刺杀的案子,他还没怎么调查,怎么就引出了这么一个惊天动地的结果?而且所有的功劳都落在了他头上,他觉得自己又一次变成了燕丹的诱饵,还不知道在准备引诱谁出手呢。

  这种感觉很不好,极其的不好。

  所以,在确定燕丹将那座出产破空灵金的矿脉交给卢乘风打理后,勿乞就忙不迭的催促卢乘风上路,准备进行他们准备已久的计划:让铁家脱离吕国自成一方势力,铁家、吕国、离山国瓜分高令国的大计。同时,勿乞也要去蒙山,找一条山清水秀隐蔽无人的灵脉,修建一座狡兔三窟的洞府。

  在卢乘风带人准备一切,并且召集滢川公主和离山国使节时,勿乞则是带人赶去了鄣乐苑。城门口一战,鄣乐公主受伤匪浅,尤其是被那魔头所化的黑色骷髅硬憾了一记,更是受到了极大的创伤。勿乞忙碌了这么多天,于情于礼,都要去探望一二。

  可是鄣乐公主似乎伤势很是不轻,一直都在闭关修养,愁眉苦脸的白竹儿、白珠儿好几次拦下了勿乞大驾。勿乞没奈何,只能托白竹儿、白珠儿向鄣乐公主致意后,这才无奈的返回了燕乐公府。

  在出发前的那天晚上,勿乞偷偷摸摸的制作了三座小型的,最多能供十人使用的小周天挪移阵盘,将它们分别安置在了燕乐公府后花园的湖心底部、燕乐公府门外的下水道里、蓟都城某处偏僻的民宅中。

  这处民宅的主人,是某个参与叛逆的诸侯国埋伏在蓟都的暗探,这次也被满门抄斩。这处宅子被大燕朝收为国有,然后迅速由官方拍卖。勿乞轻轻松松的就将这处宅子买了下来,将一个挪移阵盘塞在了这宅子后院的枯井里。

  准备好了这一切,第二天一大早,勿乞一行人来到了大燕皇宫。

  勿乞、卢乘风,包括罗克敌、马良、蒙小白、张虎、胡威等亲信护卫,还有滢川公主和她的随从,另有喜形于色的离山国使节,一行人浩浩荡荡过千人来到了大燕皇宫西南侧的一处瓮城中。

  所谓瓮城,就是城中城,是皇城边缘角落里,用高墙围起来的一个长宽百丈的方形城池。这里的城墙通体用金属浇灌,上面铭刻了无数强力的禁制阵图,更常年有十名以上金丹人仙在这里值守。远近有近百座高耸的箭楼箭塔,数以千计的床弩、墨机将这里封锁得密不透风。

  这些只是明面上的防御力量,勿乞在瓮城门口,就能感应到这座瓮城的地下,有极其强大的能量反应,下面应该有一座自毁阵图,而且堆积了数量绝大的火属性灵石。一旦外围的防御禁制被突破,这座阵图一旦启动,瓮城中除非是天仙修为的存在,否则都要被炸成乌有。

  瓮城的地面是用大量雕琢平整的玉块堆砌而成,上面有一座直径数十丈的复杂阵图,数十块水缸大小的玉版悬浮在阵图上空,玉版上也有复杂的阵图纹路,大量灵石镶嵌在这些玉版上,正闪耀着夺目的灵光。

  因为卢乘风这一次借用大燕朝的挪移阵赶赴吕国,是打着左国正府公务的幌子,所以所有的灵石支出都由大燕朝国库支付。否则过千人传送到吕国的花费,足以让整个吕国破产,或者掏空卢乘风如今的所有身家。这时候正有大量的内侍太监背着大袋大袋的灵石,小心翼翼的将灵石补充进阵图内的镶嵌口,还有几个金丹人仙在阵图内四处查看,不时打出灵诀检查阵图的稳定性。

  勿乞正看着这些内侍太监施为,滢川公主已经带着一股香风到了勿乞身边,两只手轻轻的揽住了他左胳膊。带着一丝暧昧的红霞在脸上,滢川公主轻声笑道:“天运侯爷好生了不得,整个大燕朝都被天运侯爷搅得一团糟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这几天,杀人可杀得多了,蓟都城都是一股子血腥味。”

  勿乞回头看着滢川公主,突然笑了起来:“公主莫非不知道其中详细?”

  滢川公主幽怨的看着勿乞,轻声叹道:“颍川只是区区吕国国君之女,在蓟都,又算什么呢?”

  深深的凝视了颍川一眼,勿乞摊开双手苦笑道:“其实,除了释家馆一事,是我收到情报说释天魔和不羁公遇刺一案有关,故而跑去探查之外,其他的,勿乞真的不知道。唔,勿乞只是一杆枪,被陛下和高渐离高中丞拿来吓唬人,实则这次的事情究竟如何,勿乞也是满头雾水。”

  眼波流转,滢川公主轻声说道:“那一日,陛下突然带人去韦氏商会,一见面,韦氏商会就突然开启大阵围困陛下。这件事情,莫非天运侯也不知道?陛下为什么去韦氏商会,为什么……”

  勿乞打断了滢川公主的话,他不动声色的抽回了自己手臂,低声笑道:“滢川伯母,勿乞和柳随风柳侯爷,可是最好的朋友。”向后倒退了几步,勿乞不再搭理卖弄风情的滢川公主。他在滢川公主的身后隐隐感觉到了嫪毐的影子。这个大奸人怕是察觉到了某些事情脱离了控制,所以想从勿乞这里探查答案?

  看样子上次勿乞突袭释家馆,给了嫪毐极大的震动。但是勿乞自己都是一头雾水,他根本不知道燕丹、高渐离等人到底知道了些什么,又做了些什么,他又能说什么?这一头的雾水,看样子只能含糊下去了。

  大阵突然散发出熠熠光辉,一声清鸣从大阵正中的十二块玉版中传来。

  一个金丹人仙高声呼唤道:“妥当了,众位可以传送了。”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