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五十八章 符师(五月十三号第一更,求推荐))

第一百五十八章 符师(五月十三号第一更,求推荐))

  一秒记住【供精彩。

  太苛刻了。

  吸收了几颗夺来的金丹,灵识内视查看了一下自己身体内的情况,勿乞不由得哀叹了起来。盗得经玄妙无穷,但是实在太苛刻了。这么多金丹,居然只是让十颗虚丹略微固化了一点点。通过实际吸收这些劫掠来的金丹勿乞才发现,盗得经秘法,只抽取这些金丹内最精纯的一缕丹元,也就是金丹融合了魂魄后产生的一缕先天玉液融入虚丹中,其他百分之九十九构成金丹的能量,全部被放弃。

  以这样推算,勿乞如果十颗虚丹大乘,他这十颗先天五行金丹的密度,将会是普通修士的千倍以上,能吞吐爆发的真元威力,也将是千倍以上。

  “太苛刻了,这样修炼,要多久才能将它们修炼到大乘境界?难怪不借助外物,盗得经基本上不可能自我修炼下去。外物,外物,很多的金丹,很多的灵石,很多的灵药,很多的天地精华,才可能让我修为大涨!”勿乞感慨了一声,将这些金丹内驳杂无用的能量,全部转化为裂天剑宗奠基心法五行运气术修炼出的后天五行真气。

  这些劫掠来的金丹,吸收的都是后天灵气凝结而成,只是经过金丹人仙的苦苦修炼,才在金丹内凝结成了一缕先天玉液。这些先天玉液被勿乞的虚丹吸收,让他的虚丹固化,其他的百分之九十九的能量,只有极少一点极其精粹的灵气转化为先天五行真罡,其他的都化为后天五行真气,在他身体主要躯干的主要灵脉中奔走不休。

  舍开勿乞双臂中七玄盗天脉内精纯强大的先天真罡不提,得到了几颗金丹内庞大的法力真气,五行运气术的修炼已经到了先天极限。因为极其强大的**的关系,体内真气已经和当初的释天魔一样,压缩凝聚成了比水银还要致密数倍的半液体半固体状。

  更可怖的就是,勿乞如今的经脉无比宽大,经脉容量极其庞大,比当初的释天魔还要强大十倍以上。故而他体内的真气总量更是一个令人震惊的庞大数量,只要他愿意,他随时都能按照裂天剑宗的五行剑诀心法,凝结裂天剑丹。

  只不过,单独五行剑典凝结出的裂天剑丹,可不放在勿乞眼里。如果能得到裂天剑宗最高秘典剑气归元诀,就能一次凝结出五行俱全的剑丹,恰好能和勿乞七玄盗天脉中的先天五行真罡遥相呼应,这才是勿乞想要得到的。

  所以凝结剑丹的事情可以推后几天,看看如何能得到剑气归元诀再说其他。

  起身将狼藉一团的秘府收拾干净了,小心翼翼的开启了洞府内所有的阵法禁制,勿乞这才踏上了一个挪移阵盘,从洞府中传送了出去。三百多里外,那条无名大河岸边,一块礁石下的水洞里,大片白色光纹从沙地里奔涌而起,勿乞的身体骤然从光纹中冒了出来。

  屏住了呼吸,顺着一条狭窄的水道向外游了十几丈,沿途赶走了几条张牙舞爪张着大钳子想要攻击自己的河蟹,勿乞从汹涌的河水中露出了头,轻盈的飞身而起,落在了岸边。

  用力吐了几口水,从衣襟上将一只大胆的尺许方圆大小的河蟹一把扯了下来丢进河里,勿乞仰天大笑了几声。笑声高亢,隐隐有金铁撞击之声传来,宛如洪钟大吕,传出了数十里地。配合着面前大河水浪奔涌,一时间有隐隐重开天地一切滞涨的势头。

  因为**极大增强的缘故,勿乞心脏、脾脏、肝脏、肾脏、肺脏五行脏腑的机能都得到了极大增强,在五行运气术的催动下,五行脏腑中喷出五色真气,不断融入周身经脉,催动他的笑声越发高亢入云,震得面前大河数里宽的一段河面上水浪奔涌,溅起了数丈高的浪头。

  秘府布置完成,在这个世界已经是进退有余。肉身淬炼完毕,堪比元婴地仙,甚至比他们更强了数倍的肉身,给未来的修炼打下了扎实的基础。五行灵物,先天五行之气已经补充齐全,更有了贪狼剑、银莲花、先天一气太白破虚珠这样的极品宝物随身,丹田中还有一具罕见的替魂傀儡保命,勿乞真觉得此刻天下之大,他是可以随意行走了。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就一直压在他心头的一块沉甸甸的阴云,逐渐的消散无踪。勿乞周身气脉通达,识海中一片通透明澈,他长笑之时,呼吸天地灵气,隐隐和四周风云相合,灵识逐渐和天地之道契合,故而才笑得如此的通透欢畅,笑声居然带起了河面水势的变化。

  正笑得高兴呢,猛不丁的勿乞听到了身后传来的沉闷破风声。

  急转身向后看去,勿乞喷出了两柄下品飞剑,一柄飞剑御用沧澜剑诀,一柄飞剑驾驭崩山剑诀,分别幻化为一条水波缠绕的剑光以及一条被无数拇指大小黄色土块包围的剑光,隐隐护住了周身。贪狼剑更是在手臂中作势待发,只要事有不对,立刻就能喷出迎敌。

  除了贪狼剑,银莲花也在眉心隐现,三百六十颗先天一气太白破虚珠经过勿乞初步的炼制,此刻也都宛如莲子一样镶嵌在银莲花的花蕊中,时刻都能暴起发难。就连他诛杀韦笑笑麾下众多金丹人仙和先天真人得来的众多法宝中,几件下品法宝级的护身法宝,也都准备妥当。

  这时的勿乞,就好像一条盘起了身体的毒蛇,随时都能做出致命的一击。

  但是他本能的运用盗得经中的藏匿气息秘法,将周身气息藏而不发,外人看上去,他依旧就是一个先天纳息境界的小角色,一点都不起眼。谁能看出,这家伙实则是一条伪装成小白兔的暴龙?

  从后方驾驭遁光向勿乞这边迫来的,是一个身穿古怪的土黄色长袍,披头散发,脚踏一块门板一样巨大的玉版,上面雕刻了无数符箓,隐隐引动了四周风云吞吐,偶尔有地水火风四色元气不断从玉版中喷入吐出的中年男子。这男子面容清瘦,身形如竹竿一样,河面上吹来大风,卷起他的袍袖迎风招展,好似一阵风都能将他吹飞老远。

  踏着那块长有三丈多宽三尺左右厚有一尺的巨型玉版,中年男子居高临下的俯瞰着勿乞,带着几分气急败坏的吐了一口粗气:“你,就是勿乞?大燕朝,天运侯,勿乞?燕乐公燕乘风的头号走狗?”

  诧然看着这个有着金丹中期修为的中年男子,勿乞长叹道:“勿乞就是你家大爷,天运侯,你家大爷正是。但是走狗什么的,不好听,不要说这两个词好不好?你家大爷,怎么也是乘风公的首席门客!是门客,是兄弟,不是走狗,你的明白?来,叫一声大爷让我爽一下?”

  中年男子普一见面就恶言伤人,故而勿乞也懒得和他好好对答,直接用一通无厘头的话和他胡搅蛮缠。

  中年男子狞笑了起来,他连连点头道:“你是勿乞就没错了!是他,就没错了!”深吸一口气,这中年男子近乎歇斯底里的咆哮起来:“混账东西,你知道我们找你找了多久?你能不能安安静静、乖乖的留在一个地方,让我们找到你然后杀了你?你漫山遍野的乱窜做什么?”

  呆滞,勿乞呆滞的看着这人。过了许久,等这人喷完了口水,勿乞才骇然道:“你说什么?”

  深吸一口气,擦了擦嘴角的吐沫星子,这男子冷笑道:“我们师兄弟五人,从蓟都一路追踪你来吕国,从吕国到蒙村,从蒙村进蒙山,就是为了杀你。只是你运气太好,每次你身边要么有人在,要么身处人烟浓密之处,我们不好下手。好容易等你进了蒙山……”

  脸部肌肉抽搐了几下,这男子幽怨的看着勿乞,带着几分可怜的叹息道:“你进了蒙山,大师兄‘天灵定星盘’都无法准确追踪你的位置,只能大致算出你的方位,我们跟踪了你好几个月,在这荒山野地里追踪了你好几个月!”

  狠狠的吞了一口口水,这男子怒道:“这种蛮荒山岭,餐风露宿好几个月啊!就连换洗的衣衫都没准备!没有吃,没有喝,没有美人伺候,没有门人听命,一切都要自己动手,还要到处追着你这小子乱跑!这几个月,我们过的是什么日子啊!”

  抖手将一道灵符打上天空,一道蓝色强光骤然激射上万丈高空,随后迅猛爆炸开来,化为无数蓝色光点铺成了一块方圆数十里的巨大符箓,‘轰隆隆’无数爆炸声传来,那些蓝色光点络绎爆开,爆炸产生的流光在空中构成了一个宛如实质的巨型符文,正中正是三个若隐若现的篆文大字‘天灵宗’。

  天灵宗,大燕朝仙道十三宗门中专门精研符箓禁制的门派。大燕朝所有的杀伤性、辅助性符箓都是由天灵宗出品,所有城池、府邸的防御阵法的构建,都有天灵宗的修士插手。大燕朝所有大杀伤力的军械制造,需要铭刻符箓禁制的部分,都是天灵宗完成。

  这是一个肥得流油,和大燕朝官方几乎融为一体,和众多权势人物密不可分的宗门。比起穷哈哈的裂天剑宗,天灵宗的任何一个弟子,都是大富豪一样的存在。

  “敢问这位前辈,勿乞有招惹到你们天灵宗么?”勿乞很不解的看着站在玉版上的中年男子。

  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怒吼:“不仅有,而且还大大的招惹到了我们天灵宗!”

  四道强光从四面飞射而来,那是四块造型、颜色迥异的玉版,上面分别站了一个黄袍修士。

  天灵宗追杀勿乞的五个金丹修士,在这里齐聚。其中修为最强的一人,居然已经是金丹大乘濒临突破元婴期的存在。隔开数十里地,他就已经放出了庞大宛如飓风的威压,远远的压制向了勿乞。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