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六十三章 法言(五月十三号第六更,求推荐、月票)

第一百六十三章 法言(五月十三号第六更,求推荐、月票)

  一秒记住【供精彩。

  静静的打量了勿乞很长一段时间,等得四周两千左右的战士将这方圆里许之地牢牢的包围了起来,李斯才从干巴巴的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他朝勿乞抱拳,很是严肃的行了一个大礼:“这位小友,大秦丞相李斯,有礼了。不知小友出身何门何派,这里,是哪一国朝的属地?”

  勿乞看着一本正经,礼节上一丝不苟的李斯,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他低头看看自己刚才一场恶战,弄得赤条条不着一丝的身体,从戒指里掏出了一套换洗的衣衫,苦笑问道:“能否容小子穿上衣衫?”

  李斯缓缓的摇了摇头,他嘴角微微一拉,露出了一丝让勿乞不寒而栗的笑容:“不好。不穿衣衫者,无论是行为举止都会有一丝不自然,哪怕是逃跑之时,速度也会减慢两成左右。既然能让小友逃命的速度更慢一些,为什么要让你穿上衣服?”

  带着一丝恶意的笑容,李斯缓声道:“就这样说话吧,这里都是男人,不穿衣衫也没什么大不了,礼法之类的闲话不要提了,荒郊野地的,礼法这种俗物,实在是不用提起,臭不可闻。”

  抓着衣衫的手紧了紧,勿乞再一次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无奈何的看着李斯,脑子里无数的念头迅速盘旋了一阵。其中甚至就有了投靠大秦,领着他们杀进蓟都吞并大燕朝的所有流程计划。但是他骤然间想到了卢乘风,想到了燕不归,想到了燕究回,想到了鄣乐公主。甚至还想到了鄣乐公主的两个贴身小侍女,他们全部是大燕朝的子民。

  脸色渐渐的沉了下来,勿乞不慌不忙的开始穿戴衣物。

  李斯的脸色微微一变,他淡然说道:“小友如果再穿一件衣衫,格杀勿论。”

  勿乞看着李斯,用最快的速度穿着衣服,他淡然道:“没见过你这种心理变态的家伙,为了不让人逃走,就连衣衫都不许穿戴了?以后如果你的儿女落在我手中,一定把他们扒光了丢大街上让千万人评头论足。”

  “大胆!”李斯身后一名黑甲战士怒喝一声,骤然拔刀向勿乞砍了过来。长刀凌空,那黑甲战士的身体带起十几条残影,简简单单的一刀,身体骤然到了勿乞身边。他身上喷出了大片火焰,长刀上也喷出了长有数丈的烈焰,带着足以销金融铁的恐怖高温,长刀径直落向了勿乞的脖子。

  一声冷哼,勿乞一把握住了长刀,先天火灵真罡化为一缕极细的火苗顺着长刀冲进了这战士的身体。只听一声沉闷的爆炸声响起,这战士体内庞大的火属性灵气被先天火元引爆,宛如一片火星滴进了油缸里,一发不可收拾。无数紫红色火焰从这战士浑身的毛孔内喷出,骤然间就烧化了他的身体,将他身上的战甲也烧成了一滩铁水。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好好的一个大活人就被烧得尸骨无存。

  勿乞紧紧握着手上长刀,掂了掂后冷笑道:“上品法器啊,好东西,市价十万金呢,小子不客气了。”随手将长刀收进储物戒指,勿乞继续穿戴衣衫,看都不看面沉如水的李斯一眼。

  深吸了一口气,李斯沉沉说道:“杀我大秦战士,死罪。今日本相判你夷灭九族重罪!”

  数十名先天胎息境界的战士齐齐呐喊一声,身上同时喷出了大片火焰,同时举起长刀,结成了偃月杀阵,朝勿乞冲杀而来。他们所过之处,树丛长草尽成灰烬,就连黑漆漆的泥土都被他们脚上喷射出的高温火焰烧成了灰白色的陶土一样质地。只是一声呐喊的功夫,他们就同时冲到了勿乞身边。

  长刀举起,还没来得及向勿乞劈下,正在扎束腰带的勿乞就随手一弹,数十点火星激射而出,没入了这些战士的身体。依旧是先天火元之力引爆了这些战士体内的火属性真气,精修火属性功法的他们,根本控制不住精纯霸道蕴含了一丝天地法则的先天力量,他们的真气迅速暴动,宛如炸弹一样迅猛的爆发开来。

  数十团火炬熊熊燃烧起来,紫红色的火焰从这些战士的体内喷出,将他们的身体和铠甲同时化为乌有。数十柄长刀被勿乞大袖一卷扫进了戒指,他望着李斯冷笑道:“多谢,多谢,又是数百万金入账。敢问各位到底是来杀人的,还是来送礼的?”

  李斯怔怔的看着勿乞,他眉头一阵抽动,也不知道他在琢磨些什么东西。刚刚修复了双臂伤势的白启天则是怒骂道:“好大胆的小子,本将军看你是个人才,才好心要收录你,你不仅不识好人心,反而敢杀本将军麾下儿郎,你罪该万死,罪该万死!来人啊,将他生擒活捉,仔细拷打。”

  二十名金丹初期境界的将领离队而出,他们组成了两个小型的偃月杀阵,一左一右的朝勿乞压了上来。二十柄长剑化为丈许长光虹在他们头顶盘旋,这些金丹初期的将领体内不断发出‘咯咯’脆响,显然他们也修炼得有专门的锻体功法,正在集中全力调动体内的力量。

  眼看这些将领就要和勿乞交手,李斯突然轻喝了一声:“住手,让本相和他说话。”

  那些将领对李斯的话充耳不闻,只是不断的向勿乞逼近。白启天猛的抬头看着李斯,双眸通红的他沉声说道:“丞相大人,本将无礼了。这厮杀本将麾下将士,本将不能放过他。等本将生擒了他,再让丞相和他说话。”

  李斯淡淡的看了白启天一眼,他无所谓的袖起双手,淡然说道:“也好。”冷笑一声,李斯带着身后十几个同样身穿黑袍做文士打扮的男子,缓步后退了数十丈。、

  白启天目光一凝,他望着勿乞暴喝道:“偃月,杀!”

  二十道剑光带着刺耳的啸声从空中落下,看似杂乱实则错落有致的劈向了勿乞的双手、双足经脉关节处。若是这里中剑,勿乞只会失去行动力,却不会有性命之忧。可见白启天要生擒勿乞的命令,被他的属下很好的落实了。那二十个金丹人仙级的将领,则是带着沉闷的裂风声,呼喝有声的团身向勿乞扑了上去。

  退出了数十丈的李斯突然轻喝道:“车骑将军,你莫非忘了?地仙法体,可不是他们能打破的。”

  话音未落,惨嚎声已经传了出来。勿乞双眸中五色奇光闪烁,任凭二十道剑光重重的落在了自己身上,随后贪狼剑带起一道高亢的狼啸声,化为一道水气淋漓的黑色水波状寒光朝那些扑上来的将领扫了过去。剑光哀鸣,纷纷在勿乞身上带起了大片火星后被一股巨力震飞,那些金丹将领虽然都修炼了锻体之术,贪狼剑光所过之处,肉身依旧被劈成两段惨死当场。

  随手一抓,二十颗拇指大小,还没有彻底凝固,白色中混杂了一点点金色光晕的金丹被勿乞抓在手中。他狂笑着将这些将领的飞剑和铠甲强行收入戒指中,然后身体表面骤然喷出一道黄光,就朝地下钻去。

  白启天被属下精锐将领的惨死弄得措手不及,他呆滞的看着地上四十段尸体,突然怒吼道:“该死的,地仙法体,金丹人仙哪怕是驾驭下品法宝,也无法伤损。这混账东西啊!”带着一丝疯狂的杀意,白启天大吼一声朝勿乞冲了过去,虎头裂风枪带出一声狂暴的虎啸声朝勿乞当心扎下。

  已经施展土遁之术,身体没入地下小半截的勿乞冷眼看着扑上来的白启天,他从戒指里掏出了三张紫金色的符箓,怪声怪气的向白启天笑了笑。随手引发了符箓,勿乞将符箓朝白启天一指,大半个身体已经遁入了地下。

  三张紫金色符箓骤然燃烧起来,虚空中一团乌云凭空闪现,伴随着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十八道水缸粗细的金色雷霆带着灭杀一切的气息从高空呼啸落下,笔直的落在了白启天头顶。这是天灵宗金丹人仙符师炼制的‘三宵洞元金雷符’,每一道雷霆的威力,都相当于金丹中期修士毫无保留的全力一击,十八道雷霆一起轰下,就算是金丹晚期的人仙以法宝护身都难以抵挡。

  白启天结结实实的挨了十八道雷霆当头一击,炸得他浑身一片焦糊,周身闪耀着刺目的电光,宛如狂风中的稻草人一样被炸飞了数十丈远,嗷嗷嚎叫着躺在地上动弹不得。

  勿乞长啸一声,回头向李斯挑衅的笑了几声,除了头颅外,他的身体已经全部没入了地下。

  李斯就在这个时候出手了。他慢吞吞的掏出了一份通体有金霞紫气缠绕的玉色卷轴缓缓展开,慢条斯理的掏出了一支紫金为管,不知名的带着淡淡金光的白毫制成的毛笔,轻描淡写的在那卷轴上写了个篆文的‘山’字。他随手一甩一拖,刚刚成型的山字就脱离卷轴飞出。

  李斯轻喝道:“法言,山,镇压天地!”

  随着他这一声轻喝,方圆百里内的天地灵气骤然动荡起来,无数的土元灵气朝这边急骤汇聚。只是万分之一个弹指的刹那,一座高有十余丈方圆百丈的山头凭空从勿乞头顶出现。沉甸甸让人窒息的压力遥遥压下,勿乞的身体一沉,动作骤然变慢了数倍。伴随着沉闷的破空声,这座大山从万丈高空鼻子落下,狠狠的朝勿乞当头压了下来。

  看着头顶压下来的大山,勿乞吓得尖叫了一声,不管不顾的全力催动土灵脉中先天土灵真罡,全力催发先天土遁之术,身体化为一道黄色土气向地下骤然一窜。

  ‘轰隆’一声巨响,勿乞刚刚钻进地下,大山就当头砸在了他刚才所在之处。大地剧烈的波动起来,四周的两千许秦军士兵被震得东倒西歪,修为稍弱的纷纷吐血倒地。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